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画中国>>艺术沙龙字号:

《周华君水墨艺术—“奇池荷极盛"系列》欣赏

发布时间: 2016-09-18 16:46:51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0915_1

周华君:

生于四川眉山,

曾就读于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

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高硏班;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

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

东坡画院院长,

曾任苏东坡博物馆馆长;

 

旅法中国艺术家:

任法国独立艺术家协会会员;

法国巴黎文化艺术研究创作中心研究员、客座教授;

法中艺术家创作交流协会(AIDIAA)名誉主席。

 

0914_7

 

论周华君绘画艺术报刊 点评文摘

 

    周华君有丰富的阅历和艺术修养,他的作品风格独创,变化丰富,从传统的功夫入手而不拘泥於传统形色,从民族文化的情调出发而不局限于民族文化的故有形态,他善于用復色与中间色,亦善于将某些西方现代技法与观念不露斧鑒痕地融入自己的作品之中。他更立足于中国人那种诗情画意般的感受与随和开朗的精神,因此,他的作品明快洒脱,有气势、蓄情趣、富灵气、出新意、大胆泼辣而又具有飘逸之风,不论山水、花鸟、人物。潇洒自如仿佛信手拈来。在他的作品中,传统味、现代感似乎是和谐地熔为一炉。他对艺术倾注了满腔热情,他的作品不但在国内获得最广泛的好评,并且在东南亚与欧美获得了较高的赞誉,他在法国等地举行的个人画展得到了西方行家们的极高评价,被赞为东方文化与现代艺术高度统一的曲范之一。

———陈绶祥:(著名美术史家、理论家,教授)

 

 周华君学识广博且谦虚宽容,他的作品风格变化多端,泼墨大写意与现代感融合得非常完美。

———刘大为:(著名画家,中国美协主席)

 

华君一直在探索自己的语言来传达自己的感情,自己的追求。我个人认为二十年来他找到了荷花这种题材,其作品的绘画语言是前无古人的。他的绘画,每件作品都不被法拘,不为形囿,抑扬跌宕,恣肆淋漓。但又画得凝重沉厚,蕴藉华滋,做到了雄奇,简括,举凡传统写意画所强调的以情驱笔,气力相合,以简驭繁,得意象外等审美理想,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我在周华君的作品中看到这每一色块每一笔触,每一幅画的构成,包括他的题款,都是灿烂晶莹的,我相信这样的画才能留在历史上。

——— 杜哲森:(著名美术理论家,评论家,教授,画家)

 

曾在中国四川苏东坡博物馆任职馆长多年的周华君,在他的国家和他曾办过画展的日本、西德、新加坡和法国深受赞誉。凭着艺术家的本能和通灵之心,在二十年间,他创造了自己的绘画风格。周华君是一位虔诚而纯粹的画家,他向往西方艺术发源地的法兰西,但并不隐瞒他对中国传统艺术的爱慕。他多思善悟,其笔下之荷花散发迷人之清香,与梵高之向日葵实属异曲同工。                                        

 ——F·LAVRENE(著名艺术评论家)载法国巴黎《纳依期刊》

 

 “傅古意趣,亦有新意境,是活泼灵敏的创造心灵流露出的跳动的笔墨。

             ——法国·熊秉明:雕塑家,艺术评论家

 

 看华君的画,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灵运之气扑面而来,似清音袅袅升腾,突破了光与色的介质,将你引入一个超然物外,化解了一切尘世忧烦、规矩章法的纯情世界。

  ——《国际商报》

 

周华君的画作,既具有强烈的力度,又富有节奏和韵律感,形式多样而统一,画面奔放而富灵气。这些创作不仅仅是东方的艺术,而且迈过国界具有世界性了。

 ——­摘自《欧洲时报》

 

 独特风貌的创造实际上只属于少数艺术家,华君的艺术因为执著于重建水墨符号的空间,集传统、现代意识于一体的独创性,给人们带来新鲜的审美感受,在某种程度上为中国传统绘画注入了新的生机,从而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中国传统绘画死气沉沉的面貌,从千人一面、似曾相识的陈旧模式中冲决出来,以它的成熟思考为中国传统绘画史增添了富有积极意义的、光彩夺目的一页。为更多的人们所关注──因为它具备了伟大时代的人类文化意义。

——— 徐恩存:著名艺术评论家

 

二十年前开始认识华君的艺术,并有机会领会来自远东的唯一超越了所谓的 « 传统主义 » 的绘画作品。 华君发现了自我并创造的是自我的一种 « 画体 » 正好和中国绘画本质的独特性吻合。周华君 的 « 画体 » 中的设计灵魂是一个拥有自身生态循环体 的无限可能的孵化器。他在其作品中,把色彩,笔墨,构图等绘画的诸多审美元素,在绝无止境形式的结构过程中发挥得淋漓尽致。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周华君的艺术语言的独创性是他作品的艺术价值的充分体现,他的作品的独特魅力必然为越来越成熟的观众广泛欣赏和喜爱。

———Hugues Joscaud(法国艺术评论家)

 

周华君的画才华横益,元气淋漓,泼彩淡墨很痛快,都希望周华君还是画这种豪放的泼墨泼彩的作品,也能看到一些苍老拙厚的一些内涵,画面的提款和画面的结合浑然一体,画面感觉有五墨六彩之缤纷灿烂。

———刘曦林:著名美术评论家

 

看周华君的画,和华君这个人一样感染力很强,在画上能看到他的一种人生观,华君能把握一种很淡的东西,把自己融化到画面上去,我觉得就很难,在融进去的过程当中又把自己的优势再发挥出来那就更难了,但他做到了。

———申少君:著名画家

 

 这也可说,他的画已炼到太极的懂劲境界了,一粗率便不可捉摸出其圆转间毋使有缺陷,毋使有凹凸的精妙,便不可知道这柔绵中的刚劲、敏利中的缠丝,得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如果我要来评他的画,那第一是冷,第二是绝,第三是清,第四是简。冷中不失奔放,绝又处处秀润,清也常宛丽卓约,简而又显出蓬勃生机。在墨的淡薄中求厚,在运笔的快速中求韵律。他著色鲜明,便显出一种特有的清丽晶莹,象朝露常润不紊,象霜月交寒生辉一般。这真是人到中年笔也秋啊!冷而且绝,清而且简,便也交织出一种冷而晶莹,简妙清空的很特殊的审美境界来。

 ——《人到中年笔也秋》·原载《美术》董欣宾:著名画家,理论家

发表评论>>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