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画中国>>艺术沙龙字号:

褚衍兴:心若无尘,清风自来

发布时间: 2016-09-01 18:08:58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王道峰

    著名书画家褚衍兴先生。19639月生于山东枣庄。别署缽古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广播电视摄影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金融书协副主席、枣庄市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枣庄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供职于中国农业银行总行企业文化部书画创作室。

作品擅长:书法(楷、行、草、隶、篆)、绘画(山水、花鸟)。

    如果人生为100年,那么50岁对于一个人来说积累了丰富的阅历,心智也最为成熟。虽然往回走,却能看到来时未发现的美景。如同一本旧书,一句老生常谈,从中品味出从未有过的幽深意藴。20128月我被为之奋斗三十年的工作在单位改革的大背景下退居二线。然由于心肌的不适,同时也品尝了养病的滋味,好在煮药养心、人事繁杂的背后,能够让我重新思考了往下走的方向。有人说角度的不同,总能找到一个栖意安心的妙思奇想,总有无奈,也常有不尽人意,生活中的艰辛是资本,同样甜也能带来成果,看你如何去用大尺子来测量你的脉动。就如同我的心颤总也不能平静一样,我也只能调整我适宜生活环境,看着滿壁生成的书籍和手下涂鸦的墨渣,我想我也应该在今天找到另一个方向,从而理顺下思绪,重新审视自己为之奋斗大半生的艺术旅行。     

    一、影子

   影子字义解释为光线被物体挡住而形成的阴影,也可以上升为模糊的形象事情已过去多年,残留的浮现现象。但凡有的人无自家的影子,也不懂得其中别有天地,日月山林。在艺术审美思考中更多的理解为印象痕迹。这也是我初衷定性主题理念之一,“有意于古,而终非古也”。刘半农《自序》有:“借此将我十年以来环境的变迁与情感的变迁留下一些影子”。如同中国人喜欢爬泰山,选石刻拓片或搬泰山石放置家中,多年后你尽可能捕捉住那段历史的影子。也可理解脑际中存留一些概念化的东西,能够在触景生情时总能如走失初恋感觉的酸楚,时隐时现,一旦于此亦不复存在了。日常生活中,特别是艺术表现领域里,影子感触无处不在,就如同我们的生命意义一样,躯壳身体如果没有脑子和审美的眼睛去理解,又有什么意义的味道。中国古代文人总喜欢逃事避世,真正的大隐又不离其中道理一样。一个人在日常的生活、学习、工作、思考,总能在热闹处著一冷眼,寂寞时逃禅一样内心反省,有一块栖息的庄园,辛勤的耕种收获着。

    就像用什么观点,看什么事物,时间久了就自然形成什么现象一样,在本土形成文化和生存的空间,能够总结在传统中得以那块割不舍的味道,这应该理解为继承,中脉尽显骨子里那种习气。

   凡事总有两个面,你给予了恩典,回报总是显现。相反你愚弄了自然法则,面临的总是不容乐观。如同中国画的墨与色的表现,更能突出主题特色的是如何分出墨和色在图释中的作用,墨不碍色,色不障墨。墨是墨,色是色,受想行识,也复如是。在有无之间辩证地对衬,从而产生美的幻觉方为高品。

   我很庆幸自己每天能够沉醉在自己的艺术享受与释放,哪怕世上俗味多么浓烈,总能在自己的味觉中淡然飘过,一种执着,同时也是一种困惑。总是喜欢一些无法懂,但又是亲的音符和图式,在哪里总能找到人类一直追求东西。是什么不重要,也无需说清楚,能够讲出的也只是肤浅层的一个理解的面,不如自个在潜意识中按照自己本该有的层面思维去放任,应作如是观。

    要解决个体的完善与发展的最佳方法,你总要先宏观把握,再纵观千遍万遍,你才能够明白事物的发展规律,才能够懂得取舍,放弃原本不该留的东西,来进一步完善个体的表象。前进的路上一旦走弯了路,就要毫无廉耻的改正,不然毒瘤总要侵害健康的肌体。如同扑克牌式的万花筒,不断变换,不断审美,不断去发现,不断创作着去实现尽善尽美的东西,形成自己的精神面貌。

   人要活在恩典中,就如同我们应该对母亲、大地的感激之心,人类的生存没有她们就不复存在。感恩对于应对的处事、艺术创作态度也如此,谁亵渎神祗的东西,将会付出加倍回馈,这是不争的事实。三十多年前我看到歌德一句话,“谁若游戏人生,他就一事无成;谁不能主宰自己,便永远是一个奴隶”。她鞭策着我,辅助我,同时也灵验着,主宰著我的方向。

13,14

   二、体会

   无论哪个学科,一旦进入就无限的延深,奥妙无穷,无休止的清泉从源泉涓涓的流出,给人一种爽朗的透彻。

   对黄宾虹书画艺术的学习,目前我认为他第一书法,继之花鸟,再者山水,特别是他的半干焦墨写篆书的习惯,以及运笔较慢感觉的笔画,时粗时细散淡而又古拙的味道,包含金石气。正如美学家宗白华的散步,一种无拘无束,漫不经心,一边欣赏路边的风景,不时萌发有奇思妙想。这种状态我有衷喜欢三十余载。其实无论哪种现象的产生,必将有其生存的土壤,哪怕是天马行空、道听途说,也有其产生根源的依据,也正符合道家李耳对解释的道可道、名可名的论断。其实有些东西,也只有你自己感知体悟才明白,又何必让别人来分享你的感受。艺术上的论断有些可以从心里认同,可以批判地吸收,要耐得住寂寞,坚持友好的玩味下去。

   中国书画艺术更多的是内省,气场的表现,是现代人忽略的东西,大家关注的是展示大效果和技法。其实,无论干什么养成多看、多想很有好处。在书法艺术上手上的功夫只是技术,匠层面的事情,同样艺是就是精神尚的东西。练书法更要读帖、读前人书论、笔记、条款等内容,不断养眼、养心,养心中之浩然之气。有意培养感触的感觉很好,如同你的青年时代的恋情,虽然最后没有走到一起,但是那种美好的回味时时想起,或触景生情的内心感触,体会到一种酸楚,你不能不认为那种别人无法感知的东西不是好的清趣。同样道理你喜欢的一种感性的东西,在多读多体会时,能迎合你心中的一种喜悦,就是你要细心留下的东西,要快快收起,尽可能不要雷同、重复、跟风,有个性更好。

    自己认为无论艺术和生活的方式,能理解、能融就是继承与创新。所以,要不断的存有新意、刺激,燃烧心中的那块创作欲火,哪怕格格不入。每个人都有自己创作生存方式,要时时恭敬地去培养自己生存状态。 道德经上讲,能说出的道理就图其形的道理,没有本质感触。能引导别人用理性发展的趋势只能说为教学体系之门径。如同中国禅宗理论的发展学说,不立文字,还是流传几千年,经久不衰,影响了世界,派生出中国文化。

每个人的生存环境的不同,其创作生存的圈子也不一样,人有时需要不断改变自己顺应、舒适环境,去弥补自己营养的不足,与高手的相遇,能发现美好的景象,多读书,读好书能指导你随着大师的足迹延续,不走弯路,常存艺术创造力。无论自然规律、情感生活、艺术创作不要贪大求全,急功进利,在意,在神采,在用笔之内涵,在不齐之齐,齐而不齐形式整齐变化之法则。有些酸楚有时也是一种美感,如禅存在的积极和现实性,书画艺术无不如此,成熟即意味着终结,无意于熟而自熟,无期于生而自生,守住本真自然的一面,不时变幻审美角度、距离与方位,总能不时会有新的感觉, 把别人想不到的变为现实中的自我,找回原本赋予自己的东西。每一个经历过程,无非是获给每次愉娱快感,也总有不尽人意。例如对客挥毫的潇洒,苦思冥想的难堪,看片片墨点慢慢成型的惬意,戛然而止的遗憾同样也是一种美。

书画艺术的表现要不时的改变创作思维、角度和手段,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如传统理解的山水画透视原理中的高远、深远、平远,在目前已不能尽情展现现代人的意识,从宇宙观原理中找不到固有的习惯。所以,人的心态和处事原则应该从望远镜原理中寻找一点启示,学会换位思考,学会不断变换角度和审美距离。对眼前事物的迷恋,对于一些敏感事情的一意孤行,和独持己见的争持,这与现代生活节奏有偏差,首先要扎实的练几年马步,然后有的选择去继承和创造。现代已不是古人的生活方式、节奏,使用的工具也不尽雷同,你不可能回到那个时代。现代人不需要人为的定性分出传统和现代,更无须太无聊定性古人的帖和碑,应该理解为过去的,或现代尝试的东西。近几年常常为敦煌的诡秘形式所感动,很细心的收集整理了文献资料发现,现代人理解的传统和现代的表现影子,在敦煌书法库里都能显现,我很激动,同时也身感时间和精力的不足,真是丢掷不忍,留置无力的无奈。可以说敦煌书法现象是中国书法艺术仍需开掘的宝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就是敦煌书法的真正魅力,还有在中国书法史上无法留下名字的作品作者。

    老了,只能凭感觉,年轻的资本此时可以使用,很少有亦步、亦新、亦古的。我从来没有关注过目前中国书法的现代形势,也无心关注书风的影响,我认为那是理论家的事,只是个人好恶的理解和诠释,以及心悦的借鉴,自己玩一下而已,更不去让所谓大师的评判。丰富的古代字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流露什么,表现什么,取决于你慧眼的关注、发现。个人的理解也会有偏差,更可况没有那一个人会一直按一个路子走下去,不同的人在不同时期和心情会产生不同的想法,就如同不同时期的欣赏。

   对古人信息的挖掘,不是一味的复古或推翻,应该是现有篇幅中的局部借鉴放大。我一直在幻觉中琢磨敦煌残墙画迹的形成,感悟有和无,实和隐、不说之说的轨迹。西方艺术创作理论认为,艺术家要不满足已有的传统和既定文化,要为变革创造条件,既要从新考虑那些曾出现过和表明有创造性的东西,又要在尚存的创造上开始新的创造,在不确定的,无界限的,以及持续不停的变动,没有不可动摇的,绘画只是为了表现人的精神。

    学习书法开始一定要苦练功夫,要通其意,打通手、心、气的精神脉络,手腕上的功夫相对来说易于把握,比手上功夫更重要的是“通其神、悟其道、明其理”。先人留下的书法信息藴藏着他的生活,自然繁衍等方面信息,表达时可能玄妙,只能意会,无可言传。专与博是相对而言的,提倡专、精,并不意味着拘泥一家。因此,专必须多方吸收营养,有一条审美主线,去其冲突抵触,合其协调和顺,充实壮大。

   凡事讲脉气,人脉、书画脉、风水脉等,否则是将自己孤立。幸福的现代人能看到很多的文献资料,千年留下的东西应该有其生存的空间,艺术家个性的东西在古今讲的很多,个性性情,是性情所致、奋笔疾书,以及大汗淋漓的结果。近几年我很喜欢性情的创作,再漫不经心中找回过程的愉悦,如同我的审美趣味,更喜欢在自然之行迹中冥思内心的发泄,哪怕先用墨水洒落纸上,在无意中形成一种畸形,终能以其形神、思维的借势,再捕捉心中的影子去流露偶然符号。好的东西不是练习而偶的,而是静养,如同煮茗的感悟,在文化滋润中形成茶汤,苦和涩,人人心中都有自己感触的东西。由此可见,书中的神情不仅是书画家人生的感受和艺术个性的抽象反应,也是运笔时的心灵写照。

   在传世书法墨迹中,相当一部分信手之作形成的飘逸之势。其发之无意而尽得环中的书法理趣,应该为道中人以启迪和学术思考。宋人米芾对书法结构有独到见解和创意,终其原因他善于分析与综合前贤的表现规律,从而赢得表现出富有个性的技法特点。

    书画艺术的表现目前我认为只要将个性喜欢的东西进行宏观的尝试,有的选择,丢掉暂不喜欢的,进一步扩大个性追求符号语言加以巩固来营造心中那块垒就行了。艺术彰显表现最后追求的是作品。如同武术套路的长期练习,就是一朝实战一技将对方击倒为妙相。笔势的艰辛锤炼能够让你养成一种良好的笔力惯性,熟练后总有一种无形的力支持你前移,时而有涩行感觉的力,时尔还会出现箭射出疾行的内力。所以要无止境地时时拂拭自己学习成果,能够取其不好的一面,更能理清个性发展的气场为我使用。

    书画艺术的学习个人体会很重要,观念是能够把握理性的方向,思想要能够上升一个层面,个性认为对的要发扬,暂时认为不符合个性口味的要坚决否定,拖泥带水只能影响发展。艺术如此,人生的道理也是相通的,明白人生匆匆过客的无奈,干吗不尽可能走顺畅的方向。作品中的飘逸之势,在传世古人书画墨迹中,不泛信手神情之作,其发之无意而尽得环中,给人以启迪、思考。苏东坡有“自言其中有至乐,适意无异逍遥游”,适意是一种审美快乐。

发表评论>>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2.23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