当前位置:文化中国>

国内原创立体书完成了从0到1的飞跃 并向2.0版本过渡

发布时间: 2021-03-18 09:03:04 |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 作者: | 责任编辑: 秦金月

初绽芳华立体书

2006年,乐乐趣引进第一套立体书《游戏时间》时,拿到版权,一时竟找不到人做。

如今,打开当当搜索“立体书”,销量排前的50个产品中,有40个来自中国原创。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涉足立体书的出版机构有60多家,在销产品近万种。2019年,电子工业出版社推出的原创立体书《打开故宫》备受欢迎,短短一年销售20余万册。

2006年-2020年,15年时间,国内原创立体书完成了从0到1的飞跃,并向2.0版本过渡。

翻开厚厚一页,在纸张轻轻的拉拽声中,一座建筑从跨页中部缓缓升起——灰色的斜坡屋顶拱卫着几何形玻璃天窗,半页湖蓝水色,一条游廊通向白墙,墙前有片状的“米氏山水”。这是立体书《贝聿铭的建筑密码》中贝聿铭85岁时设计的苏州博物馆。

立体书被称做Pop-Up(弹出式)Book,它是工业和科技水平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也是匠人精神的完美体现。

立体书源头可追溯到13世纪,英国传教士马修·派瑞斯编著《英国编年史》时,要看很多环形表格,为让脖子不酸痛,他发明了一个小装置——转盘。他当时肯定不知道,这是历史上第一个立体书机关。这个机关后来被应用于天文历法、医学中多层人体结构等场景,对信息进行梳理。中国第一部立体书雏形是100年前的《奇门遁甲》。19世纪初,西方出现了书页可以自由活动搭配的哈利坤书。

上世纪60年代,生产和设计分开,立体书制作从作坊变成规模化产业,代工一环从日本、新加坡最后转移到中国大陆。

2006年,荣信教育乐乐趣引进神奇立体书《游戏时间》时,因为代工企业只接外单,只好自己组建手工厂,印刷、组装、粘贴立体零件,异常艰难,却也因此对立体书有了更深的认识。

最初,立体书被作为名牌奶粉的赠品,2008年,国内大客户的集团性买赠让立体书接触到更多的消费者。

2009年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推出原创立体书《会动的ABC》,被视为中国现代原创立体书的初尝。

低幼龄立体书诱发认知兴趣

“哇,弹起来了!”平面纸突变为立体物件的一刻仿如一个魔术,紧紧抓住了低幼儿童的注意力,让他们惊喜莫名,不由动手去探索、漫无边际地想象,开启其认知之旅。

由于0-3岁宝宝对书籍的损毁率较高,过多的机关也会带来安全隐患,因而这一年龄层的立体书多以洞洞、触摸、硬板类为主。低幼龄认知领域的立体书目前较火的多为引进版,如畅销百万的《小鸡球球》以及《小熊很忙》系列、《亮丽精美触摸书》系列。

国内出版策划机构也开始打造出一些低幼认知立体书,主题从生活周边开始,如宝宝最喜欢的交通工具、动物。目前市场销量较好的原创产品有歪歪兔的《婴幼儿超级认知力(0-4岁中英双语互动认知绘本,全4册)》,把0-4岁所需认知的事物,用准确的定义和形象传达给孩子,使孩子能正确认知颜色、形状、数字、正反义词、空间方位、字母等。《形色碰碰车》则向宝宝介绍了红黄蓝三原色,其中任意两种通过图形混合变成了新的颜色。

立体书能充分调动孩子的视觉及主观能动性,培养阅读习惯,因而市场空间很大。目前虽仍存在着引进比例高、立体书制作成本高、读者购买力有限、技术制约等问题,但各出版机构纷纷投入人力物力选题开发,制作技术也在慢慢成熟,一些高校老师尝试将立体工艺教学引入传统美术课程,毕业设计中出现的立体作品越来越多。中国还成立了非营利性的立体书联盟,旨在研究和传播立体书。

科普立体书助力通识教育

随着渠道和市场的变化,原本主打低幼龄认知的立体书开始拓展疆域。

在化学工业出版社一位立体书编辑印象里,2019年似乎是个分水岭,原创立体书自动从1.0进阶2.0——之前还在炫耀制作技艺的精湛,之后却出现了立体书+IP、立体书+百科的模式,体现出对丰富科学知识和文化精神的追求。

上文提到的《贝聿铭的建筑密码》,就是苏州博物馆2020年纪念建馆60周年,为拉近与大众距离,携手化学工业出版社打造的,上市1个月便热销3万册。

打开书,如同进入一场超时空之旅,美国国家美术馆东馆、卢浮宫金字塔、香港中银大厦、日本美秀美术馆、德国历史博物馆、苏州博物馆6大经典建筑被等比例缩小,浓缩在方寸之间,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的设计精髓尽收眼底。

书封中央内嵌3个叠加的齿轮,朝引导角度扭转,可拼出6大主建筑的平面图。书中的200多片建筑零件,100多个互动机关,通过纸艺师的600道手工工序仿真还原建筑全貌。特别是被贝聿铭称为自己“小女儿”的苏州博物馆,既有新馆的主体建筑,也有周边保留的中式园林及创意山水,各个零件有机组合,一座中西合璧的建筑跃然纸上。旁边还标注了未能完全展示的建筑特色,如花岗岩屋顶、采光与观赏两不误的花窗以及可充分利用自然光线的几何形天窗。

在卢浮宫的透明金字塔上,主创人员设置了神秘符号,读者在黑暗环境中可通过手电找到。有读者称赞说:“打开立体书,贝氏建筑带来的空间之美,如矗眼前,享受着‘建筑就是立体诗歌的美好’。”还有读者评价:“设计和制作都很精美,如临大师作品现场。”

进入立体书领域4年多来,化工社创作了不少优秀原创作品,如畅销16万套的《超好玩的立体翻翻书:车辆动起来》,生动展示汽车各个部位,让小读者直观了解车辆运行的原理,借此理解艰涩难懂的科学知识。

传统文化立体书重塑经典

“如果要从我的藏书里选一本,我愿意推荐中国的《大闹天宫》。”在2019年上海童书展上,世界上收藏立体书最多的意大利藏家马西莫·米西罗利这样说。

《世界经典立体书珍藏版:大闹天宫》取材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同名经典动画电影,它将电影精彩片段浓缩为6个跨页,精致的立体形象与精彩的文字相映成辉,让小朋友们感受中国文化的魅力。出版方乐乐趣介绍,全书由300多个零件组成,需要工人手工粘贴。在制作“美猴王大战天兵天将”场景时,每一处改动都需要纸艺师和插画师团队清零推翻重做。图书上市后,受到各方读者的好评,成为最成功的经典再造类立体书。

这一主题得到市场认可后,策划者的思路慢慢被打开,主题不再局限于经典的文学作品,《中国传统节日立体书》《清明上河图》等优秀立体书接踵而来,不仅为国内孩子解读优秀传统文化,还为国外读者了解中国打开了一扇有趣的窗口。正如《世界经典立体书珍藏版·大闹天宫》的纸艺设计师、乐乐趣童书艺术总监闫红兵所说:“能用立体书的形式来传承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责任。”

张稚丹张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