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二十八章 妖术

第二十八章 妖术

“诺德萨,你这么猴急干嘛,我又没说不给你分功劳的机会。不过你说的也不错,就这样办吧,不过你可记好了,你手下的重骑兵可是军团里最精锐的部队,要以士兵们的生存为第一目标。”斯帕没有再继续笑,他最后的一句话说得很严肃,严肃到让所有人都停止了笑。 “是!”诺德萨把身子挺直了,一跺脚,回答的语气里充满了喜悦,心中已经模拟出这场战争之后的情景。“诺德萨少将,多么好听的称呼。”他心中暗想。 “希斯塔,关于正面阵地的沟壑,陷阱,准备得怎么样了?” 希斯塔站了起来,“因为时间太短了,沟壑还很浅,不过陷阱已经准备完毕。” 统帅府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了。 “谁?!”除了斯帕之外么,其余的人立刻站了起来,看向那门口站着的那气喘吁吁的士兵。 “你可知道,擅闯统帅府会议室是死罪!你是怎么进来的,卫兵呢?还有,你是哪个部队的?”斯帕的语气很平静,可下一秒他就有可能吩咐卫兵把这个人拉出去砍了。 那个人士兵没有回答斯帕提出的问题,而是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草原人···部队已经集结···开···开始向要塞前进了!” 这对于正在商量策略的将军统领们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所有人又把目光投向了斯帕。 他们没料到,草原人居然如此沉不住气。 是的,他们现在很慌,他们的确很看不起草原人,可现在却依旧不由自主的开始慌了起来。 斯帕也缓缓站了起来,拍了拍桌子,厉声喊:“慌什么慌,身为军人你们还怕打仗吗?!”他顿了顿,忽然呐喊道,“诸君,荣耀属于紫星帝国。” 要塞下的步兵已经开始往沟壑撤退。斯帕和其他将军也已经站在了城墙上。而统领们都到自己统帅的部队中去。 平野军团这个战争机器已经开始运转,现在还在要塞里的士兵差不多有接近二十万左右。其中有一个重骑兵团,两个轻骑兵团,两个半的弓弩手团,三个满编步兵团,外加一万的预备队,散布在边境各处的军队也开始往要塞赶来。 所有人都知道,决战要来了。 士兵们握紧了自己的武器,仿佛只有那冰冷的武器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被敌人那浩大的阵容所震慑。漫山遍野的骑兵,仿佛如同海洋般波澜壮阔,旌旗飘扬。草原人一改往日的作风,没有大喊着“亚撒西”就开始冲锋,而是很沉得住气的站在他们的营地之外。 斯帕双手紧握,可能是因为过于紧张冷汗不停地在额头上滑落,就连嘴唇都咬破了渗出丝丝血迹。 相比现在,就算是二十年前,二十万草原人入侵也没这个阵仗,他极目远眺,却发现,无论从什么方向都看不完草原骑兵的军队,有很简单皮甲拿弯刀的骑兵,有配备长弓轻甲的游骑兵,以及那在金狼头战旗下的轻骑兵,不比紫星帝国正规轻骑兵弱的装备。 唯一让斯帕有点安慰的是,还好草原人还没能组建起重骑兵。 “将军,我们···会赢的吧。”希斯塔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错得很离谱,草原人是真的有能力威胁到帝国边境的存在,不是无脑无能的猪猡。 “是啊,我们,”斯帕顿了顿,他挺直了身子,脑海中想到了二十年前的一个身影,如何在这里护国边疆,想到了那个被称为帝国军神的男人。 二十年前,他就是在这里,自己这个位置,站着的啊! “会赢的。”他的语气很平静,可以下一刻就爆发出了不属于这份平静的怒吼,“我们会赢的!帝国万岁!!!” “帝国万岁!!!”平野军团的士兵一个开始怒吼,两个···直到整个军团。 在那怒吼之后,是风吹着飘扬的星辰旗,猎猎作响。 “先生一切拜托了。”草原王对着一个穿着红色魔法师袍的人,指了指那巍峨的要塞,“先生,只要你们助我草原夺下那要塞,什么都好说,不然,别怪我。”草原王的话没说完,毕竟说得太明可不太好,双方现在也算是盟友关系。 ··· “他们的军队漫长得看不到头,仿佛天神都站在了他们那边,天生异象,那···那不是人的力量!”这是这场战斗之后,幸存下来的人说的。 步兵们在沟壑里等待着敌人的进攻,他们的办法很简单,在护城河的后面,配合要塞里的弓弩手对敌人进行阻击,这里配备了两个团队的掷矛兵,以及站在河边的重步兵排成一列又一列,外加重步兵身后的刺枪手,各种各样的陷阱,密集的沟壑,这足以成为骑兵的地狱。 要塞上的箭塔,城垛上的弩炮,弩手,足以组成金属风暴。 这一切的前提下是,草原人要冲过来。 “将军,他们到底搞什么。就这样看?”达摩询问,因为今天真的异常的反常,草原人居然就站在远处看,而不是一股脑的往前冲。 “让戈尔贡准备带人从南门绕过去。”斯帕下达命令,“让诺德萨准备好,可能随时要让他的重骑兵出去救场。” “是!”一个传令兵捶了一下自己的胸膛,往骑兵营地小跑过去。 “将军,可能有诈啊,草原人今天真的太反常了,”那个穿得很整洁的将军,不经意间抬头看了看天空,和往日的云不同,今天的云有点···红。 他脸色大变,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惊人的事情,简直就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将军!!!”他话还没说完,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天空中多了一些小红点,开始放大。 “卧倒!!!“ 话音刚落,轰——轰——几声巨响,火球已然从天而降。 现在,草原人为什么如此反常可以解释得通了,他们在等魔法完成! 火球在要塞城墙上砸了很多个坑,那坑中的石头都还是红色的,还冒着黑烟,至于被那火球砸中的人,现在已经成灰了,城墙上的箭塔被砸中的还在烧着火,一副半倒不倒的模样。 城墙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断手断脚,有一股烤肉的味道。噼噼啪啪,这是要塞城墙的石头炸开的声音 “啊!我的脚!” “好烫好烫!” “该死,你压着我腿了!” 城墙上的传来了各种声音,一时间,被波及到那块城墙的防御基本上算是瘫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