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二十一章 抛弃

第二十一章 抛弃

两旁的草原骑兵看见这一幕,想都没想,弯刀就像那个团队长砍了过去。噗嗤——刀刃砍断了他的脊椎,从他后背中间的位置把他一分为二。而另一个草原人的刀刃是直接砍在了他的后颈,把他的头整个的割了下来,头与身体分离的时候,那目光依旧炯炯有神,他的身体被分成了三段。 腥臭的鲜血与那花花绿绿的内脏还冒着热气,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吃吃不肯闭上,口中仿佛还在呐喊:“帝国万岁!”嗒——他的三段尸体从他起跳的半空落在了地上,与那被他拼命击杀的草原骑兵一起,被后续的战马践踏。 这是一个符合战士的死法,却不是一个为国捐躯的英雄所该得到的待遇,可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其他的结局。 这支团队,用他们孱弱的血肉之躯,要尽可能争取多的时间,他们面对的可是重步兵也没有把握硬抗住的骑兵冲锋! 每个弓弩手都是在用命在拼,他们如果没有时间起跳,那就用匕首去刺那奔腾的战马,如果被撞到却还没有被践踏至死,他们会用自己仅有的力气用匕首割断草原骑兵战马的马腿。在这种战场下,只要落地,不可能生还!后面奔腾的战马会把他们的身体踩成肉酱。 在外面的正规步兵们也终于在弓弩手近乎死伤殆尽的情况下,靠着弓弩手们用命来争取的时间完成了集结,人数却依旧少得可怜,本来守夜的四个团队,在刚才的打击下,直接崩溃了3个团队,剩下七个团队也被冲得支离破碎。现在勉强集结出了4个不满编的团队,差不多有一万人左右,这点军力想要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护城河外的这片空地简直是痴人说梦。 而那破碎的大门却迟迟没有打开。 黑夜里充斥着很浓的血腥味,这是战场的味道。 外面的弓弩手团队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在草原骑兵的冲锋面前,这些弓弩手拼上了自己的性命去和草原人的弯刀战斗。 “将军,骑兵团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城去和那群草原人拼上个你死我活。” 斯帕却阻止了这个提议,“让骑兵团的弟兄们再等等,现在还没到最好的时机。” “可将军···” 要塞外的步兵发现自己前方500米外全是草原人,在这黑夜里,他们骑着高头大马,拿着沾血的弯刀,身上还在往地下滴血。 在他们脚下的是自己的战友,那活生生的战友,此刻已经是尸体了,亦或者只剩下了残肢断臂。血都已经流到了自己的脚边。 背后的城门却没有任何要打开的意思。 士兵们心中都已经有了一个念头。 “被···抛弃了。” 他们已经被平野军团,被他们的祖国给抛弃了。 纵然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可想到自己已经被抛弃了,还是有不少人想放下武器,投降。 草原人站在他们前方五百米的位置,开始向前。并不是冲锋,而是以一种很整齐的步伐向前。 一阵又一阵的马蹄声宛如地狱的丧钟,不断的刺激着这些步兵的神经。这种明知必死却又无处可逃的恐惧,是足以让人崩溃的。不少士兵的脚都在颤抖,这五百米对于这近一万的士兵来说比平日里要远了很多,那是生与死的距离。当着五百米结束之后,自己··· 马蹄声整齐而富有节奏,终于,在与草原骑兵距离还有两百米的时候,步兵们出现了崩溃。 哐当——剑丢在地上,自己半蹲在地上,双手捂住耳朵想要将这马蹄声隔绝在双手之外。甚至有的人被吓得大小便失禁,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下体流出某种奇异的液体。 恐惧传播的如同光一般的快,更多的士兵丢下了武器。他们在前一刻都认为自己根本不怕死了,可现在却发现,死亡依旧是那么的可怕。 他们身后事冰冷的城墙,破烂的城门。 “将军,是时候了。您只要把第一骑兵团给我。我绝对让这群草原蛮子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骑兵。”一个身披重甲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军衔,站在那城墙之上,与平野军团的高层一起,看着自己的士兵,在敌人的马蹄下瑟瑟发抖。 “再等一会儿。”斯帕依旧拒绝了,他左手放在剑柄上,也许是因为愤怒,他的左手的指甲已经嵌入了肉里面,手因为用力过猛而发白。 他想说什么鼓励的话,来激励城下被包围的士兵,嘴唇抖了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的确是他抛弃了这些士兵,这些士兵承担着最危险的工作,此时陷入了绝境,自己去选择了抛弃他们。 这种时候,斯帕怎么可能说出让他们光荣的去战斗这种话。、 一百五十米,草原骑兵的马蹄声开始变得急促,马蹄声如雷鸣一般猛烈,又如雨点一般的密集。这个距离是他们冲锋的最好距离。而且,心理作战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种时候就该乘胜追击,在肉体上彻底的击溃敌军。 “亚撒西——”战马在奔跑,骑兵们在呐喊,在这没有月亮的夜晚。 前排的步兵举盾的手都在颤抖,眼前的骑兵如同惊涛骇浪,一层接一层看不到尽头。只看见那还在滴血的弯刀,与那奔驰的战马! 近了,前排的士兵甚至已经可以伴随着血腥味闻见那战马身上特有的臭味。 一方是士气低迷,已经溃败了一半,而另一方则是士气高昂,就在刚才还屠杀了平野军团的弓弩手团队。 这样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力就可以分出胜负。 在双方军队碰撞在一起的刹那,平野军团的步兵就已经彻底崩溃了。草原人的冲锋成为了压倒这支步兵的“最后一根稻草”。仅仅是一个照面,本该减缓骑兵冲击力的前排举盾的步兵开始往后逃,没了盾牌的保护,第二排的枪兵根本不可能在草原骑兵的冲锋中坚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