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四十五章 对她越来越好

可她还是睡不着,从前每到夜晚,都是额娘陪着她睡,现在就只有她一个人,她已经很久没睡好过没吃饱过了。 第二天一早,刚刚睡着没多久的她却又被无痕毫不客气的推开门进来,从床上拽了起来。 “醒醒!真能睡!” “嗯……”安宁口吃模糊的应了一声,她才刚睡了两个时辰不到啊! “起来,吃早饭,我们还要赶路呢!” 安宁睁开眼坐起身子,却把无痕吓了一跳。眼睛红肿的跟核桃一样。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哭!你哭什么啊?男儿有泪不轻弹你没听过吗?”虽然看见她的泪眼,他有些怜悯,但还是白了她一眼,责怪着。 安宁知道他是把自己当做男人才如此的,奈何她的身份不能暴露,所以也只能任由他继续误会轻视下去。 “我知道了,不会再哭了。”她懦懦的答应着。 二人下楼去吃了饭,无痕看着安宁兔子一样红肿的眼睛,明明是很俊秀的少年,结果却像闹了眼病一样,当即向老板要了盐水和手帕,让安宁自己擦拭眼睑周围。 安宁听话的照做了,她知道他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很快,眼睛就消肿了,安宁很开心的对无痕道谢。 “真的消肿了,谢谢你。” 无痕却不以为意的说道:“快走吧!真是麻烦!” 安宁在身后偷偷笑着,然后蹦蹦跳跳的跟上他。 两天后,他们再次投宿在一家客栈,吃晚饭时,无痕难得的要了一份点心。 安宁把点心吃的精光,其他的菜仍旧一口未动,无痕见她如此挑剔,抱怨道:“你这么挑食难怪长不高,多吃点儿!”说着,他将眼前的一盘肉推给安宁。 安宁闻到油腻的味道就难受,摇着头,软软的说道:“我吃饱了,不想吃,你自己吃吧。”她小心翼翼的把肉推回去。 无痕一把扯过盘子,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安宁只能看着他,心虚的笑了笑,然后溜回到楼上去。 结果快进房间时却听到有两个女房客在窃窃私语的议论。 “我听说啊,这家客栈闹鬼,我们晚上还是别出去了。” “是吗?那还是小心一些吧,别万一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坏了!” …… 两个人声音渐渐消失,可是她们的话却如同印在了安宁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慢慢的关上门,忍不住四处打量,真的有鬼吗?本来以为今晚吃饿很饱,心情也不错,能够好好睡一觉呢! 谁知道却碰上这两个碎嘴的女人,可要是真闹鬼怎么办?会不会半夜出来把她吃掉呢? 一想到这里,安宁就急急的跳上床去把自己缩在被子里。 她在被子中闷的难受,没一会儿就试探性的露出头来,见屋子中什么都没有,她才放心的呼吸。 又过了一会儿,隔壁的门响了,一定是无痕回来了。 想到有他在隔壁,安宁恐惧的心也放松了一些。 她闭上眼睛,学着额娘从前哄她睡觉的方式,开始数绵羊。 但是数了几千只以后她还是睡不着,尤其是当天越来越黑,屋子里的蛐蛐开始一声一声有节奏的鸣叫时,她就开始不放心的眼睛四处乱转,看到周围漆黑一片,即便是没有吹灯,可蜡烛越烧越少,眼看着就要烧没了,到时候她一个人对着一个黑屋子,万一……再有一只鬼…… 天啊!她完全不能想象了!! 听着隔壁似乎有微微的鼾声传来,她认定无痕一定是睡着了。 烛光越来越微弱,怎么办? 想了想,她决定去无痕的屋子,她不会打扰到他,但她希望他能陪着自己,为自己驱赶恐慌。 安宁哆哆嗦嗦的下了床,接着微弱的烛光摸进了无痕的屋子。 睡前无痕喝了一些酒,而且也没什么特殊的防备,瘦弱的安宁走起路来几乎没有声音,所以也没惊醒无痕。 安宁悄悄走到他床边,坐在地上,靠在床沿上,听着他的鼾声,她觉得很放心。 就这样,她居然坐在地上睡着了,而且睡得很好很香。 本来想着一定要早早醒来,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以免吓到无痕,也被他骂。 但她睡得太好了,居然没醒来。 无痕每天准时醒来,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而后起身,却被地上的人吓了一大跳。 她穿戴整齐的坐在地上,靠着床沿睡的正香。 顿时一股怒气诞生,她居然敢跑到自己的房中睡觉!! 本想着不客气的叫醒她,但是看到阳光照射在她白嫩的娇颜上,她粉嫩的樱唇似乎还微微上扬,小巧的琼鼻挺翘,尖尖的小脸儿贴着冰冷的床壁,就这样贴了一夜。 他忽然有些不忍心,她是个好俊俏的男孩子,甚至俊俏的像女孩子。 无痕本身就是一个俊美的少年,可是与眼前这个小子比起来,他反而觉得有些自卑了。 不叫醒她,也要恶狠狠的瞪着她。因为她莫名闯入的愤怒,因为不甘被她比下去。 可能是被无痕那异样灼热的目光端详的不好意思了,安宁虽然还未睁开眼睛,但雪白的脸蛋儿倒是先晕出了两朵红霞。 她白里透红的肤色让无痕又是好一阵的疑惑,越看她越像女孩子,又或者是娘娘腔的男孩子。 安宁终于是被他一动不动的看醒了,她半睁开眼睛,抬手揉了揉沉重僵直的眼皮,感觉脖子和背部僵硬的酸疼,靠着床坐在地上睡了一夜,当然没有躺着睡一夜舒服了。 猛然间,她想起自己还在无痕的房间,说好要早些醒来,偷偷回到自己房间去的,可是她昨晚很晚才入睡,所以根本没醒得来。 直起身子,小心翼翼的看向床里侧,期望着他还没醒来。 可是天总是不随人愿,当她看到无痕抱着双臂,愤怒的眼睛直冒火时,安宁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说吧,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无痕慢悠悠却是不容置疑的问道。 安宁抿着唇,大眼睛不听的四处乱转,似乎是在想说辞。 “我……”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自己害怕吧,明明她现在就是一个男孩子,这样说又会让无痕瞧不起她了。可是别的说辞呢,难道说自己想在他身边睡?只怕更会让他误会吧! 无痕见她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套好衣裳,下床去把她拉起来。 “喂,你做什么?好痛啊!”安宁的双腿又麻又酸,被他忽然间拽起来拖着走,根本用不上劲儿,整个人踉跄的随着他步伐冲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无痕停住脚步,把她按在门上,然后半眯着眼睛打量她,那目光色眯眯的,安宁不自禁的抱着双臂,女性本能的反应让她保护起自己。 无痕见她过于女性的举动更加反感加愤怒,恨恨的威胁道:“你要是不说为什么来我房间,我现在就把你拖出去,告诉整个客栈的人,你是一个疯子,你想想到时候大家会怎么看你?你猜猜他们会不会把你送到官府去呢?” 安宁一听他要如此,尤其是当他提及官府时,首先涌入她脑海中的就是家中被抄家,父亲被带走的那一天,那是她十五年来幸福被打破的一天,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 “不!不要送我去官府!我不要去!求求你!”安宁鼓起勇气抓着无痕的手臂,大眼睛迅速充满了泪水,连连的摇头哀求着他。 无痕被她突如其来的恐惧惊倒了,她这么害怕进官府?她就这么肯定他一定会把她送进去吗? 他忽然轻笑起来:“你说你,一丁点儿男孩子的样子都没有!你是不是从小别姐姐宠坏了,所以把你宠成了女孩子的性格?”他记得她说过,她是因为和姐姐走散了,所以他为她现在的“娘娘腔”找到了这样的缘由。 安宁想起万一自己被官府的人认出来,或者是真的被动刑了,那么她可是吃大亏了。 那些夹手指的刑具,鞭子,热烙铁……她简直不能想象下去了,只能一味的摇头流泪,紧紧的咬着下唇。 无痕看她哭的哀伤,根本不像是被他威胁哭的,否则她怎么会哭得这么伤心,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你……到底怎么了?”他之前的怒火已经被她的泪水给浇灭了,试探的问道,语气中透漏出不自知的关心。 安宁抽了抽鼻子,抬起手擦了擦泪水,然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说出了实话。 “其实昨晚回房时,有两个房客说这家客栈闹鬼,我……我本来就害怕一个人睡,所以听了她们的话就更加害怕了,很久都睡不着,无奈之下,我只好来找你了……对不起……”她说着低下头,仍然咬着下唇。 “哈哈哈哈……”无痕好笑的笑个不停。 没想到她还真的是个娘娘腔呢!居然还是个胆小的娘娘腔!连骗人的鬼话都相信。 安宁听着他的嘲笑,泪水流淌的更加汹涌了,转个身,推开门跑出去。 她就知道他会轻视她,好不容易她说出了实话,他还笑个没完! 伤心的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抱着枕头哭个没完,直到哭湿了大半个枕头,无痕也没去安慰她,给她道歉,她就只好越哭越狠,最后抽噎着睡着了。 无痕听到她一直在哭,他心烦的不得了。丢下她吧,还不太忍心,毕竟她是自己带过来的,人生地不熟的,她还总是爱哭,怕这怕那,身上又没钱,怎么能生活下去呢? 但每天面对一个爱哭的胆小鬼,他还真是想想就头疼。 思来想去,他决定锻炼她的男子汉气概。就像她说过的,大概她从小就没有父亲,一直根针姐姐,所以才会不像个男孩子。 那么既然如此,他就只好帮着她那失踪的姐姐教育她了。 他简单的吃了早饭后,就上街市上给安宁找地方“锻炼”。 但是走了一天,她也没能给安宁找到合适的机会锻炼,不是太苦就是太轻松,有些沮丧的 回到客栈,先问过小二。

返回
《无双娇妻》 第四十五章 对她越来越好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