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三十七章 太善良

“嗯……”卢钰晟被他吻的七荤八素,忍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阵的娇吟。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抬头,一定会因为屋顶的画面而看的面红耳赤的。 于琛的薄唇终于离开的她那已经被吻的红肿的嘴唇,转移到了她的脸颊,额头,鼻尖,眼眉,耳朵,下巴,脖子,锁骨…… 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大手也不老实的从卢钰晟的衣领处想要往里面更深处探索。 “不要……不要……”卢钰晟带着半迷糊的意识,对于于琛要对自己进行的下一步动作她还是清楚的,她急忙按着他不安分的大手低声的恳求着。 于琛也有些从情/欲中清醒过来,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这个地点也太过诡异了,起码也要在房间里面才像样啊。 “让我抱着你吧。”他忍着身体上的反应,忍得难受,所以便只能紧紧的抱着她,以此来抒怀。 对于这个简单的请求,卢钰晟并没有拒绝他,反而也抬起双手扣上他的后背,紧紧的抱着他,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喘息。 他们紧紧的抱着彼此,呼吸着从彼此身上散发出的独一无二的气息,偶尔抬头看看星空,觉得是那样安详那样的静谧,美好,真希望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如此。 他们以为这么晚了,不会有人看见他们,所以不时的,他们还交换一个轻吻,气氛很温馨,不会有人想着要打破它。 但是,却有两个人从始至终都在盯着他们看,而且他们之前的对话,这两个人也都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怎么办?”袁青低声却冰冷的问道,一点儿也不像在于琛面前表现得那么温柔无辜。 “听到他们说的了吧?一个一个攻破呗!”南宫伦倒是没有袁青那么慌张,反而一脸的镇定,好像胜券在握一样。 |“你就那么自信,万一她真的赶你走了怎么办?她的身手可是好得很呢!你不一定打得过她。” 闻言,南宫伦真想大声笑出来,又害怕被屋顶上两个武力高强的人听见,所以他只能总暂时压抑着笑声,低声说道:“不是我自信,而是我知道该怎么应对,你知道吗?” 袁青冷笑一声说道:“我当然知道,而且我知道他对我不是没有一点儿感觉的,所以我应该会比你获胜的机会更大。” “哦?是吗?那可不一定啊!”南宫伦最喜欢挑战,尤其是这样很有意义的挑战。 “不信我们就走着瞧吧!不过如果我胜利了,就算你不胜利,也会得到她,那可就成了我帮你的了。” 南宫伦想了想,觉得袁青说的有道理,于是他顿了顿说道:“你说的是,那不如我们来赌谁先赢好了。” “好啊,就这么说定了。”袁青也不害怕挑战,反正来日方长,就让他们等着瞧吧! 第二天一早,刚刚起床的卢钰晟心情看上去很好,她自己知道,那都是因为昨天晚上她和于琛的坦明心事。 而于琛也是一扫阴霾,看上去更加俊朗潇洒了。 只是,其实他们面临的挑战才刚刚开始,也许很快,他们头顶的天气就会由晴转阴了。 卢钰晟起床之后,仍旧是南宫伦将早餐给她送到屋子里面,这次,她不再是笑着说谢谢,而是有些为难的,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将打发他的话说出口,在心里一番盘算,几次的欲言又止,却还是狠不下心来。 “快吃吧,趁热。”南宫伦细心的为卢钰晟将包子包好,以免她始终不肯吃而放凉了。 这样一来,到嘴边的话卢钰晟就更加说不出口了。对于一个对自己极为细心呵护的男人,极度善良的她根本无法拒绝。 “你……你没有事情要处理吗?这样一直跟着我们可以吗?会不会耽误了你啊?”卢钰晟旁敲侧击的希望南宫伦能够明白,其实她是希望让他走。 听到昨晚卢钰晟和于琛对话的南宫伦,当然知道她此刻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只是和蔼的微微一笑说道:“没关系,我现在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如果非要说有,那么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护送你回家去。” “我现在不想回家了,所以你也不需要送我了。”卢钰晟低声嘟囔着,之所以是低声嘟囔,是因为她有些心虚。她之前之所以那么着急着回家,是因为她知道于琛去山庄找她了,而现在,于琛就在她身边,她还回是什么家啊。 但是这些,她又不想让南宫伦知道。不明白为什么,她总觉得不应该伤害南宫伦,南宫伦喜欢的是十三妹,而现在她就在充当十三妹的角色,所以这样伤人的话,她是实在是说不出口。 “你为什么不回家了?”明知故问的南宫伦却还是装作一副无辜且非常关切的样子问道。 “因为……我还想再玩玩。”卢钰晟调皮的解释着。 “那不正好,我可以陪你一起玩,虽然我知道你身手很好,没人能伤的了你,但是多一个人多一个照应嘛,所以还是我们结伴同行最好,刚好我也好好转转风国的土地。” 听着南宫伦一番义正言辞的理由,卢钰晟就更加不能拒绝了。 昨天晚上就想到了这是一件很难办成的事情,但是却没想到,原来这么为难啊。可是一想到她已经答应于琛了,先别说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就说江湖道义,她就不能说话不算话。 “但是……我们……我……你什么时候回去呢?”吞吞吐吐了半天,卢钰晟还是只能问出无关痛痒的话题。 “回去哪里?”南宫伦疑惑的问道。 “回去你的国家,云国啊。” “哦,我不着急,反正是做生意,很闲散的,只要我安排了相应的人手,就算我不亲自上阵也没关系的,你放心好了。” 卢钰晟无奈的在心里嘀咕着:我可不是放心嘛,心都放到肝上面去了。这个家伙可真是长情啊,就算不是十三妹,长的像的也不放过。但愿于琛也能和他一样,不要喜新厌旧的好啊。 “哦,这样啊。” 一个早上,卢钰晟说了不少废话,却一句有用的都没有。说了半天,看着南宫伦兴高采烈的模样,似乎没有将他赶走一点点,反而让他在此地长待的心情渲染的更加强烈了。 这是不是适得其反的意思啊?卢钰晟在心中呐喊着。 另一边,于琛也在试着进行他的说服。 “裴小姐……” “不是告诉你叫我青青的嘛。”袁青故作可爱的拿起一只包子,大口的吃着。 “哦,青青,你不是说路过吗?那你原本是想要去哪里的啊?”于琛想起那天清晨,袁青飞奔着来到他身边时说过的话,他决定以此作为出发点。 “啊?路过啊……我……”袁青眼睛在打转,她在想着该怎样圆自己的谎话。 “我本来就是出来散心的,你们不也是嘛,所以我们就同行喽!” “哦,是这样的啊,但是你什么时候回去呢?你自己一个人出来,你父亲会不会担心啊?”于琛慢慢的试探着,小心的看着袁青的反应,虽然说他平时狠起来像一个地狱修罗,但是他不伤女人,尤其是还对他有些崇拜的女人。这也算是他的规矩原则吧。 “我爹不管我的,他每天都很忙,我在家才很闷,所以我才出来走走的。”知道于琛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发自己走,袁青在心里一顿的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