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八章 奇迹

第八章 奇迹

"不―――"秋墨白的母亲大喊着,手脚并用地往那为家人而战死的男人身边爬.雨下个不停。 这个乡村妇女,精神崩溃了。 轰―――闪电在那一瞬间照亮了一切。 跪在地上失去双臂的男人,头无力得垂着。 向前如同狗一般手脚并用的女人。 手握利剑,剑上沾满鲜血的盗匪。 三个抱成一团,惊慌失措的孩子。 女人爬到一个盗匪脚下时,剑刺进了她的右胸,眼前开始模糊,疼痛席卷整个大脑,可身体却依旧在爬,往那大致的方向爬去。 盗匪又怎么会只插一剑?对于他们来说,这种虐杀别人的机会可不多。 一剑一剑刺入肉体,四肢,胸口都出现了血洞,往外汩汩的冒出血。 大雨稀释了浓稠的鲜血也可以说是血染红了地面的水。 女人披头散发的爬行着,四米……三米…… 手指已经磨出了血,不···她已经是一个血人··· "你看啊,你看啊,她像一条狗一样在爬呢。"说着话,那个盗匪又是一剑刺去。 他的话立刻有人回答:"是啊,这条母狗还想去找她的公狗。"他的剑,卸掉了一条胳膊,还可以从断口看见苍白的骨头。 乡村妇女的她咬紧嘴唇,强行没有叫出来.就算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被卸掉了一条胳膊也会叫出来."老···老秋···"她呢喃着。 盗匪是完全可以就这样终结了这个女人的生命,不过他们就是不往致命的地方刺,就连胸口的那一剑也是刺的右胸,故意避过了心脏。 她终于爬到了那个男人的跟前,她又一次的看见了她男人的脸.夫妻两人的血,流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个男人到死眼睛都没闭上,只是瞳孔已经涣散,血还在从那男人的伤口里面流出,滴在女人的身上.女人伸出自己的左手,想要再一次抚摸她男人的脸,把她男人的那双眼睛合上。 有个盗匪在她伸出手时一脚把她踢得老远,她刚才的努力在这一脚之下彻底没了意义。 不过她被踢开后,也是终于叫了出来,那么歇斯底里,那么绝望的叫了出来“你们……不得好……”声音戛然而止,剑刺入她嘴里,把她整个头都刺穿,剑刃没入了湿润的地面。 "不,我···我···"秋墨白迷离的双眼又一次清澈起来.他想起了他小时候,自己父母被杀死的时候,自己只有看着,无力的看着. "如果···如果只是等待着奇迹的话,那么奇迹就永远不会来了。"他摊开的手掌握成拳.他在和现在所承受的痛苦战斗,他的敌人不止是那黄金龙王,还有他自己的身体。咬紧牙关,"啊―――"双手怒捶一下地面.他周围两米的范围,大地龟裂,小巷子的地面在颤抖,歪脖子的树叶如雨点般的往下落.云朵又一次的离开,月亮的光芒照耀着躺在地上的他. 武器店里突然射出了一道湛蓝色的光芒!光在秋墨白的面前停下.老金立刻转过头看向他的武器店.他很清楚这道光是什么!寒冰之神,魔神的剑.这把剑居然响应了一个人类! “仇都还没来得急报,”他躺着的身体立了起来,之所以不是站,是因为,他的姿势和躺着没有区别,现在就如同是重力改变了似的。“我哪里有资格死在这里!” "我是最大的孩子,我要保护好小楚,小洛。"6岁的秋墨白在那一刻便已经下定决心去战斗."因为我是最大的.因为我是个···男孩子."面对着这些盗匪,雨夜的秋墨白,站了出来.他身后是他最好的朋友,兄妹俩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小小的身躯在兄妹两个的眼里宛如是救世主。 轰―――盗匪们围了上来.这雨越下越大.不过是6岁的秋墨白,战胜了他心中的恐惧.就算是用牙齿咬,他也要保护好他的朋友。 "小鬼.你不会准备一个人来打我们一群吧?"一个盗匪取笑道.他伸出手想去摸一摸秋墨白的头."啊―――"秋墨白咬住了那只手,死死地咬住,就是不松口. "就算是小时候,我也会拼上一切我所拥有的去战斗,死亡.我在那一刻就已经不畏惧了。"剑就那样停在他的面前,剑在呼唤着他.这剑,是有自己的灵魂的.剑的灵魂在呼唤着他.秋墨白探出右手,握住了剑柄。 一道光柱笼罩了剑与秋墨白,湛蓝色的光柱,瞬息间接天连地.秋墨白身上出现了不属于人类特征的虚影,而他的头发变成了紫色。 他真正意义上的站了起来。 五月的帝都,这一刻下起了雪, 圣阶巅峰的银色斗气在这风雪之中变成了湛蓝色.在光柱中的他,渐渐飘了起来.剑尖朝下,他握住剑柄。 "心若寒冰玄铁,身若由剑所铸。"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可他却情不自禁的开始吟唱.天空中降下的雪花开始在他的周围盘旋。"百战而不败,无人所不仰视!"雪花宛若一条游龙,环绕与他的周围。"亦不被人所理解,亦无需被理解."雪花逆行而上,本该下落的雪花开始往天上飘!"故唯剑作伴!!!"又是一阵冲击波。异象消失了.雪也停了。 秋墨白感觉自己和这剑仿佛是相通的.他们仿佛就是一个整体.秋墨白又一次落在地上。"龙王,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他单手握剑,剑尖指向老金. "嗯?戏法变完了?我也要认真···"痛,龙血已经溅了出来,他那黄金色的龙鳞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御的作用。秋墨白的剑斩在老金的肩膀上,斜着往下斩去。没有任何阻碍,黄金龙王那强悍的肉体,如同纸片一样,他旋转一圈之后,一脚踹在了老金的胸口,靠着后坐力拉开距离.后空翻落在地上,摆出了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