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中国>>阅读馆>>在线阅读 字号:
东方第一大暗杀,白鑫就诛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china.com.cn  时间: 2011-08-20 14:40  责任编辑: 钟明

  也是在特科,周惠年接触到后来成为她的第一位丈夫的谭忠余。当时,他已是红队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三科科长顾顺章的副手。起初,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往来。

  谭忠余是上海宝山县人,和顾顺章是老乡,原是一家米店的店员,有个妹妹在纱厂做工。北伐战争期间,他参加了由中共在上海领导的三次工人武装起义,从此加入革命队伍。据周惠年回忆,谭曾是康生的交通员,并由他介绍入党。作为红队的负责人之一,他参与了一系列惩治危害中共的叛徒和奸细的行动,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轰动一时被称为“东方第一大暗杀”的行动。

  1929年7月,身为中共中央军委秘书的白鑫,通过他的弟弟、在国民党军政部任储备司司长的白云深,秘密向国民党上海市党部自首。为了邀功请赏,他把中共中央和江苏省委部分负责人将于8月24日在设在新闸路经远里的江苏省委机关开会的消息,透露给国民党上海市党部。

  国民党上海市党部以上海市公安局的名义,经与租界巡捕房政治部交涉,共同采取行动,逮捕了参加会议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农委书记彭湃,政治局候补委员杨殷等五人。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也将白鑫一起逮捕,随即置于国民党特务的保护之下,以防红队追杀。

  中共五位重要领导人被捕,在中央引起很大震动。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于当晚即主持召开特科负责人紧急会议,部署对彭湃等人的营救,并要求迅速查明被捕真相,如发现叛徒,坚决予以制裁。

  特科通过内线——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驻沪特派员杨登瀛,随即查出彭湃等人被捕,系为白鑫出卖所致。并得知8月28日,彭湃等人将从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的小北门水仙庙侦缉队拘留所,转解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周恩来当即下令特科全体出动,在囚车经过枫林桥一带时,武装劫车救人。

  8月28日清晨,一群电影摄制人员在枫林桥边拉开拍片阵势,过往的行人和小商小贩也多于往日,他们都是红队队员装扮的。按计划,枪支将放在皮箱内,由三民照相馆老板范梦菊用脚踏车带到劫车现场。可范梦菊迟到了,红队队员还来不及清洗掉枪膛里的黄油,囚车已在森严的戒备中呼啸而过。

  国民党得知特科曾在枫林桥布阵劫车,十分恐慌,蒋介石急电就地处决彭湃等人。8月30日,彭湃等即遭枪杀。消息传来,全党悲愤,周恩来亲自草拟了《彭杨颜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中国共产党反对国民党屠杀工农领袖宣言》、《以群众的革命斗争回答反革命的屠杀》等文,号召人们“踏着死难烈士的血迹,一直向前努力,一直向前斗争!”同时明令:“一定要把叛徒白鑫干掉。”

  特科又通过杨登瀛了解白鑫的行踪,侦知他企图逃往南京。周恩来指示不能让其逃脱,制裁要坚决执行。白鑫自知必成红队追杀的对象,在国民党特务范争波、范争洛等严密护卫下深居不出。

  9月初,白鑫突然出现在作为中共中央重要联络点的达生医院,原来他患了疟疾。白鑫本与医院主管医生柯麟相识,但不知他是中共地下党员。柯麟在为他开罢药方后,试图将白稳在医院,乘机发出消息,可狡猾的白鑫见柯麟离开诊室,随即不辞而别。

  柯麟经诊断,认为白的病尚需几个疗程才能好,特科遂策划在白鑫再次到达生医院就医时行刺。然而,白鑫再也没外出就医,只是请柯麟只身到他的住所为其诊治。时隔月余,杨登瀛传来确信,白最终确定将于11月11日逃往意大利避风。周恩来决定,叛徒的死期就是他动身的那一天。

  顾顺章、陈赓和谭忠余研究了严密的行动计划,由谭忠余等10名红队队员在白鑫住宿的范公馆附近,用手枪射杀白鑫,然后迅速撤离。

  11月11日午后,由顾顺章亲自指挥,陈赓、谭忠余等潜入白鑫住所周围的弄堂,分别装扮成小贩、修补匠、送衣人或过路者。入夜10点,公馆附近寂静冷清,两辆车开到公馆门前,保镖和佣人搬运行李忙活了好一阵,可白鑫仍未露面。

  约摸一小时后,有六七个人从公馆后门走出,白鑫也在其中,红队队员迅速扑过去向白鑫射击。由于夹裹在人群之中,白鑫没有被第一排子弹击中。他顿时意识到大难临头了,一面拨枪还击,一面狂奔夺路而逃。

  白鑫的保镖随即开枪抵抗,看门的巡捕也前来护卫,一时枪声大作。枪战中,负责保护白鑫的国民党上海市党部执行委员范争波,身中三枪,重伤倒地;其弟范争洛连中六弹,当即毙命;巡捕中亦有人被打死。

  三名红队队员对狂奔的白鑫紧追不舍,终于在他跑出二十多个门院时,将他击倒,其中一颗致命的子弹,由前额洞穿后脑。

  白鑫在众多保镖护卫之下,仍然未能逃脱中共特科的追杀,使整个上海震惊。数十家报纸争相报道白鑫被击毙一事。有的报纸还用红色标题大加渲染,称之为“东方第一大暗杀”。

文章来源: 文化中国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