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二章 帝国议会

第二章 帝国议会

在夏亚公爵回来后的第二天,帝国皇帝召集帝都的贵族进行仪议事 皇宫的议事厅中,已经坐满了人,刚才在那城墙上的权贵们,又一次的集合在了这个议事厅中,这个决断过帝国多次命运的议事厅。 安迪,坐在议事厅的首位,比所有人都要高上两个台阶,毕竟他是皇帝。 他的身旁只站着他的侍卫长,在这严肃的议事厅中,他却依旧是闭目养神,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本来这种会议,多克是没有资格参加的,这是帝国最上层的会议,这里的决定将会关乎这个帝国的命运。不过杨德·夏亚把他带在身旁也没人敢当面指责。 一是因为他是有功之人,没有什么人会不识趣的提出多克不为什么来这里这种事情。 而这另外个原因嘛,因为杨德·夏亚是公爵,别看他平日和一个一线士兵差不多,实际上他的身份是仅次于帝国皇帝的,因为这个帝国。 只有夏亚家族一个·····世袭公爵。夏亚家族,是帝国开国时期的12个家族之一,也是12个家族中,唯一还传承着的家族,也是唯一的世袭公爵家族。公爵的荣耀传承了千年,这一代也就是杨德·夏亚。 从安迪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他只是坐在那首位。“欢迎将军凯旋。”他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就像一个被人按时设定好说话的机器。 “欢迎将军凯旋。”群臣赶忙附和道,毕竟大多数时候跟着皇帝的话走总是没有错的。 秋却依旧一动都不动,仿佛已经站着睡着了。当群臣附和完毕后,杨德对安迪行了一礼,那是标准的军礼。 旁边的多克却有点不知所措,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帝国最高层的议会。如同一个木头一样杵在那里,众多权贵都对他指指点点的。 除了他的父亲。这种场合,多克的父亲自然在这里,他看见多克和杨德一起进来,就在祈祷:千万别出什么差错。 而现在····果然是出问题了,皇帝对他们表示赞许后,多克却完全不理会皇帝,而是像傻了一样站在那里,这可以说是对皇帝的一种不尊敬。 安迪并没有在乎多克这点小小的不敬,或者说,他的眼里根本没有多克这个小小的统领。纵使多克可以说是今天这议会的主角。 “朕的将军,汇报下你的战果吧,让这里的所有人知道,你这五年,都干了什么。”安迪的声音依旧是如同机器一样的,不冷不淡,既不为帝国远征胜利归来而开心,也不为帝国远征的损失而惋惜。 就像他之前所询问的只不过是今天中午该吃什么一样,没有任何的关心,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这个时候,多克的父亲才松了口气,他十分庆幸,自己那纨绔的儿子没有引起陛下的关注。 “陛下,臣于紫星历1124年南征,今1129年回到帝国本土,届时已经过了5年,五年来,臣率逐浪军团的士兵英勇奋战,扬我帝国国威。五年来,斩敌。”他顿了顿,环视了一下群臣。 然后又一次将视线移到了安迪的身上。“据不完全统计,逐浪军团经历了大小近百次战斗,共斩敌····40万。 ”顿时群臣哗然,大多数人都表示不信,斩敌40万,确实太惊人了,要知道,40万人占了紫星帝国总军队的四分之一。 而杨德带起去的部队总人数不过是20万人,在客场作战,却斩杀了比己方人数多一倍的敌人,这确实让人难以置信。 不过群臣却都只是窃窃私语,没一个人敢站出来,当面职责杨德。 安迪看着不停讨论的群臣,他的话中终于带了一点人情味:“这里是帝国皇宫的议事厅,诸君觉得有什么问题,可以大声的说出来,不用这么窃窃私语。” 坐在首位的他不怒自威,他一开口,整个议事厅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的声音,群臣根本不敢在他说话的时候抢着说话,除非是活腻了。 “没人有意见了么。”安迪用目光扫视了一圈,被他目光所及的都立刻低下头,平日里作威作福的贵族在这里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那么朕希望你们最好接下来,不要有什么窃窃私语,有什么话,就让大家都知道。” “是的,陛下。”群臣可不敢再有什么放肆,赶忙回答皇帝的话。“那好,请将军继续说。”安迪的声音又一次的回到了之前那种不冷不淡的状态。 杨德对着安迪鞠了一躬。 “希望陛下恕罪。逐浪军团昔年20万人出征,臣却只能把他们带回来3万人。” “17万的帝国士兵死在了异国他乡么?”安迪将目光转向了财政大臣,费里,那是一个从先帝的时代就开始担任财政大臣的人,今年已经60岁了。 刚才安迪目光扫视,只有他和军部的一把手帝国唯一的上将奥兰多没有畏惧。 “费里,你知道该怎么做了。17万将士的抚恤金,希望不要让朕失望。” 费里没有立刻作答,他想说什么,却又不好说,脸色铁青。“朕刚才说了,要说什么就大声地说出来。” 安迪看着费里一直不回答,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这时候费里才憋出了一句话:“陛下···去年夏天镇压洪涝,再加上今年新年的庆典,以及之前与兽人打仗时,死去战士的抚恤金,军队的军备更换·····”他还想继续往下说,安迪却制止了他。“也就是说,帝国的财政又出问题了?” 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比之前10年都要多,帝国的财政这几年是一年比一年困难,费里身为财政大臣,也是一年比一年的憔悴。 “是的,陛下。帝国的财政已经有点运转不过来了。”费里也是豁出去了,他自己确实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迟早要给安迪汇报的,不如就趁这个机会。“陛下,这抚恤金·····” “切,老费里,你们帝国财政部居然已经连死去将士们的抚恤金都给不出来了。”说话的是帝国军部的奥兰多, 他与费里同为先帝时代的臣子,他们两个在这朝政之上已经斗了10多年的嘴了,连安迪都已经不想管他们了。 这两个人位高权重。 特别是奥兰多在帝国军方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就连彪悍的草原人都怕他,称他为紫星帝国最后的勇士,帝国的士兵都认为他是帝国的军神。 “你以为帝国的钱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你这个只知道打仗的猩猩!”费里现在的样子活脱脱的像一个乡下的土财主。 “不打仗怎么保护帝国?!你以为帝国千年不倒靠的是什么啊!” 群臣根本不敢在这两个人吵起来的时候搀和,这两个人可以说是帝国军方与帝国文臣的最高级别。而安迪,已经懒得管了,对于他来说,两个人这么不和睦也好,毕竟要是这两个人要是关系好的话,自己恐怕就没安生觉可以睡了。 这两个人联合起来,绝对有能力架空自己,完成窃国。 3安迪挥了挥手,“够了,费里,朕知道你对这个帝国呕心沥血。朕也知道,帝国的财政确实已经有点运转不过来了。” 安迪开始说话,两个人都同时闭嘴,不是因为他们怕安迪,而是,他们尊敬安迪。安迪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皇帝,值得他们尊敬。 “但是,战士们是为了帝国而死的,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在回报帝国,可是····帝国却连他们应该得的抚恤金都发不出来。那么,还有什么人会为了帝国而拼命。这样岂不是寒了所有士兵们的心。要知道,金币可不能替帝国戎边。可士兵可以。毕竟帝国是建立在刀与剑上面的,而维护帝国传承的也只有刀与剑。” 费里没有立刻回答,安迪这番对他确实有着触动,憋了半天,他才说:“陛下·····这钱是真的太难抽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耳边传来了奥兰多嘲讽的笑声,这笑声对于现在的费里来说就像是用刀子来割他的心。面红耳赤的他,甚至连争辩的话都说不出来。 帝国财政运转不过,追根究底,就是他财政部的失误。 “这样吧,今年下半年,大家过苦点,不必要的开支就不要开支,帝国现在财政困难,希望大家能齐心协力共度这次难关。费里,一会儿会议开完后,你去找皇宫的总管,和他商量下,皇宫有些什么东西能拿去拍卖的,就去拍卖,然后告诉他,要尽可能的节省开支。”安迪有条不紊的将命令传达了下去。 “那么,接下来,便是对将军这次远征胜利归来的赏赐了。”他站了起来,走到了杨德的身前。杨德赶紧半跪下去,这次多克就没有像之前那样傻站着,也跟着杨德半跪了下去。 安迪抽出了自己的王剑,平举剑锋,轻轻地放在杨德的肩膀上。 “朕,安迪·欧鲁。在此赞许杨德·夏亚公爵旗开得胜,替帝国争光。特此,允许杨德·夏亚入帝国军部议会,并将其从逐浪军团调回帝都,逐浪军团军团长一职暂时由多克·德里安担任。其军衔由统领,连升两级,任帝国中将军衔。” 25岁的帝国中将,可以说是帝国100年来,最年轻的帝国中将。 安迪把剑高举,表情庄严而肃穆,他大喊。 “荣耀属于紫星帝国!”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起立,用右手抚这胸口,表情同样是庄严而肃穆。 “荣耀属于紫星帝国!”在这呐喊声中,多克流下了两行泪水,那是喜悦的泪水,他从这一刻开始就是帝国中将了,帝国逐浪军团的军团长了。 今年他才25岁,帝国中将,这换在五年前,他是连做梦都不敢想的。 其实他能成为帝国中将,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杨德,已经没什么可以赏赐的了。 论爵位,他已经是非皇室所能到达的顶峰。 论领地,他拥有着众多贵族中最大的领地,还是靠着大海。 而要封一个上将,这点功绩可不太够,虽说就算是奥兰多也没有过斩敌40万的壮举,可功绩不是只是杀人。 这次远征,说句实话,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仅仅是如同示威一般的远征。 议会结束之后,群臣都找到了自己的小团体。来总结这次会议。 “父亲,我·····回来了。”多克站在自己父亲的面前,他已经比他父亲高出了一个头。 五年前,他父亲把他交给杨德的时候,以为用不了多久,多克就会被杨德送回来,可这一别就是五年。 虽然在他眼里,自己这个儿子除了鬼混就什么都不会做,可那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看着自己儿子穿着逐浪军团的军服,笔直地站在自己面前,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湿润,他是个政客,但他现在,是个父亲。他那不成器的儿子现在已经是帝国中将,与五年前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的····儿。你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在帝都多待几天。”他的脸上已经老泪纵横,五年,他五年没有见过自己儿子一面,他伸出手,抚摸着多克的脸颊。 “父亲···父亲··我····”多克话都不会说了,他只是哭,这个25岁的男人就这样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哭着。他的父亲把他搂在怀里,纵使多克比他高了一个头。 两人就这样相拥而泣,这一刻没有什么贵族,没有什么职位,有的只是这父与子最真切的感情,没有人来打扰他们。群臣都自觉得给他们留了个单独的空间。 两人哭了许久,多克推开了自己的父亲,自己往后退了一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敬了个军礼,对着他的父亲。“父亲,我没有给你抹黑,我没有给我们家族抹黑,我现在是帝国中将,父亲···你可以以我为骄傲了。” 看着眼前自己的儿子,多克的父亲不禁开始回忆,自己的儿子,从小到大的事情。“你啊,从小就是个乖孩子,虽然很贪玩,也走过错路。可你终究是我的儿子啊。我,一直以你为荣。” 他的父亲脸上露出了一副欣慰的神情,他的儿子,长大了。再也不是五年前那个只知道鬼混的纨绔弟子了。 现在的他经历了战火的磨砺,得到了真正的成长,他是最年轻的帝国中将! “走,我们回家,儿子我们回家!”他的父亲没有像之前那样,开完会去找他的同伴一同总结这次会议。 他现在只是一个父亲,他要把他的儿子带回家去。“好,父亲,我们走。”他的手牵上了他父亲的手,就像小时候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