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四十章 姐姐的苦口婆心

从侧门进去有人接待,长这么大,宝云还是第一次进宫,以前就听山庄里面资格老一些的下人们说起过皇宫,说那里金碧辉煌,比天堂还要好。 现在宝云也好像仔细的看看皇宫里面,可是她好累,两天没睡过觉,她现在只想着找一张床,躺下去,哪怕是有九头牛拉她,她也不起来了。 勉强着抬头环视四周,皇宫里面的确不错,红墙绿瓦,微风拂柳,所有的人员和事物都是井然有序的没有一点儿差错。 只是,琢磨了半天,不错是不错,不顾好像也没有老人们说的那么好啊,好像和山庄差不多吗,最多就是面积范围比山庄大很多,除此之外的摆设,山庄也是这个样子的。 老爷很注重面子,所以山庄里面每年都会修建一番,不好的地方修补,好的地方就会锦上添花。 不过宝云什么都不能说出来,因为说皇宫的不是,可是大逆不道之罪,是会被砍头的。 虽然听说钰妃在皇宫里面最得宠,但是她还是要悠着点,正因为大小姐很得宠,她才必须要处处小心呢,不要给卢家丢了脸才好。 走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到钰妃的寝宫,宝云这才意识到,皇宫比山庄大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吧。 终于走到了,宝云简直要累的趴下了,宦官进去通报,这是皇宫的规矩,不管是谁来了,都要先通报才行。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人出来迎接她们了,定睛一看,正是卢钰婉钰妃。 “钰晟,宝云,你们来了。” 卢钰婉一身妃色的锦缎华服,衬托出她高端大气的地位和气质。 “姐姐。”卢钰晟有些委屈的瘪瘪嘴,拉着姐姐就往里面走进去。 宦官和下人们已经识趣的退下去了,宝云就在一旁伺候着。 一进到内室,卢钰晟终于如愿以偿的扑进姐姐的怀里大哭起来。 卢钰婉一面搂着她安慰,一面抬头看宝云,却见宝云一直在打哈欠,人也没精打采的,知道她们一定是遇上了什么事情,而且一路上一定是累坏了。 “宝云,你下去休息吧,我安慰她就好了。” “大小姐,这……”宝云有些犹豫,二小姐哭的梨花带雨,她却去睡觉,这恐怕不好吧。 “没关系的,你去吧,有事情我会叫你的。” “那好吧。”见钰妃坚决,宝云也实在是累了,所以便听话的退下去了。 宝云离开之后,卢钰婉这才轻轻拍抚着妹妹因为哭泣而耸动的后背,一面心疼的询问道:“怎么了?从来没见你哭成这个样子,好像你十三岁之后,都很少见到你哭了,告诉姐姐是怎么了?” 卢钰晟只是一直抽泣着,根本不管卢钰婉的贵妃服装有多么昂贵华丽,只是将其当成手帕,擦鼻涕抹眼泪的。 “好好好,那你不说就先不说,等你想说了的时候再说也行。”卢钰婉就等着她哭够了再问她吧。 哭了很久很久,卢钰晟都要因为体力的透支而睡着了,卢钰婉才轻声问道:“想喝水吗?” 卢钰晟在她怀里点了点头,卢钰婉笑着让她靠在身后的软垫子上,亲自去给她倒水喝。 喝了一大杯的水,卢钰晟安静了,不哭也不闹了,只是撅着嘴不想说话。 “现在能说说了吗?”卢钰婉依旧宠爱着问道。 ,还是 卢钰晟抬头,看到姐姐比以前更加妩媚动人了,粉面含春的,而且现在身份地位不一样,气质上也变了很多。 “姐姐先说说你吧,你现在过的这么好,是真的很好嘛?你心里的人,真的放下了吗?” 卢钰婉这次招妹妹进宫,其实就是为了告诉妹妹这件事情,叫她不要再担心自己了。 “我没放下啊,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下的。”本来是想着告诉她的,结果人来了,卢钰婉却卖起了关子。 “啊?那你还能过的这么好?”卢钰晟觉得很不可思议。 卢钰婉笑了笑,片刻后才解释道:“其实我心里的那个人,就是皇上。” “啊?什么?”卢钰晟瞬间将自己的压抑抛到了脑后,自己的那些情绪现在已经不重要了,自己的那些事情根本没有姐姐的事情来的劲爆。 “其实当年姐姐碰上的那个人,就是当今的皇上,当年他还只是太子,是去微服私访的,而他为了不暴露身份,就骗了姐姐,而姐姐也为了同样的目的而骗了他,正是因为我说了谎话,才让他一直都没有找到我。后来他是急着回宫,因为先皇病危了,最后他就忙着葬礼和登基的事情,一年过去了,他才有时间去找我,但是按照我说过的名字和地址,他却根本找不到我,所以我们就一直错过着彼此,还好,我嫁了进来。这应该感激上苍,给了我们重逢的机会,否则我们都要遗憾终身了。” 卢钰婉感恩的解释完毕,听的卢钰晟好感动,觉得此生能有一次这样的爱情,就算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姐姐,你好幸福,那皇上一定对你很好吧。” 提到皇上,卢钰婉就不禁脸红起来了,他们整天都腻在一起,安楚根本就不理会其他的妃子,而有太后给卢钰婉撑腰,也根本没有妃子敢动她一根汗毛。 “嗯,皇上对我很好,我也很知足。” 卢钰晟见姐姐的确是沐浴爱河的样子,也就放心了,没想到她一直放在心上不想忘记的人,就这样牵引着她来到了他的身边,从此他们就能够长相厮守了。 “哦对了,我的玉箫是不是你给我带来的,我明明记得我锁在了房间的柜子里面,就连钥匙都被我丢掉了,这辈子应该都打不开了,你怎么会想着给我带来呢?你是怎么打开的?”卢钰婉好奇的问道。 卢钰晟一脸得意的说道:“那还不简单,动动小手指的事情嘛,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我只是不希望你一直遗憾着,你明明就是放不下,却还要硬逼着自己放下,我当时就想,不是说皇上也不近女色吗,我想他是不会喜欢你的,与其让你每天独守空闺,不如给你一点希望,一点念想,你唯一的思念,我不希望你连它都被迫放弃了。” 卢钰婉握着妹妹的手,感激的说道:“谢谢你,晟儿,如果不是你,我想我会觉得遗憾的,不过等你进宫的时候,我还是会让你帮我给玉箫带来的。” 姐妹两个笑了一会儿,卢钰婉见妹妹的心情似乎好转了一些,便趁机问道:“现在可以说说你的事情了吧,快说说,是谁欺负你了,姐姐找人去打他。” 卢钰晟的脸一下子由喜转悲,由晴转阴了。 “我其实也还好吧,就是错信了人,说到底,还是我自己的错。” 卢钰婉一听她自暴自弃的语气,就更加着急想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你快说吧,别让我跟着着急了。” 卢钰晟酝酿了一会儿,才撅着嘴忿忿的说道:“就是于琛了,我以为他是真心的对我,谁知道半路又杀出一个袁青来,就是绿柳山庄的大小姐,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现在我们三个浇搅在了一起,说不清楚了!” 卢钰晟东一句西一句的,卢钰婉听的更加糊涂了。 “你倒是从头说起啊,我根本就爱没听懂。” “好了好了,”卢钰晟沮丧的又说道:“你进宫之后,我就出门去找于琛了,哪知道他也来找我了,还到了山庄,后来大哥告诉我,他去了,而我那个时候也到了他的府邸,结果我们就错过去了,后来就往一起奔呗,但是我半路遇上了一个朋友,他很奇怪,是云国人,因为我和他以前的恋人长得很像,而他的恋人已经失踪好久了,所以就一直跟着我,他人很不错,对我也很好,只是我根本不能接受他,只能把他朋友,他并不介意,可是我们遇见了于琛,他很小心眼儿,我们就连说话他都会生气,接着就遇上了袁青,一切就好像是被事先安排好了一样,越不应该遇上谁,就偏偏遇上谁,袁青特别喜欢于琛,总是缠着他,而且我也不见他拒绝过。我们几个像仇家一样,一直同行。最后那天上午,是一个集市,他们两个大男人都离开了,我们两个女人就剑拔弩张了,袁青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她一直在于琛面前假扮淑女,而在我面前就原形毕露,她刺中了我的特殊穴位,对我恶狠狠的说话,因此激发了我的力量,我把她打伤了,之后于琛就特别凑巧的回来了,我也才明白,这一切都是袁青算计好了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之间出现裂缝。” “果然,于琛根本就不听我的解释,而且对我很冷漠,只知道关心袁青,我很难过,很伤心,恰好宝云说你要我进宫来,所以我二话不说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我想找你说说话,我很想你,姐姐。” 听着妹妹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卢钰婉还真是很心疼妹妹呢,只是听到妹妹伤了人,也的确是不应该的。 “他误会你的确不对,但是你伤了人也是不对,父亲告诉过我们的,不准许利用自己的权威去欺负比我们弱小的人。” “袁青弱小?她好像比我还强大呢!”卢钰晟不服气的说道。袁青那么有心计,怎么可能是弱小的人呢。 “你们应该好好沟通一下,而不应该躲避着对方,那样只会让矛盾加深,让有心之人有机可趁。”卢钰婉极其理智的为卢钰晟出主意。 “他那么花心,最重要的是还不相信我,我不想再接受他了,我讨厌他,我恨死他了。” “我看呀,你是爱死了他才会这么说的呢。” “姐姐,你说什么呢?”卢钰晟有些害羞的低下头不肯承认。 卢钰婉一看,平时翻天覆地的妹妹居然还会像个小女儿一样的害羞起来,顿时就明白了,一定是真的有什么情况了。

返回
《无双娇妻》 第四十章 姐姐的苦口婆心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