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四十二章 只有她不知道

于琛似乎很不满意她的态度和语气,靠近她一针见血道:“你害怕了?” 卢钰晟就好像是听到了天大的匪夷所思的笑话一般,冷笑一声扬起下巴高傲地说道:“我害怕?这世上还恐怕还没有顾某害怕的事!” 于琛看着她那欲盖弥彰的样子,失笑道:“顾公子话别说的太满,本王不相信你不害怕丢面子。” 卢钰晟知道被他看穿了自己的想法,一面服了他,一面却还是狡辩道:“丢面子的事顾某从来不会做,所以也谈不上害怕。” 忽然,嘭嘭几声响,有几道彩色的光亮散落在于琛脸上身上,他浅浅一笑,虽是浅淡的,但却不是冰冷的,卢钰晟眼中划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都说他是冷面王,可为什么她见过许多次他的笑容,而且不是敷衍的皮笑肉不笑,也不是嘲讽的冷笑,而是发自内心的诚挚的笑。 到底是她的错觉,还是他真的对她与对别人不一样呢? “看,烟火。”卢钰晟仰头望天,不再看那让她有些意乱情迷的人。 于琛顺着她的方向望过去:“还真是烟火。” 两人也不说话,沿着湖边走到小桥上,静静地看着绽放的烟花。 “很美啊,难怪平时晓晓总是吵着要看。”卢钰晟语气平淡,于琛却仿佛感觉到平淡背后隐藏着的,难以言喻的悲伤。 “你很少能看到吗?”于琛问道。 “不是很少,是根本不看。” “那今天怎么有心情出来了呢?” 卢钰晟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她该怎么说,说心中存着能碰上他的侥幸?她说不出口,也怕被他嘲笑。 她无疑是强大的女子,她的强大甚至超过了许多男人。但她也有她的弱点,那是太强的人都会有的恐惧,那便是被轻视,害怕一步走错前功尽弃。 她也是胜者,她也不准许自己先输掉。所以那慢慢在她心头衍生的情愫,她只能先选择忽视。 于琛眼望着转瞬即逝的烟火,再绚烂也只是一刹那。 再低头看着一旁那个别人眼中的奇女子,一脸的平静中带着不可忽视的傲冷之气,他们是同一类人,再不确定的情况下,是不会做出任何决定的。 两人负手立在桥头,头上烟花绚烂,脚下湖光潋滟,桥上的他们一个紫黑色一个黛青色,一个高大一个娇小,如果黛青色的人能够放下齐腰长发,真是一幅山水佳人图呢! 忽然,梦醒了,卢钰晟却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愚蠢的在笑,真是恶心至极了,不但梦到了最不想看见的人,还梦见自己和他很般配,还和他一起看烟花。 她不禁苦笑起来,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和他一起看烟花了。那个花心的死于琛,就让他和袁青恩爱去吧。她才不屑一顾呢! 一转眼,卢钰晟的生日就快要到了,但是于琛却一直没有消息,好像已经把她给忘记了吧。、 在皇宫里面的日子还算舒服,安楚对他很好,没有一点皇帝的架子,而公主安宁也傻的很可爱。 虽然总是想帮忙,却总是帮倒忙,但是为人的善良和可爱还是让卢钰晟很喜欢她。 而且不知道为何,她总是希望把安宁和无痕弄到一起去,看看无痕那个挑剔的人能不能把安宁训练的特别厉害,不再笨手笨脚的。 听说于琛居然被关进了大牢,卢钰晟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据说还是被皇帝亲自关进去的,因为经商大逆不道,而且都一个月了。 经商会大逆不道吗?卢钰晟觉得特别纳闷。但是,她想一定要去看看他,这会儿,再多的怨恨都抵不过思念来的猛烈了。 有姐姐和大哥的身份做掩护,她很轻松的就进入了天牢里面。 在里面装犯人的于琛听到有声音,就知道一定是傻姑娘卢钰晟来了,于是便急忙抓乱自己的头发,屏住呼吸,让自己看上去很狼狈,脸色也很惨白。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小人儿就冲上来紧紧地抱住他,长久以来的软禁,他独自一人,无人与他说话,他都不会说话了。 只能不可思议地抬起僵硬的双臂,抱住在他怀中颤抖的小人儿,越抱越紧,越抱彼此越颤抖。 他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流进他的脖子里,一直流淌到后脊背。 “别哭,别哭……”被装作禁闭了近一个月的于琛不会说话了,只能笨拙地重复着这两个字。 卢钰晟抱着他哭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推开他,双手捧着他的脸查看。 他瘦了好多,一张俊脸憔悴不堪,却仍旧英俊非凡,头发凌乱,面色如土,但却更显的一双深邃的鹰眸幽黑有神,嘴唇有些干燥,微微泛起白皮。 于琛激动的颤抖的双手环着她的腰身,两人之间的距离几乎是鼻尖碰鼻尖的,他也打量着她。 她也瘦了很多,但却比以前更有妩媚迷人的味道,她的身体还是散发着只有他能嗅到的幽香。 自从那天她负气离开,他们有近两个多月未见面了,几十个多个日夜,他都在疯狂的思念着她。 卢钰晟越看他越想哭,微微垂下眸子,看着他干裂的薄唇,她忍不住凑过去吻他,用她的舌头帮他的干燥舔的湿润一些。 这一吻可好,把于琛对她的思念全部勾起,他紧紧地抱着她,变被动为主动,吻着她,舔舐着她的樱唇,她的丁香小舌。 两条舌头在一起舞动纠缠,就像现在的他们。 感觉到卢钰晟可能呼吸困难了,他强忍着对她的渴望,推开意犹未尽的她。 他们都大口喘息着,卢钰晟趴在他的肩头,眼泪再次决了堤,于琛就轻抚着她的后背,不再多言,现在对他们来说,知道彼此在身边,心中都牵挂着彼此,便足够了。 又过了一会儿,卢钰晟坐起身子,与他拉来一定的距离,忍不住笑起来,为他理了理墨黑的头发,于琛也笑着抚了抚她的脸颊。 “你怎么来了?这么折腾,你怎么进来的?” “你不知道?我姐姐是皇妃,我哥哥是大将军,你会不知道吗?” 于琛当然知道了,只是担心的说到:“人言可畏,你这样进来了好吗? 卢钰晟立即安慰道:“你放心好了,我大哥保护我呢,而且还有我姐姐在,保证不会有危险,而且一旦和皇上谈判成功,我马上让能带你出去,你放心吧。” 于琛听了这些话,知道她定是为了战事劳心费神,不忍再多言责怪,他是相信她的,她说没事那就是没事。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没受伤吧!”于琛说着便左右翻转着她的身体查看。 “我昨晚就来探路了,一点儿事情都没有呢,而且之前南宫伦教过我躲机关的方法。”卢钰晟忘记了眼前这个男人是一个爱吃醋的男人,所以她直言不讳地说出了南宫伦。 “怎么说起他了?”于琛的语气酸溜溜的,卢钰晟听后忍不住撇嘴笑道:“你这个大醋坛子,要是没有他,我怎能看见你?只怕凭我一人,现在已经去见我娘了。” 于琛不再说话,知道南宫伦之前时刻保护卢钰晟,这是他做不到的,也是他心中的刺。 卢钰晟见他受伤的表情,不想让两人难得的相逢用来吵架,于是在他的腮边落下重重的一吻,然后俏皮地说道:“这是惩罚,惩罚你的乱吃醋。” 于琛心中一片温暖,她没有责怪他,她已经原谅了他,他们之间的点滴,她都记得。 “你不怪我了吧?”虽然知道了她的心,但他还是希望听她亲口说出来。 哪知道卢钰晟成心决定戏弄他,扬起下巴愤愤地说道:“怪!我怎么不怪你!” 于琛长叹了一声,她就是他的冤家,那天他也是无辜的啊!但他还是要主动道歉。 “你真讨厌。” “其实那天,我真的也是无辜的啊。” “我是说你留下的信,你很讨厌。一点儿好听的话和道歉的话都没有,留给人家那么两句话,什么长相思,我才不稀罕什么长相思,若是你死了,我便另嫁,非把你气活不可!” 于琛再次激动的搂紧她,原来她说的是那封信的事,他们当时并未和解,他不知道该如何提笔,于是才重重的写下那样生离死别的话,也寄托了他全部的思念和感情。 “虽然字少,但却是我全部的心思,如果我死了,九泉之下也会思念着你,若是我活着,就一定会想办法回到你身边,如果……你已经另有爱人,我便离开,绝不打扰你。” 他说到最后,神情黯然,他真的很害怕她爱上别人,哪怕是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他也受不了。 卢钰晟知道他害怕,是她没有给他足够的信心,都是她不好。 她扑到他怀中依偎着他,柔声说道:“我绝不会和别人在一起,若是你活着,我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找回你,若是你死了,我会先为你报仇,然后再去找你,天上人间,我都不放过你!” “钰晟。” “嗯?” “我……我爱你。”让他这么冷漠的人承认爱是不容易的,但他此刻却很想对她表达爱意,因为他是那么害怕看不见她,他不要自己留下遗憾,他要让她知道,他是爱着她的。 卢钰晟一阵欣喜若狂,她仰头吻了吻他凸起的喉结,娇笑着低声却坚定地说道:“我也爱你。” “那不如,你嫁给我把?”于琛趁机提出这个要求,就是要趁着卢钰晟感动的一塌糊涂的时候才能奏效。 “等你平安出去了,我就嫁给你。”卢钰晟毫无犹豫的说到。 “真的吗?那我可记下了。” “那当然了,我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啊!” 这时候,忽然出现了鼓掌的声音,卢钰晟回过头去看,发现有好多人都在呢。

返回
《无双娇妻》 第四十二章 只有她不知道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