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三十八章 怎么会这样

就在卢钰晟看他们看得难受的直咬牙握拳的时候,于琛却忽然匆匆离开了,至于去向,她根本不知道。 刚刚想要跟上去问问,却听见旁边的南宫伦说道:“我刚刚好像在人群中看到了熟人,我去看看是不是,你先在这里逛着,我一会儿过来找你。” “哦,好。”除此之外,卢钰晟没有什么能回答的了。 两个男人都离开了,而寇勇和宝云这两个小跟班此时也被集市的繁华给吸引了,他们也自顾自的逛起来,只要不和主子们走散了就好。 袁青不经意的一回头,就看到了一脸埋怨的卢钰晟,此时于琛不在,她也不再需要伪装的很可爱了。 比卢钰晟更加怨毒的表情布满了她的美貌的脸颊,走到卢钰晟跟前去,示威一样冷笑着恶狠狠的说道:“不要试图赶我走,于大哥是不会赶我走的,你不要白费力气了。” 卢钰晟也冷笑着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不要太过自信了,他现在只是不忍心赶你走,不过很快,他就会忍心了,因为他心里的人是我,你,靠边站!” 袁青阴笑着说道:“是吗?不过我觉得,可能即将靠边站的人是你吧!” 卢钰晟极其傲慢的扬起下巴说道:“你以为你装的很可爱吗?让我告诉你吧,你都让人恶心死了!” 袁青阴冷的笑了笑,挑衅一般地说道:“不到最后,我们还不知道是谁赢了,不要把话说的太早。” 由于街市上的人太多了,卢钰晟刚想说些什么反驳的话,就被人群涌动把她拥向了袁青的方向,她们连个彼此都讨厌对方的人居然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袁青嫌弃的转过头去不想看近在咫尺的比自己还要美丽的容颜,只是骗过头,去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朝着自己走过来。 忽然一个恶毒的计谋涌上心头,袁青转过头直勾勾的看着卢钰晟,嘴角勾起一个比之前还要阴冷很多倍的笑,然后拔下一枚簪子,在卢钰晟的特殊穴位上轻轻刺了刺,由于是在人群拥挤的环境之中,所以她下手特别容易。 “啊!你……”卢钰晟被刺中,虽然不疼,但是却很难受。 习武的师父曾经告诉过她,每个人都有特殊穴位,如果不小心被人刺中了,那么就会产生非常强烈的反应,她会控制不住的在被刺中的那一瞬间爆发内力,很可能就会伤害到周围的人。 这样不是秘密的秘密,只要习过武,无论身手好坏,都知道。很显然,袁青也知道这件事情。 此时的卢钰晟,被袁青刺中了,她忽然之间就觉得自己之前的怒火和这一瞬间的感觉相融合,她就要爆发了。 人群一点点的消散了,她再也忍不住,猛的一掌打出去,袁青就在她的正前方,而且她们两个又距离的特别近,袁青毫无意外的接住了她这来势汹汹的一掌,然后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啊!”袁青大喊着,却被身后一双强有力的臂膀给接住了,才让她没有摔倒地上而伤的特别严重。 “噗……”袁青口吐鲜血,看了看于琛,就晕了过去。 “青青,你醒醒。”于琛摇晃着袁青叫喊着。 卢钰晟都被自己的行为给惊吓住了,她不知道自己的爆发力居然这么强悍,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虽然很讨厌卢钰晟,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尤其是身体上的伤害。她自知自己武功高强,所以从不滥用武功,这次真的不是她故意的,而是袁青自找的。 于琛在人群之中,抬头看向卢钰晟,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愤怒和失望。 猛然间,卢钰晟想起了袁青动手之前嘴角噙着的那一抹得意的冷笑。她根本就是算计好了,袁青就是要给他们之间制造矛盾,好阴险的女人啊!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卢钰晟摇着头解释着。 于琛却抱起袁青,冷冷的从她身边走过,与她擦肩而过之际,还失望的说道:“就算你讨厌她,也不应该这样伤害她,我对你太失望了。” 说完,便风一般的离开了,应该是带着袁青去疗伤了。 “不是的!”卢钰晟还在大声的辩解着,虽然于琛已经离开了,并没有人在听她的解释,可她还是要解释,她不能让于琛就这么误会自己。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时南宫伦赶了回来,看到卢钰晟发疯了一样的大喊大叫着,引来的路人的围观,他冲进人群之中,看到了满脸泪水的卢钰晟。 其实,他刚刚就是看到于琛离开了才跟去的,他就是为了给两个女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之前在绿柳山庄的时候,他就听下人说起过袁青,她并非善解人意的姑娘,而是斤斤计较,瑕疵必报的女孩子。 所以南宫伦当然也知道,袁青在于琛面前的一切可爱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而她嫉恶如仇的真面目在面对卢钰晟的时候,就一定会暴露出来。 而卢钰晟又心思单纯,虽然会很气愤,但是却不会想办法害人。可是袁青就说不好了,如果她武功高过卢钰晟,也许现在,卢钰晟就已经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所以让她们两个独处,一定会推动四个人之间的发展,而这种发展,也一定是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去的,南宫伦早就打好了这个主意。 “别哭,告诉我怎么了?”这不,南宫伦刚好上前来充当卢钰晟的安慰对象,时间长了,他就不相信卢钰晟还会对于琛死心塌地的,而对他没有丝毫的好感。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卢钰晟哭着对着南宫伦解释道。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 卢钰晟愣了一瞬间,之后问道:“你真的相信我?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宫伦却笑的好不温柔的说道:“傻瓜,我当然相信你了,只要是你说的话,我无一例外全部相信。” 南宫伦这样的几句话,却让卢钰晟更加难受,哭的也更加汹涌,就连南宫伦都愿意相信她,为何于琛却不愿意相信她呢?他们明明那么亲密的,居然还不如一个朋友对她的信任吗? 宝云和寇勇赶到的时候,卢钰晟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面无表情的在南宫伦的安慰中静静的站在路边。 南宫伦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子,宝云气愤的在卢钰晟面前大骂于琛和袁青,而至于寇勇,他早就拔腿去找自己主子了。 晚一些的时候,南宫伦和卢钰晟在寇勇的指引下找到了于琛和袁青。 袁青已经睡着了,她伤的不是很重,喝了药,加上于琛为她运功疗过伤了,出不了几天,她就会痊愈了。 但是,于琛却怎么也无法相信,卢钰晟居然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而且他也根本听不进去卢钰晟的解释。 南宫伦再次选择回避,给他们两个留下足够的空间,而且一定是吵架闹矛盾的空间。 “我说了不是我故意的,而是她刺到了我的特殊穴位,我并不想那样的。” 于琛只是冷冷的站在一旁,也不看卢钰晟,只是淡淡的说道:“当时人那么多,她怎么会想到要刺你,而且刺了你,她距离你那么近,受伤的一定是她自己,难道她想不到吗?” “你还不明白吗?她就是为了让自己受伤,这样你才能心疼她,然后和我闹翻脸!”卢钰晟气愤的说道,她不相信凭借于琛的聪明,居然会想不到这一点,或者是说,他根本就不愿意去想这个可能,而只是一味的误会责怪卢钰晟。 “我不知道,我只相信我亲眼看到的,我看到的就是你伤了她,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卢钰晟看到他自始至终都不看自己一眼,只是一味的失望失望的,她也感觉自己对他失望透顶了。、 “你不相信我,你居然不相信我。”她苦笑着喃喃的说道。 “不管怎样,你都不应该伤害了她,我会想办法让她离开,但是绝对不是伤害她。”于琛 低声说着,那声音就想腐骨的毒素飘到了卢钰晟的心上。 卢钰晟失神的离开了,再也没回头看他一眼,而于琛也没回头看她。 独自一个人站在河边,再也不用辩驳什么,但是却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死了。 “小姐,有信。”宝云大老远的就大声喊着。 “什么事情?”卢钰晟失魂落魄的问道。 “小姐……您不要伤心了……”这么多年,宝云还是头一次看到小姐这么没精打采的模样。 “说吧,什么事情?”卢钰晟不想再听到所谓的安慰,因为此刻什么都无法弥补她心里的创伤。 “大小姐来信,说想你了,要接你进宫去呢。” “哦,好。”现在,她正好需要一个可以收留她,给她疗伤的地方,她的是心里上的伤,也只有姐姐能够帮助她。 南宫伦知道这个消息,很舍不得她,但是也不能再加以挽留,知道庄大小姐的身份,同时也知道卢钰晟难受,需要人来安慰。 “那我送你过去吧。” “不用了,我和宝云过去就行了,你还是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我们会再见面的。”面对体贴的南宫伦,卢钰晟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当做道别的微笑。 “那好吧,你们要小心,照顾好自己,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并没有告诉于琛,她们就离开了。南宫伦心里一下子也觉得很难受,这次于琛把卢钰晟伤害的不轻,她那么失神,自己也很心疼,而且这件事情还和自己有关,心里难免会有些愧疚。 但是一想到,如果他们就此不再联系,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他可是赚到了,卢钰晟暂时的伤心也就不算什么了,若是他们在一起了,他以后一定会加倍的对她好,来补偿她的。 得知卢钰晟离开,还是寇勇告诉于琛的。 “她什么时候走的?”于琛惊讶的问道。 “今天下午,宝云接到了飞鸽传书,是宫里传过来的,说是钰妃宣二小姐进宫。”寇勇实话实说道。 “南宫伦呢?有和她们一起离开吗?”于琛忽然想起那个情敌,他心里就不舒服。

返回
《无双娇妻》 第三十八章 怎么会这样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