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馆>>名家字号:

巩汉林:今年不上春晚 因已无法超越自己

发布时间: 2016-12-01 14:43:16  |  来源: 新浪娱乐_  |  作者:    |  责任编辑: 慕容

在辽视第三季《组团上春晚》节目后台,我们见到了巩汉林。彼时,他正和另一位评委潘长江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刚刚结束的阶段赛。对于今年个别喜剧新人选手的表现,巩汉林不掩喜色,称赞“从表演成熟度来讲,比上季好了不少”,然更多时候,他仍蹙紧眉头,叹好的原创本子还是太少。

  
巩汉林赵丽蓉经典春晚瞬间

  
巩汉林

至今年,这已是巩汉林连续第三次以评委身份,为辽视春晚选新鲜喜剧苗子、择优秀喜剧作品了。然而之于这位“春晚大前辈”个人,自从2010年与黄宏、林永健[微博]、金玉婷合作了《美丽的尴尬》后,他已连续六年未在自己熟悉的央视春晚[微博]舞台上露面。谈及原因?巩汉林坦言这些年并没有出现能打动自己的本子,自己也过了小品创作表演最鼎盛时期,“再翻不过去了”,以至今年春晚组再找来时,他还是拒绝了邀约。

除了《组团》此类选拔传统春晚人才比赛,这两年另有各色喜剧综艺井喷,好友潘长江、蔡明[微博]也多多少少参与了其中几档节目,而巩汉林却鲜少出面。在他看来,喜剧综艺爆棚也并非“好事”,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过度消费,难出佳作”。采访中,他也深情回忆了当年老一辈喜剧演员是如何为磨一部精品鞠躬尽瘁,亦直言当下不少“形式大于内容”的作品实则根本不能称之为“小品”。

谈新人:表演愈发成熟 但原创精神不足

第三次当《组团上春晚》评委,感受如何?

巩汉林:很高兴这次参赛的新人,一是他们的表现手段多样了,目前起码有两个节目我觉得有些意思。比如有个小品把家里的小狗这类动物拟人化,虽然在这之前我曾经看过类拟人的童话类作品,但把它变成生活喜剧的相对少。二是选手组成层面丰富,有不少外国朋友、少数民族也参与进来,很有意义。就是说从多彩角度,我觉得这一季要比上一季要好。

但要再说的话,我们那个时候真正意义上叫搞原创,现在我看所有的节目,我都可以找到他们的影子,依据,扒谁的,学谁的。而我们那年代没有参照,完全自己做。

您觉得造成这种“复制”局面的原因是?

巩汉林:第一,我个人觉得没有好的老师带他们。第二,我觉得年轻人现在的想法跟我们以前的创作态度大概不一样。现在有一些年轻人的创作态度是特意想着出包袱,但包袱也是来源于生活的,这个别弄错了,生活很重要,生活很扎实你才能够有好的创意。你如果生活基础都不扎实,那么就完全靠搜集,那只能是复制的,还是自我的经验少。

那您怎么不去当这种领头人?

巩汉林:第一,这是要踏下心来,踏踏实实要做这件事的。有的时候我自己做的工作特别繁杂,也很多,就不可能有时间。也许今年这次在《组团》里,我们四个评委分别带队的这种形式可以让我多介入一些,帮帮选手这个怎么改,怎么做,可能会有这样的机会。

谈喜剧综艺:有过度消费之势 严忌刻意煽情

刚才现场观战我也发现,不少小品到最后都走起了煽情风。现在很多喜剧节目里,小品“煽情”似乎成了一个大势?

巩汉林:笑中带泪,泪中有笑的作品,这是喜剧最高境界,但是千万不要刻意,那样去做我会觉得不高级。个人而言,以前在央视春晚上我也不太喜欢非要在喜剧当中搞一些动情点,我觉得春节那个大氛围,还是应该大家兴高采烈,如果水到渠成了,大家的感动会很自然的流露出来,那也可以,但不是必需。

越来越多喜剧小品爱煽情,您觉得这种风向缘自哪儿?

巩汉林:我是觉得现在有一些根本不叫小品。小品本身是一切从简的,现在很多节目里,表演的是场面宏大,音乐气势高昂,道具充足,灯光炫幻,但内容是苍白的,我不太喜欢这样。我们以前的小品比方说《鞋钉》,包括《装修》,我们没有过多的这个那个的,真正是靠情节的推进,人物性格的表现,喜剧结构的填充,把观众带到里面去。你说《鞋钉》就俩老爷们,包括当年《打扑克》,那都是精品,现在你场面搞得越来越大,你敢把他它变成精品我还是很赞成的。

华丽风确实在不少喜剧综艺里很常见。您怎么看眼下喜剧综艺井喷状况?

巩汉林:过度开发、消费。从另外角度讲,我觉得可能对喜剧发展会造成一定的伤害,我们一定要强调水到渠成,细水长流,你往远看,估计三五年之后很难想象喜剧还能怎么做,还能做出什么样。现在喜剧栏目多,作品多,但精品少,我们需要精品。不管怎么样,以前提到央视春晚,你肯定会想到若干个大家耳熟能详能流传的好节目。现在今天演完了,第二天那个节目叫什么?想不起来,真是想不起来了。

所以有时候想想刚才我说的,新人都在一再模拟,也不能怨他们,因为大家都提前把那些想法全稀释在各节目里弄出来了,到处在放,就没了。你说十几个喜剧类的栏目,季播,周播,跟打架一样,都互相争、互相抢。所以你看,这节目不是在那演过,怎么又上这儿了?创作它是有一个周期的,现在变得很急促。

精品难寻,在您看来还有什么原因?

巩汉林:有时还是形式大于内容。虽说现在节目都讲复合式的表现,更强调了声、光、电、服化、道具等等一系列,但唯独节目……我们那时候首先是从节目本真入手,没想着要弄什么大屏幕。就这俩人,你能不能演?这是关键。现在大屏幕出来,威亚吊上,这跟小品没什么关系,那叫剧,是另外一种了。

我可能理解的和别人不一样,我更认为小品是怎么来的?就是戏剧学院同学作业的表现方式,也就是训练表演的一种手段,我们再把它艺术化的处理搬到舞台上,一切都是从简甚至都是无实物的。现在很多东西已超过小品承载能力了,反而大家觉得并不满足了。因为你把它做到其它领域里去了,不是这个领域的事儿了。因此我也很难界定现在比如这个喜剧,那个喜剧,这个栏目,那个栏目,它跟小品实际上没太大关系。

谈春晚:有执念 但已无法超越自己

大家也很关心,您最近在忙什么?

巩汉林:很多朋友也说过,你老在比赛说别人,那你在干吗?说实话,珠穆朗玛峰只有一座,我人生当中喜剧的珠穆朗玛峰已经翻越过去了,从我本人来讲,我再也翻不上去了。那么好,我可能会在其它领域让自己再进步,比如我现在拍电影、拍电视剧也好,一部戏要是剪完了播出去的时候,大家会讨论,这种年轻人爱情故事是巩汉林写的吗?也是一种新尝试。但是在小品这行,你想我的搭档,赵(丽蓉)老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包括当年合作的本山、黄宏、潘长江也好,说实话我们都是这样一个年龄段的人了,你想超越自己,很难,真的很难。

您自己对小品、或是春晚这个舞台还会有一些执念的么?

巩汉林:也有,比如去年我当时有所冲动去春晚,因为我跟赵老师演的那个节目《太后大酒楼》20年了,所以我就写了一个小品,就是20年之后,我们又来了,又发现太后大酒楼了,搞了那么一个节目,但是你要说有多好,有多精彩?也没有。

像今年6月份的时候,春晚找到我,希望我参加今年春晚,我说不行,我正做电视剧呢,前期筹备时间特紧,我说一切都在等我的电视剧。要是在以前,我肯定把电视剧放弃,赶紧去春晚了。但现在我非常清楚,这个作品不会超过我以往的。

这几年有比较打动您的本子吗?

巩汉林:没有,真的没有。包括我以前合作的这些老的搭档也好,作者也好,真的没有。你看我跟赵老师《打工奇遇》或者《如此包装》都是当年最生活最现实的一些生活原形和题材,我们把它加工处理了。但是现在一些作品,老是太陈旧了,而且大家翻来覆去在一个问题上,你也来,我也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是唯一没有自己。

平时有和那些老搭档们聊聊春晚这些事么?有本山、黄宏这种也退出的,但也有蔡明、潘长江老师这种坚持下来的。大家心态都是怎样的?

巩汉林:其实我很钦佩包括长江,包括蔡明,冯巩他们,这么多年对春晚的执着不减,热度不退,我真的很佩服,这是一种精神。当然了,每个人的选择是不一样的,有可能我在这个方面我自己认为无法超越自己了,我在其它的行业再去改变一下自己,让自己的艺术生命再延续。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表演是一体的,不管是戏剧戏曲,小品还是话剧,只不过是方式方法不一样了。

这两年央视的作品有关注吗?

巩汉林:也关注。去年我觉得孙涛[微博]他们那个打电话诈骗的小品不错,很现实。包括那年沈腾[微博]马丽[微博]他们那个碰瓷儿的,我觉得很生活。好的作品都应该是来源于现实,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加工。现在就是有很多作品脱离生活了,这就不好。

像您说今年因为拍戏没时间准备春晚,往后还有计划上吗?

巩汉林:没有计划性,但都是抱着开放的态度。不过另一面,我还是觉得大舞台应该多让年轻人出现、给他们机会,你说传承,没有下一代你传承什么?这个很重要。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