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三十七章 草原人的底牌

第三十七章 草原人的底牌

他的五官都快拧成一块,呼吸很急促,他的左手在不明显的颤抖。 金色的光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转瞬之间,他跨越了吊桥的距离,他的目标已经很明确!苏恩!那个穿着与普通重骑兵有些许区别的将军! 苏恩战刀向上挥去,速度比平日快了一倍不止,在濒临死亡之时,他的潜力在他求生的欲望下,开发了出来,可是··· 那个人,手持一把弯刀,刀上还带着之前不死鸟的血,可那个人的衣服却一点血迹都没沾上,左手拿着刀的刀鞘,弯刀如同艺术品一般精美,看上去就像帝都的贵族礼仪用的武器,观赏作用比实际意义要大。 可实际上,弯刀与战刀的刀刃碰撞的刹那,战刀为战斗而打造的刀刃,被那宛如艺术品的刀刃击碎! 那个人周遭的金色光芒只剩下那,点点金光,而他的弯刀上却如同渡了一层金,不···不止是弯刀,他的刀鞘也一样! 刀刃碰到了苏恩的额头,往下划去,当刀刃划到苏恩胸口的位置时,那个人松开了握住刀柄的手,左手同时松开刀鞘。 金色的光开始围绕着他旋转,金色的弯刀与那刀鞘,在他松手之后,有一瞬间停留在半空之中,完全静止的状态!他身子顺时针旋转,与那金光相反! 眨眼间,不,比眨眼还要快!他的左手通过旋转,反握住刀柄,手指一拨,刀在他手中翻飞,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刀,金色的鞘,以及旋转的他,宛如一道金色的龙卷! 弯刀刺入了苏恩的皮肤,旋转带动刀刃,横切而去!在刀刃离开苏恩皮肤的刹那,那个人的左手又一次放开了刀。 苏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切割,可却没有感觉到痛,在那一瞬间他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明明已经被切开了,可血却依旧顺着血管在流,而不是往外飚。 金色的光,消失了,旋转停止了,刚刚好,通过旋转,刀鞘罩住了刀刃。弯刀回到了鞘中。 当那个人的刀都已经回到了鞘中,血液才意识到,自己有了新的宣泄口。 切口很窄,而且很整齐,血贴着那切口往外喷出,这根本不符合人们的常识,明明是肉眼看不见的伤口,平日里受了这种伤,连包扎都不需要,而此时,苏恩仿佛是直接被切开了一样,血···在往外喷! 周围的重骑兵,这才反应过来,“杀!”话音刚落,一道金色的光再次耀人耳目,顿时重骑兵的眼里只有了那金色。 当金色的光褪去,那斩杀苏恩的人已经不在了地面!刚才被金色光芒笼罩的一圈重骑兵,脖子上多了一圈血线,一秒之后,人头落地!血喷得老高,因为人头带着面罩,所以根本不知道他们死之前的表情,当血液喷射到了一定的高度,开始往下洒,宛若倾盆大雨,可这雨水是···温热的人血!那个人站在这血雨之上,漂浮于半空之中,仿佛脚踏血雨的修罗,他身上到此为止都没有沾到一丝血迹。两鬓的白发,被风吹乱,他面无表情,无悲无喜,仿佛刚才只是碾死了几只蝼蚁。 城墙上的弓箭手大多数被之前的那一幕震慑住了,竟然一时间没有人射出手中的箭矢。“你们还在看什么,都傻了吗,给我放箭啊!”希斯塔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把自己的剑一下扔了出去,剑上附带着灰色的斗气,像回旋镖一样在空中旋转着向那个人飞出去。 如果没有意外,这把剑会把那个人的头给削下来,毕竟这力道就算是一棵几人合抱的大树也可以拦腰斩断。 嗡————城墙上的弓箭手射出了弦上的箭矢,可是··· 那个人左手往前伸出,握在手中的弯刀,连着刀鞘展开了一层金色的光幕。他不再是面无表情,嘴角带起了一抹轻微的笑,笑得那么的轻蔑,仿佛在告诉人们,在圣阶面前,圣阶之下都是蝼蚁。 带着灰色斗气的剑最先触碰那层光幕,选择的剑尖在触碰到那层光幕之时,剑尖成了飞灰,接着是剑刃,剑柄,当旋转完最后一圈时,那把军部给予希斯塔象征他将军身份的将军剑,消失了,剑最后化作的灰尘,与那血雨一起,飘散在这空中。 箭矢自然在触碰到那光幕之时就加入了飘散在空中的行列里。 沉默,城墙上顿时沉默了,这铺天盖地的箭雨,这可以撕裂万物的金属风暴!居然···居然连那个人的衣角都没碰到。那个人右手负在身后,左手依旧保持之前,只是那刀不再发出金色的光。 那个人的身后,就是这次战争的主战场! 风始终没有停,而天却渐渐暗了下来,初夏季节的天气变换无常,之前还是太阳高照,现在就是一副乌云盖日,俨然是要下大雨的样子。 轰————远方的天空突然闪过蓝光,这雷声仿佛是天空的咆哮。 战争已经彻底爆发,草原人的骑兵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擅长游斗的轻骑兵,他们驾驶着自己的战马,一头撞向了那铁墙似的重步兵。 这是在用人命去堆,冲在最前方的轻骑兵连碰都没有碰到盾墙,从盾墙里伸出来的刺枪,直接把基本没有防护的轻骑兵刺了个对穿,这是最下等的草原骑兵,大多是临时召集起来的牧民,他们只有一把弯刀,好点的还有一件看上去就没什么防护力的皮甲。 “妈的,这群草原人疯了吗!轻骑兵怎么可以这样用?!”戈尔贡是生平第一次看见,把轻骑兵这样浪费,这简直是拿骑兵当敢死队用。根本没有任何战略战术,就是往前冲,而恰好,这种招式,很适合现在的草原人,他们的总数是目前平野军团的一倍。 如果,让他们把平野军团的重骑兵防线攻破了,那么彻底进入白刃战,平野军团就离胜利更远了。 “弟兄们,准备上了。打完这场仗。上面发的金币我一个子不要,都分给大伙儿,记得拿命来取啊!”诺德萨的重骑兵已经绕到了草原骑兵的侧面,无论是谁看见这络绎不绝的骑兵都会感到畏惧的。 “老大!————钱够花吗?————”因为是在冲锋,所以这声音听上去拉得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