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二十八章 专宠

纵然是家教再好的人也受不了了,卢钰婉带着微微的怒气和疑惑抬起头来,结果这一抬头不要紧,她也惊呆了,两只眼睛瞪的比灯笼还大。 他们二人就那么近距离的看着对方,一个比一个眼睛睁的大,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一个仰头,一个低头,面上的表情却是如出一辙的相似,都是惊呆,都是不可思议! 难怪会觉得彼此的声音熟悉,原来,他们真的早就相识。 “飞雪……”是安楚首先发出的声音,他知道这不太可能,但他还是疑问了出来。 “问天……”卢钰婉颤抖的回应着他,原来当初的问天骗了自己,他根本就是皇族。 而安楚也知道了,当初的飞雪骗了自己,否则怎么可能他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飞雪这个人! 但是他们现在谁也没有心情去追究当初为什么要欺骗,而是只能讲所有有限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看。 “真的是你吗?”他们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惊喜若狂的问出声来。 卢钰婉不顾形象的站起身来,两个人在同一水平线上相互对望着,眼中有难以置信,有抱怨,有后悔,更有深深的想念。 “你真的是问天吗?” “你真的是飞雪吗?” 沉默了一会让,两人一起问出来,惹得他们都笑了。 卢钰婉笑着笑着留下了泪水,安楚轻轻伸出手去为她擦拭,她只能呆愣着一动不动。 “你明明是卢钰婉啊,为何要骗我?”安楚温柔的问着她,根本没有一丝责备的意思。 “你明明就是安楚啊,为何要骗我?”卢钰婉学着他的语气和言辞反问道。 要知道,这个世上除了太后和先皇之外,是不会有人敢直呼皇帝名讳的,而恰恰是这份不能够,才让安楚深深的觉得,卢钰婉会是自己一生的爱人,一生都能坦诚相对的人。 猛然间一把抱住了她柔若无骨的身子,他激动的落下泪来,但是却不想让她看见,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国之君啊! “飞雪……不,是钰婉……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 他没自称是朕,而是很普通的说我,卢钰婉就知道他对自己是不一样的,而且他为了自己三年来不顾天下人的议论,就是不碰任何女人,叫她怎么能不感动。 “皇上……我……你有你的苦衷,可是我不该隐瞒你的,我不该的……” 是啊,皇上出门去当然不能暴露身份,让有心之人有机可趁,但是她却不必要隐藏身份,如果当初她能说实话,可能他们早在三年前就在一起相守了。 “傻瓜,我又没怪你,只是你让我独自思念了三年,这该怎么补偿我?”他紧紧的抱着她,在他柔软香甜的秀发上蹭来蹭去。 卢钰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能一直沉默着,同时也紧紧的抱着他。 安楚放开了她,看着她激动的直颤抖的娇颜,笑的十分满足。 “用一辈子来补偿我,给我多生几个孩子好不好?” 他的话顿时让卢钰婉羞红了脸,虽然两人早已经是两情相悦,但是这么直白的说出那种话,她作为一个传统的大家闺秀还是会忍不住脸红的。 “你不说话,就代表是默认了啊!”安楚霸道的自问自答了一番。 “你……可是你也骗了我,而且我还为此担心了好久,每天那么多提亲的人,我都要百般挑剔,也因此落下了话柄……”这是卢钰婉生平第一次撒娇,在父亲眼里,她是懂事的大女儿,在哥哥眼中,她是温柔体贴的妹妹,在妹妹卢钰晟眼中,她是善解人意的姐姐,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她都根本无法施展一点儿小女儿该有的情绪,只能一味的隐忍,隐忍的成了习惯。 这番话的言外之意,安楚的隐瞒身份给卢钰婉以及蓝金山庄都造成了相应的影响,而且还是不好的影响,让安楚自己看着办去补偿吧。 安楚拉着卢钰婉坐到床边,笑的意味深长的。 “所有的妃嫔只有在进宫的第二天,侍奉过皇上了才能被封为相应的头衔,你想要什么头衔,我都会赐给你,告诉我,嗯?”他温柔的问着,大手抚上她柔嫩的脸颊,来回摩挲着。 听到这样的待遇,一般的妃子早就高兴的乐不思蜀了,而卢钰婉却一下子慌了神,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本来进宫的时候,她一点儿都没有存在过会在宫中晋升的想法,如今却忽然告诉她,所有头衔随便挑选,她怎么会不手足无措呢!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我不知道。”卢钰婉低着头喃喃的说道。 安楚知道她不是贪图富贵之人,况且她本身出身就不俗。 “皇后现在不能赐给你,要等到你有了龙嗣之后才能定夺,这也是历朝历代的规矩,既然你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选择,那么我就自作主张了,赐你一个皇妃吧,等过一段时间就是皇贵妃,然后,你就会是皇后了,因为,我会一直努力的。” 安楚解释的很详细,但是卢钰婉毕竟是未经人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啊?努力什么?”她问的很单纯,一副好奇的样子,看的安楚更加的心猿意马了,要知道,他可是一直都没碰过女人的,如今心爱的人就在眼前,他要是再不动心就不是男人了。 “你过来我就告诉你。”安楚邪魅的朝着卢钰婉勾了勾手指头。 卢钰婉还以为是什么秘密,好奇的凑过去,结果却一把被他给拥倒在了床榻上。 “啊……你……”脸儿通红的盯着身上的男人,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好像已经晚了。 “我说了,做皇后要有龙嗣,所以我要努力,你也要努力啊!”安楚说着,还冲着她脸上吹热气。 “我……我……”卢钰婉想说她还没来的及做准备,这一切是不是来的太突然了一些啊。 安楚却早就等不及了,低头轻轻的接着她胸口的扣子,深情的说道:“是不是说还没准备好?你不爱我吗?我爱你呀,一直都爱着你,而且回宫之后我忙着父皇的丧事和登基,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我立即就去派人找你,但是根本就没有你这个人,我一度很沮丧,很难过,后来为了稳固政权,不得已之下我才娶了这么多妃子,可是我一个都不喜欢,甚至都没看过一眼,我一直在等你。” 说完这番话,两个人的衣服也基本上被脱的差不多了,卢钰婉感觉胸口一凉,随后就有一具温热的身体附上来,为她传递来温度。 “可是……如果你一直等不到我,那皇室的子孙怎么办?难道你要冒天下之大不韪?” 卢钰婉感动的一塌糊涂,泪眼婆娑的看着身上的男人,他还是那么俊逸潇洒,而且经过了这几年的把持朝政,他比三年前更加的成熟富有魅力了。 “如果一直等不到你,我会妥协的,顺从母后的遗愿立一个皇后,然后为皇室留下一个子嗣,这也是我最大的妥协限度了。”安楚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也让卢钰婉听了十分心疼。 别说他是皇上,就是普通人家的儿子也要传宗接代啊,更别说是一国之君,他承载着太多的责任和期望,然而却为了她一个人而独自承受了那这么多年,太多的流言蜚语。 卢钰婉轻轻抚上他那岁月没有留下痕迹的脸颊,特别想补偿他,既然他说了要求,那么她就一定会去照做的。 “我答应你,一定不会再让你承受那么多流言蜚语的。” 安楚就等她这一句话,他的身体早就越来越燥热了,此刻更加的想与她亲近一番。 床帐被无声的放下,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有两具此起彼伏的身躯在纠缠着,滚动着。 第二天一早,宫女们准时走进来伺候新主子,只是让她们万万没想到的就是,皇上居然留在这里过夜,而且他们的衣服还散落了一地,两个人正拥抱在一起睡得正香。 冬雪眼疾手快急忙带着其他宫女退出去,不要打扰了主子们的好梦才好啊。 看来她们的确没有看错这个新来的妃子,她的确能够让皇上破例宿在后宫之中,那么她们跟着她还真是前途无量了,只需要她们忠心耿耿,不怕没有荣华富贵可以享受。 等到卢钰婉醒来的时候,腰上还搭着一只健壮的手臂,她猛然间想起来早朝的事情,急忙转身推了推拥着她的睡得正香的男人。 “皇上,醒醒,要上早朝的。” 安楚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冲着卢钰婉笑的十分黏腻,语气也是宠溺的。 “皇上新婚,今天不用早朝。”说完,他把她拥抱的更紧了。 卢钰婉一阵害羞和满足,转身也轻轻的缩在他怀里,伸出手去抱着他。 就这样,两人一直睡到快正午,醒来后还不免一番嬉戏。 安楚三年没碰过女人,都用在这一晚上了,也难怪他们两个会累的起不来床。 很快,钰妃在宫中诞生了,而且她是第一个被皇上名副其实碰过的女人,不过这个只有储湘宫的人和两个当事人知道,其他宫的妃子还以为皇上也像对待她们一样,只不过是在新婚之夜勉强和她们躺在一个床上,早上起来之前,甩下一个提前染好血迹的手帕,等着宫中的嬷嬷检查,然后就被封妃。 殊不知,储湘宫的检验手帕是名副其实的真血迹,这也让卢钰婉红了好一阵子的脸。

返回
《无双娇妻》 第二十八章 专宠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