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三十九章 寻求安慰

“没有,他们并没有在一起,南宫伦也已经走了,可能是去办他自己的事情了。”寇勇说“他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很明显是语气很和别的话很不一样,因为他和于琛都清楚一些,南宫伦此次前来风国的任务。 “那你就多盯着他,我这边你可以不用过来了。” “是,属下遵命。” 寇勇干脆利索的答应着就离开了,只是于琛心里却跟堵了千斤大石一样,上午卢钰晟和袁青发生争执的那一幕还在他的脑海中自动重复播放着,搅的他更加心神不宁,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并非他不相信卢钰晟,而是那一幕发生了,袁青就那么血淋淋的倒在他的怀里,让他怎么能够不难过不失望呢? 但是看到卢钰晟发疯一样的解释,并且满脸泪水。要知道,那是一个怎样要强的女孩子,她甚至比许多的男人都男人,因为她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卢爷啊,可是却为了他而流泪,哭的惨兮兮的。 她一直解释,她一直流泪,但是他却一脸的漠然,并且最终还是不相信她,她会不会很伤心呢? 她不声不响的就走了,是着急着去找人疗伤吗? 于琛有些后悔,他真应该好好听卢钰晟说话,而不是在看到袁青吐了一口血之后就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但是现在,他想找卢钰晟都已经晚了,她要进宫去了,她一定很心急去见姐姐吧,那么她就会很着急的赶路,大约两三天的功夫吧,她就能到皇宫了。 他想找她,无论她在哪里他都能找到,可是唯一一点,皇宫,那是他不太愿意进去的地方。 不过这次他应该把卢钰晟伤的不轻,所以最后万不得已,也许他也要做一次自己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了。 袁青在半夜里醒来,看到于琛在她床前守着,心里甜的就好像喝下去的苦药全部变成了蜂蜜一样的感觉。 “你醒了,感觉好点儿了吗?”于琛上前来温柔的询问道。 “嗯,好多了。”袁青有些虚弱的说道,那一掌还真是挺重的,不过既然是苦肉计,她就必须让自己伤的重一些才能见效。 “好多了就好,慢慢调养,伤的不是很重,不过以后要注意。” “我没关系的,庄小姐呢?”袁青一脸善意的问道。 “她走了,你知道,她姐姐是钰妃了,所以叫她进宫去了。” 袁青见于琛似乎有些伤神,语气中也透漏着淡淡的想念和自责,似乎自己这一计的确见效了。不过又好像太过了,而导致适得其反。 他们一定是大吵了一架,所以于琛才会有这种复杂的表情在脸上。 “其实,你是不是误会庄小姐了,她并不是故意要打伤我的,只是因为当时太拥挤了,我以前听师傅说起过,每个人都有特殊的穴位,如果不小心被人击中了,就会爆发出很强的威力,也许是我不小心或者是别人不小心碰到了她的特殊穴位,她本来就武功高强,爆发出的威力 自然就比一般人强悍,而我刚好在她对面,所以才会把我打伤的,你知道吗?她有和你解释吗?” 袁青知道隐瞒不住,而就当时自己晕倒时候的情景,于琛一定不会听进去卢钰晟的任何解释。 但是现在,于琛却看上去很后悔似得,难免是因为卢钰晟的原因,所以与其让他独自难受着,在内心后悔着,最后去找卢钰晟,把自己给揪出来,不如她现在就光明正大的解释给他听。 虽然还是谎话,但是却能让于琛明白,是自己误会了卢钰晟,而且袁青还是特别无辜,特别可怜,就算日后卢钰晟对于琛说明,于琛也能听进去了,袁青也不会有太大的责任在里面。 以退为进,让袁青利用的真是恰到好处。 “是吗?你说的是真的?”于琛大惊失色的起身问道。 这一切都在袁青的意料当中,而于琛越激动,就越说明他是真的误会了卢钰晟,而且误会的很深。 “是真的,她不是故意的,咳咳……”袁青说着,还故意咳嗽了几声,这样,于琛就不会离开她了。 果然,见到她咳嗽,于琛急忙坐下来轻轻安慰道:“是我太着急了,你别说话了,好好养着吧。” 袁青怎么感觉他好像还是要离开自己去找卢钰晟呢,她费尽心思的解释可不是为了把他送走的,是为了他能够更加心疼自己呀! “我不难受,你要去哪里?”她一双水汪汪的楚楚可人的大眼睛看着于琛,无限哀怜的问道。 于琛顿了顿,忽然的欲言又止,他是想尽快见到卢钰晟,哪怕让他进皇宫他也愿意,只为了能够和她解释清楚,是自己误会了她,害的她伤心,他害怕时间久了,卢钰晟会更加的难以原谅他。 可是袁青伤的很重,而且还这么无辜这么可怜,生怕自己误会卢钰晟,而费力气的为她解释着,自己现在走,会不会太不近人情了。 “你是不是要去找庄小姐,那你就去吧,我能照顾好自己,而且我也快好了,也许再躺几天就能离开了,你不用担心我。” 袁青说的听上去坚强独立,其实特别的可怜无助。于琛听了这话,又怎么能够将堵在嘴边的话说出口呢? 他不能离开,起码要等袁青完全康复了,他要亲自将她送回家去,他对袁青放心了,才能安心的去找卢钰晟。 “我不走,你这个样子我怎么会丢下你不管呢,等你康复了再说吧,没关系的。” “真的吗?可是如果她误会了你怎么办??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其实我不想的,只是……我也很舍不得你,不过没关系,我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己,你去吧,我不希望你每天都不开心,都自责。” 她说的善解人意又温柔,于琛是如论如何都走不了了,他载你心里对着卢钰晟千里传音说道:对不起钰晟,我不能现在去找你,对你道歉,因为我还有我的事情解决不了,也许你说的对,南宫伦比袁青要好解决,你可以轻松的解决了南宫伦,我却无法丢下袁青,对不起,等她好起来了,我才能去找你。 “我不走,真的,你放心吧,她没事,有事的是你,你只需要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别怕。” 袁青放下心来的点点头,心里面都乐开花了。 她就知道这一招肯定管用,充分利用于琛对她的不忍和同情,心,就算是暂时他对自己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是只要给她时间,一切都不是问题。 卢钰晟那个男人婆有什么好的,不温柔不体贴,没有一点女人味儿,袁青相信,凭借她良好的演技和容貌,一定会完胜卢钰晟。 “谢谢你,于大哥。”在心里得意和鼓励完毕自己,她还不忘再次毫不吝啬的施展自己温柔小鸟依人的一面给他。 “嗯,我们之间就不用说谢了,好好躺着休息吧。” “嗯。” 于琛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过,他一直在心里面纠结着这两个女人。 其实袁青也很好,知书达理,有时候很可爱,有时候又很温柔,而且很美丽,应该是有所男人都会爱上的类型。 但是,于琛却总觉得对她差了一点儿什么说不上来的东西,似乎是缘分,似乎是感觉。 总之,他承认他对她有好感,可是那种好感就只够为有情充电,其余的爱情之类的,还远远不够。 但是对卢钰晟不同,他们的缘分可是满满的,从一开始的想报仇,到后来的逐渐发现她的与众不同之处,于琛好像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是什么时候飞到她身上去的,只是在他发现的时候,自己对她已经不能自拔了。 站在院子中,抬头看着并不圆的月亮,不知道此刻的卢钰晟在做什么,她睡了吗?她还因为他的固执而伤心吗?她也会想自己吗?就像他此刻想念她一样的想自己吗? 卢钰晟和宝云一路上并没有停歇,就算是半夜也都是在赶路,只要宝云吃得消,卢钰晟就不想停下来。 她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姐姐,这一个多月发生了好多的事情,多到她就快反应不过来了。 她一直以为会真心对待她的男人,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给她,还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尤其还是她很讨厌的女人。 那个女人在他面前,明明就是矫揉造作,为什么他就是看不出来呢?宁可相信那个做作的女人也不肯相信自己。 一想到他别说听她解释了,就是好好看她一眼都不肯的时候,卢钰晟就心疼的难受。 所以一路上,她只想在马背上狂奔,想早点见到姐姐,扑到姐姐的怀里面大哭一场。 两天的时间里面,她很少说话,也从来没笑过,看的宝云特别揪心,每每想劝劝她,却也都被她拒绝,说她累了,说宝云也累了,应该休息。 宝云看着小姐从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孩子,变成如今多愁善感的女人,她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高兴的是,小姐也终于能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子那样,为了爱情而苦恼。就好像大小姐,虽然她并不知道内里的事情,但是大小姐在嫁进皇宫之前的一段日子,每天都是愁眉不展的,有时候又会一个人发呆,但是却会笑出来。 宝云知道,大小姐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而当时她还在为二小姐犯愁,不知道二小姐什么时候能和大小姐一样,做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女孩子。 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的,等到了卢钰晟变成正常的女孩子,她却并不觉得那么高兴。 因为正常了,就要有很多烦恼,就好像她现在一样,不会微笑了,从前经常挂在脸上的微笑不见了。 好在大小姐就像是和二小姐心有灵犀一样,居然在这个时候召唤她进宫去叙旧,这样一来,二小姐就能恢复的快一些了。 所以宝云也不喊累,就算是累了她也一直支撑着。因为她能知道二小姐迫切的心情,她不想耽误了路程。 原本应该是四天快马加鞭的路程,她们却只是走了两天两夜就到了。

返回
《无双娇妻》 第三十九章 寻求安慰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