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文史馆>>风云人物字号:
普京的爱情独白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3-08-01 13:48  责任编辑: 邓晨曦

我们同弗拉基米尔·普京交谈了6次,每次几小时。无论是他还是我们都很有耐心。当我们提出了不恰当的问题或是硬要深入到他的内心深处时,他很耐心,当他迟到了或是请求我们关上录音机并说"这纯属个人隐私"时,我们也很耐心。事实上,我们是带着这样一个问题来找他的,那就是"普京先生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们同普京谈论了生活,最主要的是关于他的生活。我们的谈话,按照俄罗斯的传统习惯,不是在厨房,但却是在饭桌上进行的。有时他显得那样疲倦,两眼沉重,但从未中断过谈话。经常是:在思考对某一问题的回答时,普京保持长时间的一段沉默,但最终总是予以回答。

我们力求寻找到普京的朋友,那些很了解他的人或是在他的生活中起了重要作用的人。最后,我们驱车来到了总统的别墅,那里现在住着他家庭中的大多数女性成员:妻子柳德米拉,两个女儿,玛莎和卡嘉,还有一只卷毛狗。

我的父亲母亲

关于父亲的亲戚我知道的要比母亲方面的多一些。祖父出生在彼12Digest得堡,他是一名厨师。那是最普通的家庭,没什么特别的。但是,看起来,他的手艺不错,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他就被邀请到莫斯科近郊的戈尔基地区去工作,那里曾经生活着列宁及乌里扬诺夫一家。当列宁逝世后,祖父被接到斯大林的一处别墅去了,他在那里工作了很长时间。

——他没有遭到镇压吗?

——不知为什么没有遭到镇压。要知道,一直在斯大林身边工作的人很少有谁会幸免于难。而我的祖父却安然无恙,而且他活得比斯大林还要长。父亲于1911年出生于圣彼得堡。当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彼得堡的生活变得困难起来,经常挨饿,于是全家就来到了祖母的家乡——特维尔州的波米诺沃村。顺便说一句,他们住过的房子至今依然存在,亲戚们常去那里休息。就在波米诺沃村父亲认识了母亲。他们俩人17岁时结了婚。

——怎么,有什么理由吗?

——为什么一定要有理由呢最主要的理由就是爱。而且当时父亲很快就要去参军了,或许,他们想互相都有个保证……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1932年父母来到了彼得堡。他们住在郊区的彼得戈夫彼得宫城的旧称。母亲去了某一家工厂工作,而父亲差不多立刻就参了军,他在潜水舰队服役。当他回来后,只隔一年他们就有了两个男孩。其中的一个孩子过了几个月就夭折了。

——当战争开始后,你父亲,看样子立刻就去了前线,当了一名潜艇艇员,服了一段时间的兵役……

——是的,去了前线,是志愿的。

——那母亲呢?

——母亲坚决不同意离开,于是就留在了家里,留在了彼得戈夫。当那里的处境变得异常艰难时,我的舅舅把她接到了彼得堡。我舅舅是一名海军军官,他在舰队司令部工作,而司令部就设在斯莫尔尼宫。舅舅冒着枪林弹雨来到了彼得戈夫,将她和孩子一起带走了。

——从被围困的彼得戈夫将他们带到哪儿去呢带到同样被围困的列宁格勒了——还能去哪儿呢母亲讲述过,在列宁格勒为孩子们办了一个类似孤儿院的机构。大家想保住这些孩子们的生命。

——她一个人怎么挺过来的

——舅舅帮助了她。他用部队配给的口粮接济她。曾经有一段时间,舅舅被派到另一个地方,她差不多就处在死亡的边缘。这一点也不夸张:母亲饿昏了过去,大家以为她已经死了,甚至将她同死人放在了一起。还好,后来她及时地醒了过来并发出了呻吟声。总之,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您的父亲当时在哪儿?

——父亲当时在作战。他被安排在内务部歼击营。这些歼击营在德军后方从事破坏活动。父亲,确切地说,参加了一次这样的行动。他们小组共有28人。他们被空投到金吉谢普附近地区,他们仔细地环顾了四周,在森林里安顿了下来并破坏了一列装满弹药的列车。但是后来他们没有吃的了。他们不得已找到了当地的爱沙尼亚人,这些人给了他们食物,然后把他们交给了德国人。只有几个人,其中就包括我的父亲,得以脱身。原来的28人仅有4人回到了自己人那里。

——他找到自己的妻子了吗他们见面了吗?

——没有,没来得及。他立刻被派往一个叫涅瓦空地的地方。如果背朝拉多加湖站着,那么这个地方便是在涅瓦河的左岸。

父亲在这一地区受了重伤。他和另一位战士被派去抓"舌头"。他们爬向避弹掩体,刚做好了等待的准备,突然从那里走出了一个德国人。这个德国人和父亲他们都一愣。德国人很快明白了过来,他掏出一枚手榴弹,投向父亲他们,然后又平静地向前走去。生命其实就是那样一种普普通通的东西。

大概,德国人坚信已经把父亲他们炸死了。但是父亲却活了下来,的确,炸弹的碎片刺破了他的双脚。几小时之后我们的人把他从那里拖了回来。

战争结束后父亲复员了,于是他来到叶戈罗夫车辆制造厂当了一名工长。地铁的每一个车厢里都有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号车厢,产自叶戈罗夫车辆制造厂。

很快工厂就分给了他一间房子,是与人合住的,在彼得堡一栋普通的楼房里,位于巴斯科夫胡同,市中心,5层,不带电梯。战前父母在彼得戈夫有半个家。他们对于当时达到的生活水平感到十分自豪。但那算什么水平啊但他们觉得,这差不多就是最高理想了。

在那里,就在楼梯上,我刻骨铭心地明白了,什么叫"被赶进角落里"。在单元的门口有一些大老鼠。我和朋友们常用小棍驱赶它们。有一次我看见了一只大老鼠就开始追捕它,直到把它赶到了一个角落里。它无处可逃了。这时它调过脸来扑向我。这来得太突然,太可怕了。现在是老鼠在后边追我了。它跳过台阶,越过护栏。好在我跑得更快一些,在它的鼻子面前啪地一声关上了门。

文章来源: 人民网 发表评论>>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2.23K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