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遗产馆>>遗产风貌字号:
百年前的广东丹霞山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3-02-04 10:26  责任编辑: 高雪

张沛然向记者讲述他的创作经历
张沛然向记者讲述他的创作经历

张沛然的摄影作品获温哥华国际摄影界自然组金奖
张沛然的摄影作品获温哥华国际摄影界自然组金奖

百年前丹霞山风景
百年前丹霞山风景

“这些片是我曾外公和他父亲拍的,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丹霞山最为久远的老照片。”2日上午,青年摄影师张沛然在自己的摄影展上,向记者介绍其中5张特殊的摄影作品。

26岁的张沛然近日来在广东唯一世界自然遗产地丹霞山展出了80多幅丹霞山风光照片,成为当地成功举办影展的最年轻摄影师;而影展中展出的5张丹霞山老照片,更是吸引了海内外游人驻足观赏、啧啧称奇。

走进丹霞山艺术馆,《梦绕丹霞》、《仙山鳄龙逐云海》等一幅幅精美绝伦、景色绮丽的照片跃然眼前,将丹霞山的神奇风光一一精彩展现。展厅内,《古山门》、《僧帽峰》、《远眺玉女》等5张黑白老照片,更是呈现出令人神往的怀旧情节。记者发现,几张发黄的老照片景色与现今略有不同,特别是《古山门》,白色的山门坐落于绿树环绕的半山腰,一条小路蜿蜒而上,前景是一棵高大苍劲的古树,透出一丝古朴而荒凉的气息。

“这些照片是曾外公和他父亲于1905年至1927年间拍摄的。”张沛然有些骄傲地告诉记者,除了曾外公父子拍丹霞山,他和父亲同样也是丹霞山的忠实拥趸,这些年来,丹霞山的四季风光、奇特美景,也早已被父子俩“尽收囊中”。

100多年前的仁化县落后而封闭,能拥有相机并懂得摄影技术的人可说是凤毛麟角。据张沛然介绍,其曾外公的父亲是首任仁化县邮政局长,家道殷实,曾外公的兄弟姐妹均在外念书,其中一人还考上了黄埔军校,“从家中遗留的照片来看,最早拍摄丹霞山的应该是曾外公的父亲,因为1905年曾外公才十来岁,而后期的作品因为有曾外公的亲笔记录,则可肯定拍摄者是他了。”张沛然认为,在清朝末年,邮政局长比起普通人更容易接触、接受新鲜事物,而在邮政局长父亲的熏陶下,曾外公也爱上了摄影、爱上了丹霞山。

受邮政局长父亲的影响,张沛然的曾外公成为小县城里少见的专职摄影师,除了为人拍照、放映无声电影外,最大的兴趣就是去拍仁化县境内风光最为奇特、秀丽的丹霞山。“当时去丹霞山主要是走水路,来回差不多要4天时间,从曾外公留下的照片来看,他应该去过丹霞山很多次。”张沛然翻着家中保存的老相册告诉记者。

“我记得小时候,外婆给我的第一个玩具就是这台德国照相机,虽然当时已经坏了,但还是让我很感兴趣,还把相机拆开了‘研究’。”张沛然的父亲张标兵指着一张老照片上外公背着相机的照片说,“外公留下了200多张丹霞山的照片,可惜大部分毁于十年文革。”

祖辈两代人对摄影的爱好和对丹霞山的热爱,冥冥之中传递到了张标兵父子身上。1998年,张标兵担任丹霞山景区管委会主任,从那一年开始,他也拿起了相机,走进丹霞山的每一个角落,守候最美丽的丹霞美景。“只有在狂风暴雨之后或一年中最冷的时段,才最容易捕捉到丹霞山最精彩的瞬间……”张标兵向记者讲述着这些年的摄影经。

同样是受父亲的影响,张沛然大学毕业后也背起相机,跟着父亲行走在丹山碧水中,追逐、拍摄丹霞山的风云变幻、朝日晚霞。近几年来,张氏父子斩获了无数国内、国际的摄影大奖,其中张标兵的《仙山琼阁》2012年获得温哥华国际摄影自然组金奖、张沛然的《丹霞日出》获艺术组优秀奖。

张沛然说,100多年前曾外公父子同拍丹霞山,而现在则是他和父亲同拍丹霞山,他认为这不但是文化传承,也是一种缘分,“我们家跟摄影有缘、跟丹霞山也有缘,我会继续背着相机拍摄丹霞山,成为丹霞美景最好的记录者。”(完)

(李凌 韩诗颖)

 

文章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