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十九章 军人自古就是要保家卫国的

第十九章 军人自古就是要保家卫国的

作为父亲,他就算拼上性命也要去把自己儿子救回来。而他却不止是一个父亲,他还是十二黄金族最后一族,夏亚家族的族长,夏亚公爵。他身上肩负的重任让他没有拼上性命去完成某事的资格。 阿明和阿龙没有听从杨德的吩咐。而是静静地站在杨德身后。 “唉,你们怎么还不走。非要看我难过的样子么。”杨德没有回头,目光依旧注视着窗外的世界,那是他儿子曾经活跃的世界。月光惨白,或许此刻杨德的内心已经如一潭死水。 “公爵大人。记得我们才成年的时候,我们三人曾经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您是公爵大人,可···您也是我们的大哥。大哥,我们是兄弟,您不比隐藏自己啊。我们兄弟两个无能,不能替您把少爷救回来。可我们希望能与大哥一起承担这份痛苦。不然会显得我们兄弟两人太没有用的。”两人已经半跪在了地上。 “大哥,我们是兄弟。只要您一声令下,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们也给您闯出一条路来。”阿明的表情少有的出现了变化。 “请公爵大人下达命令吧!”两个人异口同声,他们要的不是之前那种命令,而是真正的命令。 “你们···唉。”杨德摇了摇头,揉了揉脸,强行打起精神。“根结阿明之前的叙述。我想我可以知道那个人是谁了。”杨德看向阿明。“你还记得在罪民的地盘上听他们说过的一个故事么。千年前,雷神率领着他的随从推翻了那黑暗时代的皇帝。随从们拥有着呼风唤雨的本领,而雷神随手就可以劈开山峰。呼风唤雨应该指的就是他们的那奇异的妖术师。那么雷神,应该就是一个很强的妖术师。” “那···那个白衣男人每次出手都会伴随着雷鸣声!”阿明猛得想起这件事情,那奇异的雷鸣声他一直认为是巧合。 “我想如果我没有推测错误的话,那人就是···雷神。” “那不是靠人力就可以解决的敌人。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想要救回小云,因为---我是他的父亲。”杨德顿了顿。他又往向窗外,月光还是那么的惨白。“我不仅仅是一个父亲,我还是夏亚公爵,是夏亚家族的族长,身为族长,我要对家族负责。”他手放在窗框上,手狠狠得捏着窗框,手因为用力过猛已经开始发白,窗框也出现了裂痕。 “现在...我以夏亚公爵的名义宣布。杨云·夏亚。于紫星历1129年,6月12日,因为意外···”他把头低了下去。 嘀嗒,眼泪落在了冰冷的地板上。久经沙场见惯世面的男人,在这一刻落下了眼泪。战场上的刀剑不能使他落泪,皇宫里的阴谋也不能让他落泪。 咔——窗框的下框开始“悲鸣”。许久,杨德没有说话,阿龙和阿明也那样静静的跪在他身后,他们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只有等杨德宣布那最后的命令。书房里很静,只有木头产生裂痕时发出的咔嚓声。月光透过窗户倾泻在屋子里,在月光的照耀下,杨德的头发看上去如同一个垂死老人般的苍白。 木头哪里经得起圣阶强者捏,终于不堪重负的彻底裂开,碎成了碎片,他的语气听起来已经很平静。平静得宛如是在阐述自己的晚饭吃的是什么:“死于公爵府。”也许是因为木框已经碎裂,也可能是杨德已经心如死灰,他把手放了下去,抬起头,看向那惨白的月光与那窗外的世界。 次日,一个穿着破烂的平野军团军服的人驾马款吧狂奔到了帝都的东大门外。那马已经用尽了力气,倒在了帝都的东大门的城墙下,口吐白沫,瞳孔涣散。人从马上摔了下来,因为惯性还在地上滑了一段距离。那个人根本顾不得疼痛,在帝都的东大门大喊,“我要见陛下!!!”他满身恶臭,行人看见他都绕道走,基本都把他当做疯子。 几个守门的卫兵围了过来,他们看向那个人的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鄙夷。 “乡巴佬,你疯了吧,你这样居然还想见陛下。”其中一个取笑着这个“疯子”。 “快滚,快滚。这里可不是你发疯的地方。”一个卫兵嫌恶的摆了摆手,驱赶着这个“疯子”。 “疯子”爬到了一个卫兵脚下,双手抓住了抱住那个卫兵的腿,“平野军团···完了。东部要塞失守了!”他说完这句话,感觉天旋地转的,竟然失去了意识。 “啊?他说什么?平野军团完了?”这几个卫兵明显不把这个“疯子”的话当真。 “别理他,这就是一个疯子。把疯子的话当真难道你也是疯子?” ··· 紫星历,1129年,6月2日。已经在东部要塞外驻扎了接近10天的草原骑兵动了。 他们摆出一个个骑兵方阵,共计二十八万的骑兵。要塞外是满山遍野的人头与马头,黑压压的一片。迎风飘扬的旗帜五花八门,各式各样,武器装备也个是不同。大多数都是弯刀。 在最前方的是草原人的王牌骑兵,金狼头之下是穿着皮甲拿着弯刀的金狼头骑兵。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却少了一种劲旅应该有的肃杀之气。感觉与其他的草原骑兵并无区别。 要塞的城墙之上是数不胜数的弓箭手,正严阵以待,每个城垛之间都架着一门弩炮,这种武器可以在500步之内直接射穿三块钢板,威力极大。人的血肉之躯基本是遇上就是死。 要塞的藏兵洞里是已经准备就绪的帝国步兵,在要塞里的马场,平野军团的骑兵已经完成集结随时可以向前冲锋,以敌人之血护家国安康。 各个团队的都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没有战争了。1109年,在这要塞之外,奥兰多上将率平野军团大破草原骑兵,不是靠着这高耸的城墙,而是靠着士兵们一刀一剑砍出来的胜利。 二十年后,一个中年人,他的脸上有着一道丑陋的疤痕,眉子里透着一股精光,他彪悍的气场不需要用任何言语来解释,身上穿着平野军团的军服,肩膀上是两颗金色的星星,胸前带着的勋章诠释着他曾经战功累累。帝国中将,平野军团军团长,斯帕·克里斯。 他站在了曾经奥兰多所站的位置,接替奥兰多曾经肩负过的责任——保家卫国! 风卷起阵阵黄沙,塞外黄沙漫天。 大战一触即发! “你们怕吗。”斯帕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或许是在对着自己。他周围的少说也是少将。 没有人回答他,这种场面说不怕是不可能的,可就这样承认自己害怕可是会被人嘲笑的。 “我们是人,所以总是会有害怕的时候。我怕疼,怕冷,怕热,怕饿,更怕死。因为我是一个人。”斯帕的话仿佛是对着整个平野军团的士兵在说,这样的话是很影响士气的,大战在即主帅说出这种话,可不是什么好的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