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二十二章 兔子与雄狮

第二十二章 兔子与雄狮

草原骑兵的弯刀如同收割麦子似的砍下步兵们的头颅。这种克制骑兵的战阵,在顷刻间就被击溃。平野军团的步兵们开始向那破烂的大门跑,可两条腿哪里跑得过四条腿,草原骑兵一手驾驭着战马,另一只手用弯刀劈砍,每一刀下去就是一个生命的消失。 鲜血四溅,哀嚎声此起彼伏。 步兵们相互推挤着。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仿佛只要跑到那城门之下就可以逃过一截。不少士兵因为自己战友的推挤,跌倒在了地上,那这种时候,他会体会到一种比草原人弯刀斩下头颅还要痛苦的死法。 头颅被砍下来只是一瞬间的,而被万人践踏则是··· 在这种时候,只要谁倒下了,就再也没有站起来的机会,只有跑,只有不停地往后跑,才有可能活命。 这一刻,平野军团的这支步兵团队彻底暴露出了人类的劣根性,他们为了活命可以把自己手中的武器挥向自己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 “把前面的人砍倒,然后自己就有更大的几率活下去。”近乎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他们却忘记了,自己手中的剑不仅仅可以挥向自己的战友,还可以用它来对付——眼前的敌人。 要塞外的哀嚎声响彻夜空。士兵们的血,宛如溪流。他们死前那惊慌失措的表情还留在他们的脸上。 要塞里已经集结好了的骑兵听着这哀嚎声,他们很愤怒,他们的战友在蒙受灭顶之灾,而自己明明有能力拯救他们,却在这里待命。 当第一批步兵到达城门时,他们呆了,城门根本没有任何要打开的意思。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与外面没有任何区别。城墙下的士兵越来越多。他们的最后一丝希望也已经被断绝。 士兵们也许是跑累了,大部分士兵都跌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着杀过来的草原人,看着弯刀挥向自己,感受着那一瞬间的痛苦。 他们···恨这个抛弃了他们的国家! 这破烂的大门隔绝了,步兵们生的希望,也隔绝了骑兵们那足以灼烧天地的怒火。 “队长,还有待命多久啊?外面的弟兄都快死光了。”一个重骑兵向他们团队的队长询问。 “就是啊,上面是脑子坏了吗?” “我们的战友在外面蒙受那惨无人道的杀戮,我们却只能听着他们的哀嚎。好气啊。” “大家,静一静吧,统领大人已经上去问了。”那个团队的队长,目光指指地看着那破烂的城门,耳边是门外战士们的哀嚎,那垂死时刻的哀嚎。 城墙之上,那个身穿重甲的人已经半跪在了地上,他手上拿着长枪,身上的重甲至少有30斤重。盔甲覆盖了他的全身,头盔的面罩并没有放下来,从脸的轮廓上看来可以看出他如果好生打扮也是一个美男子,当然不能算上他脸上的那两道划过整个脸的伤痕。满脸的血污是白天的战斗留下的,因为太累了,根本没有力气去洗掉,可此刻他却依旧身穿这重甲随时准备上阵。 “将军,下令吧,我第一团的弟兄们一定可以把那群草原蛮子打个落花流水。”他用枪的底端猛击了一下地面,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 城门口集结的骑兵团。 “上面怎么还不下命令,难道他们叛国了吗!”一个平日就性情暴躁的骑兵大吼。 这个时候本该由他的团队长来制止他,并且对他进行惩罚,可现在仿佛所有都没听见一般,无人搭理。 城外的步兵也有没放弃的,大多数都是第一批到达城门下的人,他们不停地用手拍着城门,那破烂的城门发出轰轰的声音,却依旧是纹丝不动。 “老子和你们拼了!!!”这是一个很有血性的年轻人,或许家中还有年迈的父母等着他的军饷来吃饭,这一次他们会得到比军饷多很多的一笔钱,那是他们儿子的——抚恤金。 他双手握住自己那把剑的剑柄,在奔跑的同时把剑举过头顶。他突然感觉到了自己身边仿佛有一道风吹过,他的被步伐停住了,脖子上出现了一条红线。红线在他脖子上绕了一圈。他感到痛,刻骨钻心的痛,下一刻他的头开始往地上掉,哐当,剑也落在了地上,地面上全是血,两秒后,这具无头尸体倒在了血泊之中··· 一个士兵跌坐在地上,他可没之前那个士兵的血性,他只想要活下去,他伸出一只手,惊慌失措的挥舞着,口中念叨:“别···别杀我,我···我投···”声音戛然而止,他的头与身体已经分离,一个在地上,而另一个在天上。 这是真的地狱,存在于人世间的地狱。在这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午夜的风把这血腥味吹得很远。 士兵们哀嚎,惨叫,也有很少的人举起剑在这绝望之中抵抗,如同在惊涛骇浪中的一簇不听话的浪花,顷刻便再次容于大海。 哀嚎声渐渐小了,血腥味却越来越浓厚,城墙外的血已经可以没过战马的马蹄。 “将军。”那个身披重甲的人没有说什么多的话,他只是轻轻地叫了声将军。 斯帕闭上了眼睛,握剑的手已经开始颤抖。 “第一重骑兵团统领。”他的手已经没有之前那般用力,手仅仅是放在那剑柄上,如果不是手有明显的发白,否则根本看不出他之前有多用力。他的眼睛又一次睁开,看向城墙下,眼里很清明,却仿佛藏着什么东西。 “到!”那个身穿重甲的人原来就是重骑兵第一团的统领。 “蛮子们欺人太甚,简直不把帝国放在眼里。”他顿了顿,“你现在带着你的人,去告诉他们帝国可不是兔子,帝国是雄狮!”如同往常的调兵遣将,俨然一副大将之风,颇像昔日站在这城墙上的帝国军神奥兰多。 那个统领先是一愣,没有什么话语可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等待多时的命令来了。 “末将定不辱使命!帝国万岁!”他站了起来,身上盔甲发出铿锵声。他往城墙下走去,他的背影让人看了感觉很可靠。 “达摩少将,你去通知弓弩手第二团的统领,告诉他,三分钟之内,我要看见这城墙上没有一个闲着的士兵。”他下达命令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是的,将军。”达摩少将的语气和之前那个统领一样。 平野军团终于要还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