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馆>>文娱聚焦>>字号:

《一本好书》演绎麦家代表作《暗算》

发布时间:2018-12-05 09:35:37 | 来源:光明网 | 作者:刘迪 | 责任编辑:李芳

在豆瓣,评分最常见的两种模式是“高开低走”和“低开高走”,还有两种极端,一种叫“低开低走”,一种叫“高开高走”,这两种都能叫“奇葩”,前一种辣眼睛,后一种润心田。开局9.3分(满分10分),播到第9期,即将收尾还能保持在9.3分,毋庸置疑,这是一档的“仙葩”级节目了。

如果你还没有看过《一本好书》,那你可能错过了2018年最具启发意义的新节目。节目最新播出的第9期推荐了中国当代作家麦家的代表作《暗算》。在多次被改编过影视作品后,《一本好书》的这次改编让我们看到了与一个与原著最接近的《暗算》,绝对值得我们将这部文学与影视经典重新捧起再看一遍。

“中国谍战第一奇书”搬上综艺舞台改编与影视剧大不同

节目开头有这么一段介绍——小说通过特殊的叙事方式和莫测的悬念情节,展示了一个有别于人们日常生活的中国特工军人的神秘世界,诠释了这些为国献身的情报英雄的使命。早在2014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这本书曾被表扬过,麦家也被赞为“谍战剧第一人”。

麦家创作的这部长篇小说首次出版于2003年,2005年便被改编成了同名电视剧,柳云龙饰演的安院长,王宝强饰演的阿炳,陈数饰演的黄依依等,至今仍是演员各自的代表角色之一。2012年,《暗算》被麦兆辉、庄文强改编成电影《听风者》,主演是梁朝伟和周迅。

一手握住市场热度,一手拿下专业奖项,2008年,《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随之而来的,还有国际声誉,《暗算》被翻译成33种文字在全世界出版。人们把“中国谍战第一奇书”的名号赠与《暗算》,也把“中国谍战第一人”的光环送给麦家。

《暗算》的故事发生在名叫701的国家安全部门,小说分为“听风者”“看风者”“捕风者”三块,分别讲述监听局、破译局、行动局的情报特工。

作者麦家本人确实曾是一名从事情报工作的军人,1981年,麦家被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无线电系录取,毕业后,他被分到某情报机构工作。若没有那十余年的从军经历,不是对情报领域的工作和生活了如指掌,再好的文笔,恐怕也写不出如此动人的谍战小说。

这部作品曾被改过电视剧、电影,很多人都已经看过了,节目组为什么还要对其进行再次演绎呢?看完节目后才明白《一本好书》的改编值得再看一次的原因。

与影视剧改编有所不同,从书本到节目,《一本好书》的整体演绎,是一种根植原著的“解题思路”,特别强调真实性,甚至把701基地的地图搬上了荧屏。因为更加贴近原著的真实背景和人物形象,谍战再不是耍酷的噱头,不是神话的商演,而是痛彻心扉的悲壮,不是简单的无私奉献自我牺牲,而是国运和个人命运的无奈交织纠葛,是更真诚的呈现。

演员李晓川演绎的阿炳一出场,长相平常、外表邋遢的形象真实还原了书中人物原型的精髓,完全符合当时当地的真实环境,一下子抓住了观众的心。

剧版柳云龙饰演的安院长为突出剧情张力表演偏外放,节目选择出身军人家庭的老戏骨赵立新,他的安院长,刚毅、果决,处理情感戏又不失细腻深情,如此强有力的出演,让故事更加可信,让爱情的离散惨烈痛心,因为特殊身份,他的情感无法如常人般外露,可神情举止,观众分明看到那隐忍之下是雷霆万钧。

赵立新这样能量巨大的演员,谁能跟他演对手戏是个难题,节目最终选了田沅出演黄依依,这个数学天才,在麦家的小说里绝不是学究式的人物,她热情似火,如卡门一样,在701里像个异类。田沅的演绎自信而精准,深情又忧伤,与赵立新山鸣谷应。

本期评书人之一史航看过这两位的表演后评价,“我在想,他们这样一种浪漫到底是未遂的,还是达成的?安院长和黄依依最后是形同陌路的,这是非常感伤的两个人,一般的爱情小说里没有。恰恰是要到最极致的地方,昆仑山上一棵草,在没有草的地方我们发现一棵草会特别感动,在(情报机构)不允许有爱情的地方,有那么一点点,特别珍贵。”他认为,“这是这几期最精彩的一个脚本,可以说是在原著的基础上,又盖起来第二层楼,它的很多处理对照着原著会让人恍然大悟,这么处理是很有特色的。”

秘密战线上有惊心动魄却无平凡人的普通生活

《暗算》写的是秘密战线上的一些非常英雄、非常重要但对于普通人而言又非常陌生的一群人,人们很容易被他们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所吸引,但更大的感触是他们的精神状态。过去,大家看各种秘密战线上的谍报故事,看到的更多是传奇,是那些出生入死,惊心动魄。但麦家的书,写的是一旦一个人选择进入了秘密世界,他的个体生命、精神状态、价值观,因此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他跟我们普通人的生活,就完全不同了。他们有血有肉,有悲有喜,他们的命运与国家紧紧相连,奉献着常人远不能承受的力量,固守着祖国的安危。

你可以把《暗算》看作是给这些秘密的奉献者们树碑立传,但这种崇高而缺乏温度的视角,并不是一个好作家的追求,至少不是所追求的全部。作者麦家自己的解读是:“尽管我们赞美神,可我们更留恋人间。《暗算》中的阿炳和黄依依,让我们发现了缺点所带来的美,因为他们的脆弱、不堪和迷失,我更爱他们。”

这理念,恰恰与《一本好书》的想法不谋而合,节目以及所推荐的经典并不追求无上真理,而希望好书能提供多元价值,启发人们对于个体生命的思考。总导演关正文说,“在秘密战线,日常的一个现实,就是不管你建立多大的功勋,可能你的功勋、你的荣耀,都无法被世人所知,永远是秘密,也可能一直到死。这个给我的震撼特别大。他们跟常人完全不同的这种生命过程,让人心疼,让人崇敬。”

本期另一位评书人梁文道说,《暗算》讲的是“人性在极端情况下呈现出来的状态”。而赵立新饰演的安院长在节目尾声总结,“希望大家去试着理解我们这个秘密的世界。世间的财富、荣耀、名望、地位都与我们无关,但你们的理解,却能让我们感到温暖,感到值得。”

节目并不追求面面俱到,除了安院长、阿炳、黄依依这三个人物,书中还有许多其他人物和故事。《一本好书》所做的,是捡拾原著中的部分珍珠,再撩拨观众去书里找寻更大的宝藏。《一本好书》每一期都会强调回归书本,节目对好书的推荐和演绎,也从来不是就此规定只能这样来看经典,一个合格读书人,从来不是可以被规定的,而好书的阅读空间,也不是任何节目和个人能够轻易填满。在启发多元思考的同时还能保有这样一份清醒,不被好评与掌声所惑,《一本好书》有着文化节目的难得担当。

好的文化内容节目能够化道为器

在娱乐形式空前多样、“娱乐至死”的今天,为什么还要读好书?梁文道有句被广泛引用的话,叫“读书,到最后,是为了回到这样一个人间”。而关正文认为,读好书,是因为人类精神生活的主流动机一直是从个体生命价值的提升出发。

《暗算》作者麦家有一个致力帮助青年文学作者的平台叫“理想谷”,这与关正文的《一本好书》一样,都是为推广读书、提升人文思考做出努力。麦家曾表示:“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不少文艺作品,包括小说、电影、电视剧等,过分追求商业利益,轻视社会价值,将文艺作品当作一个产品,进行机械化的、批量的生产,粗制滥造,自我重复,抄袭模仿,戏说历史。这种作品对青少年读者来说很容易对他们产生误导,让他们不能正确认识我们国家的历史和现实。”关正文则说:“文化综艺领域必须要讲创作、创新。在这个领域想成为经济英雄的可能会摔得很惨,踏实做内容,没准还能活下来。”

回归主流,在喧嚣之中为人文价值奔走发声,成为优质内容的生产者与传播者,这是一个读书人的理想境界,而作为电视人、节目人,不得不思考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让这种奔走和发声变得切实有效。这就好比做梦与筑梦,做梦只要做得美,瑰奇,行不行得通不管,而筑梦就得将梦境落实,将“花木瓜空好看”变成瓜熟蒂落。自由不羁、去试探天花板高度的理念,以及化虚为实、技巧的完善与可行,这两点同样重要。达到这样的境界,才能化道为器。从这个意义上说,《一本好书》做到了好梦照进现实,化道为器。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