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五章 老金

第五章 老金

夜晚是不会迟到的。每一天都是如约而至,在那太阳下山之后。 对于富有的贵族来说,夜晚是他们奢侈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从教廷的手上购买了一种会发光的石头,让他们的夜晚可以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贵族的夜晚是奢侈的,糜烂的,更是···淫乱的。白天光鲜亮丽的贵族们,到了晚上便会本性毕露··· 平民区没有太多那种会发光的石头,虽然那种石头并不算贵,可平民们可不会买这种意义不大的东西,对于平民们来说,夜晚有月亮的光芒就足够了。 工作了一天的人们,会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回到家中,和家人一起吃一顿并不丰盛的晚餐,并喝上两口廉价的麦酒。然后坐在门前与街坊四邻聊聊天,看看月亮。 星空是永恒不变的,无论世事如何,星空都是如此。战争与和平,统一与分裂,这都影响不了这永恒不变的星空,最多只是会改变今晚星星出现的数量。 这就是永恒,人类一直所追求的永恒就在他们的头顶却始终视而不见。 初夏的夜晚已经有些许的燥热。平民们就这样拉拉家常,今天晚上的月亮格外的白。白如霜。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夜晚,对于平民们来说,当然对于贵族也是。 一条普通的小巷子,里面有一家武器店。透过月光可以看见武器店的门前很整洁,武器店的牌匾上写着···猛龙武器店。很普通的名字。 普通的巷子,普通的武器店,普通的名字,以及···“普通的店主”这里不知道为什么,进入巷子之后会有一种畏惧的感觉,仿佛这巷子里有什么让人畏惧的生物,而实际上···巷子里面除了一家武器店,就只剩下几颗歪脖子树,连虫子都本能的畏惧这个巷子。 武器店的老板待人很和善,那是一个强壮的中年男人,街坊四邻没有人见过他的家人。别人问他: “哥们儿,你家人呢?” “他们啊,在很远的地方呢。” 具体的地方,他却总是会很含糊的带过去。 这种夜晚,他和平常一样,走出这个除了他以为没有任何生物的巷子,去找街坊四邻聊聊天。 年过花甲的老人,这老人虽然岁数大了,可身体看上去却依旧很硬朗:“老金啊,今天生意如何啊?” 武器店的店主老金,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别提了,这段时间都没人来买我的武器,再这样下去我的武器店可能就要关门咯。” 隔壁裁缝店的裁缝,这个人很瘦,他的衣服穿得却很有品味:“那老金你这段时间可难过了。说实在的,要是有困难啊,你就说一声,咱们啊,虽然都不富裕,可请你吃几顿饭还是可以的。” 老金看着天空,耳边是初夏的蝉鸣。“很多年前,自己也是这样在山上看着这星空吧。”他的话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 这时候又坐出来几个平民,都是这一块居民。他们相互扶持着,哪家困难的时候大家都会帮帮忙,而哪家赚钱了,也会请大伙吃吃饭,他们可以说是一个大家庭。 这就是帝国的平民,与勾心斗角的贵族截然不同。 闲聊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月亮彻底升起,与星星相互照应,这夜空宛如一幅画。平民们一天也就差不多是这个时间段结束,回到家中,睡觉,然后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老金,走进了小巷子,蝉鸣的声音瞬间便停了下来,只剩下月光照射在小巷子里,一切都沐浴上了月光的银色。几颗歪脖子树被风吹得沙沙地响。周围除了风吹着树的响声,竟然没有了其他的声音。老金的脚步停了下来。风更大了,武器店的门都被吹得嘎吱嘎吱的响。云被风吹得飘动,遮住了那洁白的月亮,一时间,小巷子,陷入了黑暗中。 而这时候风停了。 安静,安静得诡异。老金闭上了眼。三十秒之后,他又一次把眼睛睁开。黑色的眼珠变作了湛蓝色。他的周围出现了一股威压,与平日巷子里的威压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来了就不必躲了。毕竟你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强者。”巷子里面没有其他的人,老金这话仿佛是对着空气在说。 呼呼风声,却没有人回答老金的话。 老金也是不恼,左手捏成拳,猛击地面,一阵冲击波扩散出去,歪脖子树的树叶如自然脱落般开始往下飘。 “还是不肯出来吗?”话音刚落,他已经消失在了之前的位置。手刀横向劈出,目标是中间那颗歪脖子树! 手刀刚刚完成动作,老金的身体已经又回到了之前的地方,好似不曾移动过。 被手刀劈中的歪脖子树瞬间被一分为二上半部分往下倒去,而下部分则仿佛被什么利器所伤,树皮出现了无数裂痕。在上半部分树干掉在地上之前,下半部分已经化为尘埃。 巷子里突然闪过一道银色的斗气,上半部分的树在离地面一公分时,遭受到了和树的下半部分一样的结局。 无声无息,一颗百年老树就这样消失了,只有个光秃秃的树桩。 这颗树也是倒霉,都只剩下个树桩了还被人站在上面,那人赫然是---秋墨白! 秋墨白的衣服很简单,一件平日一直穿的白色上衣,裤子是一条黑色的长裤。他完全可以穿得更加华丽,不过这么多年他都是这样的一套装扮。他的手上是一把长剑,冒着森森寒气,一看就可以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凡品。 “果然是你啊,这可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还不能让我满意,我可是会……杀人的哦。”老金笑了,在这深夜的巷子里,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可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还请龙王助我一臂之力,我……需要龙族的帮助。”秋墨白说。 “让我满意,我会带你去龙山,可是,如果不能,那就……”他话没说完,秋墨白已经动身。 他单脚点了一下树桩,咔···咔嚓···树桩的上面已经布满了裂痕,裂痕瞬息间蔓延了整个树桩。可树桩的形体却没有任何改变。秋墨白又一次消失不见,当他再一次显露出身影的时候,利剑已然出鞘! 圣阶巅峰的斗气覆在了剑刃之上,如同瞬间移动,他已经突进到了老金身前,双手握剑,往上挥去!剑刃划过老金的上半身,由腰腹切入,剑刃画了一道直线,在于那腰腹相对的地方划出。剑还在那半空之中,秋墨白的双手已经离开剑柄。 剑因为惯性,会在原处停留一瞬间,而那一瞬间,常人根本看不见!可秋墨白却双手换了种姿势再次握住在半空中停顿的剑柄,对着老金的脖子就是一记横劈。腰身发力,脚底滑动,顷刻间,爆发出自己全部的力量,欲求一击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