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人物馆>>热门作家字号:
张正隆:《雪冷血热》献给黑土地的先烈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1-04-16 10:35  责任编辑: 苏向东

《雪冷血热》追寻东北抗联往事

 

《雪冷血热》 张正隆 著

《东北抗联的英雄们》(1944年 佚名 摄)1957年收入解放军画报社出版的《光荣的卅年》画册。

雪是冷的;血是热的。

可是在军旅作家张正隆看来,1931年飘飞在东三省的雪,格外冷。那年爆发的“九·一八”事变,冷透了中国人的心。

可也是在那一年,东北人民抗日武装长达十四年的斗争大幕缓缓拉开。“东北抗联”的浴血战史,吸引张正隆投入廿载时光钻研、追访。现在,他捧出了砖头般厚的两卷本报告文学《雪冷血热》。新书发布会上,同样痴迷抗战史的崔永元赞道:“这样的写作,值得尊重。”

1 一九三一,中国怎么了?

【书中话·事变】

1931年9月18日,农历八月初七,上弦月。

在东北,这个季节的上弦月,应该在晚上八点左右逝去,大地随即漆黑一片。

北大营九点钟熄灯。7旅620团3营9连上尉连长姜明文到各连查夜,回来已过十点。他脱衣上床,心神不宁,有种要出事的感觉。

西南方向突然响起爆炸声,接着就是密集的枪声。不好!他翻身跃起,传令全营起床,领取枪弹,紧急集合。

那天之前,7旅官兵利用营房四周围墙,构筑了一些掩体、散兵壕和半永久性地堡,一旦战事发生,即可进入阵地。另外,刺刀开刃,枪支每天擦拭,士兵每人发200发子弹,火炮、坦克等重型装备也都保养得好好的,处于战备状态。

队伍未出620团院子,中校团副朱芝荣气喘吁吁赶过来,让把部队带回去。姜明文问为什么,朱芝荣说旅长来电话,叫部队不要动,把枪交回库里,士兵回去睡觉。如果日本人进来,由官长出面交涉,日本人要什么给什么,不要打。

姜明文强压怒火:“要命也给吗?”

朱芝荣说:“这是旅长的命令。”

中将旅长王以哲向参谋长荣臻报告战事,荣臻给正在北平疗养的张学良打电话,接电话的是张学良的侍卫副官谭海:“副司令指示,要慎重从事,遵照中央的命令,坚决不要抵抗!”

荣臻对王以哲传达命令:“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

【画外音·牺牲】

我叫张正隆,1969年参军,这辈子当了三十五年兵。入伍的时候算是超龄了,我本来是在一个县政府的报告组里工作,专门写报告。有个解放军看见了,说这小孩写东西挺好,当个兵吧。

当年也没有大学可上,当兵是最好的出路。我们家祖祖辈辈到现在,就我一个当兵的。

到了部队我还是搞写作,后来成了专职作家。写东西是组织安排的活儿,国家拿钱养活你,你就得给国家打工。组织上说,你写个报告文学,就讲咱东北的解放战争史,写透明点。我说好,就写了一本《雪白血红》。

结果组织上又说,你这个写的方向不对,怎么美化国民党啊。

当时我挺委屈。后来想,咱这片黑土地的历史,是文学的富矿。这本写坏了,我接着写下一本,就写写从“九·一八”开始,东北沦亡十四年,这时期东北抗联的故事。

“九·一八”是怎么回事?张学良不抵抗,他把希望寄托在“国联”身上,觉得日本会扛不住国际压力,关东军能很快撤兵。小时候我就没少听老年人讲,那工夫若是换成大帅,一声“妈拉个巴子”,早跟“小鼻子”干上了。比起大帅,少帅差远了,还是嫩呐。

2001年5月,我在黑龙江东宁县绥阳镇,采访了一位九十三岁名叫陈广忠的老人。1931年他是北大营7旅通讯连士兵。事变当夜,一颗子弹从左腮打入,满口牙没几颗了。

老人说,开头听到枪炮声,不明白怎么回事儿,长官说是日本子搞演习。炮弹落大营里了,“子溜子”(东北老话,指子弹)嗖嗖的,天底下有这么搞演习的吗?有的弟兄伤了、亡了,大家红眼睛了。可上边不让打,叫“原地待命”,那不是“原地等死”吗?有的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去仓库拿枪,动作快的就拿到了,有的衣服没穿上就让小鬼子打死了。没接到撤退命令,有些军官就在那儿“挺着死”,军人得服从命令呀!

老人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上边不让打,养兵干什么?打又不打,撤又不撤,就待在那儿挨枪子,妈拉个巴子,俺们小兵的命就不叫命呀?

用陈广忠老人的话讲:“东北军算是把脸丢裤裆里了。”

我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采访抗战亲历者,到现在二十多年了。当时就想弄明白一个问题:中国怎么了?

文章来源: 新京报 发表评论>>
1   2   3   4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