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三十二章 不死鸟

第三十二章 不死鸟

以少胜多,这是帝国重骑兵的强项,而平野军团的第一重骑兵是帝国最精锐的重骑兵之一,这自然是他们拿手好戏。 曾有人说,只要帝国还有十万重骑兵,那紫星帝国大陆霸主这个地位就没有人可以动摇。 十万重骑兵,足以在平原上,碾压一切,就算是兽人也不会愚蠢到正面抗衡。 这五百人,活生生的打出了5000人的气势。战马奔腾,大地都在为止颤抖,一个个披甲骑士,宛若钢铁堡垒,将帝国的敌人,尽数碾碎在脚底! 帝国在城外的步兵早就已经让开了一条路,给这五百重骑兵让出一条路。 刚才在箭雨中侥幸活下来,却很痛苦的人,笑了,因为他们听见了这骑兵的马蹄声,他们比谁都清晰地感觉到,大地在颤抖。 重骑兵一旦冲锋,就不会绕路,他们的战马踏着血水,踩着尸体,向前奔跑。 “亚撒西——”草原人可不会就这样看着他们冲过来,更不会选择,后退,然后边退边打,他们的选择很简单,很明确——硬撼一切敢于在平原挑战草原骑兵的敌人,他们没有帝国骑兵的装备,却有帝国骑兵没有的血性与彪悍! 高呼“亚撒西”,弯刀在手,逐鹿天下又如何!草原骑兵不是只会射箭的,草原骑兵会的是,冲锋。 马蹄声浩大,践踏起了漫天灰尘,握着弯刀的,坚定无比。他们涌向那吊桥,就像那日涌向那甬道。 “射击!”斯帕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他着将军就不用当了,回家种田吧。 金属风暴又一次降临,蝗虫般的箭矢遮天蔽日,一阵阵破空声,万箭齐发的阵仗,让人畏惧。 不过杀红眼了的人,不是人,箭矢从天而降。 钢甲洪流与血肉之躯的碰撞,在这座吊桥之上。 冲在最前面的草原骑兵,顿时被撞得人仰马翻,而重骑兵却停不下冲锋的脚步。 弯刀砍在铠甲上,只是砍出白痕,乒乒乓乓的打击声,此起彼伏。 护城河上飘着尸体,人的尸体,马的尸体。吊桥上喊杀声震天,草原人高呼着“亚撒西”,手中弯刀调那铠甲最薄弱的地方砍,比如,关节的连接处。 弯刀砍在其他地方都没什么太大的伤害,唯独那些连接处,一刀砍下去,甚至可以把重骑兵的手给砍断。 在这种并不算宽的吊桥上,人挤着人,马挨着马,这种时候,什么技巧都没有意义了,根本施展不开,拼的就是士兵的斗志,哪边先怂,哪边完蛋。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 苏恩和那不死鸟一直冲在最前面,他们被一大群草原人冲散了,各自都陷入了包围,周围都是杀之不尽的草原人,往往提刀砍死一个,又涌上来了一群,无穷无尽,好似没有尽头。 不死鸟的眼睛都杀红了,铠甲和战刀上挂着碎肉,“嘿嘿,爷爷我可是不死鸟!”左边一把弯刀向他砍过来,他挡都不挡一下,抬手就是一刀劈出,把那个草原人的身体连带着脑袋一起砍了个两半。花花绿绿的肠子,还带着昨天没有消化的食物,落在了地上,黏稠的血液,与碎肉内脏,看起来恶心得让人想吐。 不过对于不死鸟来说,这简直让他更加的疯狂,“嘿嘿嘿,”他左手提起一个站在他旁边的草原人,那个草原人看上去很年轻,并没有草原人那种特有的彪悍,反而他看上去很害怕,因为被抓住了脖子,气管被扼住,呼吸不顺畅,脸色有点红。 战刀前捅,前面的一个草原人,刀都举起来了,“呕哇!”一口血吐出来,吐在了不死鸟的右手上,可不死鸟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他的脸是对着那个被他提起来的草原人的,狰狞地笑着,仿佛是恶鬼的化身,战刀抽出,甚至可以从那个人的伤口看见他的背后,还带着那人温度的刀刃,挥向了那个年轻小伙。 “咔——咔——”那个人在挣扎,脸胀得通红,可这有用吗?不死鸟的刀可不会因此而停下,战刀直接从右腰切入,那个人在那一刻挣扎得更加剧烈,双脚猛蹬,刀砍得更深,砍断了脊椎,再从左腰切出,一气呵成,那个人的上半身还在不死鸟的手上提着,下半身已经掉在了地上,血从他的那切口处开始流出,不···那应该不只是叫流了,就像被打倒的水盆里的水一样。 他已经彻底停止了挣扎,噗通。这一刻,那个被贯穿的人倒在了地上,他身上流出的血,和地上的血,融为一体,不分你我。 至于那个被不死鸟提在手上的上半身。左边又冲过来了一个草原人,是那么的不知死活,基本没有任何防护,他的弯刀上甚至有着缺口,就凭这样,他却想要挑战不死鸟这个杀人魔王! “呀啊!”那个人嘴里喊着草原人的话,弯刀横斩过来。“嘿嘿嘿,”不死鸟手一挥。“老子可是不死鸟!” 那个草原人顿时就蒙了,他感觉自己被一团肉肉的东西砸了脸,那肉上还有液体,腥臭的味道,充斥了他的鼻腔。 他感觉自己的胸膛一疼,战刀已经连着那团肉,一起把他刺穿了。战刀的刀刃都已经有了温度。 “来啊!蛮子们,爷爷我外号不死鸟!不怕死的就来吧!”不死鸟猛得抽出弯刀一甩,刀上的碎肉和血液洒了出去,洒在了一个正冲过来的草原人身上,那个人脸色瞬间就变了,口中念念有词,意思是:恶魔···这个是恶魔附体! 就连战马都不想往他那里跑,包围他的人,没有一个再继续靠近了。草原人虽然彪悍,可不代表什么都不怕,眼前这个人的模样太吓人了,浑身浴血,碎肉满身,还在那里“嘿嘿嘿”的笑。 苏恩可就没这么变态了,他的铠甲上也是血的鲜红,可他至少没有把草原人吓得不敢往上冲。 “将军,戈尔贡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希斯塔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