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文艺馆字号:
中戏参加戏剧奥林匹克 独角戏《乡村往事》将演
发布时间: 2014-12-09 15:16:43  |  来源:  |  作者:  |  责任编辑: 王琳雁

独角戏《乡村往事》剧照

独角戏《乡村往事》剧照

中央戏剧学院为“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特别创作的独角戏《乡村往事》将于12月10日至11日亮相国家大剧院。该剧由戏剧奥林匹克中国委员、中央戏剧学院刘立滨教授执导,是本届戏剧奥林匹克中唯一一部来自国家艺术院校的作品。昨晚,这部体现扎实的现实主义表导演风格、具有浓郁中国本土特色的独角戏在中央戏剧学院北剧场彩排。演员刘红梅在舞台上演绎一位90多岁“喝黄河水长大的”中国女性,经历了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新中国成立,用她的一生的守望,折射出中国命运多舛的百年历史。

“创作一个中国本民族的作品,是一开始创作时就确定的方向。”《乡村往事》是刘立滨导演的第五个独角戏作品,这次参加戏剧奥林匹克,他本来想排《阿Q正传》,但后来看到《乡村往事》的剧本时,看到一半他就被打动了:“这是一个小人物,但是她的生命精神,和写大人物同样的重要。我看到剧本的第一个感受就是,千千万万我们这些所谓的小人物,我们这些老百姓,为了这个民族,为了自己的这块土地,付出了很多很多。这些付出了一切的人,却往往是最容易被遗忘的。我们不仅要记得那些做出了惊天伟业的英雄人物,也要为那些默默无闻的草根,为他们为这个民族所付出的巨大的牺牲和代价所感动,要关注这些人,不要忘记他们。这个戏是希望给予这片土地上的‘平凡的人’更多的关注和赞美。” 该剧编剧李宝群说:“长久以来,我一直以为,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始终存在着两种历史:一种是写满英雄伟人名字的历史,一种则是由无数普通人的故事构成的民间史。这后一种的主人公大多无名无姓,大多会被历史的风沙湮没,留不下多少痕迹, 但它却真实记载着一个民族的心路历程,记载着苦难、坚忍、牺牲,还有各样的爱、各样的情、各样的人生遭际,更真实,更有力量。”

舞台上,一棵巨大的树桩倒悬在舞台上空,根脉向上延展,紧紧扎根在黑色的背景幕中,象征着这些普通的老百姓,深深扎根在这片黄土地上,根脉相连,守护着这片他们世代生活着的土地,根枝交叉的树根同时寓意了“血脉相连”。剧中,这位老妪蹒跚来到黄河边,独自展开了与黄河的对话。本届戏剧奥林匹克中一共有两个独角戏,一个是著名美籍欧洲导演罗伯特•威尔逊自导自演的贝克特剧作《克拉普的最后碟带》,另一个便是《乡村往事》。独角戏一直以其独特的表演风格和对演员的高要求而著称,独角戏表演最难的一点在于“只有一个人表演,靠演员的独白、表情、动作在观众的想象中创造一个戏剧空间,具有高度的假定性和非现实性剧”,被认为是用来训练演员、提高演员表演技巧的有效手段。刘立滨导演说:“要演好独角戏,首先要熟悉剧本当中人物的生活。这个老人的生活构成了5个段落,每个段落都是她最难以忘记的场景,一生当中的回忆。另外,其他的戏都有交流对象,只有独角戏的交流对象是想象中的。在这个戏里,主人公只有黄河的陪伴,听黄河的水声,因此河水构成了她的交流对象。黄河上的鸟叫风声,自然环境一直伴随着她,也是她诉说内心酸楚回忆的对象。黄河是她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在剧中,她对黄河提问,一个是让观众感受她与黄河是一体的,另一方面她所面对的观众也犹如黄河。”刚刚从中戏青年教师版《樱桃园》中“留包芙•安德烈耶夫娜•拉涅甫斯卡雅”一角走出来的演员刘红梅老师说:“演《樱桃园》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要演这个,但是我就没有敢动它,因为她们(两个角色)太不一样了,年代性格心理,没有办法同时准备。《乡村往事》)的时间跨度是80多年,一个90岁的老太太最终还在守望,这样长的历史放在我的心里是很需要下一番功夫的。她很苦,不是因为日子过的苦,而是苦在心里的等,这是一般人无法承受的。她的遭遇让她变得坚强,性格中还有善良、隐忍的一面,也有倔强、果敢的一面。为了让人物立体和生动,我需要深入剧本了解老人生活的环境和年代以及许许多多的经历。体会这些事情在他心里有什么样的烙印。她活到了90多岁,亲人依然活着的信念是支撑她一直活下去的理由,到最后,这个信念在她心里变成了一个事实。她有很大的容忍和爱,以及别人没有的生存能力,才能在这样清贫的地方苦苦守望一生。剧中的每一句台词,都值得满含眼泪去感受。”该剧由舞美系教授边文彤担任舞台设计,舞美系张庆山教授担任舞台绘景,灯光设计、服装设计、化装设计分别由舞美系胡耀辉教授、陈向群副教授和田丹教授担任。其中,“如何由台下年轻的演员化身为舞台上90多岁的老人”非常考验服装和化装设计的功力。

“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11月1日至12月25日在北京举办,共有45台国内外优秀剧目集中在北京进行展演。其中,美国沈伟舞蹈艺术团的《声希之夜》、戏剧奥林匹克国际委员会主席特尔佐布罗斯的《被缚的普罗米修斯》、韩国国际委员崔致林的《鲜花、水和风之歌》、日本国际委员铃木忠志的《大鼻子情圣》和《李尔王》、立陶宛OKT剧院的《哈姆雷特》、丹麦欧丁剧院的《盐》都引起了各界热议。此次北京戏剧奥林匹克从2010年开始筹备,众多国内外文化人士为戏剧奥林匹克在北京的成功申办和举办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其中,中央戏剧学院院长徐翔曾两次以中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提交在中国北京举办“戏剧奥林匹克”的提案,得到了众多艺术界人士的签名支持,大家一致认为戏剧奥林匹克应该在中国扎根开花。中国委员刘立滨曾于2012年6月和今年8月两次赴日本利贺艺术公园向戏剧奥林匹克国际委员会秘书处介绍筹备情况。“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国际论坛上,刘立滨委员曾以《向经典致敬》为题向在座的艺术家和戏剧界的同行推介此次戏剧奥林匹克的经典剧目,并希望有更多的经典剧目能在中国上演。根据戏剧奥林匹克委员会的规定,举办地所在国家的委员必须有作品参展,《乡村往事》是刘立滨委员特别为本届北京戏剧奥林匹克全新创作的作品。

12月5日至6日,《乡村往事》将在中戏北剧场进行内部演出。12月6日至7日,罗伯特•威尔逊的《克拉普的最后碟带》将在国话剧场亮相。一个是贯穿现实主义表导演,扎根于中国本土文化,以现实生活为原型的当代中国剧本。一个善于在舞台上糅杂各种艺术形式、坚决“反对阐释”的著名导演执导的荒诞派大师的剧作。两个完全不同艺术表现形式的独角戏,或许会掀起戏剧奥林匹克的又一轮热议和高潮。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