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四十四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问话的男人一巴掌甩过去,安宁脸上马上浮起一个红肿的巴掌印。 “再不说老子抽死你!”那人恶狠狠的说。 安宁没想到这个人下手这么重,居然真的打了她,当时就觉得好委屈,长这么大,就连父皇和母后都舍不得骂她一句,更别说动手打她了。 不过一想到是她自己要人家这么做的,还告诉人家要演的真一些,那么打了就打了吧,谁让她就是喜欢无痕,就是想跟着他呢。 安宁只能狠狠的回瞪过去:“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你做梦吧!” 然后趁着那人不留神,低头狠狠咬了一口抓住她手碗的一只手。 “啊!”惨叫声响起,那男人松开了安宁,安宁一脚踹下另一个人命根子,那人疼得蹲下身子用手捂住下体,安宁趁机逃跑。 被咬的男子反应过来,急忙追上。 安宁终究是个鲜少出门的金枝玉叶,又如何能跑过那恶人,而且她还特意要求人家如果演的不逼真,不会给他们钱,所以不一会儿她就被抓住了。 那男人狠狠的揪着安宁的头发将她往回拖。安宁拼命的扯着他那只抓着她头发的手,却挣脱不过。 “臭娘们,敢咬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说完又是一巴掌挥向安宁。安宁被挥得有些晕头转向,面庞红肿,嘴角流丝。 那个被安宁踢了下体的男人这时也缓过劲来走过来,一这恨恨的瞪着安宁,一边狠狠的将安宁踹倒在地,犹不解恨,又狠踢了几脚。 “住手!”一个男声出声制止。 那俩个对着安宁又打又踢的人停下动作回头,他们想看看,是不是雇主提前吩咐过的那个男人来了,如果是的话,他们也就可以带着佣金功成身退了。 “你们俩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子,还打成这个样子,你们还真是不要脸啊!”男子看上去二十岁这样,人倒是白白净净的,俊秀脱俗,手中摇把扇子,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看上去像书生又不像书生,说出来的话却是有些欠揍。 无痕就是这个样子,给人的感觉总是似好似坏,说不出明确的界定。 两个对看一眼,笑了。没错,就是他,这个雇主要演戏给他看的男人终于来了,那么他们就可以拿着钱离开啦! “你哪来的小子,少在这里多管闲事,多管闲事也不看看地方,看看对像是谁!哪来儿回哪儿去!少管大爷的闲事!”较胖的一人恶声道,戏还要继续演下去,没准一会儿还难免一场“恶战啊”!谁让他们想赚钱都想疯了呢! 无痕根本不会离去,反而笑意更深:“哎哟大爷,您这样一说,小爷我倒是非要管不可以了,我最不喜欢别人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了……” 那略带些妩媚的笑来自对面的白面书生,让这两人看得一阵恶寒,原来雇主喜欢这个变态。 “那你真是自找死路!”说完两人一齐挥刀砍向书生。无痕竟然也不慌不忙,那刀挥到眼前时,提手扇子的挡,那大刀就这样被定格住了,反转一挥,刀锋反向,反而砍向了拿刀之人。“噗”一声,那人脖子就破了个洞,鲜血直喷,立时断了气。另一个人吓得傻了眼,他都还没有看到对方如何出手,而他的同伴就已经命丧黄泉了。待得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裤子都尿湿了,忙丢刀转身逃。无痕哪里肯给他机会,脚尖一提,反脚一踢,地上的刀直飞过去,贯穿过他的身体。对方闷声而倒。 收拾完俩人,无痕收了笑意,看着安宁。此时安宁已吓得面色苍白。短短几秒钟时间,两条人命就这样消失在眼前,虽然那是两个恶人,可是她还是吓傻了。 男子看着安宁傻愣愣的表情,觉得好笑,也确实笑了出来:“你打算呆到什么时候,现在不走,呆会就有人过来了。” 说完转身走了。 他只是路经此地,恰好看到两个人暴打一个瘦弱的小子,莫明奇妙手痒才出手相救。现在,人救了,他也应该走了。这些事本来就没有在他的计划之内。 安宁见无痕转身就走,一时回过神来。忙忍住身体疼痛从地上爬起来,用最快的脚步追上去。 “大侠,等等!”安宁一路追一路喊。 无痕停下来笑了:“小子,我救你不是因为你,我只是手痒了想杀人,你明白么?现在,别再跟着我。”说完继续走。其实他也根本就不会什么武功,只不过以前好奇的时候,跟着卢钰晟学习过几招防身术,刚好刚刚那一群恶人都是粗人,不会什么技巧性的武功,否则他肯定也打不过他们,反而会被他们给打一顿呢。 安宁不作声。见无痕走她也走,无痕停她也停。 就这样安宁明目张胆的跟了无痕两天。到了投宿的时候,她装作没钱,她只好躲在门口角落里等他。 这一天,安宁照旧跟在无痕身后,默不作声。 无痕终于忍不住:“我说小子,你倒底跟到什么时候,你跟着我做什么,如果是因为我不小心救了你一命让你这么跟着我,那么我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救你!行了不?”他有点想发飚了。 安宁不好意思的低头:“公子,我现在被人追杀,已是无家可归,公子既然救了我,那就是你我有缘,公子武功高强,我希望公子能收留我在身边,我可以给公子端茶倒水,做牛做马。” 无痕哧笑了一下:“端茶倒少的你觉得我会缺人么?” 安宁毅然跪下:“求公子收留!我和姐姐在逃跑过程中失散了,现在无处可去,现在只想找个安身的地方,万望公子可怜收留,我找到姐姐后一定会好好报答你公子的大恩的。”这就是她那天现编的谎言,应该是会管用的吧。 无痕沉默良久。无奈叹气道:“起来吧,从今天起,你做我书童好了。师父说出门在外不要多管闲事果然是真理。” 无痕没管安宁就自顾往前走了。安宁欣喜的起身跟上。 “喂……你走慢一些……我跟不上你啊!”安宁气喘吁吁的在后头小跑着,前头不耐烦的无痕无奈的慢下脚步,拉长着嗓子喊道:“快点儿啊!一个大男人跟个女孩子似得,真丢人!” 安宁跟在他身边也有几天了,他们一直在路上,公子叫无痕,是一个郎中,刚刚准备历练历练,是一个亦正亦邪的少年。 其实她比谁都清楚无痕的出身,但是为了体现出陌生性,她就爱什么都不说,无痕说什么她就相信什么。 安宁好不容易跟上了他,还没来得及停下歇口气,无痕就又加快了脚步。 这下子安宁急了,停在原地大喊道:“你怎么走的那么快?我都说跟不上你了啊!” 无痕见她生气了,比她更生气,这么个拖油瓶害的他吃饭住宿都要付双份的钱,虽然他不缺钱,但师父教导过他,凡事都要节俭。 所以现在他对于收留了安宁在身边这件事,觉得万分后悔。 “你自己跟不上,怎么能怪我,你以为我是陪你玩儿吗?” 安宁见他不理会自己,也不等自己,无可奈何的她只能再次费力的跟上去。 “我个子没有你高,腿也没你长,步子自然没你大,跟不上你是一定的啊!” 安宁在身后嚷嚷着,无痕不由的回过头去打量,的确,她长的很小,看上去和自己十二三岁时的个子差不多高,但听她说话也应该有十五六岁了啊! 听她说她的身世,应该家中很贫困,她营养不良所致吧! 哪里像自己,有那么好的师父,把他当壮丁一样养,就算后来师父不在了,他也对自己很好,身体最重要,所以他才长的这么高大威猛。 罢了罢了,她也是可怜人。 “你以后多吃点儿,长高了个子就跟得上了!”无痕没好气的说道。 安宁见无痕虽然语气还是不好,但却不再不理她,于是笑嘻嘻的跟上去。 她是乐观的女孩子,只因从小到大,她都活在一个无忧无虑锦衣玉食的世界,她不知道愁苦是何滋味。 若不是为了跟着无痕,她也根本不会沦落至此,所以只要无痕对她好一些,她就完全忘了苦难。 傍晚,二人在一家客栈住下,在楼下吃晚饭,无痕要了几个简单的菜,他虽然也是养尊处优,但绝不胡吃海喝,出门在外,师父告诫他不要露富,要低调。 他吃的很满足,但牛肉啊,白酒啊这些纯男性的食物,安宁却是一口也吃不进去,以防无痕说她娇气,她只好勉强吃了几口,然后说吃饱了,就回房间去了。 结果半夜被饿醒了,安宁偷偷的下楼去找吃的,好不容易混进了厨房,却发现除了几个冷馒头以外什么都没有。 没办法,要是不吃就没得吃了,于是她抱着馒头又偷偷的上楼去。 回到房间,她就狼吞虎咽的嚼着馒头,结果因为吃的太急,而且她娇嫩的食道何时吃过这样粗糙的东西,被噎出了眼泪,她忙灌了一大杯的凉茶。 吞咽下馒头后,她才意识到她脸上热热的,而后冷冷的,那是眼泪蒸发带走了她的温度。 她不禁的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有金碧辉煌的宫殿不住,非要出来受苦遭罪的,她这是不是有病啊!对,这就是她自作自受,而且看样子无痕对她特别不耐烦,这让她很是伤心。 难道无痕没有同情心吗?还是说他根本就是冷血的动物呢! 就着刚刚的泪痕,她的眼泪一流就停不下来。 从无声到低低的啜泣再到抽噎,她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 隔壁的无痕正在酣睡,却听见隔壁似乎有哭声,醒来后越听越清楚,顿时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娘娘腔! 坐起身,没好气的喊道:“你哭什么啊?赶快睡吧!你不睡还不让别人睡吗?” 正伤心的安宁听到无痕吼她,她就更加委屈,但碍于打扰了他睡觉,害怕他对自己生气,只能咬着樱唇,隐忍的哭泣。 无痕听隔壁没了动静,再也躺下去睡觉。 而安宁却哭了大半晚,纵使是她再乐观,再不明事事,但她也知道她如今是无家可归的人,无痕虽然收留了自己,可他并不喜欢自己,还总是斥责自己。 她不怪他,她懂得知足和感恩,他能好心收留她已经是大好人了。

返回
《无双娇妻》 第四十四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