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四十七章 被逼无奈

无痕抚了抚她的头发笑道:“傻瓜!” 他们一起抬头出声数着星星,数了很久很久。 忽然,安宁唱起她唯一会的一首歌谣,也是她唱的最好听的一首。 无痕却被她的歌声惊的一愣一愣的,这不就是萦绕在他脑海中这么多年的歌声吗!从那一年那一天之后,他就再也没听到过的啊! “这是谁教你的?你姐姐吗?”当年那个是小女孩,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的姐姐了。 安宁摇摇头说道:“是我母亲教我的,我姐姐不会唱。”其实她是想说,她根本就没有姐姐,一切都是她瞎编出来的。 “哦。”无痕很显然很失望,但是他也没多说什么。 这一日,他们路过一个村头的河边,忽然看见一个白衣服的女人躺在树下,走近了一看,才看到女人的胸口处流了许多的血。 情急之下,身为女人的安宁急忙蹲下身去为女人查看伤口。却被无痕出口制止了。 “别动,她是女人,我们不应该为她查看伤口的。” 安宁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于是急忙收回手,但这时,女人却被他们惊醒了。 女人痛苦的拧着眉毛,然后手捂着胸口,看到眼前的二人心存警惕,眼神也很不友善。 “你们是谁?”她声音沙哑的问道。 安宁忙解释道:“我们是路人,见你受伤了,所以过来看看。” 女人见他们似乎没有恶意,于是也不再戒备,只是冷声道:“不用你们管。” 无痕当即就生气了,真是好心没好报,拉着安宁就要走。 但安宁见女人挣扎着要起身,但她早就因为受伤而没了力气,情急之下,她准备打发走无痕。 “你先去前面看看能不能找到女人来,为她上药,我在这里等着。” 无痕见安宁善良的小宇宙又爆发了,他本来也要出手相救的,是女人不识好歹。 现在看在安宁的份上,他点头离开去找别的女人来。 见无痕走远了,安宁急忙从包袱中拿出金疮药,而后看着女人解下了齐腰的长发。 在女人惊异的目光中蹲下身来,拿起女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前。当女人抚摸到安宁胸前两团柔软时,她惊讶的收回手,结巴的说道:“你……你是女人……” 安宁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是,所以我为你上药吧!刚刚那个是我救命恩人,但为了方便,我才一直假扮成男人的,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帮你。” 安宁纯良无辜的大眼睛让女人不得不相信她,于是点点头示意安宁可以为她上药。 安宁以最快的速度解开女人的衣服,然后给伤口上了药,并且包扎好。然后再给女人系好扣子。 最后去河边给女人打了一些水来,喂女人喝下。 女人感激的说道:“谢谢你啊,小妹妹。” 安宁笑着摇头道:“不客气。” 这时,女人却惊讶的看着安宁的身后,安宁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也惊讶的丢了水壶。 站在她身后的竟然是无痕,此时他正瞪大眼睛看着长发飘飘的安宁。 安宁咬着下唇低下头,知道自己身份已经暴露了,于是急忙将金疮药留给女人,让她务必及时换药,然后便拉着无痕离开了。 呆愣着的无痕听话的被拉走,直到找了一块空地时,安宁才对着无痕解释道:“你别生气,先听我说,我知道我骗了你,但我也是不得已的,是你不让我跟着的嘛,所以我就扮了男装,我也是没办法啊。 无痕一直处在惊讶当中,根本没回过神,他终于知道为何每次看见她都觉得心动了,因为她是女人!是实实在在的女人啊! 而且为什么他似乎觉得,安宁没有他最开始见到的时候那么笨了呢! 说不生气是假的,但当他看到安宁因为无痕迟迟不肯说话而以为他不原谅她而落泪时,他就心软的再也无法发火了。 抬手为她擦拭泪水,轻声道:“别哭了,我又没说怪你!走吧!天都要黑了,要是再不找客栈,恐怕我们今天就要睡在野外了。” 安宁被他逗得破涕为笑,然后跟着无痕一起去找客栈。 结果他们找的太晚了,客栈几乎都住满了客人,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有房间的客栈,却被老板通知只剩下一间客房了。 而安宁的长头发一直披散着,一看就是个女孩子。 老板暧昧的说道:“小夫妻睡在一起不是正好吗?你们要是不住,一会让可就连这最后一间都没了。” 无痕红了脸,安宁却急忙说道:“我们住下了。” 二人进了房后,才发现床很小,估计他们躺在一起会很拥挤。 不过好在安宁娇小,不占地方。他们挤一挤也就可以了。 晚上,他们谁都不好意思去睡觉,只是坐在桌子边聊天。 “你是公主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跟着我呢!你受不了的。”虽然是拒绝的话,但是无痕却说的很温柔,根本就是在关心她。 “我不怕,我就是想跟着你。”安宁勇敢大胆并且坚决的说道。 无痕摇了摇头,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只能是在心里笑道:真是个傻丫头。 忽然想起那首歌谣,既然是她唱的,那么也就是说当年那个小姑娘就是安宁了?那个让他魂牵梦绕了多年的姑娘?他简直不敢相信了。 “你小时候出去过吗?我是指出宫到民间去。” “去过啊,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河边,因为当时看到一个男孩子在那里哭,我当时没觉得好笑,只是希望他能开心起来。” 她的话让无痕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已经不再是公主,而是自己等待多年的女子。 “那个男孩子……就是我。”他哽咽的承认道。 “啊?是你!”安宁也很惊讶,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两个人只能不时的看看对方,害羞的发呆。 “那个……以前是我不好,你不要往心里去啊!”无痕首先道歉。 “不会的,是我先骗你的,我都忘记了。”安宁大度的说道。 “其实……其实……我……” “你怎么了?” 无痕一阵吞吞吐吐,却还是不敢说出来当年的初衷。 “我……我心里一直有你。” 无痕终于说了出来,等待安宁的哈哈大笑,结果安宁却失声哭了出来。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无痕手忙脚乱的给安宁擦拭泪水。 “你太坏了!害的我等了这么久。” 无痕还以为她伤心了不会答应他了,如此看来,她也和自己一样在等待了。 “我回去让皇兄给我们赐婚好不好。”哭了半天,吸吸鼻子,安宁直白的说道。 “啊?”无痕被她的直白和态度大转弯给着实的吓了一大跳。 “不好啊?那就算了!” “不要不要啊,好好,怎么不好呢,都听你的。”无痕笑的很无耻,但是却把安宁给逗笑了。 到了晚上,无痕却迟迟不肯上床去,现在知道了她是女孩子,他还哪里敢和她独处,尤其还是睡在一起。 这么多天莫名的燥热万一一触即发,他会对不起她的。 安宁才不管那么多,上床躺到最里侧,招呼着无痕快些过去呢。无痕犹犹豫豫的,安宁便撅着嘴不高兴了,说他嫌弃她,无痕只好慢吞吞的过去躺下,却是离开她一定距离。 “你要是再躲都掉下去了啊!”安宁对着他吼道。 无痕无奈,只好往里面靠了靠,结果却是碰到了她香软的身子。 “我都不害羞,你害羞什么,你就还把我当男人好了。”安宁其实是在打趣他,见他的脸通红,以为他是害羞,其实是他在隐忍着某种冲动。 无痕狠狠的白了她一眼,这个没良心的丫头,还敢玩儿火! 安宁看着他的不满笑了笑,随意径自回忆着他之前对她的种种不好。 “哼,你从前还欺负我呢!” 无痕只好道歉:“是我不好,我要是早知道你是女孩子,早就把你放在手心里了。”他说的是实话。 安宁听了很受用,但还是故作愤怒的说道:“你总是凶我,还要我做粗活,害的我手腕都受伤了,很痛的。” 无痕想起她流血的手腕,当即一阵心痛,然后摩挲着握起她的手腕,竟然鬼使神差的放到温润的唇边轻吻。 安宁被他的动作惊愣了,但是却很喜欢他的亲吻。 无痕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控,急忙放下她的手,别过头不去看她。 安宁却不知死活的起了捉弄之心,悄悄的翻身过去,贴近了他冷不防的捉他的痒。 “叫你欺负我,现在我要讨回来!” 她说着狠狠的捉连笙的痒,无痕根本不痒,但他的心痒,身体也热的难受。这个小丫头还没玩没了了。 他再也忍不住,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她愣了,气喘吁吁的看着身上的他,红唇微张,眼神迷离。 无痕猛的低头吻上她的唇瓣,又香又软,他越吻越深,安宁第一次被人亲吻,只能木然着不动。 直到无痕火热的难以控制,伸手去解她的衣服,安宁才明白过来,急忙按住他的手,低喃出声:“不要……” 无痕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慌忙的停下动作,从她的身上翻下来。 安宁咬着唇,半响后才懦懦的问道:“你喜欢我吗?” 无痕先是一愣,而后是急急的说道:“喜欢,很喜欢。” 安宁如花儿一般的笑了,然后欣慰的说道:“那……等我们回宫去,就成亲吧。” 无痕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大方,没感觉她不知廉耻,反而更加喜欢她的直爽。 “嗯,好,我一定要娶你。” 安宁侧过身子,伸长手臂抱着他的腰笑道:“那么我愿意,但是你只可以抱着我。” 无痕无奈的想告诉她,她愿意的真正含义才不只是抱着她。 但她都答应嫁给自己了,他就该知足,因此便侧过身子紧紧的搂住她。 不再带有任何欲望,只是单纯的爱恋。 就这样,一对历经波折的有情人终于算是成眷属了,当然婚礼什么的都是后话了。 反观之前刚刚成亲的那一对,卢钰晟婚后希望老实一些,毕竟现在身份不同了,她不希望给于琛丢脸。 但是她在府中了,于琛却总是很忙似得。 而且,卢钰晟还发现和他来往的人都不一般,虽然她和朝廷没什么接触,但是大哥却是朝廷中人,她也因此认识不少大官。 而在于府,卢钰晟作为于夫人却经常能够见到和大哥接触的那些大官。 虽然于琛是首富,但是也不应该和朝廷的人有这么密切的来往啊,而且还都是对他低头弯腰的,很敬重于琛似得。 莫非,于琛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关于这一点,卢钰晟不止一次的问过于琛,可是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没什么关系。

返回
《无双娇妻》 第四十七章 被逼无奈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