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就得扑倒你》 第四十八章 午夜

“袁穆也在?这样你可以找她辅导一下,袁穆说实话钢琴技术在女生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了”林杨若有所思随后像是在担心什么,眉头又微微蹙起“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了” “哼!”单溪冷哼,她素来就看不惯袁穆再加上她们之间的过节“就算指导也轮不到她来吧!肖东可是十分的高手呢,我就不信袁穆能和肖大爷相比!”她冷笑着,她从骨子里就对袁穆没有好感更何况也差点因为袁穆,他们差一点在【沙贝】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叫她如何不记仇嘛 “毕竟袁穆是女生,所以和悦悦一起会更细心一些嘛,而且都是女生就不用那么拘泥了”夏小沫边说边对单溪使眼色,这个时候个人恩怨放一边吧 “肖东也可以呢”林杨温和的道,春风般的笑容在他如玉的脸庞绽放,注意到苏清悦苦着的脸他愣了一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了?”所有人都是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的就笑了出来 “呵呵……”他又笑了两声,这才顿住缓缓的却极为认真“当然,如果小悦你实在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我会和他们解释的” “你怎么解释?”苏清悦有些好奇,又重新坐回床边 “实话实说吧”他轻松的耸了耸肩膀“我想他们会理解的” “要是不理解呢?”这回问的是黎昕“要是不理解的话,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林杨失笑“那就只好我上了啊” “你上?”苏清悦睁大了眼睛,她没有听错吧“你说你上?”大眼在他身上不可思议的扫着“你开玩笑的吧!你这个样子怎么上场啊!” “就是,这个玩笑一点好冷啊,阿杨这个笑话很失败!”苏澈很快的给了评论“你别折腾自己了” “是啊”苏清悦点头“好好养着吧,这种作死的事情还是让我来吧” “小悦决定了?”这声音怎么听怎么有种奸计得逞的感觉 “嗯!”苏清悦无力的点了点头,耷拉着脑袋好不郁闷 “耶!”苏澈和黎昕击掌,同时对林杨伸了大拇指“还是部长比较棒啊!手不刃血的就让苏清悦乖乖就范!实在厉害啊,佩服佩服!”黎昕的夸张表演也终于让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笨笨的跳进了他们设计的圈套了 随即不开心的瞪大了眼睛,向床上的病人开火,一顿猛掐之后大大的抱怨“阿杨,你怎么可以帮着他们一起来骗我!” “抱歉,因为真的很想看到小悦弹琴的样子”他想象着,应该会很美的吧 “哼!我再也不要理你们了!骗子!!”苏清悦愤愤的跺脚,伸手拿了自己的包头也不回的走到门口,拉开病房的门离开了。 “呀,悦悦生气了?”单溪看着苏清悦走远有些呆了,怎么生气了呢 “放心!”黎昕用力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悦是回去练习了呢!”林杨愉悦的躺着,再过不久又能听到小悦弹琴了么。只是,真的希望这个假期可以慢一些……再慢一些…… 他们谁也没有告诉对方自己选了什么样的大学,林杨自己则是害怕,害怕从此以后的距离太遥远了,更怕相见都是一种奢望所以他选择了隐瞒也选择了沉默不问,因为担心那结果是他承受不来的,也许等这个暑假过完,肖东就不会让小悦和自己有联系了,他了解那个霸道的男人,他对于自己在意的人或者物都是会保护的很,他知道自己对小悦的感情,又怎么再让自己有机会接近小悦呢…… 只怕,依着肖东的脾气,他会带着小悦出国留学吧,去哪里可能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 太久没有碰钢琴了,不管是技术还是手指的灵活度都大大的退步了不少,尽管她现在十分认真的练习了,可还是没办法一口气吃成胖子,有些地方还是错的错,跑音的跑音,时间一长她原本满满的信心也渐渐失去,越是心急手上的动作就越笨拙,错的地方也就越多,额上的汗渗出,凝成豆大的汗珠滚落下娇丽的脸颊。 “苏清悦?”袁穆坐在她身边,见她这么失常的模样实在是担心的很“苏清悦?”袁穆摇了摇苏清悦的手臂“苏清悦你别着急,慢慢来……”袁穆拉住她的手,“苏清悦,你别着急” 苏清悦颓废的坐在钢琴边上,她怎么能不着急呢,明天就是比赛,她都快急死了,可恶的是不管怎么练习都不能如愿,甚至现在紧张到连她最最熟悉的《梦中的婚礼》都没有办法完美的弹出来,这叫她如何怎么不去紧张着急?现在只恨不得是拿出所有的时间来练习了 “苏清悦,你现在情绪真的是很激动的,这样下去发挥会更失败的”袁穆也是她着急,只好劝着她,先稳下她的躁动再说 “你不懂……”双目紧盯着手下的黑白琴键,手指变得犹如千金一般,每每按下一个琴键都将耗掉她太多的勇气,那些错误杂乱的琴音则像是一把把的钢刀刺痛着她的心脏,这样的压迫简直让她无法呼吸 “苏清悦?”袁穆这才惊觉她的紧张似乎另有隐情,这样的她袁穆实在再熟悉不过了,就像是曾经的她,那样的神,”情心里一定压了什么让她几乎喘不过气的心情,她小心的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手指微微用力按下了琴键,发出一声清响“我很怕……”她按着琴键,伴随着断断续续的琴音“我知道,可以站上金色大厅演奏钢琴一直都是阿俊的梦想,可是现在当他的梦想落到了我的肩膀上……” “所以才会这么紧张的?”袁穆伸手拉着她的手想要给她力量柔声劝道“苏清悦,别紧张,尽力就好了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可是……”她抬起自己的手,那不住的颤抖让她的心都跟着颤巍巍“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了……” “孙俊,对你很重要么?”咬咬牙,袁穆还是将自己的心里的话问了出来“纵使孙俊已经走了那么久了,你还是那么的在意他么?” 苏清悦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沉默了很久,最后只是将自己颤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坚定的回道“他在这里”只要心还在跳动。她就不会忘记他,只要灵魂还在,她永远记得他是她最喜欢的那一个人 “可是他已经走了”袁穆话一出口立马就后悔了,她知道她在不经意中伤害了苏清悦“对不起……” “他没有走……他在”明光透过玻璃窗,照的她手指上的戒指闪闪发亮,她注视着手指上的那一枚戒指“我总是能看到他在我的身边,他在履行他的诺言,即使化为清风也会伴着我”抬手,低头轻吻那枚戒指,幸福的闭上了眼,转眼却又落寞的睁开“可是,现在我连他的梦想都没有办法好好的完成,都不知道我能做什么,难道只会给他们添麻烦么……袁穆,其实我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反而又自以为是的笨蛋而已” “怎么会么”袁忍不住的想要安慰她“很多人都深深的喜欢小悦,就比如我啊以前做了那么多的错事,要不是你,我恐怕还是以前的那个迷失了自我的袁穆呢,”拉着苏清悦的手袁穆诚恳道“苏清悦。相信我,每个人都会遇到不如意或者感觉自己无力改变的事情,可是只要尽力了就好,让自己没有遗憾就是一个圆满了。我们都是普通人,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做到最完美的,尽力就好了,而且说句公道的话,你的主攻不是钢琴,能弹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你就知道哄我开心”她对着袁穆扮鬼脸“好了,我们继续吧,我现在还生疏的很呢!” “你要不要这么着急啊!”面对猴急猴急的苏清悦,袁穆也只好配合的在一旁指导,一开始只是纠正她的错音,后来索性坐在她身边陪着一起弹起来了,单人教学变成了双人演奏 音乐练习室的琴音从早晨一直持续到天以暮色才停下,就连袁穆是是疲惫不已,弹了那么久的钢琴,这手指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 “袁穆你今天辛苦了,早点回去吧”苏清悦看了一眼窗外,那满天的星星好不漂亮,她送着袁穆出了门口,又回身走到钢琴边坐下,继续练习,她还想多练习练习,现在回去也是紧张的睡不着觉,与其这样浪费一夜的时间还不如用来练习。 袁穆说的很对,并不能要求她赢得比赛因为她很清楚她没有这个本事,但是她尽力了就好了,就算被打败了她也仍然可以笑着去面对,她做到了问心无愧 在练习之中时间过得很快,等到她停止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11点40了。 握紧了手指又松开,用力的活动了已经没了力气的手指。苏清悦这才愿意回酒店去休息,已经很累了,回去之后一觉到天亮吧,然后坦然的迎接明天的挑战 小心的合上了琴盖,拿了自己的包包走到门边,开门关了灯她走出音乐大楼。 原以为她是最后一个走的人,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比她还要晚…… 黑色的宾利车,车窗被摇下,肖东探出头来对大楼门口出来的苏清悦喊了一声“上车!” “你不是早就走了么?” “上车!”肖东侧头,又催促了一遍,苏清悦拧不过他只好依着他绕道另一边打开车门钻了进去,等她坐好了,肖东立刻发动了车子,苏清悦措手不及的向前倾,她连安全带都还来不及系上就这样被带跑了,还好,她已经习惯了他的狂命飞飚了,死了也知道怎么死的! 幸好已经是午夜了,路上的车子并不多不需要左右闪避的超车什么,苏清悦首先稳稳的为自己系好安全带,缩在座椅上以至于自己不会再一次的被带出去。本想吐槽的,却看见肖大爷脸色冷凝,眼神相当冷酷的盯着前方,她还是很没出息的决定当个哑巴就好了,心里暗自祈祷:警察叔叔,赶紧为民除害吊销他的驾照吧! 汽车速度在高速公路上将近于飞了四十多分钟之后,肖东终于在她要吐出来之前停了车,推开门下车绕到另一边将她从车子里拉了出来,后者却缩在车座上晕眩着迟迟反应不过来“喂!还活着不?”肖东毫不客气的伸手敲了她的额头,弯腰直接替她解了安全带,拉着她出了车。 “你想干……天……你怎么找到这里的?”原本想要抱怨的话再看见眼前景色之时如数的吞回了肚子里,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一片静谧祥和中,那闪烁的天使缓缓自夜空飞舞。轻盈的萤火虫,和着夜的舞曲,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歌唱声 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两个人并肩走在那柔软的草地,苏清悦迷恋这里的一切,抬起双手那微亮的萤火虫在她的身边飞舞着,似春日里樱花瓣飘落缤纷,萤火虫轻灵的更像是一场雪,落在她的脸上,伴随着她翩然的裙摆。仿佛来自星空之中的精灵,美的无法用语言形容。

返回
《爱你就得扑倒你》 第四十八章 午夜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你就得扑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