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就得扑倒你》 第五十章 比赛的帷幕

“你看我这样,能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呢?”苏清悦平坦着双手无奈的耸耸肩膀,趴在沙发上无力的抱怨“现在想再联系一下都没可能了……” “宝贝啊……”琉璃擦好了长笛放进了锦盒,然后窜到苏清悦身边,整个人都粘到她身上了“那你既然这么无聊,你就和我讲讲故事呗~” “什么故事?“ “就是……”琉璃羞涩的笑出来,贴到苏清悦耳边呢喃“就是个你和肖东啊,怎么样?是不是准备和他一起离开江城然后去英国?” “哈?”她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肖东是提过要去英国,可是她以为他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了啊 “怎么了?”苏清悦的表现让两个人都是觉得好奇,琉璃更是在微微的思考过后惊呼出声“悦悦?你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那眼神瞪的好似会掉出来一样,叶沐舟下意识将手移到她的下巴那里接着“哎呀,小舟你别闹”琉璃慌乱的拍开叶沐舟的手“悦悦,你快点说啦,急死我了!” “琉璃,你那么着急做什么”叶沐舟懒懒的坐在一边,看着琉璃的眼神意味深长 “我……”那娇媚的双颊不知是怎么的,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天哪!琉璃竟然也会脸红耶!”苏清悦坏笑道,生怕是假的似得还伸手触碰了两下,指尖的热度让她更加肯定“哈哈,是真的脸红耶!琉璃你怎么这么可爱嘛!” “悦悦!!!!” “好嘛好嘛,我错了”苏清悦举着双手抱头,悻悻的敛了脸上灿烂的笑意,只是嘴里还是嘀咕着“真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呢……”这让琉璃更是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错了!错了!不说了!”见她有了发作的趋势,苏清悦赶紧大呼停止,再怎么百年难得一见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哼!你们都坏!”琉璃小脸一拉,可不高兴了 九点十分,单溪夏小沫她们来了,来的还有苏妈和赵雅。一起过来帮三个女孩子上妆。 “伯母,你越来越漂亮了呢!”就这样,她亲爱的老妈就被琉璃这样好言好语给哄了过去,果断的抛弃了她可爱的女儿 “小悦悦~”赵雅叫的依然是那么亲切“来,阿姨帮你弄好不好?” “好,谢谢阿姨了”话是这样说的,人家都已经开始了,她能拒绝么?! 夏小沫理所当然的去了叶沐舟的身边,而单溪呢?这么个女汉子显然是不会化妆什么的,所以,她是来酱油的! 十点: “好了!”赵雅放下手里的木梳笑意盈盈的道“哎呀,我们的小悦悦怎么都好看,这样子更美了!” 可不是么,就连一向以女汉子自称的苏清悦也不免在心里大大的惊艳了一把,天!镜子里的女孩远黛细眉,美目氤氲着水意,巧鼻高挺,红润的唇如此美丽的一个淑女真的是她么?简直都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样小溪,小悦悦好不好看”赵雅搂着她的一边肩膀骄傲的问一边坐在沙发上闲着的单溪 “好看好看!”单溪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还不忘伸出大拇指来夸奖 “我这边也好了!”这回是苏妈,只见她纤纤十指正放下一管口红,苏妈一向喜欢妖冶的妆容,这次也不例外的给琉璃画了,黑色眼线勾画她的眼睛柔美如丝,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那红润的嘴唇泛着羞人的光泽,妖冶之中不失少女的羞涩,琉璃十分满意,直搂着苏妈说好话,哄得苏妈简直笑的合不拢嘴,扬言不要苏清悦要琉璃做女儿。 最后完成的是夏小沫,她将叶沐舟的长发拉直披散在肩上与身后,为了看起来不单调夏小沫还特意的选了一枚小提琴样式的发夹给她戴上。 清秀如玉的脸上了淡淡的妆,长长的睫毛以最美丽的角度翘起,那白嫩的肌肤不用施以一粉一黛便足以让人移不开眼,红唇涂上了粉色的唇彩柔嫩润泽。配上那身贴身小礼服自然而然的给人一种清纯干净的舒适感。 “我的也不差吧!”夏小沫调皮的眨眨眼睛,很是满意她的作品 “完了完了!”琉璃却哀叫连连 “怎么了?”夏小沫一愣 “你看着吧,待会小舟出去后许冽那家伙怎么用眼神去秒杀那些看小舟的男生,我不要和空调走一起,我怕冷!” “不至于吧……”琉璃说的也太夸张了吧 “搞不好就是这样的!”苏清悦表示同意琉璃的说法,许冽很有可能这样,概率不亚于百分之九十 “时间快到了!你们快点准备一下吧,我们先出去了”夏小沫扬了扬手表,并且外面可以听到不少人的谈话声,差不多全部都到了 “加油啊,回头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苏妈温柔的给叶沐舟和琉璃加油,又到了苏清悦身边那态度可就是一个天上地下了“臭丫头,敢丢你妈我的脸你就惨了!” “……”反正从小到大也丢了不少了,也不差这一回啊! “别听你妈的,阿姨给你加油呢”赵雅温柔的摸摸她的脑袋,然后出去前场等待她们 苏妈她们前脚刚走,肖东左泽雅许冽三人就过来了,当然了,看到这三个女孩如此的美丽,自然是不免震惊了一番了。 “苏清悦很漂亮”左泽雅第一个开口夸奖道, “雅现在超级帅哦!”春风一般的儒雅让人怎么样都难以抗拒,随后用特臭美的对肖东抛了个媚眼过去“怎么样。好看么?” “……”肖东视线在她身上微微的扫了两眼“不说话的话还可以”一说话就暴露了 “…………你不打击我你难受么?”忍住忍住!世界如此每秒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 “悦悦,别忘了你穿的是淑女装耶……”琉璃在身后弱弱的提醒了一句,没办法,别怪琉璃多事,实在是苏清悦她这幅咬牙切齿的模样太吓人了! “该走了!”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回神之际刚才带领他们过来的女生已经满脸笑容的站在门口了“我们现在要去前场了,请跟我来” 【】 金色大厅的建造风格是世界有名的,可是现在对于她来说再怎么有名她也是无心欣赏的,看似她是有条不紊的神情淡若的坐在肖东和左泽雅的身边,可是这内心的恐惧和紧张却是不言而喻的,每走一步心里边越发的慌乱,每当前场有人声传来她也就更紧张,一开始还好她还可以控制下来,可是越接近舞台便再也无法抑制那份恐惧,心脏剧烈的跳动仿佛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一般。 忽然,手被紧紧的握住耳边传来那狂傲的声音“怕就躲在本大爷的身后” “苏清悦,就当一切都不存在就好了,放轻松”左泽雅轻柔的嗓音又从另一边响起,在她紧张的几乎晕厥时两个人同时握住了她的手,走在后面的许冽也投来关心的目光 “好点了?”肖东转身看她 “嗯”她点头,心里的紧张也确实好些了 “那就走吧”肖东这才又往前继续走着,在主持人全英文的介绍下,苏清悦脚步艰难的往前舞台移,主持人说的话她是一句都没有听懂,要不是肖东她一定还停在原地不知所措的。 “别紧张!”肖东握了一下她的手,在她耳边低语一句后又迅速放开,笔直着身子在开场音乐中大步的走上舞台,然后是她,再是左泽雅他们…… 眼前五颜六色的一片让人眼花缭乱,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才慢慢开始打量对手和评委席。 舞台上另一个方阵整齐有序的站在那里,兰迪看见她还对她友好的笑了一下。他身边的人也对她眨了一下眼睛。 在看评委席,都是当今世界上著名的音乐家和指挥家,她心里大致的数了一下大概有十几位的样子,都是经常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大人物,没想到今天可以一下子看见这么多,一想起待会要在这么多大家面前演奏,这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紧张又一次翻涌而至…… 一段又一段不断的介绍以及演讲后,比赛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对方似乎是在迎合他们一样,选手阵容也是3男3女,那三个女孩子看起来也是胜劵在握的自信模样,琉璃和叶沐舟自然是满腔战意,她们已经很久没有找到对手了,很久都没有那种将对手彻底击败的快感了,不管如何对于胜利的火已经燃起,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就熄灭的,男生之间更是如此,甚至都可以看见他们眼神之间那迸发的火光…… 先上场的是对方的女生队员,她手里拿着一把阿玛提的小提琴,自信微笑的将小提琴架在肩膀上闭眼滑动弦弓,拉出一首悠扬绵长的舒伯特《小夜曲》,手法娴熟至极,不管是指法还是音的调节又或者停顿都处理的将近完美,和她一比stay的尤佳和U美斯的莎莉她们的技术完全是无法相比的。 迎战的是叶沐舟,看似淡然的她双眼早在对方拉响小提琴的那一刻燃烧,她是好战的,既然对方如此认真的下了战书,她又岂有不接之理呢! 她对乐器很有天赋,再加上她热爱乐器所以她的努力会比任何人付出的都要多,并且对于她演奏的每一首曲子她都记在了心里而且用心的体会曲子的意境,所以她每一次的演奏都是让人震惊的,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了。 …… 第一轮结果叶沐舟以0.1分遗憾的输给了对手,虽然遗憾可也让在座的的每一位评审对她有了深刻的印象,更有大师当场问她愿不愿意随他去法国深造 当然了,哪位小提琴手也很幸运被一位指挥家邀请加入他手下的管弦乐团,可惜的是,她婉言拒绝了 叶沐舟败了,可是却也败得心服口服至少今天的这一场比赛让她得以尽兴了“对不起……各位”她鞠躬向他们道歉,这一开始就输了对他们还是多多少少会有影响的 “没关系,亲爱的”琉璃首先过来劝她,可以看得出来她满眼的激动,再见识到对方的实力过后她再难平静了,果然不愧是凯撒,呵呵,现在她很亢奋,能在小舟手里拿下一分,那么在她手里别想多拿一分“小舟,已经很久很没有这么兴奋了吧?” “嗯”叶沐舟点头“自从悦悦退出king之后就在没有了……三年了……” “是呢……”琉璃叹息,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间三年都过去了 “有什么感觉”肖东坐在椅子上,鹰眸落在舞台上演奏的选手 “很好”叶沐舟老实的回答,任由许冽拉着她坐在他身边。弯腰主动替他拿起他装琴的锦盒,取出他宝贝的琴递给他“加油!” “嗯”他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握着琴首的手渐渐收紧……起身缓步走上后台,下一个登场的是他! “别担心!许冽的水平是很有胜算的!”琉璃在叶沐舟的身边说道, “我知道”叶沐舟点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紧盯着那黑幕,强烈的目光似乎要穿透那黑幕好看到帷幕之后的人。 对手结束了演奏,在舞台上鞠躬这才下去,掌声雷动中许冽冷漠的身影在灯光中显现出来,宛若一座冷寂的冰山,周身都散发的冷漠气息让人不觉为之感到心痛。 《万福玛利亚》这首曲子的柔和,细腻已经那对于生活与爱情的美好憧憬与赞美,被许冽用他的双手,一把琴,一只弦弓刻汇的栩栩如生,那柔和的灯光照耀着,许冽双眸微闭,嘴角的那浅浅的笑容却是那样的绚烂,那灯光的明亮黯然失色,揉碎了一地的光华…… “少年!你和我去法国更进一步的进修吧!”刚才邀请叶沐舟的音乐家难掩激动的站起来离了位子,双眼闪烁着不可抑制的灿烂“我会让你成为伟大的小提琴家的!少年跟我走吧!”他的声音不可控制的颤抖,此刻他的眼里的许冽浑身充斥音乐的才华与前途无限,这样一个人,他无论如何不愿意错过 “哦!少年我诚恳的向你发出邀请,希望你可以加入我的团队!你将会是我管弦乐团最完美的小提琴首席!”又一位金发碧眼的中年男人大方的发出邀请“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小提琴选手!”他真诚的夸赞,毫无作假之意 久久没有听到回答,两个人的心里都是直打鼓,但是也不愿意让这么优秀的人就这么从手中错过,又都希冀的注视着舞台上的黑发少年“你可以好好考虑的,这是我的名片!” 两人同时上台,亲手送上自己的名片并于许冽握手,向之倾诉欣赏之意希望他可以好好的考虑的“我随时观众你来找我”中年男人与他握手时承诺。同时高举许冽的手朗声宣告许冽是第二轮的获胜者! “耶!”台下他们也终于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不听到最后的宣布这颗心就始终是悬着的,这下好了,终于赢了一场 “好耶!终于扳回一轮了!不愧是我的偶像!”单溪高兴的手舞足蹈,自从上次许冽救了她之后,单溪就一直把许冽当成了自己的偶像,超越的人也从萧凡改成了许冽,现在,对许冽的崇拜更是犹如滔滔江水 “是啊,也亏是许冽了”夏小沫因为紧张担心而紧紧握着苏澈“想不到这一开始火药味就这么浓了……”也没料到叶沐舟在第一场就失利了 “这也是情理之中,毕竟对方也是殿堂级别的乐队,和之前音乐节中的队伍实在差距太多了……”群棋靠着椅子上,着实为今天的最后结果而感到担心,虽说他们也不弱…… “我们赢得几率是多少?”唐烈凑到群棋的耳边悄悄的问道 “不知道呢”郡棋也只是叹气,说实话他也不是很清楚 “一半!”倒是苏澈给了答案, “也就是说,没什么把握咯?”黎昕咂舌 “不是没有把握”郡棋淡淡的摇头,也同意苏澈的话“而是没有办法估计他们的实力罢了” “除去已经比过的小舟和许冽,还剩下的四个人实在是无法估测实力的,所以只能保守的说几率是百分五十” 听了郡棋的分析,其他人也是渐渐明了的点头“也就是说,现在的得分是一比一平,虽然对方很强但是在我们不清楚肖东他们真正实力之前可能是一半对一半的”单溪转头看着郡棋“我这样说没错吧?” “没错”郡棋赞赏的点头“而那四个人当中,尤其是一个人最在关键!”微微蹙起的眉头隐隐看出担忧 “你是说悦悦吧?”夏小沫从舞台上收回视线“也是,如果是阿杨的话那么今天的形势就会完全的倒向我们一方了。只可惜悦悦……” “话不能这么说,其实我们和她相处了那么多年也不知道悦悦的极限在哪里……” “极限?” “是的,现在只能看苏清悦够不够争气了……”郡棋其实心里也是着急的,可是没有办法了,只能赌一赌了“拿下四场我们就赢了!” “还有三场呢!悦悦是无法避免了……” “别担心,我们相信悦悦吧!别给她压力”夏小沫搂着单溪的胳膊,苏清悦正好往他们这边看过来,夏小沫甜甜的回以笑容。 看到夏小沫安慰的笑容,她也放松了一些,在看到叶沐舟输了的时候,她脑子完全懵了,连小舟都输了,她怎么办? “怎么了?”坐在她身旁的肖东一直都在暗中注意她,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没事,就是有些紧张罢了!”她苦涩的摇头,抬手逝去额头渗出的冷汗“别对我有什么期望……” “保持平常心就好了!”习惯性的揉了揉她的脑袋,肖东也没有再说什么,目光紧跟着上台的左泽雅。 左泽雅步上舞台,一翦秋瞳含笑在观众席与评委席一一扫过,最后落在肖东身边的女孩身上,微微一笑将长笛抵至唇边吹响一曲《晨景》 这一曲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位,苏清悦从紧张的边缘将自己的拉回现实,或许,更准确的说是左泽雅用他的笛音将她唤醒了,这一首曲子圣楼的蓝奈若曾经也演奏过得,但是最后败给了袁穆的《天空之城》,但是左泽雅用他的方法和独特将清晨的美好与万物复苏的灵动都完美的刻画出来,那样的活力那样的生动富有生命力…… “要是上次我遇到的是左泽雅,我一定没有机会的”袁穆望着舞台上修长的身影喃喃自语“左泽雅,是个神秘的人……他的音乐也是神秘的……” “说不定是你的实力问题呢!哼!”单溪冷笑一声嗤之以鼻 “左泽雅可是把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队伍带成了音乐节第三名呢,怎么能是小人物?”谈起左泽雅,苏澈也是带着三分敬意的。 “那这一局希望很大咯?” “也许吧……” 左泽雅的演奏仍在继续悠扬平静的笛声中则传达着异样的诉说:当冲破了漫漫黑夜,迎接你的将是美丽的晨景…… 领会过后,她明朗的对他绽放了一抹清明的笑容,双眼眯成了一轮弯月:谢谢你,雅,我明白了 “我一趟洗手间”她侧身在肖东耳边轻语 “嗯”肖东微微颔首“早点回来”下一个比赛的是他,不想让她错过 “放心吧”苏清悦轻笑着拍拍肖东的肩膀“我不会错过你的比赛的!马上就回来了”她弯腰拿上放在椅子上的包包,一晃神已经闪进了通道中,寻不到身影了 洗手间: 依稀可以听到台前传来的熟练的中提琴演奏的声音,苏清悦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机,忐忑的看着屏幕上拨出去的号码 “……嘟……嘟……嘟……喂?”在一阵忙音之后,电话已经拨通了,温和的男声自电话那边传来“小悦?比赛的进行的怎么样了?” “阿杨……”她应了一声,说来也怪刚刚拨通电话时明明是那么的忐忑,为何现在那不安已然不翼而飞了。 “嗯,我在,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意外?”电话那边,林杨的情绪因为她的迟疑变得有些焦急 “没有没有!”她赶紧否认“一切都好,现在第三轮已经比完了” “是么?那么比分如何?” “小舟那一场失利了,不过阿冽扳回来了,雅也赢了,现在是二比一呢”光是听她的语气也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开心 “那么,待会是肖东上场了吧?” “是啊!肖东一定也没有问题的”虽然对方前场的队长修斯,但是她依然相信肖东的实力,她对肖东永远保持百分百的信任“他一定会赢的!” “我也坚信不疑”他微微停顿了一会儿又道“肖东过后就是你了。” “是啊,阿杨不骗你我很害怕,很紧张”被林杨戳破了心事,她的好心情顿时少了一大半了“真的怕辜负了你们!” “这样可不是我认识的小悦呢” “那你认识的我是什么样的么?”她反问道 “嗯……有一次我和阿俊在学校的青松树下捡到了一只纸鹤” “纸鹤?然后呢?”她有些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起这么不相关的事情,可是也好奇的很想要继续听下去 “我们觉得好奇,然后就拆开了纸鹤上面写了一句话” “什么话?” “上面写着:晴天,属于灿烂的人” 一个闷雷在她的脑海炸开,这是她最常写最常用的一句话了,她自己都不曾意识到有多久没有再说起过这句话,有多久?仿若已经有一个世纪一般长了 “小悦,你还记得这是你写的么?” “记得”她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呢,这句话是她从小到大可是说是支柱了“阿杨,我……” “那么,小悦你是不是应该也雨过天晴了?还有……”他的声音越发的柔“你不是有很多的话要说却不知怎么开口么,那么就用音乐说出来好了,用你的双手‘说‘出来好了” “用手?” “嗯,小悦你留下的项链等你回来了,我给你戴上吧” “好!”她一口气答应道,挂了电话,手机还握在她的手里,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样的愁眉苦脸,开了水龙头,掬起满满一手的水,溢出的水顺着指缝流下,她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晴天,属于灿烂的人……” “哗……”水泼向镜子里的自己,打碎了镜里人儿的愁容,豆大的水珠垂直落下平滑的镜面,流下一条条的水痕分割着那那残破的心情 素白的小手抚上镜子,抹掉水痕那模糊的人影逐渐清晰,那是一张清雅绝美的脸,那双明目亮若星辰美如明月。诱人的红唇上扬勾勒出最为自信的弧度,苏清悦又整理了一下衣装,沾湿了的手指在镜面上画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加油!”她这样的说着,拿着包包终于走出去。 等她回去之后,肖东已经离开位子上了舞台了,站立于舞台之中,纯黑的高级手工西装完美的衬着他高贵的气质,单手置于腹间,另一手背在身后身子微倾,向在座的评委与观众微微行了一礼,起身之时双目之中印出那娇小可爱女孩的正在对他挥手,隐约之间可以听到她在喊“加油!”,苏清悦自信的笑容也暖了他的笑,仪态万千的走近钢琴,坐在那白色的凳子上,他侧身又看了一眼台下认真准备倾听的人儿,微垂眼帘,双手同时按响了两个和弦。 曲调激昂,张扬,大胆,再加之弹奏者实力也确实不凡,间隙之间的停顿都处理的恰到好处,激昂之处十分到位,柔情部分富有情感而不乏细腻,天马行空的曲子演绎惟妙惟肖,就连专家也不免拍手叫绝“好一曲《即兴幻想曲》!” 肖东的身子跟随着他的节奏和微微的晃动着,它期间睁开眼看了台下一眼,又很快阖上 丫头,这是一场疯狂的经历,喜欢一个人十年这并不是最疯狂的,更为疯狂的事是继续喜欢下去,直到下一个十年,即使这是疯狂的我也无悔,每每想起小时候的相处都好像是在昨天一样的历历在目,领我无法忘怀,当初建立KING也只是想要你重新可以找回对音乐的兴趣,却不想这是成就了今天不在孤单一人的肖东。在我心里能配的上你的只有帝王一样的强者,我学习,我进步继承家族,去做我不感兴趣的事情,我成功了,你也越来越远…… 放你离开晴天是我人生第二件疯狂也让我后悔终生的事,这是你和我的一个分叉口,我选择原地等你,你却已经前进,所以你遇到了孙俊,开始你的痛苦,遇到了林杨开始我的痛苦…… …… 放你走,这是我做过的最最疯狂的事,没关系,苦果我来尝就好,只要你能变回原来的你…… 丫头,我很疯狂,可是我却这样深深的把你印在心里,或许,人生注定如此,不疯狂几次以后连回忆都没有。 丫头,你要幸福,因为我疯狂的放手了,丫头,请你永远不要忘记,我曾这样疯狂的爱过你…… “怎么了?”左泽雅递上一方手帕 “没事……不知怎么了,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接过纸巾,轻轻擦拭了眼眶的水 “要是哭花了这么漂亮的妆,补也来不及了哦”左泽雅打趣道,逗乐了她 “你尽会逗我!”不满的嘟嘴撇了一眼身边的儒雅的他,开始吐槽“也不知道是谁给你取得“风雅公子”称号的,我非揍得他满地找牙不可,还以为你多文静呢,现在天天欺负我好不好!” “是么?”左泽雅笑道,肖东已经下来了,与此同时,评委已经宣布这一轮的得主是肖东 “太棒了!肖东!”苏清悦开心的直接不顾他人的目光扑了过去 “小心点!”肖东在她扑过来的那一刻伸手接住他并且搂在怀里,完全迁就她这种当众丢脸的形容,反而宠溺的揉她的发“也不怕摔着” “你太棒了!我太激动了嘛!”她是丝毫不受影响,继续抱着肖东,缩在他的怀里蹭着 “本大爷什么时候让你失望了!”肖东狂妄的挑眉,拉着她坐在自己的身边“要到你了” “知道啊”她点点头,只管自己坐着台上兰迪的演奏,脸上完全不见一丝害怕 “不怕了?” “有什么好怕的?反正还有琉璃嘛!对吧,姐妹?!”她向一边的琉璃抛了个电力十足的媚眼,吓得她一口气差点没背过气去,直的懵懵的点点头“嗯……”反应过后,琉璃又不满的指着某人哀嚎“悦悦,你不能这样出卖我!”

返回
《爱你就得扑倒你》 第五十章 比赛的帷幕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你就得扑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