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娱 > 正文

《权游》中的兰尼斯特家也有原生家庭问题

发布时间: 2019-05-08 17:57 | 来源: 新京报 | 作者: 吴伊杰 | 责任编辑: 李芳

第八季第四集主题叫“最后的史塔克(The Last of the Starks)”,一方面展现了史塔克四兄妹面临的离别,另一方面,也引出了史塔克家的宿敌——兰尼斯特家三姐弟的团聚。与“独狼死,群狼活”的史塔克家不同,兰尼斯特家的狮子们相聚,将是一场爱与恨的厮杀。

詹姆

极有可能亲手终结瑟曦的罪恶

夜王的死结束了维斯特洛的隆冬,詹姆与布蕾妮之间深埋已久的爱恋终于萌芽。然而半集不到,詹姆就因为一条战报,决定离开布蕾妮动身南下。在詹姆复杂的一生中,他的两个爱人代表着他的光明与阴暗。对布蕾妮而言,詹姆是个愿意牺牲自己的手来救敌人,牺牲家族利益对战异鬼的骑士;而布蕾妮的高尚与光明磊落,也代表了詹姆人格崇高的一面。另一边,布蕾妮有多光明,瑟曦就有多阴暗。瑟曦疯狂、凶残、狡猾,也代表了詹姆曾经的狂傲与无情。

与布蕾妮的感情戏逐渐明朗,也代表了詹姆从阴暗走向光明的成长过程。离开布蕾妮回到君临,则是詹姆踏上救赎之路的开始。面对布蕾妮让他留下来的请求,詹姆回答说自己不是一个好人,并列举了一系列自己为瑟曦做过的“罪行”。这是詹姆一直无法自我原谅的过去,也是他面对布蕾妮时自卑的来源。“她可恨,我也一样,”他们是命运无法割舍的双生子,是分享光荣与罪恶的共生体。这集与布蕾妮的告别,很有可能预示着詹姆极有可能亲手终结瑟曦的罪恶,然后以生命救赎瑟曦的一切。

瑟曦与提利昂

原生家庭的继承者与受害者

瑟曦人生中的所得与所失都源自她的偏执,而这大概是她与父亲泰温·兰尼斯特间唯一的相似之处了。泰温的偏执体现在他坚决回避一个众人皆知的事实:他最爱的子女之间的乱伦。即使瑟曦直接面对他说“他们说的关于我和詹姆之间的事,都是事实”,泰温也能偏执地回答“我不相信你”。

泰温的偏执由他对家族的荣誉感支撑,而瑟曦的偏执则靠她对提利昂的恨支撑。提利昂是瑟曦的世界里一切悲剧的“替罪羊”。幼年丧母,瑟曦认为是提利昂的出生导致了母亲难产死亡;最爱的孩子乔佛里死去,瑟曦坚定地认为是提利昂实施了毒杀;父亲泰温的死导致家族危机,是提利昂的“功劳”;甚至后来弥塞拉与托曼的死,瑟曦也能不由分说地怪在提利昂头上。在第七季瑟曦与提利昂的对话中,瑟曦表明,她认为提利昂此生唯一的目的,就是摧毁兰尼斯特家。然而作为家族荣誉的受益者,瑟曦从未反思过兰尼斯特家对待提利昂的态度,或者说她拒绝接受提利昂是受害者的事实——当提利昂表明是泰温不顾父子情谊判他死刑时,瑟曦轻蔑地回应“可怜的孩子,是爸爸对你不好咯?”

而这一切也是因为泰温一直以来把提利昂当成一个怪物,而瑟曦理所当然地继承了父亲对提利昂的恶意。这种恶意不需要逻辑,不需要辩解,瑟曦发自内心地认为提利昂是摧毁家族的不祥物,是一切悲剧的源头。

随着剧集的发展,越来越疯狂的瑟曦在心态上达到了自我的巅峰,甚至主动派人刺杀了她一向的“软肋”——詹姆。因此,不到最后一刻,瑟曦一定无法直面提利昂遭受的不公,因为对她来说,承认提利昂受到的伤害,等于承认了乔佛里的死源于自己的溺爱、泰温的死源于自己与父亲对提利昂的恶意、托曼的死源于自己对其婚姻的干涉与对权力的渴望——承认自己才是那个毁灭一切的怪物。

而提利昂,成长在这样畸形的原生家庭里,成为一个面对亲情的讨好者。虽然亲手切断了来自泰温的伤害,提利昂仍旧无法逃离原生家庭的影响。面对一起长大的姐姐,即使对方成为七国最大的恶人,提利昂仍然自认为看到了瑟曦作为母亲的闪光处,并不止一次地寄希望于瑟曦的母性。在第七季结尾,提利昂误以为怀着孕的瑟曦能找回一丝温情,会帮助北境攻打异鬼,从而犯了他政治生涯最大的错误。在这一集里,提利昂仍旧寄希望于姐弟亲情,希望能说服瑟曦放过君临城成千上万的百姓。

而瑟曦果断地将弥桑黛斩首,代表着她挥手诀别了自己最后的一丝人性。

分享到:
相关内容
巴黎圣母院大火留予我们的思考空间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古迹与世界遗产之一,而这场祝融大火,令人类陷入悲痛之时,也为世界敲响了文物保护的警钟。

更新日期:2019-04-22 10:59:30
这些电影 留住了巴黎圣母院的容颜和魂魄

俄国著名诗人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在诗歌中写下:“巴黎圣母院,我愈是沉迷于/你的顽固性和磅礴的穹顶/便愈是渴望:有一天我也将/摆脱这可怕的重负,创造出美。”

更新日期:2019-04-18 11:17:42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