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四十八章 传奇

一眨眼,卢钰晟嫁给于琛已经有两个月了,但是她却感觉和于琛的距离越来越远。 她尝试着问过大哥,但是大哥给出的答案就是不用她多担心,只需要她做好夫人就好。 这让好奇心超级强烈的卢钰晟觉得很痛苦,没有一个人能够给她一个明确的回答,她就要自己查出来。 本来婚后两个人说好,给彼此留有一定的私人空间,但是这次卢钰晟却要食言了,她就是要去于琛的私人领地——书房,一探究竟才肯罢休。 晚上,趁着于琛睡着了,卢钰晟轻手轻脚的溜去书房,费尽苦心的找到了暗格,并且发现了于琛藏在里面的母后的画像还有当初先皇让他留在民间的圣旨,卢钰晟恍然大悟,原来他竟然是当朝的五王爷。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开了,于琛走了进来。 “当初不是说好了嘛,谁也不要干涉谁,你这又是在做什么?”他严厉的质问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卢钰晟心虚的说道。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于琛用从来没有过的质问语气说道。 “我……”卢钰晟无言以对了。 一时间,原本亲密恩爱的两个人似乎是渐行渐远了。 从那天起,于琛就很少和她同眠了,总是找各种借口离开。而卢钰晟也在没提起过这件事,反正无论是首富还是五王爷,于琛都是自己的夫君,她不介意那么多,只是她想知道而已。 她实在不明白,于琛为什么会那么大的反应。 “于琛呢?你们看见他了吗?” “回夫人,我们没有看见他。” “哦。” 这是那天之后,卢钰晟和下人们最经常的对话内容。 再后来,她居然发现于琛去了妓院花天酒地。以前她认为于琛是逢场作戏,而且他是生意人,很多应酬都是难免的,可是最近他居然一直都在外面眠花宿柳,根本就不再关心自己。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近来她食欲不好,也偶尔会胸闷,找了郎中看过之后才知道,原来她是怀孕了。 本来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但是却因为于琛的不务正业让卢钰晟操心和扫兴。 但是为了孩子,她还是很注意自己的动作和饮食的,尽量都不会运功了。 于琛一直都在妓院住下,这天早上醒来,身边居然还有人。以往他都会完事过后就让女人离开的。 定睛一看,居然还很眼熟,再仔细一看,竟然是袁青,而且还没穿衣服的躺在自己身边。 “你醒啦。”袁青笑着问道。 “你……怎么会是你呢?” 于琛吓的简直要掉到床底下去了。 “我怎么了?你不喜欢我吗?”袁青撅嘴问着。 当初听说他和卢钰晟成亲的消息,袁青气的全身发抖,而且两天没有吃进去饭。 终于,她得到消息,卢钰晟和于琛闹矛盾,而且于琛经常眠花宿柳,所以袁青就趁着于琛喝醉,上演了无敌掉包计,就算是因此在没有名分的时候将自己献给于琛,她也在所不惜。 因为她知道,这次一旦成功了,那么名分什么的就一定会自动找上她。 那天之后,于琛有一段时间不再去妓院了,因为心虚,毕竟袁青不是一般的女孩子,他应该对人家负责的,可是该怎么和卢钰晟说呢?他对不起卢钰晟,也对不起袁青。 回府后,又得知妻子怀孕了,他就更加愧疚了。 对卢钰晟逐渐又好了起来,卢钰晟也没再追究别的,不知道怎么,怀孕了以后似乎性格也柔情了不少,总觉得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任性了。 结果好景不长,两个人才又恩爱了一个多月而已,袁青就找上门来了,说自己怀孕了,而且是于琛的孩子。 于琛当时就吓愣了,没想到到底老天还是不准备放过他。 卢钰晟则更加惊讶了,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看着于琛,等待于琛给吃一个答复,可是于琛居然只是低着头,满脸愧疚的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这不是卢钰晟想要的,她要一个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和孩子! 袁青也哭了起来,要寻死觅活的,最终,于琛决定娶她做侧室,袁青也同意了,卢钰晟早就不想说话了,她只是呆愣的在自己房里面,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就这样变了心。 晚上,一切都很安静的时候,卢钰晟忽然想去小桥上散步了,自从前一阵子于琛不回家,她就一直一个人去那里。 忽然有一天晚上,南宫伦却空降到那里,他说很想念卢钰晟,然后就会陪她说上一整晚的话,并且不知疲倦。 那段时间,南宫伦就是卢钰晟的依靠。后来于琛回来了,他们也和好了,卢钰晟就再也没去过小桥上。 现在,倍受打击的卢钰晟再次来到小桥上,希望看到南宫伦,并且能和他诉苦。 等了好久,直到想回去了,南宫伦才出现。 “你来了。” “这么晚,怎么不睡呢?” “睡不着,想和你说说话。” “我都知道了,你是不是很难过。” 卢钰晟苦笑着说道:“难过吗?心都死了好像就不会难过了吧!” 南宫伦心疼的说道:“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你嫁给他,我就算是抢也要把你抢回来。” 卢钰晟大惊的说道:“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我们……此生都不会再有可能了。” “那又怎么样,他的孩子他自己都不心疼,可是只要是你的,我就都喜欢都接受。” “我们不可能的了,我要是真的娶袁青,我什么都不能说,因为袁青也怀孕了,孩子是无辜的,这都是于琛的错,不是袁青的错,更加不是我的错。” 于琛很快就娶了袁青,首富先后娶了两大山庄的小姐,一时之间,成为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天黄昏,冬日的天总是那么短,早早的就暗了下来。 宝云去厨房给她炖汤,卢钰晟就在房间给孩子学着绣肚兜。 这时,手下的小厮却领进来一个侍女,是说要找夫人。 卢钰晟从未见过这个侍女,面孔很陌生,不由的疑惑起来。 侍女递给卢钰晟一封信,说是她看了就明白了。 卢钰晟支走了小厮,打开信一看,却是南宫伦的字迹,约她到小桥上一聚,说他就要走了,想最后见一面。 卢钰晟心中很复杂,她终于知道侍女为何陌生了,因为怕被别人知道,当然要找陌生的脸孔了。 她的心中在进行着天人交战,到底该不该去呢? 低头看着手中的信笺,脑中回想着南宫伦对自己的点点滴滴,她是舍不得他的。 “我这就去。” 她知道不能带宝云去,这是隐秘的,所以她急忙的披上一件氅衣便随侍女离开了。 一路上很滑,她走的既心急又小心,好在有侍女扶着她。 到了小桥上,曾经与他的一幕幕尽数涌上眼前,南宫伦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么舍不得他。 “主子一会儿就到。” 卢钰晟独自上了小桥,侍女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点了点头。 就在她张望着,纳闷他为何还没来的时候,忽然身后又冷笑声音响起来。 “怎么,就这么不甘寂寞要私会奸夫吗?”是袁青的声音。 “你说什么呢?”卢钰晟强硬的不承认,虽说南宫伦不是奸夫,可也不是正大光明的身份吧。 “我说什么你自然明白了,你以为我嫁进来了,不会威胁到你吗?” “我当然知道,你一直都觊觎于琛,我已经让你进门了,你别欺人太甚。” 袁青冷笑着说道:“我今天就会让你知道到底是谁比谁更厉害,更能够在这于府长期立足下去,啊!。” 袁青刚刚傲慢的说完,就手捂着肚子弯腰,做痛苦状。 卢钰晟知道她怀孕了,有些惊慌的问道:“你怎么了?” “我的肚子,我的肚子……”袁青一直重复着这句话,表情越来越痛苦。 卢钰晟到底是太过善良,而且一想到孩子,她就奋不顾身了。 她快步走到袁青身边去,试图扶起她问道:“你没事吧?” 袁青忽然得意的一笑,然后冷不防一推,卢钰晟就被推下了冰冻的河面上。 卢钰晟只觉得肚子一阵阵的痛,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她趴在湖面上捂着小腹,她闻到了血腥的味道,低头望下体看去,猩红的液体流到湖面上,那是她的孩子…… 她狠狠的捂着小腹,试图阻止孩子的离去,可是却是徒劳的。 袁青自己也跟着她跳下去,然后将虚弱的卢钰晟拉到自己身上,之后就大喊救命。 很快,下人们就在河边看到了纠缠在一起厮打的两个夫人,而且全身都是血渍。 下人们急忙将两位夫人送到各自的房间,通知于琛回来。 郎中诊断的结果就是,两个夫人都流产了,而袁青还伤到了骨头。 很明显,卢钰晟的武功高于袁青很多,吃亏的一定是袁青,而先动手的,依照袁青的伤势来看,也应该是卢钰晟。 于琛对卢钰晟失望透顶,只是浅浅的看了她一眼就再也没去理会过她,倒是一直守在袁青的床边。 卢钰晟什么都不想了,她也明白那天南宫伦的信是个陷阱,但是因为心虚,她什么都不能说,而且就算是她说了,于琛只会认为她水性杨花,而不会相信其实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山庄知道了卢钰晟的现状,在她小产半个月后,就将她接了回去。 为此,卢永成和于琛这对多年的好兄弟大吵了一架。于琛理直气壮,而卢永成就简直要被气死了。 卢钰晟整个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再笑不再跳,整个一副行尸走肉。

返回
《无双娇妻》 第四十八章 传奇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