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书画中国>>艺术沙龙字号:
扩展中国书法审美新领域李斌权的音乐书法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2-10-15 17:02  责任编辑: 陈梦

音乐书法浅析:

音乐书法即音乐艺术与书法艺术的结合,一种是用声音构建的时间艺术,一种是通过汉字形成的空间艺术,两者之间不仅有着极其相似的艺术特征、运动状态,而且存在节奏、旋律的相似之处与抒情达意的共通性。可以说书法的灵魂是音乐,音乐中也包含着书法的节奏、情境和风格、气质。音乐是“流动的”、“有声的”,书法是“凝固的”、“无声的”;音乐是流动的线条、书法是凝固的旋律。中国书法和音乐紧密融合在一起,旨在弘扬书法艺术,丰富音乐创作,塑造和加强音乐的传统民族文化特征,为现代音乐和书法的发展寻求新的创作灵感;音乐与书法的融合,既会使音乐更具传统文化色彩,更会使书法贴近大众,与世界艺术接轨。被称为“中国文化核心之核心”的书法艺术将会以一种“视听并行”的特殊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

从探索书法和弘扬书法的角度而言,音乐书法的侧重点还在于书法,而音乐与书法同为构成音乐书法的两个基本要素,音乐则重在对创作气氛的渲染和对创作者艺术灵感的激发以及对观众欣赏想象力的引导,作为音乐书法之两翼,二者作用皆十分重要。因此,只有在书写者具备深厚的传统书法功力和鲜明的个人风格以及较强的现场表现能力的前提之下,在高雅的音乐伴奏下进行的书法创作行为才能称之为音乐书法,它既包括最后完成的那件具体的具有一定艺术含量的书法作品,也包括整个惊心动魄、引人入胜的创作过程。从音乐书法强化现场观赏性的特殊角度,则倾向于对创作过程的高度重视。从传统意义上的书法审美的特殊角度,则倾向于对最后完成的那件具体作品的检验。在创作过程当中,音乐是一个现实的存在,是具体可感的,而最后完成的那件书法作品,由于书法本身就具备音乐特质,再加上创作者在特殊的音乐伴奏情境之下的超常发挥,其音乐性得到了进一步强化,但书写结束后,这种音乐特点只能通过观者的艺术想象去体会和感知。此时此刻,书法本身的基本特质和格调、意境就成为了惟一的审美依据。如果书法水平不过关,则书法表演过程本身沦为音乐的附庸甚至成为多余,而最后完成的那件作品,其艺术性和特殊意义上的那种“音乐性”则不复存在。因此,任何简单的随意的应付性书写和与音乐互相之间的表面化的拼凑组合表演则不属于音乐书法的范畴。

扩展中国书法审美新领域:李斌权的音乐书法赏析

长期以来,人们对书法之美的感受主要来源于欣赏创作完成后呈现静止状态的作品,人们从作品凝固的画面中感受书法用笔、结字、章法、气韵等审美的魅力,而对于书法创作过程的音乐节奏之美、动作舞蹈之美研究、展示得远远不够。李斌权先生从自己的书法创作中,发现了中国书法行笔运动时蕴含的独立审美价值,致力于向公众展示中国书法这一新的审美领域。李斌权经过多年的实践、研究,通过几十次在国际国内的各种舞台上的反复表演,终于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音乐书法艺术形式。从国内外观众的掌声中,从收入本书众多专家学术评价中,我们感受到李斌权开创的这种音乐书法模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从历史和生理角度理解“音乐书法”

历史上看,琴棋书画是四位一体的通才培养方式

一边奏乐,一边书写,为不同的音乐选择不同的书写内容,同时根据内容选择不同的音乐来搭配。“音乐书法”简而言之就是如上所述的表现形式,而这种表现形式打破人们惯常的两种思路:一、艺术表演形式是单一的,跳舞只是跳舞,奏乐只是奏乐,写字只是写字;二、音乐与书法是两种艺术形式,互无联系。这两种思路的突破,看似预料之外,实则情理之中。

中国人自古讲究以琴棋书画来修养身心。并非要让每个人都以此为职业,而是要通过这“四艺”来提高人的修养与文化水平,这与现在家长送小孩学跳舞以修炼体型,学打球以锻炼身体是一个道理。而琴棋书画作为四位一体的身心修养方式,缺一不可。古人把这“四艺”合在一起,使人的眼、耳、手、脑都可以得到锻炼。而且在古代,琴作为背景音乐,与棋书画三艺互相搭配的例子比比皆是。无论是对弈、写字、作画,甚至品茗、赏月、对饮等情景中,琴声也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从历史上看,用音乐与书法相配相合,乃至以琴棋书画四艺共同来陶冶情操,修养身心,是在恰当不过的事。

生理上看,听觉和视觉融为一体才能更易接受传播

如果说琴书相合,从中国古代文人中可以得到印证,那么把视觉与听觉合起来,给人以视听的双重享受和震撼,则是现代科学可以印证的。从生理学上讲,人对外界的感知,70%以上来源于听觉与视觉。眼睛、耳朵作为人体的头两大感觉器官,应该是无争议的。上文提到,单纯地欣赏纸质书法作品不足以让我们领略书法艺术的全部魅力,需要把欣赏的范围扩展到书写的全过程。而如果在书写的过程中有音乐相伴,则会更加丰富人体的视听感受,同时让观者对整个书写过程有更加深刻的印象,以及更加全面的享受。有一句广告词说得好:“没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同理,如果有音乐相伴,书法也会让人有更加绚丽饱满的感觉。

“音乐书法”争议辨析:是多此一举还是融会贯通

用音乐来“表演”书法,是否是一种作秀?

作为“音乐书法”的推广者和实践者,李斌权先生的艺术之路饱受非议。很多人对他的“表演式写作”不理解,认为是作秀和夸大其词,更有甚者无不轻蔑地表示:写东西的时候听歌,这是很多人都干过的事,这也能叫艺术?对此,李斌权自己倒是看得很开。他认为,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书法是无声的音乐,音乐是无形的书法。“音乐书法”的出现也是时代发展到当前这个阶段而自然生发出来的形式。王羲之时代没有长峰羊毫,秦皇汉武也没有轿车相随。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特点,如今影像技术的成熟,可以让音乐书法的表演过程被永久留存;网络的发展也会让更多人欣赏到这个表演的过程。音乐与书法的结合自古就有,在今天成为话题,一方面说明我们对传统文化的发掘还不够,另一方面也是影像、网络的技术成熟,能让更多人知道、了解到他们之前不知道的一些事物。所为炒作的质疑,根源在于对书法艺术本身的不了解。

用音乐配合书法,还是用书法配合音乐?

从音乐书法的表现形式来看,一边奏乐一边书写。那么究竟是以书法为本,还是以音乐为本呢?对此,李斌权先生给出了准确的答复。他引用何西来的一篇文章《音乐为书法插上了翅膀》,指出音乐是一种介质,当我们要书写某一首诗词的时候,这首诗词有它要表达的主题,也有它自己的情绪。根据这种情绪和主题去配音乐,去制作音乐。制作出来的这个音乐就是专门为书法服务的。同时他也认为,音乐和书法也无需一一对应,一幅书法作品可以有千千万万首乐曲与之相配,同样一首乐曲也可以配合千千万万幅作品。关键是写字的人自己的感受,他认为这首曲子就是配合这幅书法的绝佳背景,那就可以在这首曲子的节奏下挥毫书写。

书法创作过程长期被忽略,“音乐书法”弥补了这一点

“音乐书法”的反对者对其最大的一点质疑,归结起来就是一个字:“演”。在质疑者看来,书法应该是在书斋中静静书写,待完成后才与观者见面的一种形式。用表演的方法展示书法创作,这本身是对书法的一种破坏。对此,李斌权先生给出了完全相反的意见。在他看来,书法兼具时间性和空间性两大属性,这是其他很多艺术形式所不具备的。譬如舞蹈,只有时间性而无空间性。舞蹈的价值只在表演的过程,当过程结束,整个舞蹈也就结束,并无实物性的东西留存。而像建筑等艺术形式,只具有空间性,我们会对一座建筑的美妙拍案叫绝,但无人会关心它是怎么垒砖浇筑抹水泥的,也就是说,不具备时间性。而书法艺术,他的创作过程是一种无声的舞蹈,他的成品实物是一件可以永久留存的艺术品,既具备时间上的过程美感,也具备空间上的实物美感。过去我们对书法的空间性过于强调,而忽视了它作为一种过程艺术的美感。如今用“音乐书法”的形式,提醒大家关注书法的过程美感,其实是对过去错误理解的一种“拨乱反正”。

“书斋书法”与“音乐书法”各有存在的理由

在遭受许多“书斋书法”论的坚定拥趸无数质疑后,李斌权确认为,书斋书法不是过时落伍的,而是有其存在意义和价值的。他的理由是:任何事物的出现,在那个历史时期,有它的必然性。这种必然性与合理性,其中的奥妙是我们永远挖掘不完的。现代人觉得自己掌握了更多的知识,更多的经验,因此觉得积极已经超越古人了,其实是错误的。就像我们喝的酒,最好的白酒如茅台五粮液,包括外国的威士忌、白兰地,无一不是用古法酿造的。现代人可以发明很多短时间酿酒的方法,但始终无法与用古法经年累月酿出的那种醇厚相比。“书斋书法”也是如此,有的人想在安静的环境下书写,这是他的自由,别人无权干涉,只要他自己觉得舒服,觉得这样能够写出好字来就可以。

至于自己的艺术方向,李斌权直言,他还会坚持进行“音乐书法”的创作。与“书斋书法”一样,自己选择用音乐配合书法这条路,也是自己的自由。我们处在这么一个时代里面,人们的选择可以多种多样。我们明明能够在一种愉悦的环境下,在音乐的陪伴下,用愉悦的心情去传承我们的传统文化、传统艺术,为什么非得把自己关到书斋里呢?

文章来源: 人民网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