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四十五章 野蛮的发泄

第四十五章 野蛮的发泄

两人从半空打在了地面。两人的脚每次踏击在地面上都会出现一个深深的脚印。 眨眼间,两人已经走了数十回合,你来我往,一时间竟是草原王陷入下风,可也不过是很微弱的劣势。 只见斯帕手中弯刀根本没有防守的意思,凭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步步逼近,手中弯刀挥舞得虎虎生风,仿佛是有三头六臂,上一秒还在这里的草原王左边的弯刀,下一秒已经到了草原王的右边。 不过草原王手中的剑总是紧跟斯帕的弯刀,防御得可谓是滴水不漏,被压制却没有受到任何外伤,两人的斗气不停得碰撞却让他受了不少内伤虽然在斯帕的逼迫下不停的后退,可却丝毫不露败迹。 草原王捏准了斯帕不能持久战的这一软肋,虽然在一定时间内可以和自己打得难分难解,可等那时间一过,斯帕自然沦为被屠杀的对象,所以此时此刻,时间是胜负的天秤。 金色的刀光剑影不停的碰撞,这是斗气之间的战斗,两个圣阶强者的决斗对于地形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地面早已是坑坑洼洼,到处都是裂缝,与之前完全不同。 斯帕的力量终究是借来的,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圣阶,魔神变第三阶那变态的消耗已经让他油尽灯枯。 终于,他被草原王抓住了一个破绽,再一次交锋中,他的后劲不足,弯刀被草原王打飞出去,这次失误也为这场战斗写上了一个句号。 草原王的左手捏住斯帕的头,猛然提速,他踩的那块地面直接塌下去了一块。 咚! 斯帕被草原王抵在了城墙下,双眼因为被草原王捏住了头,所以,目光被手遮蔽,什么也看不见,遍体鳞伤的身体终于油尽灯枯,斗气也熄去了那金色的光芒。 “你所憧憬的,根本不是英雄,是奥兰多那个侩子手而已。”长剑刺入斯帕的胸口,把他钉在了城墙上。 “可···那就是···我···心···中的英雄。”斯帕的呼吸停止了。 紫星历,6月初,草原人打破了千年来的屏障,饮马帝国之东。 20年前,紫星帝国军队在奥兰多的带领下打败了当时的草原人,甚至一度将草原人逼到离灭亡不远的境地。百万草原人,在紫星帝国的铁蹄下,十不存一,只要是被帝国铁骑所踏过之处,男女老少,一个也活不下来。 在征服了大半个草原之后,西方的异族对帝国西部边境发动了战争,这才延缓了草原人的灭亡。除平野军团外的两个军团,开赴帝国西部边境,把肮脏低劣的兽人挡在了帝国西部要塞的城墙下。 这二十年,是紫星帝国近百年来最辉煌的20年。 东部差一步灭亡草原蛮子,西部让兽人在城墙下丢盔卸甲,伏尸百万。至少十年内,没有发动大型战争的资本。 二十年里,帝国远征大海,把紫星帝国的星辰旗一度插在了海的彼岸。 这个世界,在这二十年里仿佛是退回到紫星帝国建国之初——开国皇帝,十二黄金族俱在之时,整个大陆无一敌手。帝国铁骑所至皆征服之土。 所有人都还沉浸在帝国依旧强如二十年前这个美梦中时,被帝国圈养了二十年的草原人,用自己的弯刀与战马,叩开了帝国东方的大门,把这个美梦击成了碎片。 紫星历1129年,6月7日,帝国平野军团败给了草原人,紫星帝国东部要塞失守。 草原人站在东部要塞西面的城墙上,看着眼前的大地,他忽然感慨万千,最终这些感慨都化作了一句话,他呢喃道:“我们回来了,千年后,我们草原人回来了。”他的眼神忽然变得很凌厉,声音大了几分,“这片本该属于草原人的土地,已经被占领得太久了,久到···没有多少人还知道这里曾经属于草原人。” 要塞里的草原人往日的纪律性这一刻荡然无存,他们在这一刻化身了真正的魔鬼。 烧杀抢掠,在这座要塞里,草原人现在就是规则,就是法律! 那些没来得及撤退的士兵,那些在这里做生意的老板,甚至是偶然路过这里准备和草原人进行贸易的商队,他们迎来了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不过,对于死在战场上的士兵,草原人却给予了最崇高的敬意。草原人尊重好汉,就算这好汉在之前还是他们的生死之敌。 不少草原人在开始狂欢之前都会选择去掩埋那些战死沙场的勇士。而当他们把目光投向那被钉死在城墙上的斯帕时,目光中的敬意做不了假,那是发至内心的尊重。 这个人就差一点,打败了他们战无不胜的草原王;这个人在明知帝国已经战败的情况下,他赫然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这个帝国的荣耀,至少他让人知道了——紫星帝国除了奥兰多之外,不是一帮怂蛋,他们中还是有可以用生命去捍卫荣耀的好汉。 没有人去把他的尸体放下来,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资格。只有那个把他钉死在城墙上的草原之王才有资格去把他放下来,否则是对英雄的侮辱。 ··· 东部要塞的一个旅馆。这是一个两层楼的小旅馆,一楼自然是给客人吃饭的地方,而二楼在客房之外还有另外一份隐秘的服务··· 毕竟这里当兵的汉子一年都不一定可以回家一趟。但是男人嘛,总是有对于性的需求,所以··· 在二楼最里面的一间房子里的床下面,躲着两个人,女的可谓是花容月貌,重脸蛋上看,年纪最多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但是这身材确实比二十几岁的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鸟依人的躲在那个男人的怀里,反观那个男人,容貌上倒是看不出是什么特别的,最多也就只能算是中等,甚至有点偏下,和他怀中抱着的那个女人倒是有点格格不入。 “我···我好怕···听姐妹们说,帝国的军队战败了···俆大哥,你说我们会不会···”那个女人说着说着又开始抽泣起来,这幅楚楚动人的模样,别说男人了,就算是女人都要动心吧。 那个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咬紧嘴唇,表情很严肃,他摸了摸女人的头,刚想出声安慰,门外却传来了脚步声和嬉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