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三十章 事与愿违

“小姐……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该不会是要去找那个于琛吧?”宝云很无心的问出这句话,而且她是害怕小姐去找于琛报仇,万一到时候两个人打起来,她根本插不上手。虽说小姐功夫了得,可是那毕竟是一个大男人,而且比小姐高出很多,很难保证他真的打不过小姐,到时候小姐万一吃了亏,她却还帮不上忙,想想都觉得难堪。 卢钰晟没想到宝云居然这么聪明,不是,是这么古灵精怪,这个她都知道。 “是啊,我们是去找他。”反正都被人知道了,索性她就承认了吧。 “该不会是您要找他算账吧?”宝云大惊失色的问道。 卢钰晟却没听出宝云的紧张和害怕,只是自顾自的想了想,然后笑着说道:“还真是去算账呢。” 是啊,算一算他们分开这段日子的总账,看看于琛有没有老老实实的,有没有去拈花惹草。 哪知道宝云一听到真的是去算账,顿时就不敢再往前走了。 “小姐,我们能不能不去啊!万一……万一您出个三长两短的,那宝云肯定就不活了。” 闻言,卢钰晟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小丫头是害怕她吃亏,敢情她以为自己真的是去找于琛算账的啊! “这个……丫头……你的算账和我的算账是不一样的,我说的算账就是叙旧的意思,我们不会再打起来了。” “真的吗?”宝云不敢相信的问道,生怕小姐又是糊弄她的。 “当然了,你总是不相信我,哎,小姐我的魅力看来要重新检验了!”卢钰晟故作唉声叹气状,希望宝云不要再疑神疑鬼的耽误了她们的进程才好。 “哪里哪里,小姐您的魅力充沛着呢,那咱们快走吧,宝云不想在荒郊野外过夜。”环视着四周尽是茂密的树林,宝云就感觉一阵阴森森,身上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这下知道着急了,以后别再疑神疑鬼了啊!” “知道了小姐。” 两个人加紧步伐的赶路,好在卢钰晟的认路能力很强,否则她们还真是不一定能找到于琛那座相当隐蔽的府邸。 然而呢,好事多磨,又或者算是心有灵犀吧,就在卢钰晟一心奔往于琛府邸的时候,于琛也实在忍不住想要见卢钰晟的冲动,他也动身去了蓝金山庄。 尽管卢永成总是给他信件,告诉他卢钰晟的消息,但是没见到那个搞怪的丫头,他心里就是说不出的不舒服。 寇勇每天可是受了不少苦,没事就要看着主子一脸哀苦的样子,想念卢钰晟不顺心的时候,他就会莫名的摆臭脸,搞得寇勇每天都小心翼翼的,存活的一点儿都不容易。 好在有无痕在,凡是只要无痕一出马,肯定都搞定了。 而且无痕一直记仇卢钰晟走之前居然没有和他道别,那个可恶的丫头是不是打算再也不见他了? 所以,无痕会在于琛一个人发呆的时候跑去捣乱,让他根本不能安静的想念。 最后呢,还是要无痕来收拾残局,说什么于琛的伤没有完全好,必须上药,否则怎么怎么样,说出一堆可怕的后果。 他是能气死于琛,也能救活于琛,所以于琛对他呀,真是无可奈何。 于琛决定去蓝金山庄,冉申自然是要陪同的,那么就只好让无痕守住府邸,小静也说有些想念妙姑娘了。 于琛当即便觉得,把卢钰晟带回来做夫人也不错,那样就能每天都看到她,而且再也不用为了她的去向而提心吊胆了。 毕竟,那个丫头太野,动不动就跑出去了。他根本就抓不住她。 他们都出门去找彼此了,而且还都没让对方知道,本来以为会是个大惊喜,可是惊有了,喜却不见了。 因为当卢钰晟好不容易找到于琛的家时,却被下人告知,于琛几天前就出门去了,至于去了哪里,他们并不知道。 卢钰晟顿时沮丧万分,好不容易她主动找他一次,却是这样的无趣。 无痕看到她哪里还会放过她,偏偏要她给自己道歉,为了上次的不告而别。 卢钰晟郁闷的没心情同他斗嘴,于是就第一次十分顺从的给无痕道了歉,随后去看了看小静,小静和卢钰晟很亲切,这却让宝云好一番吃醋。 本来卢钰晟想马上离开的,但是无痕却说她重色轻友,就连陪自己一天都不肯。卢钰晟一听,也觉得是自己太过着急了,其实宝云的体力比不上自己,所以一路赶路下来,她也很累了,那就不如在这里休息几天,然后再走吧。 反正也没人知道于琛去了哪里,她找都不知道从何处找起。 陪着无痕弄了一天的药材,就像从前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无痕聊天。 “你不在的这些天,主子很不对劲儿呢!总是一个人发呆不说,还动不动就发脾气,我倒是还好,和他斗嘴惯了,不听话也是常事,但是就苦了寇勇,他是真的无辜的啊!” 无痕手中捣弄着药材,说这些并非故意,只是很顺其自然,他向来都不会强求什么。 “哦,是吗?那他每天都做什么呢?”卢钰晟心中一阵窃喜,脸上却吝啬的不肯流露出半分,只是也很随意的问道。 但是精明细腻如无痕,她那点儿小心思无痕一看就透,罢了罢了,她不愿意承认,他又何苦去戳穿。 “主子每天都忙着啊,他有那么多生意,虽然不用他亲自动手,可是安排调动上的事情,他都必须亲力亲为,才能放心。其实他是一个很精明的人。”无痕夸赞完于琛,忽然觉得似乎还不够,于是又补充上一句:“他也是一个很神秘很奇怪的人。” 是啊,试问天底下有哪个人会放着堂堂的皇子不当,而非要在民间做商人呢?而且还不要透露一丝自己的真是身份,姓名全部更换掉。这不是神秘和奇怪的人,还能是什么? 卢钰晟没有去疑问无痕的话中带话,只是一直在回想于琛的为人处事。 若说他蛮横霸道,但是对待下人却是没有半点儿欺压,就算是像无痕说的那样,寇勇其实也只是经常会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而已。 若说他不解风情,那为何他还会对她一脸的温柔,会深情的告诉她,以后再害怕打雷一定要记得找他,他会保护她的。 一个女人,纵然再强大再厉害,也还是会想要有一天能有一个比自己还强悍的肩膀,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空。 卢钰晟心思单纯,可能想不到这么多,但是如果有人愿意分担她的责任,为她带来快乐,她也就觉得满足了。 至于那个人是不是比自己还强悍,早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也可以做小女人,小鸟依人的女人。 休息了两天,卢钰晟就带着宝云离开了,无痕还是一阵埋怨她重色轻友,卢钰晟说让他没事的话也可以一起出去走走,他不肯听,他说药房和山林就是他最好的去处。 而其实卢钰晟早就发现了,无痕也是会一个人发呆的,因为他有太多的往事,而且都不堪回首。 但是在那样不堪回首的往事里面,也还是会有一个人能够温暖他冰冷的心,滋润他干涸的心灵。 那就是那个用歌声唤醒他的小姑娘,那个他至今都难以忘怀的小姑娘,也是他怎么也找不到的小姑娘。 卢钰晟问他:“你会不会娶亲?” 无痕像是看见了怪物一样的看着卢钰晟,片刻后指着自己反问道:“我会娶亲?开什么玩笑?我的妻子就是各种的草药!” 卢钰晟笑着摇头,接着会目不转睛的盯着无痕看,就算他伪装的再好,可是也掩盖不住他内心的情愫。 那个小姑娘,他一直以来最放心不下的人,卢钰晟知道,一旦他找到了她,他们一定会是相当美满幸福的一对。 只是但愿,那个小姑娘没有嫁人,恨不相逢未嫁时的事情就不要再发生在可怜的无痕身上了。 反观于琛,他心急火燎的赶去了蓝金山庄,结果却是被告知,二小姐又出门去了,并且去向未明。 他一阵沮丧恼怒,不知情的他在心中暗自骂着:这个死丫头,又跑到哪里野去了!他还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哪个女人,他几乎所有关于女人的例都是为她而破的,结果她可倒好,一点儿不领情不说,还根本不把他放在心上。 好在,卢永成及时赶回来,看见老友拉着一张俊脸,当即便明白了因由。 “那丫头去找你了,你又来找她,真不知道你们是心有灵犀还是好事多磨啊!” 听了这话,于琛立即觉得浑身一震,之前失落的心似乎正在一点点飞往云端。 “是吗?你没有骗我?”激动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疑问,他还是不能确定,谁知道作为哥哥的卢永成会不会替妹妹说好话呢! “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也不敢骗你呀!”卢永成语重心长的说道,语气十分恳切,让于琛听了想不信都难。 哎,人家是皇子,还应该是王爷,卢永成怎么敢惹呢,当然是实话实说了。 “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回去,要是按照你说的时间,她应该都到了。”于琛一心急,连椅子都坐不住了,急忙起身就要走。 “先别急了,你走了,她找不到你也会原路返回的,不如先休息一下,然后再去找她吧。”卢永成见于琛和冉申二人风尘仆仆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一定很心急的赶路。 这时,飞鸽飞进来,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卢永成的肩膀之上,取下鸽子腿上的字条看了看,卢永成笑道:“钰晟已经到了,无痕接待了她,打算留她休息几日,所以你也别着急了。” 于琛一听,心里的大石头算是落了地,终于不用再担心她会不会出意外了。 “那好吧,那就休息一下。” 两边的四个人都休息了两天,然后一齐离开。 卢钰晟在临走之时,无痕才坏心眼的告诉她,其实于琛是去找她了,而且人现在就在蓝金山庄,叫她不要再误会了于琛。 卢钰晟听了十分高兴,却也觉得很无奈,他们居然就这样的阴长阳错的错过去了。 所以她带着宝云离开之后也算是有了目标,那就是回家去。 于琛几乎是和她们同一时间离开的,本来应该是可以碰上的,但是碰上是碰上了,只是在他们四个人碰上之前,卢钰晟和宝云首先遇上了南宫伦。

返回
《无双娇妻》 第三十章 事与愿违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