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二十章 夜晚血战

第二十章 夜晚血战

“可我们必须得克服自己心中的恐惧,因为我们除了人之外,还是帝国军人。”他看着不远处那黑压压的人头,他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在奥兰多身边的日子。那时候他才知道,这个战无不克的帝国军神其实也有忐忑不安的时候,可他却都一一克服了。 城墙上除了他没有人说话,也许是正在倾听斯帕所说的。 “帝国军人是为了保家卫国而生的,我们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目的也是如此。敌寇入侵帝国边境,越过要塞,烧杀抢掠帝国边境村子,我们有三十万大军,这是足以击溃敌寇的力量,可我们却躲在这高耸的城墙后面。”几个少将把头低了下去,不主动出击,据守要塞就是他们几个的提议,他们害怕失败,所以选择据守。 “这样的我们,还算是紫星帝国的军人么。”他在发问,对着整个平野军团的士兵们发问!他的语气很平静。 “连帝国平民的安全都保护不了,我们还有什么资格被称作帝国军人。我们还有什么脸面来面对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上级!”他一把扯下自己胸前的勋章,扔在城墙上,看也不看。 他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剑刃上有着不少缺口,可这对于斯帕来说是荣耀的象征,这是杀敌时留下的缺口。高举自己的佩剑。 “二十年前,在这里奥兰多将军打败了草原人。保护了帝国的东部边境。那时候,他们可不是靠着这要塞。他们靠的是自己手中的刀与剑,以及···一腔为国戎边的热血!二十年后,我们却只敢躲在这要塞里,看着敌寇肆意妄为。” 他高声呐喊,甚至用上了斗气来扩大声音:“我们是···平野军团的士兵啊!!!” 少将们不再看他,而是看向了那黑压压的人头,那是对着帝国边境村庄烧杀抢掠的草原蛮子。 “军人,自古就是为了国家的安危而战的。” 午夜还吹着徐徐凉风。要塞之下的护城河已经被鲜血染红,不···或者已经没有护城河了。护城河已经被尸体填满,有人的尸体也有马的尸体。大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 血腥味随着风飘散到那远方,这是为帝国而战的战士们所留下的荣耀之血。 白天的那场战斗出乎了平野军团的意料,一项不擅长攻城战的草原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种紫星帝国士兵看都没看见过的——妖术! 在那妖术下,蓝色的天空变得通红,明明是夏天,护城河的河水居然会结冰,要塞的城门因为那妖术所召唤出来的火球不断轰击,已经出现了许多的大洞,裂缝布满了城门每一个地方。 草原人骑兵那不要命一般的冲锋让这群第一次上战场的士兵感到深深的畏惧,有几个团队因为第一次冲锋就失去了战斗力。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紫星帝国的士兵渐渐扳回了一程,草原人冲锋力度很强,可他们却缺乏着后续的输出手段,他们的牧民只是擅长骑兵战,下马之后完全靠着一股彪悍之气与紫星帝国的步兵杀得难分难解。 “草原人夜袭了!!!”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几颗暗淡的星辰根本不足以照耀大地。 在城外有着为了防备草原人夜袭要塞所驻扎的步兵,可午夜时分本就令人想要睡觉,在加上白天那场激烈的战斗,困意很正常的席卷了每一个人神经。当他们发现草原人夜袭的时候,他们已经来不及结阵了。 草原人发现自己的夜袭计划已经被看透,也就不再偷偷摸摸的了。 齐声高呼:“亚撒西!!!” 纵马狂奔,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草原骑兵满脸胡茬,眼中透着浓浓的杀气,他一手架着战马,另一只手握着弯刀,但他冲进那些还没睡醒的紫星帝国士兵的人群中时,顺手把弯刀一挥,弯刀的刀刃割断了一个士兵的脖子,血如同喷泉一样从那无头的尸体中喷洒而出,那个士兵倒死都没想明白,草原人怎么杀过来的。 “@##¥#@”他说了一句草原人的语言,白天激战留下的血还没洗去现在又被溅上了新的血,他怒目圆瞪,两颗硕大的瞳孔里仿佛冒出骇人的精光。 嗡——他还没来得及吹嘘自己,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什么很快的东西击中,而且还是很多这种东西。冲击力直接把他从马上打得飞了出去,在空中的身体呈现一种不自然的扭曲状。 平野军团的士兵在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弓弩手首先组成一道简易的防线。一次齐射,如同蝗虫般密集的箭矢破空而出, “团长,他们冲过来了,弟兄们没办法在他们冲过来之前发射第二次!”负责观测的士兵大吼。弓箭齐射确实有一定的作用,可这次夜袭,草原人明显是有备而来,一次齐射根本不能阻止草原人的冲锋。 “通知大伙儿,拿短刀,准备肉搏。”团队长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弟兄们,为国捐躯的时候到了!是在与草原人奋战的时候站着死还是就这样束手无策的等待死亡,弟兄们想好了的和老子冲啊!!” “为国而战!”每个弓弩手都会配备一把匕首,以应对这种突发的肉搏战,这种情况基本上都不会发生,而一旦发生··· 弓弩手哪里擅长肉搏,可他们现在需要抵挡的是平地近战的王者——骑兵!那个团队长右手反握住匕首,“啊!啊!啊!”用他全身的力量在奔跑着,迎向那冲锋而来的草原骑兵,在与之接触的那一刻,他猛的起跳,匕首狠狠得向在他正面的那个草原人刺去。 他的这股一往无前的气质,令那彪悍的草原人都感到了畏惧!那个骑兵想要侧身躲开,可这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时候,选择躲避的人往往会死得很惨。匕首把他刺了个对穿,从胸口的位置没入,直到他的后背露出一截刀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