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三十九章 圣阶

第三十九章 圣阶

至于那个拿刀砍马蹄的草原骑兵,胸口上插入一把骑枪,直接把他钉死在了地上。 他在死前仿佛看见了···他的妻子烤好了肉,在和他的儿子一起等着他回家。 “我···好想回家···” 轰————天空再次变成了蓝色。 东部要塞前,那个人依旧飞在半空中,在这昏暗的天地间,他仿佛是一盏明灯,发出金色的光,雨滴落在他周遭时会被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幕气化,至此,他的身上没有一点水迹。 因为正在下雨,所以弓箭在这一刻基本没了用处,被打湿的弓箭根本不能对远处的敌人造成威胁。 “就没人敢出来与本王一战吗?”草原王把玩着手中的弯刀,“哈哈哈哈哈···”草原王大笑,对着城墙上的众人做出了一个鄙视的手势,“废物,我看你们整个军团,通通都是一群孬种!” 城墙上的众人依旧是沉默,一个七阶的客卿眼神凶狠的看着半空中的草原王,身为高阶武者,走到哪里都可以说是被人奉为上宾,就算是斯帕对他也是客气有加,哪里受过这等辱骂。 他正想冲上去向那草原王讨教一二,他身后的希斯塔拉住了他,摇了摇头,“将军说了,千万不要主动对他出手。” 那个客卿“哼”了一声,看向草原王的眼神越发的凶狠,可好歹是没有直接往上冲。 “真的不懂你们这些人的什么斗气修炼起来有什么用,连敢出来应战的人都没有,还是快滚回娘胎里,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那个客卿大喝一声,灰色的斗气一震,他脚踩的石头碎了,往那草原王的位置冲了过去,“这等耻辱,我必一一奉还! 当哀叹命运不公的凡人,开始模仿着英雄,笨拙的去战斗时,新的英雄诞生了。 “啊!!!”他发出激烈的呐喊,身躯在雨幕之中前行,他的剑挥向的目标是那在这雨幕中发光的金色! 他已然到了金色光幕之前,只需要把剑往下挥出,那不可一世的圣阶强者就会成为他剑下的亡魂,可在这一刻,定格了。 定格的宛若是整个天地,而实质却只是那个客卿,他的动作依旧保持着挥刀的动作,从他的表情上甚至可以看出他的喜悦。 雨水滴落在他的身体上,虽然衣服早已被打湿。 他的嘴角不只是,雨水。他的嘴角多了一抹红色,他的瞳孔开始涣散,斗气的光,在这雨幕之中熄灭。 草原王的右手又一次负在身后,他手刚才按住的左胸,塌下去了一块。 “如此微弱的火苗,”轰————话还没有说完,一阵雷鸣,响彻天地!“哪里来的勇气挑衅太阳?!” 那客卿的尸体,从半空坠下,跌在了一个水坑之中。 闪电照亮了雨幕的世界,照亮了那尸体的脸庞,那双失去了焦距的双眼,依旧看着那金色的光。 城墙上的平野军团的强者们,握紧了拳头,可却是敢怒不敢言,一双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草原王,仿佛是要用意念杀死这个魔鬼! 前线厮杀的士兵根本不知道此刻在要塞外发生的事情,他们现在考虑的,只有如何杀死眼前的敌人。战阵在草原骑兵连绵不绝的冲击中已经被打破,因为暴雨的缘故,弓箭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在短暂的迷茫之后,平野军团的士兵多年来的默契让他们根本不需要上级下达命令,就组成一个个小型战阵,来对草原骑兵进行局部的以多打少。 土地很泥泞,几乎每走一步都要比平日非接近一倍的力量。血水和雨水混合着落在地上,所以地上已经近乎是红色的汪洋! 被稀释的血水,淹过了士兵的脚踝,时时刻刻都会发出士兵惨死时的哀嚎,以及身体倒下后,掉在水中的扑通声。 在这里,没有任何文明礼仪,只有鲜血,人们仿佛回到了蛮荒时代,因为这里,只有最野蛮的人,才可能活下去。 战马在嘶鸣,战马毕竟只是普通的马,它们不是魔兽,它们在如此强度的战争中,自然会出现累倒这一现象。 不少战马身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伤,可却口吐白沫,摇摇晃晃的在这雨幕之中。 可平日里爱马如命的主人,这一刻却仿佛什么都没感受到,因为···他们在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而拼命战斗着。 草原人不聪明,他们根本不会考虑这次战斗之后,自己是否还能活着看见那许诺的实现,他们只知道,如果,自己都不拼命的去实现自己心中的那份期待,那么没有人会帮他们去实现。 一个草原人这么想,百个草原人这么想,千个,万个,这样的他们,就成为了一支坚不可摧的军队。 他们和紫星帝国的士兵不同,他们战死了没有抚恤金,甚至没有人会给他们收尸,不过,草原人不会想这么多。 用弯刀去砍翻眼前的敌人,用弯刀去完成一个草原男人该完成的事情,用弯刀去证实···草原人是最强的! 这也就造就了,就算身上被插满短矛,被剑砍得鲜血淋漓,也依旧不会倒下的战士。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和兽人很像,同样的野蛮,同样的疯狂! 刀剑的碰撞声此起彼伏。在这战场中,有一个平野军团的士兵,拿起手中的长矛,刺向了一个草原人的后背,矛尖从那草原人的胸口穿出,带血的矛尖在雨幕之中被大雨冲刷。 倒下的不止是那被刺了个对穿的草原人,倒下的还有那刺出长矛的士兵,他的整个头都被削了下来。 “@#$%”那个挥刀的草原人口中骂了一句草原人的方言,准备持刀在砍下一个懦夫的人头,可当他挥刀挥到一半的时候,四面八方都对他刺出了长矛! 他连遗言都说不出来就被剥夺去了生命,倒下都身体被血水淹没。 ··· “将军,连战斗都不敢都军人,还算军人吗。奇迹是要靠自己···拼出来的!”希斯塔平日里很难看出他和奥兰多留着同一种血,他有时候会拿家族的权势压人,也会在面对他惹不起的人表现出畏惧,可现在,雨幕之中的他,多了一点他父亲的影子。 那是帝国军神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