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国-小说频道

返回
小说频道 > 奇幻 > 善恶 > 第一章 神魂

第一章 神魂

紫星历,1129年,历时5年的星罪之战终于结束了。逐浪军团,紫星帝国唯一的满编制海军,千艘战舰,20万军队。 在紫星历1124年,年初,由杨德·夏亚中将带领,向罪名发动第3次星罪之战。 紫星历,1124年,1月,当帝国人民还沉浸在新年的快乐中时,上千艘战舰,载着靖海军团所有的战士们。 从帝国南部的夏亚行省驶入大海,而靖海军团的20万帝国军人乘上了死亡的战船,5年,靖海军团20万人,死了17万。 此时帝都的城墙上向下望去吗,一支规模宏大的海军舰队向帝都驶来,他回来了,帝国中将,夏亚公爵,杨德·夏亚回来了。 当舰队更靠近帝都城墙,岸上的平民已经被一个个提盾拿刀的重步兵所代替,这是帝国的王城禁卫军之一,名曰虎旗军。 这支部队号称是帝国最强的重步兵,他们的军饷在帝国的所有军队中都是最高的,这支军队的统领的位置甚至比边防军少将的位置还要抢手。 此时帝都城墙上站着的是紫星帝国近乎所有的高层,如果安卡维森家族在这里丢一个禁咒,那么······紫星帝国千年的统治就到头了。 鼓声奏起,赤膊的鼓手猛击七下响鼓,在这声音中,贵族们让开了一条路,两个中年人走了出来。 此时想起号角声,起初沉稳而平静,可两个人离城墙越近,号角声愈发激昂。 贵族们纷纷行礼,可那两个人却看都不看一眼贵族。 “参见陛下。”贵族们声音统一。 这两个人的其中一个,就是帝国的皇帝,安迪.欧鲁。 号角声在激昂中又慢慢走向平静,而当号角停止时,两人到达了城墙边。 下方的战舰停止了,所有人抬起头,望向那城墙上的君王。 “为国征战的英雄们,你们把帝国的国威传到了海的另一端,你们的勇猛将被载入史诗,荣耀将属于你们。”他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的传入了每个士兵的耳朵里。 士兵们征战四方就是为了这一刻,他们为国而战,理应获得皇帝的赞许。 “吾皇万岁!”所有的激动都汇聚成了这么一句话,这一刻无论是平民,虎旗军士兵,还是逐浪军团的士兵都在呐喊这一句话。吾皇万岁。 “秋,夏亚公爵应该已经是圣阶了吧。”在这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根本没人会在乎皇帝小声说的话。 那个侍卫长依旧没准备睁开眼睛,仿佛皇帝他都不放在眼里了。良久,他才睁开了双眼,瞟了一眼杨德,“那可真是恭喜陛下了。帝国又多一名圣阶,可喜可贺。”他这话与其说是恭喜,语气更像是嘲讽。 而他说话的对象,可是紫星帝国的皇帝。 有人说他远走海外,也有人说他重伤不愈,死了,却没想到他居然成了皇帝的侍卫长。 秋墨白把自己的剑拉出来了一小截,看着白色的剑刃。 他面无表情地说道:“根据约定,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到陛下的。哪怕是教宗与审判者亲至······”他把剑与剑鞘合拢,又一次闭目养神。 “在下也将他们斩于剑下。”他这话没有任何吹牛,以他现在的实力,的确有斩杀审判长与教宗的资本。 在这个整个帝都都在庆祝的日子里,夏亚公爵府中,一个少年,不停的挥舞着一把木剑。 剑举过头顶,狠狠得向下斩去,然后再重复这样的步骤,少年已经汗流浃背,可他不管怎么挥,都没有任何一点斗气的表现。 其实按照他这个年纪,没有斗气是很正常的,可他错在,他出生在了紫星帝国的武勋世家,出生在了一个帝国贵族的家中。 帝国高层中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 “小狗和夏亚公爵的长子你养谁?” “废话,当然是小狗了,废物也配花钱?。” 整个帝国高层只有他的家人会好好的看待他,无论外面的人怎么说,他的家人也把他当做家人。他的家人根本不在乎他是不是废物。 他的家人,只把他当做家人,这在帝国贵族的家中算是很少见的了。可他自己却不想被人这么嘲弄,他要变强大,让他的父亲,以他为荣。 盛大的欢迎仪式后,安迪宣布明天皇宫议事厅开会。 杨德回到自己的府邸之后,他没有先询问这五年所发生的事物。他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让他见见自己的儿子。 这不是作为公爵的命令,而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期望。 杨丰与杨云听见他们的爸爸回来后,就如同在沙漠中寻走多日的人突然见到了水一样。 对于别人来说,杨德是公爵,是帝国中将,而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杨德只是他们的爸爸,没有其他的身份。 自己的爸爸出门五年,如今终于回来了,这份激动用言语是无法描绘的。 杨云刚走进大厅的门时突然感觉到了共鸣,仿佛另外这个大厅里面有另外一个他。他看见杨德的桌子上摆着一根棍子,那棍子的上面镶嵌着一颗宝石。 “爸爸····那是什么啊,怎么从来没见过啊?”杨德却没有理会他。不只是这样,这个房间里的人仿佛被定住了,无论是强大的龙叔叔还是没有任何力量的仆人,都诡异的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动也不动。 整个房间沐浴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芒。那光芒是由那颗宝石所放射出来的,这宝石好像对他有着一种异样的吸引力,仿佛有人在他耳边说,“快····快去触碰它。” 他情不自禁的往那棍子的地方走去,伸出自己的手,他想要触碰那宝石,那美丽的宝石。 当他的手摸着那宝石的一刹那,那柔和的银色光芒变得晃人耳目,光芒刺得杨云闭上了双眼。 当他再一次睁开眼时······那银色的光芒又一次变得柔和,而与之前不同的是,有一个类似于人的光影,漂浮在半空中。 骤然遇见这种情况,杨云这个12岁的少年自然是惊恐无比,他开始往后退,看着那个人影好像并没有注意他,他立刻转身,想要跑出这个房间,仿佛眼前的这一切就是一场噩梦,只要跑出这个房间噩梦就会结束。 在杨云转身之时,那个人影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杨云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仿佛身体不再是自己的了,他连把头转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都做不到。 “你就是我的另一半?不可能啊,与我分体的时候你应该得到了我的天赋啊,怎么会这么弱?”那个人话杨云完全是听得一头雾水。 他只想说:“天神在上,我怎么可能会是这个怪物的另一半····他到底要搞什么?”可他却说不出话来。 那个人影又收回了自己的右手,杨云也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存在,而因为刚才是准备逃跑的动作,所以在那个人收回右手的时候,他没有保持住平衡摔在了地上。 “哎哟,好痛。”他将身体转了过去,经过刚才的教训,他现在已经对逃跑不抱任何希望了,既然没有逃跑的方法,那就只有面对了。 “你说你是我的另一半····你是在说笑话吗?不管怎么看你也不可能和我有关系啊?”杨云揉了揉刚才摔的地方,“还是好痛。”他后面还小声嘀咕了下。 “啧,我也觉得你不可能是我的另一半,毕竟你弱得有点过分了····但是在我神域之中还能活动的存在,除了比我强的就只有本人了。所以很不幸,你····就是我的半身。”那个人的话语里充满了嫌弃,可随后他却又换了一种语气,“请容我作个自我介绍,本神乃空间之神,万年前的神灵之一。” 他又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杨云,“而你是我在万年前为了应付万年后的魔王复活所准备的。万年前,我们是拥有一个灵魂的存在,也就是······空间之神。” “神?你居然自称是神。神怎么可能连肉体都没有?!神不是可以创造万物么?你却连自己的肉体都创造不了。这样也可以说是神。”杨云心想反正也走不掉了,还不如嘴上占点便宜。 那个人影沉默了片刻后才开口说;“你所认为····神是什么?” 杨云想起了自己看过的教廷的教典,上面开头就写了:神创造世界亦创造规则。 “神自然是这世界的创造·····”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人影所打断“神可没有这么厉害,所谓的神····只是拥有着不被凡俗之人所理解的力量。至于创造世界,就算是最强的魔王也做不到。” 杨云认为这个人在乱说,他也就懒得纠结这个人影的身份了,“算了算了,神什么的离我可是太远了。” “可你曾经就是一个神,或者说,我曾经就算一个神。”他依旧在强调,他和杨云是一个人。“那就算你说的没有错,我们是一体的,曾经是一个神,可那也是万年前的事情了好吗?现在,你没有肉体。”他顿了顿,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而我却是连斗气都没有的平凡人。”因为修练不出斗气,被人嘲笑,冠以废物之名的杨云,已经有了自卑的心理。 “哈?斗气,修炼那个无用的东西,没有任何意义,万年前的神之中,只有三个是使用斗气的。”万年前的确只有3个人依靠斗气成为神的,可那3个人,除了一个没有太强的实力外,另外两个都有着秒杀空间之神的实力。 “斗气可以让我变强,让我不再替爸爸丢脸,让我·····”杨云的话依旧没有说完就被打断。 “可是斗气能达到以一当千就已经基本上算是极限了,可是魔法却不一样,魔法天生就是为了战争而生的,在魔法师面前,你一个人和一群人,没有任何差别。魔法足以让你无敌于天下,无敌于万人!” 杨云的眼中闪过雀跃的光芒,他已经可以想象到那种感觉,那种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尊敬的感觉,就像教廷的魔法师一样。他们的力量是凡人所不能理解的,就如同刚才这个人影所说的一样。不过下一句话,却让杨云眼中的雀跃消失殆尽。 “来吧,吾之半生,与吾融合吧,吾赐予你····力敌万人的力量。我们将再一次站在那力量的顶峰,一如万年前一样,世人皆称我们为······神!”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向杨云发起了邀请。 空间之神看杨云没有任何动静,就算是他也感到了尴尬,自己又把手收了回去。 “你刚才所说的融合,是以你为主导,而我·····成为你成神的祭品,是这样的吧。”在杨云心中,是很渴望力量,可这一切是要建立在他活着的基础下。 “我们融合之后。我,杨云·夏亚会消失的,对不对。”“可我们本就是一体啊,只要有一个存在,我们就都存在。” “那如果让我为主导,你成为祭品,你会愿意么。”杨云一句话戳破了空间之神的算盘。这样一句话,让空间之神所有的花言巧语都没了办法。 杨云就这样直直地看着空间之神,心中暗想:让我当你的祭品,你好获得力量,当我傻啊。说得这么好,还不是要我付出生命去帮你。 果然不出杨云所料,空间之神完全不肯接受:“不,不可能。我才是主体!我···我才是空间之神!” 如果不知道他们两个就是一体,杨云恐怕就被这个人影的气势吓住了,可现在,他们是一体的,这个人影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杨云,毕竟伤害杨云就是伤害他自己。 面对这样气势汹汹的空间之神,他根本没有任何畏惧之心,因为人总不可能被自己吓住。 “看吧,你都不会同意,我又怎么会同意。如果我为了成为神和你融合,那么我的家人会伤心,你知道么?苏诺也会伤心,你····知道么!?”杨云情绪显得有点激动。 “可···可是···”空间之神想不出怎么反驳。“你所谓的融合,和吞噬有什么区别!用一个人的生命去成就另一个人,然后还大言不惭的说‘我们本就是一体。’这样的神,怎么能称作神。”杨云说完话后,连自己都感到有点害怕,毕竟这话说得确实有点过火了。 这个人影虽然不怎么会说话,可他的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要是他真的什么都不顾了对自己出手,那自己还不如被他吞噬了好。 “你····你···你!这么多年来,很少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他竖起了两根手指,那手指上银光大作。 如果有魔法师在场,那个魔法师会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感受不到天地的元素了,因为····元素都在往那手指的地方汇集。 空气中出现了一股淡淡的威压,那是神威!神灵出手的时候所带有的威压。 杨云又感受到了刚才那种身体不是自己的感觉,他跌坐在了地上,想要站起来,却根本就无能为力。 空间之神收回了他的手指。房间又回到了之前那种情况,杨云发现自己又能动了,可他却根本没有站起来的想法,他在害怕,他在害怕自己。 刚才那一幕就算是想想也让他感到畏惧,这是何等的强大。他下意识的用自己认知中最强的人与空间之神相比,他认为就算是龙叔叔的力量再提升1000倍也比不上刚才的那种力量。 “看见了么。这就是神的力量,还想感受下么?”杨云看见空间之神又一次竖起了那两根手指,“别···别···”杨云害怕的语无伦次,他不停得往后退,眼睛里的害怕怎么也掩饰不住,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突然见识到了神的力量,这种反应很正常。 “哦?那你是决定和我融合了?”空间之神发现常规的劝说已经没有办法了,只有用自己强大的力量来胁迫,并继续诱惑:“刚才那种神的力量,如果我们两个融合,你也可以体会到神的力量,而且比刚才的还要强很多很多。”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又一次回到那神山之上,俯视众生。“不····不要,我不要和你融合····”杨云虽然已经吓得语无伦次,可他却依旧很清楚地拒绝了空间之神。 “你可真是油盐不进,算了算了,我服你了。总有一天你会迫切需要力量的。那一刻再融合也不错,不过你身为我的半身,太弱了可也不太好。” 他右手一挥,杨云跟前的地面平白无故的多了一道裂痕,不,那应该不算是裂痕,少的那一块是凭空消失的,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 “所以,我会教你魔法。” 杨云咽了下口水,虽然心中依旧对空间之神感到畏惧,可对力量的渴望却强行压下了那畏惧,“那····我可以向教廷的魔法师一样?召唤漫天火球,呼风唤雨甚至是起死回生!” “那只是很低级的魔法,我可不会教你这么弱的。我所要教你的是·····”他的话语中流露出很强烈的自信。 “只有我们这一脉的才可以学习的魔法,空间魔法!” 空间之神让杨云先双膝盘坐在地上,手中开始缔结符号,由慢到快,一股淡淡的银光向他手的位置汇聚而去。 结印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只看得见残影,而墨尘,将自己覆盖在杨云的身上,如一件衣服那样。 在这个过程中,空间之神如果强行将杨云的灵魂吞噬,完成融合的话,杨云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机会,而事实上,空间之神也这么想过,可他却没有出手,因为这样的做法可不符合一个神。 无论是神山上的神,还是恶魔中的魔神,都会有着自己的原则,其中反而是魔神更加的遵守自己的原则,魔神从来没有做过违背他原则的事情。 银色的光芒又变得刺人耳目,而那银色的光芒却开始缓缓流动,就像溪水一样,而它们的汇集处是杨云的胸口,也就是他符印缔结的正上方。 杨云胸口那里凸起来了一块,很不明显,可是如果用双手去触摸,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凸起。当银色光芒退去之后,这个房间里的时间又开始流动,那地面上的那道痕迹却如同根本没存在过一样。 消失了。除了杨云没有人知道刚才这房间里发生了什么。而传奇却在这不经意间,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