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建筑馆>>建筑地理字号:
和陶然亭的四代情谊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1-03-01 11:28  责任编辑: 任子鹏

陶然亭公园百坡亭
陶然亭公园百坡亭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一天,爷爷两只温暖的大手,一边一个牵着我和哥哥的小手,走进陶然亭公园。我依稀记得,秋日的午后,我们祖孙三人从公园北门进入,门内空寂的广场上,游人寥若晨星、门可罗雀。爷爷高大的身躯与我和哥哥幼小的身影,在秋日柔柔的阳光照耀下,在凹凸不平的黄土地上留下斑驳歪斜的影子。

离北门不远的窑台,矗立在高高的山冈上。爷爷告诉我们,早在明代此山是窑厂,在窑厂旁的平台上建有高大的窑神庙,故而得名窑台。我们爷儿仨,前后登上窑台极目远眺,湖光山色尽收眼底。在窑台上的茶馆里,爷爷吸啜着香茗,我和哥哥在光滑如镜的地面上玩儿着弹玻璃球。因摩擦阻力小的缘故,玻璃球滑行的速度极快,简直要飞起来的情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和哥哥在小鹅卵石铺成各种图案的甬路上蹦蹦跳跳,爷爷不时用浓重的山东口音提醒我们注意安全。那时,陶然亭公园野趣横生、古朴自然。一排排粗大壮硕的柳树挺立在岸边,随风轻摇的细柳垂丝,触手可及。岸边茂密的芦苇一片片一丛丛,夕阳里飘动着洋洋洒洒的芦花,像被涂上了一层金黄色的油彩,变得美妙而绚丽。远处成群在水面游荡兜凫的野鸭,追逐嬉戏。我和哥哥用小石子投向它们,它们瞬间飞起,又“扑棱棱”地滑落在不远的水面上。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终年在报社上夜班的父亲,难得忙中得闲。终于有一天,他说要带我和哥哥、姐姐去陶然亭公园,我听了高兴地一蹦老高。初夏周日的清晨,艳阳高照,风和日丽,陶然亭公园游人如织。我们父子四人来到湖畔北岸的游船码头,租用了一条手划船,在水波如镜的湖面上荡开双桨,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带给我们的舒心惬意。

清漪荡舟,碧波逐浪。由于我玩儿得太兴奋了,疏忽大意中将父亲一把漂亮的折扇遗失在游船上。我还记得,古铜色的扇柄发出清亮的光,扇骨间弥散出阵阵幽香。那把折扇是五十年代中期,父亲参加中央直属机关青年积极分子代表会议得到的礼物。会议结束后,父亲和众多代表在中南海受到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邓小平、贺龙、杨尚昆、李济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多少年后,我还为自己的粗心而丢失了那把折扇懊悔不已。

那时的湖心岛,被一条土堤连接着北岸,土堤将水面分隔成东湖、西湖。泊船过堤,我们父子四人登上了慈悲庵的台阶。父亲在山门前的一棵树干粗壮枝叶繁茂的槐树下告诉我们,毛主席年轻的时候为商讨驱逐湖南军阀张敬尧的斗争问题,曾与“辅仁学社”众多成员在此树下合影留念。

进入院内一座三敞轩的房子,父亲对我们说,这就是陶然亭的“亭”,是清康熙年间在此监造砖瓦的工部郎中江藻所建,因而又叫“江亭”。他取白居易“待到菊花家酿熟,共君一醉一陶然”的诗意,用“陶然”二字为亭命名。站在陶然亭之上,放眼望去,四周芦苇环绕,蛙鼓林蝉,别有逸趣。东看先农坛,南望永定门,北望窑台。清风徐来,溽暑顿消。

八十年代中期,随着女儿的出生、成长,她的童年快乐与陶然亭公园密不可分,稚嫩的笑声荡漾在公园的每一个角落:北门儿童游乐场的大象滑梯、白石雪山;西南角名亭园里鹅池撵鹅;东湖天然游泳场里学游泳;慈悲庵里捉迷藏;西湖上与表弟冰车比赛;高君宇、石评梅墓前宣誓加入少先队等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陶然亭公园里拍摄的张张照片定格了她初涉人生的轨迹。

去年,女儿从美国返京探家,我们又一次去了陶然亭公园,公园更加年轻的景色令她感慨万千。在陶然亭公园,她童年走过、玩过的地方又一次次留下青春倩影。显然,异国风情的熏染丝毫没有改变她对陶然亭公园的眷恋之情。

如今,年已花甲的哥哥和早已过了天命之年的我,每到周日的清晨,都会相约从不同方向的居住地赶到陶然亭公园,汇集到晨练的人流中,吸吮着园中那一缕缕清馨的空气,延续着那份少年不了的陶然情!(邱崇禄)

文章来源: 北京日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