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人物馆>>人物新闻字号:
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毕业生缅怀范敬宜院长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0-11-18 14:18  责任编辑: 任子鹏

照片牵系昨天,白花寄托思念。

11月16日晚,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毕业生悼念范敬宜院长座谈会举行。几十名毕业生、在读学生座满了学院的会议室,缅怀他们的范爷爷。用鲜花、用泪水、用回忆,也用对彼此的鼓励。

“范院长离开我们3天了,今天我们聚在一起,深切悼念我们最敬爱的范院长……”学院原党委书记王健华老师的开场白话音刚落,会场已一片唏嘘。同学当中,有的曾担任过范老的助教,有的曾经担任范老文集的责编,有的是范老的忘年交,有的仅仅听过范老一学期课、甚至一堂课。

学院常务副院长尹鸿简要介绍了范院长在最后的日子里的一些情况,他沉痛地说,“我们向后看,是为了更好地向前看。”

同学们说,“他在与我们生命的交集中,影响了我们一生。”同学们说,“在追寻新闻理想的路上,有您在心里陪伴,我们永远都不孤单。”

“我只是最不起眼的学生,没想到范爷爷一直关注着我”

“今天,我们聚在一起,因为感恩,因为怀念。我们共同怀念的不是一位大领导,不是一位名家,只是一位平易谦和的爷爷,我们的范爷爷。”感念起范敬宜先生,硕士05级毕业生、新华社国内部记者姜琳的话让人动容。

8年来,范敬宜先生在清华大学,他的一言一行如春风化雨般影响着一个又一个学子。

“在我胆怯困惑的时候,范爷爷始终给我有力的支持和帮助。从我第一次实习、第一次出差,第一次上两会,每一次职业生涯中的重要选择,每一个点滴的成长与进步,背后都有范爷爷的身影,他是我一生感激的人。”姜琳说。

“我是01级本科生,是和范爷爷接触机会最多的一届学生。但遗憾的是,我没有珍惜,我是属于见到老师绕道走的性格,但是,我这样最不起眼的学生,没想到范爷爷一直关注着我。在人民日报总编室实习期间,我接到了范爷爷的电话,他表扬我做的不错。”人民日报经济社会部记者左娅这样说,“他问我在工作中有什么困难,我说一写评论就死去活来,他说评论不是在家里憋出来的,评论也要有采访,有积累,才能深入。范爷爷把我们所有的学生都当作他自己的孩子一样,同我们一点距离也没有”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同学们说,老人家尽管驾鹤西去,但是,精神永在,对学生们的期望和爱永在。

“范爷爷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文风,有一些东西是融入血液的。”

“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太史公赞屈原的这句话,是对范老道德文章的写照。

“我们常常用高山仰止这样的词汇来形容我们对他的感觉。但我想,所有和他有过直接接触和交往的人都承认,他的伟大和不平凡之处,恰恰在于他始终是一个平凡的、本真的、纯粹的人。”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党委书记金兼斌的话说出了学生们对范老的尊敬和爱戴。

目前就职于清华大学出版社的99级硕士纪海虹追忆道:记得那天下午和院长约好了谈出版文集的事。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面目和善的长者,方正圆融之中带着底子里的风度和威严。谈话很愉快,当聊到古诗词吟唱时,院长忽然扬声唱起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昂扬激越之音犹在耳边,当时萌生录制成CD出版的念头,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那一次让我见到了一位内心挥洒奔放的文士。之后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又在不同的会议上聆听范院长的讲话,他不讲套话,总是娓娓道来,不煽情,切中要点而又点到为止。谁说平和不是一种性情呢?正如启功先生对他的画的评价:“如鱼饮水,观者得之。”

“学院门前有23级台阶,我曾经搀扶范院长一起走过。他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影响了很多人,在与我们生命的交集中,影响了我们的一生。记得《记者素养与采编艺术》的课堂上,夕阳照进来,我们听范院长讲述他的故事,放弃工作到白山黑水中追求新闻理想的故事。听着他的话,你会觉得,坚持理想,保持乐观,成长其实是比成才更为重要的事情。”目前就职于经济日报的03级硕士张双这样回忆。

今天,纪海虹给范爷爷写了一封信,在悼念会上读给大家听:“……后悔近来没能去看您,但庆幸给您发过笑话短信。本想遇到有趣的笑话就发给您,希冀快乐能够创奇迹,却不料下次只能发信到天堂,不知网络能否通音讯……”

“走好人生,怀揣着对他的思念。”

远在新加坡的范老的外孙女范园园,昨天给学院的师生写了一封信,金兼斌书记在悼念会上给大家读了这封满含深情的来信 :我从小就随姥姥姥爷长大。自我出生后,他们不求回报地养育了我13年;我出国后,他们日盼夜盼地盼了我7年。可是姥爷还没有享到我的福,便走了……姥爷在世的时候,总会旁敲侧击地让我看他写的《敬宜笔记》。我想,对于家里没有人传承他的新闻事业,他还是有一点遗憾的。所以他执教清华时每堂课都那么认真地去准备,一个七旬的老人常常读读写写到深夜。我想告诉和我年龄相仿的姥爷的学生们,他很爱你们,并且寄托了很多希望在你们身上……我希望同学们都能节哀顺变,毕竟进入2字开头的人生,开始要面对和亲人的生离死别,这也是成长的一部分。姥爷会走好的,同学们也要好好地,走自己的人生。我也会的,怀揣着对他一生的思念。”

金书记说,“收到范园园的信,我们很感慨,简朴直白处,颇有范院长的风采,我们代表全院师生,给范园园写了一封回信。”

其作品《乡村八记》被范老推荐至人民日报,并得到温家宝总理回信的07级硕士李强说:范老常常说,不要只看到眼前的一平方公里,要接近基层,要经常了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的喜怒哀乐。这是他用一生的经历换来的对人生的感悟。在今后的日子里,唯有牢记他的谆谆教诲,学习他的高尚人品,才能以实际作为缅怀德高望重的范爷爷。

在新闻传播学院入口处的留言板上,有这样的文字让人感动:

“历史的中国、现实的中国、未来的中国,不管风雨如晦,不论改革之艰,我们一如既往,前行在路上,带着范爷爷的教诲,做勇敢的新闻人!”

“三堂课,两本文集,给我留下的不只是记忆和书本,更有值得一生品味的哲理‘如有来生,还做记者!’”

表达哀思,寄托怀念。声声呼唤,殷殷希望。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学生们表示,祝福范爷爷一路走好,安息长乐,我们会沿着您的指引前行,未来新闻人会薪火相传。(赵婀娜 温红彦)

文章来源: 人民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