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馆>>传奇故事>>字号:

“战士诗人”胡世宗的文学长征

发布时间:2018-09-13 09:00:14  |  来源:光明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郑文媛

胡世宗

  “平生只做一件事,从文从武皆春秋。百年三万六千日,持之恒者文也寿。”

  ——周涛赠胡世宗诗代题记

  15年军旅专业作家的我也许孤陋寡闻,断不敢言在军界胡世宗的作品最好,但敢说他面世的作品最多:诗集、散文集、文学评论集、报告文学集……32部,1200万字,文学著作比他1米74的海拔还要高!我还敢说,脚板底下出华章,在军旅作家队伍里他走过的路最长,留下的文字也美:他白山黑水、长城内外、大江南北走过——在乌苏里江边的高高哨所放喉《我把太阳迎进祖国》,在刚刚回归祖国怀抱的苍茫黑瞎子岛吟唱《我守卫在祖国东极》,在老爷岭林海雪原书写《最后十九小时》,在南疆硝烟弥漫的猫耳洞留下《战争与和平的咏叹调》,在两次跋涉红军当年走过的长征路上飞出《沉马》那凄美的壮歌!

  胡世宗把我扶上文学的战马,又送了很长的一程。他究竟把多少位军内外文学爱好者扶上专业或业余的战马,又送了多远的路程,他自己都数不清楚。哦,这架高耸入云通往文学天堂的人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这位年近古稀的“战士诗人”,还是那么朝气蓬勃、步履矫健,顽强地继续着文学生命的长征!

  跋涉

  《记母校的一次军事野游》,是胡世宗的诗之初,那时还不满12岁的少年,充满对火热军营和诗的想象天空的憧憬。兵之初,胡世宗开始文学长征的是“枪杆诗”,他的出发阵地是连队黑板报。他一生最在乎的是“战士诗人”的称谓,因为那是部队官兵们的口碑。“枪杆诗”,他对我解释说:“训练场上即兴创作的能立竿见影为官兵鼓劲的诗”。19岁的新兵胡世宗写在连队黑板报上的第一首诗《战士的深情》,竟然在报纸上发表了:

  你若问:

  战士的心境有多美?

  请看营房周围,

  那一片向日葵。

  每当太阳刚刚出山,

  他们便抖落满脸喜泪,

  向东方扬起金冠,

  迎受那温暖的光辉。

  葵花有海洋的深情,

  倾吐对太阳的赞美;

  战士对党和人民的热爱,

  胜过葵花千万倍!

  这位当年军旅诗坛的新星,22岁就参加了“全国青年业余文学创作积极分子大会”,受到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多少次走上文学的领奖台,227他也许都忘记了,但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却深深地镌刻在生命的记忆中。长白山脚下国防施工的坑道旁,连长打着手电在队列前朗诵胡世宗刚发表在《前进报》上的组诗《我穿上崭新的黄军装》,那时候军装是黄颜色。这些诗是他在四面透风、雪没脚背的工具棚里写就的。连长声情并茂地朗诵完毕后,高声问全连:“咱们连胡世宗的诗写得好不好?!”100多号人同声一个“好”——惊飞了深山窝里的野鸟……就像第二天早晨的朝阳一样,胡世宗这位“战士诗人”冉冉升起,近半个世纪不曾陨落。无论是他后来当排长、军文化处干事,还是任军区文化部干事、处长、文艺创作室创作员、副主任,依然保持着“战士诗人”的最初本色。

  诗如其人,人如其诗。胡世宗的这首早年创作的《山溪》,或许会告诉人们些什么:

  它出生在不知名的山里,

  那样清澈,那样小,那样细,

  它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

  一路曲曲折折,高高低低。

  路上的碎石劝它歇息,

  它边走边扬起浪花表示感激;

  路边的野花要它留步,

  它说:我实在太忙,真对不起。

  青蛙拼命鼓噪,无限妒忌,

  它照直前进,理都不理;

  怪石想截断它的去路,

  它从怪石身上漫了过去……

  无论是恶毒的咒骂,

  还是真诚的赞誉,

  都拦不住它流向江河,奔向大海,

  啊,山溪,你真正懂得生命的意义!

  诗山有路勤为径。著名诗人张志民28年前初秋到北疆部队深入生活,胡世宗陪他同行。张志民回忆说:“哪怕只有一分钟,他也要掏出那只巴掌大的小本子,把自己的见闻记下来,常常是随着车子的启动,他还在写着最后一个字。”“我已经入睡了,他的夜间创作,才刚刚开始。”“在生活中,他总像蜜蜂采蜜一样,吮吸着一个花蕊,而又贪恋着另一个花丛……”

  那年军区文工团执行军委命令慰问南海将士的西沙之旅,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我们的“战士诗人”紧抱着护卫舰信号栏杆,就着飞溅的浪花写诗,笔帽都掉到海里去了……往返47天,他竟创作出80多首诗!

  诗路在何方?诗路在脚下。第一次走长征路的时候,他人还在征途中,那透着大渡河桥铁索寒气,带着雪山草地血腥味道的诗文已见《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那长长脚窝里的动人汉字宛如风中的战地黄花活蹦乱跳!长路当歌,岁月留痕。当年的“枪杆诗”,后来的“重武器”——《北国兵歌》、《南线诗笺》、《军旅,“第二人生”奏鸣曲》、《雕像》……这些作品,就是放上若干年,也依然是厚重的,仍然会闪光。著名表演艺术家王晓棠、田华、王刚,在多种场合欣然朗诵胡世宗的《鸟儿们的歌》。他后来被谱了曲的诗作《我把太阳迎进祖国》,收入了中学语文课本。当然,我们的“战士诗人”还创作出不少军旅题材的散文、小说、报告文学乃至电视剧,但是,托起他文学地位的还是诗歌。改造一下当下的军事术语,胡世宗的“核心创作能力”是诗歌,作为“战士诗人”,其他文学门类创作是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

  描述“战士诗人”胡世宗,不能省略他那部重走长征路挥泪写就的诗集《沉马》。《沉马》,是一首写实的诗,是一曲悲壮的歌。饥寒交迫的红军过草地的时候,一匹将没顶于泥沼的战马绝望地挣扎,慢慢地沉下去。几个饿得眼睛发蓝的红军战士,用刺刀在战马身上割、挖,另一些同样饿得眼睛发蓝的战友却冲过来制止、阻拦,他们“一边骂一边抚摸/那直立的、颤抖的马鬃/痛心的泪水哗哗流下/它跟我们走了那么远/这马这马……”作者以令人心灵震颤的笔触接着写道:“不是没有良心/是/没有/办法/那匹马/终于整个地沉没了/……天边残留着/一片马血样/鲜淋淋的晚霞”。是的,割吃与不让割吃无言战友血肉的红军战士同样都是在极其严酷条件下坚持北上抗日的英雄,“不是没有良心”,而是“没有办法”,最后眼睁睁看着长征的伙伴“整个地沉没”。哦,《沉马》,那匹饱经风霜血雨的战马沉没了,不死的长征精神升华了。

  原总政文化部部长、著名作家刘白羽,这样评介《沉马》:“像一面英雄的战旗飘扬。它的思想价值、艺术价值,在于它焕发了长征——也焕发了我们的今天、以至未来的,那永不衰竭的精神源泉,因此,它深厚、单纯228而又气势磅礴,我以为它颇得屈原《九歌》之旨。”

  《沉马》诗集中的那首《红军陵园》,令人清泪欲滴,思索万千:

  寂寞的是陵园

  清静的是陵园

  不寂寞不清静

  只有清明这一天……

  怕寂寞冷清的

  是陵园陵园陵园

  怕风吹雨淋的

  是花圈花圈花圈

  用心去读完这首诗吧,再去拼起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惨烈的历史记忆碎片吧,诗人在提醒我们,坐着“寂寞冷清”的先烈打下的江山、在和平阳光下幸福生活着的人们,你会用“心”编织“花圈”,不仅“只是清明这一天”,而是祭奠在日日月月岁岁年年。一个遗忘历史、冷漠英雄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急匆匆的脚步,急匆匆的笔,这就是我眼中的胡世宗。他爱人说:“以前两地生活的时候,世宗往家奔的劲头可大了。调回沈阳后,我才知道,每次外出,特别是他没有去过的地方,尤其是易于激发创作灵感的地方,他奔去的劲头绝不亚于当年往家里奔。那年去老山前线,早上四点半我起来给他准备早饭,他急着出发,巴不得车子早早来接他去机场,甚至没等儿子解完手,只说声‘爸爸走了’,就背起行囊急匆匆地下楼去了,很怕我们把他留住。还有那次去重走红军长征路,一起去的同志都比他年轻得多,他一定要去,拦是拦不住的……”

 

1  2  >  


发表评论>>
分享到: 2.23K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