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宗教 > 正文

“宝石岛”斯里兰卡,佛祖流下的一滴千年之泪

发布时间: 2019-05-15 16:05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肖筱薇 | 责任编辑: 李芳

近日的连续爆炸案,将斯里兰卡再次推向世界的风口浪尖。数千年来,这滴印度洋上的眼泪,曾饱受战乱流离之苦,却又幸得佛陀庇佑,纷争渐逝,莲花依旧,更在文化艺术领域取得丰硕成果。无数艺术价值颇高的作品应运而生,这其中很大一部分便来源于佛教。

《坐佛》  材质:铜合金  时间:8世纪末  大小:10.12×11×4.12英寸  来自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坐佛》

材质:铜合金

时间:8世纪末

大小:10.12×11×4.12英寸

来自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如此神秘静谧的一个国家,其艺术展品也具有颇高的价值,无数人神往着能在有生之年亲眼目睹它的艺术作品。但长达25年的内战,导致斯里兰卡一直禁止将艺术品带离该岛,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2009年才结束。

《大佛》  时间:8世纪晚期  来自都会美术馆

《大佛》

时间:8世纪晚期

来自都会美术馆

对该国艺术的研究,其实早该迈出第一步。直到2018年底,美国才终于在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首次全面展示了斯里兰卡横跨接近两千年的艺术作品,也就是本次的“宝石岛:斯里兰卡艺术”展览。

展览中斯里兰卡的面具艺术品

展览中斯里兰卡的面具艺术品

作为南亚文化的一个大熔炉,“宝石岛”这个称呼,是对斯里兰卡地域复杂性和种族多元化的探索和颂扬。

“宝石岛:斯里兰卡艺术”展览开幕式表演

“宝石岛:斯里兰卡艺术”展览开幕式表演

展览中,一些艺术品表达了斯里兰卡作为佛教圣地和遗迹的重要性,而另一些印度教神像,则展现了斯里兰卡和南印度之间,长期以来不断进行互动的过程。

展览中的舞王湿婆雕像,湿婆是印度教中的三大主神之一

展览中的舞王湿婆雕像,湿婆是印度教中的三大主神之一

最引人入胜的展品,也许还要属这次展览中的佛像。这些作品有一种真正的、根深蒂固的品质,在殖民时期的作品中,显得相对缺乏。

斯里兰卡与佛教历史最早的记载是“锡兰大事记”,这是用古巴利语写的史诗,描述了斯里兰卡的早期历史,从它传奇性的诞生故事,到马哈塞纳(Mahasena)统治阿努拉德普勒圣城的时期。

展品中精雕细琢的佛像

展品中精雕细琢的佛像

阿努拉德普勒王国从公元前377年一直持续到公元1017年,佛教是在阿努拉德普勒王国早期传入的。将佛教带入斯里兰卡的人是斯里兰卡最早的国王之一,提萨。这也是源于提萨国王和印度早期佛教最重要的传教士印度国王阿育王有良好的私交。

展品中凝神微笑的佛像

展品中凝神微笑的佛像

作为一个几乎全民信佛的国家,斯里兰卡的电台和喇叭每天晨晚都会播放经书,寺庙每天香火旺盛。

《立佛》

《立佛》

材质:铜合金,镀金

时间:10世纪

大小:23¾×7×4英寸

1993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来自Enid A Haupt的捐赠

而它接近65000平方公里的国土上,有6500多座寺庙,几乎每10平方公里就有1个。所以有人说,斯里兰卡是“佛祖流下的一滴眼泪“。

展品中斯里兰卡的的佛像

展品中斯里兰卡的的佛像

这些人物优雅地休息、静坐或自信地站立,散发出一种崇敬和虔诚的气息。但这种气息,似乎随着欧洲殖民的到来、对当地文化进行影响后,就逐渐消失了。

《释迦牟尼卧佛》  作者:佚名  时间:18世纪

《释迦牟尼卧佛》

作者:佚名

时间:18世纪

早在16世纪,葡萄牙人就与当时岛上的科特王国形成了紧密的商业关系,互相交易众多高档的商品,比如大象、珍贵的乌木木材、宝石、桂皮香料,以及象牙制作的、镶嵌着金子或者珍贵宝石的奢侈品。

展品中,来自斯里兰卡绚丽多彩的饰品

展品中,来自斯里兰卡绚丽多彩的饰品

展览中珍稀昂贵的金银制品

展览中珍稀昂贵的金银制品

18~19世纪的器皿

18~19世纪的器皿

明亮多彩的人物形象,在斯里兰卡的后现代艺术作品中比比皆是,就像在康缇著名的年度佛牙节中一样,到处都是装饰华丽的大象、大批穿着华丽服装的表演者、灯光和鲜花。

色彩鲜艳的斯里兰卡画作

色彩鲜艳的斯里兰卡画作

展品中斯里兰卡的人物画像

展品中斯里兰卡的人物画像

精美的象牙制品、纺织品和家具,进一步反映了近四个世纪以来,欧洲殖民者在斯里兰卡生活的缩影、本土和国外绘画传统的有机互动、以及在多重文化背景下,当地民众真实的生活状态。

《梳子:女人与众侍从》  材质:象牙,油漆颜料  作者:佚名  时间:18~19世纪  来自Corinne和Don Whitaker的捐赠

《梳子:女人与众侍从》

材质:象牙,油漆颜料

作者:佚名

时间:18~19世纪

来自Corinne和Don Whitaker的捐赠

《佛的足迹》  作者:佚名  时间:18世纪  材质:布料,不透明水彩

《佛的足迹》

作者:佚名

时间:18世纪

材质:布料,不透明水彩

展品中精美的纺织品画

展品中精美的纺织品画

展品中精美的斯里兰卡家具

展品中精美的斯里兰卡家具

展品中精美的斯里兰卡家具

带有斯里兰卡当地特色的桌椅

带有斯里兰卡当地特色的桌椅

然而,本土风格与欧洲风格融合的一些例子,成功地捕捉到了这两个世界的精华。

 《瓦片画:乐师》  材质:赤陶土,不透明水彩颜料  作者:佚名  时间:18世纪末

 《瓦片画:乐师》

材质:赤陶土,不透明水彩颜料

作者:佚名

时间:18世纪末

《瓦片画:踩高跷的人》  材质:赤陶土,不透明水彩颜料  作者:佚名  时间:18世纪末  大小:5.34×7.12英寸  来自Marilyn Walter Grounds的捐赠 

《瓦片画:踩高跷的人》

材质:赤陶土,不透明水彩颜料

作者:佚名

时间:18世纪末

大小:5.34×7.12英寸

来自Marilyn Walter Grounds的捐赠

下图是一个来自18世纪的展品,名为《释迦牟尼佛与其侍从》。于乌木框架内,成功地再现了密集而繁茂的象牙雕刻场景。在这幅作品里,这位土生土长的雕刻师采用了一种欧洲风格的形式,将一个与正面浮雕接壤的长方形框架,与纯粹的斯里兰卡形象结合在一起:一个优雅的佛像在装饰复杂的拱门下,两侧是穿着华丽的人物,而另外两个,则漂浮在云层之上。

《释迦牟尼佛祖及其侍从》  材质:象牙与颜料,黑檀木框架  时间:18世纪  大小:7.38×5.12×1.14英寸  来自Christian Humann(克里斯蒂安·休曼)的捐赠

《释迦牟尼佛祖及其侍从》

材质:象牙与颜料,黑檀木框架

时间:18世纪

大小:7.38×5.12×1.14英寸

来自Christian Humann(克里斯蒂安·休曼)的捐赠

与此同时,《完美构想的圣母玛利亚》等象牙雕像,揭示了英国统治和基督教传教士对该岛艺术主题和风格的影响。

《完美构想的圣母玛利亚》  材质:象牙镀金和绘画  时间:17世纪  大小:10.14×2.34×2.18英寸  来自巴尔的摩的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

《完美构想的圣母玛利亚》

材质:象牙镀金和绘画

时间:17世纪

大小:10.14×2.34×2.18英寸

来自巴尔的摩的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

在本次展览中,展出的还有一些17世纪和18世纪的木制神龛板,它们的绘画描绘了印度诸神(其中一些是印度教徒)与斯里兰卡佛教人物组成的保护性万神殿的结合。

《释迦牟尼佛祖》  材质:镀金铜合金部分黑色涂层  时间:18世纪  大小:41.91×36.2×21.13厘米

《释迦牟尼佛祖》

材质:镀金铜合金部分黑色涂层

时间:18世纪

大小:41.91×36.2×21.13厘米

但展览也表明,尽管在这片并不广袤的土地上,文化受到各种来自外国的影响,斯里兰卡始终保持着自己独特的身份和遗产。

除了佛教的艺术作品,还有一组很重要的展览作品——圣殿的墙板遗迹,这些墙板就是佛教徒将印度神纳入万神殿的最好证明。在节日和治疗仪式中使用的面具、绘满图画的陶制器皿更加证实了宗教在民间大众的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来自一个佛教圣地的嵌板(下面两张图为其中两幅作品)

来自一个佛教圣地的嵌板(下面两张图为其中两幅作品)

来自佛教圣地的嵌板  材质:木材,不透明水彩颜料  时间:17~18世纪  大小:59.12×11×12英寸  来自James Coburn(詹姆斯·科伯恩)先生和夫人的捐赠

来自佛教圣地的嵌板

材质:木材,不透明水彩颜料

时间:17~18世纪

大小:59.12×11×12英寸

来自James Coburn(詹姆斯·科伯恩)先生和夫人的捐赠

来自佛教圣地的嵌板  材质:木材,不透明水彩颜料  时间:17~18世纪  大小:59.34×13×12英寸  来自James Coburn(詹姆斯·科伯恩)先生和夫人的捐赠

来自佛教圣地的嵌板

材质:木材,不透明水彩颜料

时间:17~18世纪

大小:59.34×13×12英寸

来自James Coburn(詹姆斯·科伯恩)先生和夫人的捐赠

贯穿本次展览的一个重要线索,来自于19世纪末期英国殖民者拍摄的相片。考古的和建筑的照片都是关于英国统治下的“锡兰国”的重要记录。

《康缇酋长》  材质:蛋白银印刷  作者:康缇酋长-斯科文公司  时间:1870年  大小:10.14×7.34英寸  来自Gloria Katz和Willard Huyck的捐赠

《康缇酋长》

材质:蛋白银印刷

作者:康缇酋长-斯科文公司

时间:1870年

大小:10.14×7.34英寸

来自Gloria Katz和Willard Huyck的捐赠

它们展现出斯里兰卡在南传佛教中的重要性,也间接描绘了斯里兰卡在被殖民期间的风貌。

圣牙舍利庙的入口,19世纪初建于斯里兰卡的坎迪

圣牙舍利庙的入口,19世纪初建于斯里兰卡的坎迪

作为与英国殖民者拍摄的、关于斯里兰卡的照片的对比,临近展览馆出口处的一面墙,展示了20世纪摄影师雷格·范·库伦伯格的照片。他在1949年至1988年期间,进行了多次环游斯里兰卡的旅行,用摄影记录下了他去的各种地方,见证的不同节庆,以及遇到的人们。他的照片反映了1948年之后,斯里兰卡独立以来的欢乐岁月。下面这幅作品,则是一年一度的佛牙节游行上的舞者画像,描绘了斯里兰卡独特的文化传统。

《在一年一度的“佛牙节”游行的舞者》  作者:Reg Van Cuylenburg(雷格·范·库伦伯格)  时间:1957  地点:斯里兰卡,康堤

《在一年一度的“佛牙节”游行的舞者》

作者:Reg Van Cuylenburg(雷格·范·库伦伯格)

时间:1957

地点:斯里兰卡,康堤

博物馆首席执行官兼沃利斯·安能伯格博物馆馆长迈克尔·戈文表示,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在南亚和东南亚艺术收藏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其斯里兰卡藏品的范围,比任何其他美国藏品都更加广泛和多样化。

展品中独特的艺术雕像

展品中独特的艺术雕像

“宝石岛:斯里兰卡的艺术”是一个伟大的机会,让世界得以探索和熟悉一个地域不广袤、却有着令人难以置信般丰富的亚洲国家的艺术和历史。

《玛哈·科拉·桑尼·燕莎的仪式面具》  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福勒博物馆

《玛哈·科拉·桑尼·燕莎的仪式面具》

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福勒博物馆

斯里兰卡驻洛杉矶总领事斯瓦纳·古纳拉特尼在“宝石岛:斯里兰卡”展览开幕式上曾说过,文化,是人类最重要的道德价值,它促进了人类美学的发展。文化改善人际交往,稳固了社会的和平与稳定。它同时也以特定的形式和方式,表达和反映了人们的梦想和愿望、传统和风俗习惯。

展品中,欧洲殖民时期的艺术作品

展品中,欧洲殖民时期的艺术作品

作为一个民族存在的核心价值,艺术文化是一个民族存在的根本,而这正是人类在自我表达上的一种延伸。艺术和文化作为进步的多元文化主义催化剂的作用,正在被得到更多的承认,而本次展览中的文物,则让我们看到了斯里兰卡的历史。

展品中斯里兰卡的艺术雕像

展品中斯里兰卡的艺术雕像

正是因为每一个国家的文化遗产,才能使我们对他们的信仰和文化表达、以及对社会发展的贡献一直记忆犹新。

编译:肖筱薇

图片及展览资料来自网络

分享到:
相关内容
巴黎圣母院大火留予我们的思考空间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古迹与世界遗产之一,而这场祝融大火,令人类陷入悲痛之时,也为世界敲响了文物保护的警钟。

更新日期:2019-04-22 10:59:30
这些电影 留住了巴黎圣母院的容颜和魂魄

俄国著名诗人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在诗歌中写下:“巴黎圣母院,我愈是沉迷于/你的顽固性和磅礴的穹顶/便愈是渴望:有一天我也将/摆脱这可怕的重负,创造出美。”

更新日期:2019-04-18 11:17:42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