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宗教 > 正文

这座石窟鼻祖,佛教“西学东渐”的源泉与驻泊地

发布时间: 2019-05-15 15:55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肖筱薇 | 责任编辑: 李芳

4月27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圆桌峰会,将丝绸之路这条连贯中西的脉络,再一次以国际友好交流的形式,呈现在众人眼前。

河西走廊,作为丝绸之路上的要道,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内地与西域沟通的桥梁。中央电视台于2015年拍摄的《河西走廊》纪录片,则讲述了它从开拓到辉煌的过程、沧桑的历史,亦描述了历经数千载、却仍在这片中原大地上兴兴不衰的、佛教文明艺术的起源。

《河西走廊》纪录片中截图

《河西走廊》纪录片中截图

说到佛教文明的起源,自然不能忽视历史上光辉灿烂的石窟艺术,而在这部纪录片的《造像》选集中,便描述了“石窟鼻祖”天梯山石窟的开凿历史,将这座历经数次劫难、却依旧动人心魄的史诗,以一个旁观叙事者的角度,完整地展现给后人。 

一名|“石窟鼻祖”,缘何而来

提起石窟艺术,最有名的非甘肃的敦煌石窟莫属,其次便是是河南洛阳的龙门石窟、与山西大同的云冈石窟。

但鲜有人知道,这些著名的石窟,在历史上先后造成的艺术影响,却与它们的名气恰好相反。而它们的建造,无一不是受到了一个如今早已有些默默无闻的石窟的影响,这个石窟,便是位于甘肃武威的天梯山石窟。 

人们往往以建造时间,来衡量一件艺术品在历史上的地位,纵使这不无道理,但相较于年代感来说,这件艺术品对当时的文化艺术造成了何等影响,显而易见会更加有说服力。

处在水库中的天梯山石窟

处在水库中的天梯山石窟

新疆的许多石窟都比敦煌石窟和中原石窟要产生得早,但它大多雕刻着小乘佛教信奉的佛像与独立观音像,并没有对中原汉传石窟产生直接的影响。

后来,天梯山石窟雕成的一刹那,便形成了汉传佛像中一种特有的类别,而它后续的一些石窟建造,都或多或少不可避免地带上了这种雕塑手法和人物构造的特征。

而这些佛像统一所拥有的模式,被宿白学者称之为“凉州模式”,其面向浑圆、眼部细长、深目高鼻的佛像特点,颇显得慈眉善目,相较于发源地印度的佛像而言,其带着明显的、炎黄子孙所特有的敦和气质,也是至今以来,几个颇负盛名的石窟佛像同时所具有的特色。

大佛窟佛像面部特征

大佛窟佛像面部特征

在北魏莫高窟尚且不出名时,凉州僧人与天梯山石窟却早已身名显著,显而易见,以“石窟鼻祖”来形容它的地位,并不为过。 

一举|于水火间,渡佛莲华 

在佛教传入初期,高僧被混同于法师的情况颇为常见,故而僧人时常也不得不兼具预言者的角色,时常要为国君占卜吉凶。

然而,佛教从不是预言之教,高僧昙无谶所给予的祝福,也终究没能避免北凉国君沮渠蒙逊的儿子战败身亡。

此时,昙无谶并不在意自己的境地,却不得不为佛教在北凉的命运夜不能寐。如若国君迁怒于佛教,那么佛教历经千辛万苦所得立身之地,将会荡然无存,而僧侣们百年来为弘扬佛法所付出的心血,也将付诸东流。 

他日夜于佛像面前祈祷,终于在一日祷告完后抬起头来时,惊讶地发现佛像正在流泪。沮渠蒙逊赶来时,惊讶地发现,自己最初为母亲造的这尊佛像,面颊上竟有泪痕。他幡然醒悟,收回了灭佛的命令。

《河西走廊》截图中流泪的佛像

《河西走廊》截图中流泪的佛像 

或许,大佛的眼泪是雨水形成的痕迹,亦或许,这泪水只是僧人精心安排的计策,但无论如何,高僧县无谶都与天梯山石窟的佛像一起,阻止了一场即将发生在河西走廊的大规模灭佛活动。

佛教文化与艺术得以在这里继续生长,逐渐成为中原文化的灵感来源,亦为后世的人们留下了无可估量的文化遗产。 

一劫|命途多舛,文物之难 

曾经兴盛一时的佛教石窟,却依旧难以逃脱被上天所注定的命运。 

天梯山最初开凿石窟的岩层是砂砾岩,这种拥有着如同砂子特性的材质,无论是硬度还是黏着度都非常一般,一旦遇水,便可能造成大面积坍塌的、损毁般的后果,而这个材质,为它带来了几乎是不可磨灭的破坏。

斑驳剥落的画像

斑驳剥落的画像 

其一,是位处于地震带上的地理位置。这座承载了无数历史文化内涵的石窟,却恰好处在了地震活动最强烈的地段之一,原本在明代窟数尚且有26个,到了民国初年只剩下18个,而民国十五年时的古浪大地震更是让它的数目减少到13个。

即使经过了后续修缮和新发现一个石窟,至今保存得比较完整的却依旧只剩下6座,不可谓不痛心。

其二,则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为造福当地百姓而开始修建的水库影响。当时,恰逢盆地的石窟选址被看上,故而为了开凿水力资源,当地不得不对处在下层的几个石窟进行抢救性保护和搬家。

但在建国初期,因设备与技术都不够完备,文物难免受到冲击,石窟中的佛像与壁画,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害。

抢救的佛像之一,现保存于甘肃省博物馆

抢救的佛像之一,现保存于甘肃省博物馆

一念|超乎物外,无需执着

发配犯人的莽荒之地,“春风不度玉门关”的苍凉悠远,仿佛也昭示了这座石窟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建在不断变动的地震带之上,到后来搬迁中的不幸折损,让这座昔日八百余人修建,数不胜数的僧侣前来参观的石窟,在岁月与变迁的洗礼中逐渐面目全非,看不清其当初原本的面貌。

被抢救的唐代一佛二菩萨像,现存于甘肃省博物馆

被抢救的唐代一佛二菩萨像,现存于甘肃省博物馆

佛祖有言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句话,最初在被鸠摩罗什翻译的《金刚经》中出现,而他翻译这本书的时候,所处的地方恰好便是甘肃的凉州。

仿佛是一种命运的不幸预兆,但幸运的是,受到它影响的那些石窟却仍然保存至今,凉州模式的石窟形象也一直深入人心,这个石窟鼻祖全盛时的壮丽,早已经烙印在每个人心里。

纵使失去的文物已经无法再回来,但这种特殊的岩石材质却依旧赋予了佛像一种隽永的沉静与智慧,让人情不自禁放下过去的执念,再一次感受到超然物外的造物智慧。

作者:肖筱薇

图片来自于网络

分享到:
相关内容
醴瓷进京,绽放奇异五彩釉光

2019年6月15日下午,为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华诞,由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办,由北京国中陶瓷艺术馆和湖南省女陶艺家协会承办的“20

更新日期:2019-06-17 09:44:38
中华传统文化传承发展项目《非遗公开课》生动开讲

《非遗公开课》节目录制现场 中华五千年文化源远流长,非物质文化遗产熠熠生辉。在人类数千年发展历程中,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润物无声,给予中国人生活的养分。随着丝绸之路等

更新日期:2019-06-13 19:53:37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