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书画中国>>书画要闻字号:
一清:好看的画就是好画——观孙大威作画有感
发布时间: 2015-02-13 13:40:50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一清  |  责任编辑: 李 凯

“好看的画就是好画”这8个字连着说,可能就会有人暗笑了,认定这是不懂画的表现。要说起来还真不是装,是真不懂。还说个不怕露怯的内心出来,我一直不认为类似于梵高的《向日葵》、《加歇医生的肖像》一类的作品就好到天上去了,以至于拍卖起来动辄过亿。当然如果有人愿意这样,甚至今后藏着了会有更高的价抛售,那都是人家有钱人玩的事,也是画界疯子们玩的事,与我们这些人是没有多大关系的,只能认为是市场魔怪力量使然,是属于那个特殊市场里的特殊把戏。我这里以《向日葵》、《加歇医生的肖像》一类的作品作个农民式的类比,一张画相当于多少仓库的粮食,多少火车车皮的食用油品与奶粉。正是因为画界普世性的这种奇葩路数,骚引得国内画家中如范某、黄永某也者,也大发其财。听说范某人已经不满足于一画数百万收入这般的套路了,嫌其来钱太慢,便在一个大堂里同时挂出数十张大纸,画某少女洗浴时,便一次性地画头画乳画臀,这一组作品最后一次“收笔”就表明数十幅作品“收笔”,也表明数十幅作品的收获乘以挂出的画纸数目。这钱进得那个急啊,就像钱不是真钱而是烧给死人的冥币纸似的。

最近听说范某先生又在以“最后一次”向同是画家的黄永某先生发表泼粪宣言。这两位中国画坛上卖价最高的画家们彼此泼些粪水,原本也是应该的。既生俞何生亮历来是强人们彼此不容的理念。他们二位的人品怎样我们这些画外人不大清楚,但他们在造币的功法上,都差不太离。说黄永某先生曾在某省委作画,画了一猴。但猴再画,也占不了太多的尺幅。于是,这猴就基因变异了,那尾巴特别地看长,眼看着就“长”到画纸边缘上去了。要说这猴尾巴真他娘的争气,就这样一笔的“长”,得给人画家带来多少平尺的收入啊!

范曾某的画、黄永某的画好不好呢?你说好就好。就像皇帝的新衣,都说好:做工那个精细啊,色泽那个艳丽啊,你瞧那袖口的镶边,领口的花纹,真是美哭了,怎么就有这么好的衣服捏?这衣服真只配皇帝大人穿才合身份!其实,皇帝他老人压根儿就没有穿衣服,人皇帝老儿给忽悠了。这就与文化名流大家和一些附庸风雅者是一样一样的。所以,你别看那些个在央视画面上,面对着一幅画品摇头晃脑的这名嘴那名巴的作欲仙欲死陶醉样,其实他所做的工作不过就是在夸皇帝的新衣。无非是让你痛且快乐地掏银子罢了。

所以,所谓画坛,就是这么一种生态。既然有这么多愿意痛且快乐着掏银子的主,那当然外人也没有话说。只是请记住一点,故宫博物院的当家鉴定大院长都可以鉴定出今人所造金镂玉衣为古之正品,也就可以想像着并无定量分析的画品艺术之值。所谓“值”,也就是人说“值”就值。某画本来很不长眼,但别人说这画好看,你就跟着起哄,且做出陶醉样,这当然是你活该,是“装”的必然代价。因为不如此,你就成了不懂艺术的人,就是一个土老冒。

花了钱买了人家不长眼的物料回来,还得跟着人家说这东西很美、很好看,亏不亏啊你?自己觉得好才是好——这就是我为什么文章以《好看的画就是好画》为题的原因了。

我藏过不多的一些画,认为好看的有两幅,一幅是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委会主任的黄铁山先生的画,是黄先生任湖南省美协主席时给我画的,画名与我名有关,这里不提了,算是守住一份秘密。画面上那春风柳色、湖光倒影,什么时候看都会有“春风和春日妍,春旌飞春鼓喧”的感觉,是那种春意随身,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明丽。画家那种个性的运笔与着墨染色,其所染化的是画家对生活的艺术理解,那种蒙胧、湿润、柔和、渗透、模糊,其所渲染的特別效果,让人生出丝丝的快意,是那种淋漓尽致的、畅快自然的、柔和优美的感受。尺幅之内所具有的那种辽阔深远的境界,文雅冷峻的印象,以及飄逸宁静的气氛,真让人佩服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大师之功。

发表评论>>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2.23K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