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就得扑倒你》 第三十八章 金属声

“坏丫头,你还强词夺理,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了”林杨忍不住的为自己叫屈 “……” “小悦?”没有听到她的反驳,林杨又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回应 “睡着了么?”林杨调整了一下让她能够睡得更舒服一些,他想象的到此刻她的睡容是怎样的恬静可爱。“睡吧,晚安” 酒店里此刻也是一阵翻天覆地 “该死的!我就知道是许家!”琉璃气愤的一拳捶在桌子上,桌子一阵轻颤排放整齐的酒杯发出轻微的碰撞声“该死的老家伙!”她忍不住的咒骂 “早知道我就应该和她一起的!我和悦悦联手一定没有问题的!”单溪懊恼的靠着萧凡后悔着 “那些人应该都是经过精选的,你在也没什么用”苏澈的眸子低沉道“也只是多一个人失踪罢了!” “要说身手许冽的身手我们都知道的,可是他现在不也……”尹勋说到一半还是闭了嘴说不下去了 夏小沫蹙眉思量了好一会向隐在角落暗处的沈寒开口“沈寒部长,我想请问你最后一次看到许冽是什么时候?” “送叶沐舟回去的时候,还好碰到许冽,他要我送叶沐舟回酒店他去找苏苏清悦”暗处沈寒淡淡的回答 “那怎么小舟没和你一起回来?!”这回是唐烈 “那个女人非要和许冽一起去找!我只好先回来了” “混蛋!”黎昕接受不了的上前揪住他的衣襟“你为什么不一起跟上去” “黎昕!”萧凡沉声低喝“回来!” “萧凡!”黎昕不甘心的喊了他一声 “回来!!”萧凡的声音更低沉了 “哼!”纵使不甘心,他还是松开了他的衣服,气愤的摔门而出 “怎么办?”单溪着急的拉着萧凡的衣服“关键时候怎么连阿杨也找不到了!” “……”一直沉默的萧凡眼里闪过一丝复杂,背在身后的手也不自觉的握紧了 “沈寒,麻烦你带我们去你找到苏清悦她们的地方”群棋对着门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拜托了” “我知道了”沈寒缓缓的站起来走出去,身后跟着郡棋,唐烈,尹勋和月镗。 “喂!肖东你倒是说说话啊!”琉璃望着肖东的背后,着急的直跺脚 “说什么”肖东微侧着头,声音冰冷彻骨 “你都不担心么?!”琉璃咬着嘴唇,眼泪眼睛顺着她的脸滴答流下 “……”肖东没有理会她,收回视线接着看着窗外 “肖东!!”琉璃的声音更大了!带着不理解 “我们都担心的,但是现在必须要冷静下来”夏小沫搂着琉璃因为气愤而瑟瑟发抖的身子“这种时候一定不能失去理智的!”她看了一眼还在懊悔之中的单溪“小溪你也是,有时间懊悔不如想想有什么办法” “有什么办法?”琉璃和单溪都期待的看着夏小沫 “等!” “等?”两人异口同声的道,不可置信的看着肖东 “是,只有等”苏澈把弄着手里的酒杯“他们绑走了苏清悦和叶沐舟就是有了和肖东阿杨谈判的筹码” “现在我们在明他们在暗,也只有等了”夏小沫接口 “可是……”琉璃看着那冷漠的背影“他们会来找他么……” “会的!一定会的!” 众人散去,肖东独自抬头望天……半晌才移开视线,落在女孩的行李箱上,心已经痛的麻木了“丫头……” 房间的门从里面被拉来,肖东大步的走出来,那双魅惑人心的凤眸满是睿智冷冽,不管是谁,丫头,敢动你他死定了! “阿俊……阿俊……你别走……”睡梦中她抽泣着,无论怎么样声嘶力竭的呼唤着孙俊,却依然阻挡不住他渐渐消失的身影。耳边林杨温柔的声音呼唤着她从悲戚的梦中醒过来“小悦!小悦!醒一醒!” 眼角的水珠花下她娇柔的脸颊,苏清悦睁开自己哭红的眼睛,林杨担忧的神情映入眼帘“阿杨……”她带着哭腔的声音沙哑让人心疼,起身抱住他的身子寻求一丝温暖 “我在这里,不哭”林杨由她抱着,温顺的抚着她的后背“不哭了好么?” “他又把我丢下了,我想他,我真的好想他……”放下了所有的防备,在他的怀里泣不成声 “……我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呢,只是,孙俊再也回不来了,他留下的,只是那些让人缅怀的回忆了吧,每每忆及总是会忍不住的沉痛,就像是一场梦一样,那个空灵的少年就那么去了…… “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林杨安慰她,其实也算是在安慰自己了,耳边响起一阵嘈杂的响音还有那零碎的脚步声靠近“小悦!”他低声提醒了一句,上前把人护在身后,警觉的望着紧闭的门。 “吃饭了!”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他身边略微瘦弱一些的男人捧着食盒进来,将吃的放在桌子上,看着林杨勾着唇角打趣道“哟,还挺英雄的嘛,护着女朋友”又见苏清悦双眼通红以为是吓得“这就吓哭了,小妹妹啊,没事”他满不在乎的表情“只要你家里人听话就不会伤着你,放心吧!啊,哈哈” “我朋友在哪里?”她装作怯生生的语气,躲在林杨的身后,等她套出地址,yita和沈寒的身手逃出去已经不成问题 “他们?”男人又是一笑,满是蔑视的神色“和你们距离的远么”他半眯着眼上下打量着“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打什么鬼主意,不然!吃亏的是你们!!”说着,他大步的走出去将门带上有听见一阵金属和门的碰撞声,他把门锁上了 “不能急”林杨拍拍她的手,转移了话题“饿不饿?先吃点东西吧”他走到桌边,打开食盒从里面取出吃的“他们对我们也不算太差,至少吃的还算过的去”他边说边从食盒里取出饭菜。 “呼噜”望着色香味都有的饭菜,很没骨气的吞了口口水,挪到桌前林杨已经盛好饭菜送到她面前了“坐着吃吧” “那你坐哪里?”昨天太暗没有办法看清楚,现在看清了整个屋子里家具很少。只有一张床和一面桌子就连椅子也只有一把!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我没关系”林杨一点都不介意说“而且,我也不是很饿” 苏清悦听着放下手里的筷子看着他“真的不饿么?”她很清楚的记得他上一次吃饭时在上飞机之前,都过了这么久了真以为他是金刚不坏之胃么? “真的不……”“咕噜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肚子发出饥饿的辩驳,准备收回来的是附上自己的肚子,到没有感到尴尬 “看来,你的肚子比较诚实一点呢!”她打趣道,主动的为他盛了饭菜筷子塞到他手里“一起吃!”她说着站了起来,把那一把唯一的椅子塞回桌子里“看我多好!陪你一起站着!”她抛个他一个你看我对你多好的神情,让林杨又是无奈又是感动 “好了,多吃点!”他夹了肉给她“蓄足了力气我们才有逃跑的机会”他一定会带她离开这里的,一定! 苏清悦食不知味的嚼着嘴里的饭菜“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我们现在这么危险……” “会的,而且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林杨说着的又夹了些菜放进她碗里“只是,找到我们需要一些时间罢了”他笑道“你要相信肖东” “只是不晓得要这样多久啊……”她无力的道“我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对我们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她偷偷的看了一眼沉思的林杨,更怕他们会伤害他,怕她连累他! “昨天还说今天要和大家一起去玩呢,没想到啊……现在就和你被关在一起了” “想想你还真是倒霉耶,老是被我连累……,但愿啊,肖东能搞定他们,不然我真的可就是罪孽深重了啊!” “肖大爷!你一定要hold住啊!” 林杨静静坐在床沿,耳边是她不停地碎碎念,屋子里两束光从窗口透进来,照的房子里飞尘翻滚,空间从敞开的窗子涌进来,带着阵阵不知名的香味…… 忽然,他猛的站起来,吓了旁边的苏清悦一跳“怎…怎么了?”她呆呆的看着他,有些不明白他反常的举动,下一秒,他摇晃的跌坐回去,整个人顿时虚弱了似得,好想就连呼吸都很困难似得,她心惊奔上去扶着他不稳的身子“怎么了?怎么了?阿杨?你哪里不舒服么?”说着便伸手去探他的额头“是不是着凉了?”这里没有被子,睡着了很容易着凉然后发烧的 “没有”林杨虚弱的叹了口气,握住她放在额头上的手摇头道“我没事,你别担心” “那你现在怎么……?”话还没有来的及说完,便有一只大手捂住她的嘴,对她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悄悄的靠近她的耳边小声道“现在隔墙有耳,等夜里他们睡了我再告诉你”在他认真的目光下她点了头。 小屋子的时间过得非常缓慢,仿佛每一秒都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的漫长,虽然是两个人关在一起,但是大部分他们都是沉默的,自己在想自己的事情,这样子一来就更无聊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夜幕更替,等星星爬满了夜空,弯月升到了半空之中悬挂着俯视万物生灵。 “阿杨?”她嗓音沙哑的开口满是疲惫,原来无所事事比有事可做更累更辛苦 “嗯”身边的人轻轻的应了一声“困了?” “没有”苏清悦强打起精神,手臂撑着身子往后靠了靠“我不困的” “来”林杨按着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靠着我好了” “嗯”她寻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懒懒的应了一身“你现在可以说了么?” “嗯”他应了一声,靠近她的耳边压低了声音“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 “小悦,你现在是不是依然觉得浑身没有力气,头还有些昏沉?” “有!”她点头 “这就对了”他叹了口气 “什么对了?”她都快被他说糊涂“我也在奇怪,我们中的迷药药性效还没有过么?” “不是”他否定她的猜测“药效早就过了,我们至今都没有力气的原因在于……我们一直都有吸入迷药!” “什么?”她惊讶的从他怀里坐的笔直“怎么会这样?!” “别急”他拍拍她的肩膀又道“我也是今天上午才发现的,你还记得我当时为什么会突然站起来后就没有力气了么?” “你是故意的?”她不确定的开口“你就是再用自己做实验?可是你为什么会发现?”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发现到 “你看”他指着一左一右的两个小窗口“这两个窗子相对,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进一个出的效果了。这样通过燃烧后的气味从其中一个窗口进来,在屋里停留一会就会被涌进来的空气替换掉。” “可是,我一点都没有发觉啊……” “那是因为它的味道特别的淡,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啊,应该是混在某种香料里面的。所以会让人不容易发觉。”林杨若有所思“我想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这么放松。” “那要怎么办啊?”本想着等药效过了然后找个机会跑掉的,现在呢?现在要怎么办?“阿杨,你现在一定很后悔吧……” “后悔那天救了我……不然现在你也不会被关在这里了,从小到大你一定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吧”她苦笑着,眼睛有些酸涩变得红红的 “就是这样!我一直都很自大,自以为是以为自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到的可是到最后根本什么都不会!在晴天的时候每次都要阿冽护着我,肖东帮我摆平,到了道宇也是被你和孙俊保护着,我一直都好差劲的……我什么都不会……只会拖累你们……”悲伤的眼睛看着窗子外面的星空,眼眶到这晶莹的光“其实,我一直都喜欢自以为是,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做不了的,可是事实上每一次都是你们在暗中帮我……就像这次一样,我以为我可以凭着自己三脚猫的功夫摆脱这些人,可是不但没有成功,把自己搭进来不说还把你给拖累了……阿杨真的对不起……” 林杨沉默着,低头凝视怀里情绪低落的女孩,眼里复杂的情愫汹涌翻滚。 “阿杨!”久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苏清悦以为他是真的讨厌她了“你真的讨厌我了么?是不是?”她焦急的抱着他的胳膊,双眼惊慌的看着他“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可是你别讨厌我好不好?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心里十分的难受,她不停的道歉说着对不起,忽然一只大手盖在她的额头上,刹那间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是的她奇迹般停下了道歉 他缓缓开口,讲起了一个故事“那一年我十岁,我原本以为我的人生是最完美的,有疼我父亲和爱我的母亲,还有令所有人羡慕的家境。” “可是突然有一天我一群人带走了我,后来我才知道是父亲商场上的对手因为一直虎视眈眈的一块地被父亲抢走了,他处于报复所以找人绑架了我” “阿杨你!”苏清悦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居然有这样的经历

返回
《爱你就得扑倒你》 第三十八章 金属声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爱你就得扑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