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戏剧馆>>话剧字号:
赖声川玩自传了 新剧《在旅途中说相声》上演(图)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1-06-04 15:55  责任编辑: 苏向东

赖声川这次终于玩自传了。

赖声川难得将个人经历搬上舞台,自然吊足粉丝胃口。

1985年,一部结合相声与话剧的相声剧《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挽救了在台湾行将就木的相声艺术,二十余年,表演工作坊(以下简称“表坊”)共创作了7部相声剧,令相声在宝岛继续绽放,也将“相声剧”打造成“表坊”的一块金字招牌。2011年,《那一夜,在旅途中说相声》(右图为剧照)横空出世,新剧以“旅行”为主题,大部分的“包袱”和笑料来自赖声川旅行中的真实经历,在台北连演14场且场场爆满。该剧将于今年年中在深圳保利剧院演出,导演赖声川昨日来到深圳,与本报记者讲述他心目中的旅途。

定位

半自传体的相声剧

作为“表坊”第8部相声剧,编剧、导演赖声川将个人的旅行经验融入其中,从卢浮宫到科隆大教堂,从巴黎鹅肝店到新加坡“没有价钱”饭馆,赖声川将脑中记忆幻化为两个人物,台湾著名演员冯翊纲、屈中恒则将两人化虚为实,搬至舞台,于是成为一部最为独特的赖声川话剧。做了几十年舞台,首次将个人经历放入剧中,赖声川说:“我从来就不是一个自传型的导演,之前编创的三十多部原创作品中,并不好找我本人在哪里,因为他绝不会是某一个单一角色,不会把自己生命中完整的原始经验放在某个情节中,而这次不同,旅行和相声是我生命中两个非常重要的元素,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做一次旅行,每隔四五年就会做一部相声剧,这部戏,就是让这两个元素合并起来了。”

剧中主要有两个角色,冯翊纲饰演的某制作公司前总裁吕仁外出旅游一定要六星级的享受,屈中恒饰演的程克则饰演了一名前导游,辞职后成为一名以迷路为目的的背包客,这两种旅行的方式均是赖声川喜爱的:“去某些地方,你必须安排好自己的吃住行,需要一个好的坏境才可以真正享受旅行的意义,而有些地方你没办法预先设想的,只能逐渐发掘旅行的好或者痛苦,如果一个地方只适合一个人去,结果你去了发现有三万人,你会觉得很没意思。直到现在我还在做背包客,有些时候必须很简单。”

自评

导演就是“工艺师”

编、导了众多好戏,赖声川并不自诩艺术家,而是将戏剧导演定位成“技师、工艺师”,“我们是在组合生命片段,这就需要用我们的工艺去创造。”相较于手工工艺的具体,表演工艺十分抽象,赖声川说:“是对节奏、时间的掌握和判断,对于戏剧,讲穿了就是判断,你知道哪些好哪些不好,哪些能让人出乎意料。对于我来说,经验最为重要,”而至于这种工艺的获得,他则称早年电视人的经历对他帮助很大:“我做过两年电视剧集,要又写又导,节目每天都有,每一节12分钟,一共四节48分钟,如果今天加了广告,有可能就是46分21秒,这种情况我们就做些微调,让演员表演节奏快些,最后都能差不多。”

灵感

从NBA中也能寻找

向赖声川问及白领话剧、孟京辉话剧,他声称看得不多、交流甚少,甚至连书也很少有时间看,“和你们一样,他们在排戏时,我也在排戏。”而至于话剧灵感的来源,赖声川俏皮地让记者猜测他早上到深圳之后做的第一件事,看书、微博,记者的猜测接连被否认,他给出的答案令人出乎意料——看球赛。“我支持小牛,但看好热火。”谈到球赛,赖声川脸上更加神采飞扬,“7场决赛,这就是一部非常精彩的连续剧啊,今天的比赛,看前几节的状况,你会想到小牛能赢吗,赢下这场比赛的前因后果其实都是戏,我常常就从生活中去发现灵感,我太太会说我是为了看球赛找借口,或许是这样,但是我的想法是,无时不刻都在感悟,那你就会一直有灵感。”从未自称艺术家,但说到球迷的身份,赖声川自称专业级:“对不起,我看球赛是关掉声音的,那些解说员什么都不懂,简直是乱点评。”而当记者邀请他写球评,他爽快的说:“那绝对没问题。”

女儿

嫁到不丹做贵族

戏的下半场用了很大篇幅讲述在印度旅游的经验,赖声川说:“在印度旅游一次会改变你的人生,印度是个所有逻辑都讲不通的地方,印度人点头和摇头都差不多,让人搞不清他们在说什么。”赖声川的女儿赖梵耘如今正定居在印度,嫁给了不丹驻科威特大使的儿子,“他丈夫的堂妹是不丹国王即将迎娶的新娘。”赖梵耘此次也参与了该剧的演出,出演一个不断为程克和吕仁制造麻烦的服务员,“她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演员,而且之前一直没有合适的演员演,我女儿是来救火的。”提起女儿,赖声川的笑容更加灿烂。

晶报记者 邵登/文 高雷/图

在印度旅行,要坐一晚的火车,你知道印度火车的环境,我想,那干脆我们买包厢,好啊,买到了12号车厢,很开心,车子来了,结果车厢只有11节。”

“到了不丹,感觉像来到世外桃源,因为那时还没有手机,入住酒店后我想打电话回台湾让同事可以联络我,我问服务员本机的号码,他说:‘975’(不丹国区号),我说然后呢?‘就打975,说您的名字就找到您了’。我又问,‘要是打给国王呢?’,‘也是975’,原来那时他们全国只有一条线。”

——赖声川自曝旅途中的真实经历都成为戏剧里的“包袱”。

文章来源: 晶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