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一生》 第七章 摊牌

自从是从北京回来之后,夏晗自己将自己关了一整个礼拜,让后终于是想清楚了自己和王建辉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而此时身边正好是有一个十分的符合自己的要求的沐远航,因此其实夏晗和沐远航已经是在一起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对王妈妈说而已,一方面确实是十分的同情她,但是要想让自己为了同情,而将自己的一生全部都搭进去的话,自己还真的是不能接受呢。 其实沐远航早就是听到了夏晗的电话了,并且是也知道是王建辉的母亲的电话,心里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夏晗,你难道是想要瞒着一辈子吗?还有就是其实你并没有对不起王建辉的,这七年来要不是你他早就是不行了,现在你是完全可以将这件事情告诉给王建辉的妈妈的。”沐远航对着夏晗说道,既然是夏晗都选择了和自己在一起了,到那时还是很王建辉的妈妈有关系,自己还真是接受不了的。 “远航,我总是觉得自己对不起王建辉,并且是对不起王妈妈的。”夏晗有些难受的说道“同时我也是知道我和王建辉永远都是没有坑内在一起了。” 没有那个男人能够接受自己的女朋友经常是在自己的面前提到自己的前女友和家人的,就算是沐远航也是一样的。 “夏晗,你觉得你对不起他们,那我呢,你有没有想到我呢,你觉得你对的起我吗?”沐远航有些抱怨的说道“我追了你这么长的时间,一直以来你都没有好好地对待过我的,我承认你们之间是有着很深刻的感情的,但是你也不能一直都将这个感情不妨开的,这样的话你让我如何自出。” 沐远航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对还是不对,同时对自己原先追求夏晗这件事情表示有些不知道对错了。 “夏晗,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将王建辉忘了吧不然的话我们两个人真的是没有办法生活的。”沐远航站起身来,拿着自己的公文包出去了自己也只能是这样了,要是夏晗真的是没有办法将王建辉忘掉的话,自己只好是放开了。 夏晗看着沐远航离开的身影,知道自己做的有点过分,或许是自己应该决断的时候了了,不然的话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话,对于谁来说都是很不公平的。对于沐远航,夏晗的心里确实是有些歉疚的。 想到这里夏晗站起身来,心里想着是的自己是需要好好地将这件事情处理清楚地,不然的话对谁都不好的。自己应该是将这件事情对王建辉的母亲说清楚的。 下午夏晗下办之后并没有回到家里,而是给沐远航打了个电话。 “远航……”夏晗的生意里有种说不出的决绝的感觉。 沐远航有些吃惊,不知道夏晗想要做什么,还有有什么事情不能回去说呢,非得打电话呢。 “你说的是对的,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好,尤其是对你最不公平了,所以我准备去和王建辉的母亲说清楚,今天晚上晚一点回去。”夏晗对这沐远航说道。 听到夏晗的话后,沐远航的心里说不出有多高兴了,因为通过这件事情沐远航知道夏晗实际上是在乎自己的。 “夏晗,要不要我陪你去?”沐远航夏晗会应付不了的,所以问道。 “不,远航,你要是在的话,是很不方便的。”夏晗说道,此时沐远航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此时确实有些尴尬,于是答应奥“好吧,你一个人要小心一点,还有就是注意一下说话的态度,毕竟是老年人了。” 挂断沐远航的电话后,夏晗的心里一阵的紧张,说句是活确实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是此时却是再也没有理由不说话了,无论是怎么样此时设计的人物不仅仅是王建辉的家人,而是还有夏晗和沐远航了,所以说无论如何夏晗一定是要将这件事情交代清楚,也算是做一个结局吧。 今天并不是礼拜天,但是王妈妈还是看到了夏晗从外面进来了,从夏晗的脸色上王妈妈觉得自己最为担心的事似乎是发生了。 进了房间,房间里没有亮灯,夏晗以为是王妈妈并不在家,心里突然间觉得有种放松的感觉。但是有时觉得有些失落,就算是今天不说,但是明天呢,自己总有一天是要说出来的。夏晗走到了房间的电源的开关的位置打开了房间的灯,这才发现王妈妈竟然是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仿佛是早就知道了夏晗回来一般。 看到王妈妈的身影后,夏晗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了,是的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时间来解决的,现在也是一样的,自己是没有办法逃避的。 “王妈妈,你应该是早就知道了吧?”夏晗坐在了王妈妈的对面,虽然是早就想到会是有着么一天的,但是真的会到了这一天的时候。还有些不知所措。 王妈妈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夏晗说话。“我去来看过建辉了,相信您也应该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了吧?我想我今天的来意您应该是知道了吧。关于王建辉此时的情型,我想我们是没有办法能够在一起的,王妈妈,您应该是也知道吧。我来就是想对您说一下以后恐怕是我没有时间再来了。” 夏晗叹了一口气,看道王建辉饿妈妈丝毫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于是站起身来说道“我走了王妈妈。”转身来开了房间。 在这整个过程中,王建辉的妈妈什么都没有说,因为王建辉的妈妈确实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此时自己的儿子都已经是这样了,自己还能做什么呢,还能挽留什么呢,让人家一辈子跟着自己的儿子守活寡吗?不,虽然是自己一直都是瞒着夏晗的,但是自己的心里确实是也是很难受的。 夏晗出了王建辉的母亲的家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或许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只是想想起来比较困难,但是实际上做的时候并不是那么困难了吧,就像是自己一直以来考虑的关于王建辉的母亲的这件事情吧,此时也已经算是完全的解决了吧。 此时的王建辉并不知道夏晗已经来过了,并且是也不知道实际上夏晗已经是离开自己了。因为陈明洁此时从来都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王建辉,主要是为了王建辉的病情着想。虽然是如此,但是王建辉的心里确实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逐渐的有了一种说不出的不安的感觉,仿佛很多东西都逐渐地远离自己一般, 王建辉以为这是自己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住院的时间过于漫长所以才会产生的幻觉罢了,并且是开始对于自己的特殊的能力逐渐的有些怀疑了,如果自己真的有这种特殊的能力的话,相信应该是不会走到这一步的,但是最后自己还是到了这一步,这只能说明自己的能力是靠不住的。 因为这个原因王建辉的情绪逐渐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变化,虽然并不强烈,但是陈明洁却是深刻的感受出来了,只是此时的陈明洁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而已。 不过还好王建辉虽然说是情绪有了一点点的变化,但是b并没有影响到身体的状况,所以夜明洁也就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罢了。就是在这个情况下,周岚再次到来了。这让陈明洁的心里也是觉得十分的开心,原来此时距离王建辉离开自己的考古队已经是不止一个月这么长的时间了,所以说这一段时间考古队的这一次的考察基本上是在这一段时间内尘埃落定了。 来看望王建辉的人不仅仅是周岚自己还有是周岚的同时孟广和教室王教授。无论是谁来看望王建辉陈明洁都是很开心的,因为至少是还能让王建辉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的,尤其是自己的这些同事们就显得尤为重要的,因为不能让王建辉之道自己的母亲和夏晗来过,除此之外王建辉就没有别的亲人了,所以在这样的加护病房里,显得有些清冷。 因为当初的时候是周岚送王建辉来医院的,所以周岚是和王建辉的主治医生夜明洁十分的熟悉的,所以一进入医院,周岚就带着王教授和孟广找到了陈明洁。 “陈医生,王建辉的情况怎么样了?”周岚开门见山的问道,虽然说是当初离开的时候偶已经是知道王建辉当时已经是脱离了危险期了,但是虽然是脱离了危险期,但是实际上也就只是说明了命是保住了,但是周岚揍得时候王建辉还是如同一个植物人一般,根本是没有什么反应,说不出话了,看不到人,并且是好周身的很多器官都是需要修复的,出了能够听见之外什么都做不了的,所以说那个时候,除了有命之外什么都是没有了。 这一次来已经是搁了大约是有三个月了,周岚的心里十分的想要知道此时的王建辉究竟是怎么样了,不仅仅是周岚想要知道就算是王教授和孟广也是很想知道的,因为这三个人是看着王建辉从一个普通的人进入了考古队,并且是逐渐的成长成为了一个合格的考古队员,并且是也是他们这些人亲眼看这王建辉遇害的,所以说自然是很重视这件事情。

返回
《执手一生》 第七章 摊牌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执手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