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二十七章 再续前缘

“好好好,既然裴小姐这么反对与人分享自己的事情,那么郑某不再打扰便是,还请裴小姐不要记恨。” 南宫伦笑着转身,今天的事情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了,也许有一天,这个袁青能帮上他也说不定。 一转眼,卢钰婉进宫的日子到了,这一天,整个蓝金山庄上下都张灯结彩,所有人都笑逐颜开。 因为今天是他们大小姐出阁的大喜日子,这群下人觉得是无尚的荣耀。 就连庄主庄父都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心事,又何况是那些下人了,他们只觉得大小姐挑来挑去终于挑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婿,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卢钰婉被打扮的倾国倾城,一举手一投足都足以能够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颠倒众生。 全部是大红色的烫金装饰,衬托卢钰婉异常白皙的肌肤更加的娇嫩惹人爱,尤其是她脸上那点点愁云挥之不去,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凄美靓丽。 卢钰晟一路陪伴着姐姐穿衣打扮,不舍的情绪一直在悄悄蔓延着,扩散着,从未停止。 但是最后,还是到了分别的时刻,卢钰晟不由分说的掉下泪来,卢永成是要护送妹妹去皇宫的,而父亲虽然也舍不得女儿,但是因为是男人,所以不太方便表露太多的情绪,他们只能千叮咛万嘱咐,而卢钰晟就在一旁不断的落泪。 因为只有她一个是女孩子,也只有她知道姐姐的心事,知道姐姐心中有另外一个人。 她再也不能和姐姐推心置腹,不能和姐姐睡在一起,打雷的夜晚也没有了姐姐的安慰。要是她再闯祸,也没有姐姐替她求情了…… 想到这些,卢钰晟又怎能不落下泪来。 “好了,别担心了,姐姐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是,经常给姐姐捎去消息,别让姐姐太过担心你。”卢钰婉强颜欢笑的安慰着妹妹。其实她又何尝不想痛哭一场呢?为了她心里再也不能出现的,从此必须将其深深隐藏的人,为了与这个她生活了二十一年的家做最后的诀别,为了养育了他二十一年的父亲和疼爱了他二十一年的大哥以及她最最放心不下的妹妹,她真的很想痛痛快快的哭一次,但是,她不能。 因为如果她哭了,就再也没人能够代替她坚强了。 笑着被盖上情如亲娘的乳娘盖上了红盖头,由哥哥牵引着上了龙撵,那是皇上特意给卢钰婉的殊荣,否则除了皇后,普通妃子是不会有这等幸运的。 而现在皇宫里面并没有立皇后,所以一时之间,卢钰婉有可能成为皇后的传闻屡见不鲜。 卢钰晟哭着送姐姐上了龙撵,她知道,此后再见姐姐要经过一大堆的程序和礼仪,总之就是她平常很厌烦的繁文缛节,而且姐姐的未来还是一片未知。 “愿老天保佑,母亲在天上一定要保佑姐姐平安无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卢钰晟在心中这样祈祷着,并且以后的每一天都会一如既往的祈祷。 卢永成护送着妹妹一路进了皇宫,他们是头一天晚上就开始动身出发了,为的是争取在第二天傍晚就将妹妹送到皇上身边去。 毕竟是普通妃子,就算再有皇帝的殊荣,再有特殊待遇,有龙撵接送,但是也还是避免不了从皇宫的侧门被送进来,一路送到了皇上提前御赐的储湘宫,丫头几人以冬雪为首,掌事姑姑是玉琴,而太监头领就是海宁。 储湘宫是皇宫中最大的宫殿之一,其余最大的分别是皇帝的乾清宫,太后的慈宁宫,和目前还没有有住进去的凤藻宫——皇后的宫殿。 所以,卢钰婉还是很有殊荣的,也因此让其他妃子虽然还没见过她,但是也都忌惮三分。 卢钰婉被喜娘搀扶着一路送进了储湘宫,而卢永成作为男人,是不可以进后宫的,因此在进宫门的时候,卢永成就已经转身回去了。 至此,卢钰婉的宫中生活开始了,她那不知是福是祸的独孤生活,开始了。 坐在床上,因为一路的颠簸,丫头们对她又是一番梳洗打扮,很怕皇上会不满意。 不过掌事姑姑一面在旁边指使着丫头们忙活,一面不停的夸赞着卢钰婉。 “主子真是国色天香,是奴婢见过最美的妃子,想必皇上一定会对您宠爱有加的,您的后福不浅啊!” 作为宫中资深的老人家,玉琴最知道皇上的脾气,他几乎不宠幸妃子们,只要是妃子听话懂事,不给他惹麻烦,他都会时常赏赐一些金银财宝的,那么作为下人,自然也是少不了好处的。 再说卢钰婉,容貌是万里挑一的好,而看上去也是识大体的温柔千金小姐,又是带着无比荣耀的身份和待遇进的宫,皇上的宠爱自是少不了的,所以这些下人们在得知被分给了卢钰婉之后,个个都喜不胜收,用尽浑身解数希望把主子伺候的好。 卢钰婉从前在山庄的时候帮着父亲打理家事,自然懂得这其中的奥妙,因此在听到玉琴喋喋不休的夸赞与提醒时,她也都是回以微微一笑,什么都不多说。 这也让下人们尤其放心了,觉得跟着这个主子,以后肯定是错不了了。 一通打扮下来,卢钰婉身上的衣服早就都是透明的薄纱了,只是面上的妆容有增无减,比较之前更加艳丽动人了,几乎是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看了都忍不住要一亲芳泽的美貌。 红盖头重新盖上,那是要由皇上亲自掀开的,下人们准时退了出去,硕大的房间里面顿时只剩下卢钰婉一个人了。 前一刻她还觉得玉琴嬷嬷很啰嗦,想着她能快些出去就好了,但是随着玉琴嬷嬷的出去,其他下人也都跟了出去,这让卢钰婉忽然觉得很不安很紧张。 他们都走了,也就是说再进来人的一定就是当今皇上了。那是她最最不愿意面对,却又必须面对的人啊!所以她才会如此的不安和紧张。 搅动着十指,她还是无法平静下来,心里虽然早就认命了,可是一旦这个时刻真的到来了,她却还是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 听说皇上是不会在妃嫔处过夜,也许皇上最多是看着她家世和她大哥的面子过来看她一眼,然后就会离开了吧。 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卢钰婉端坐在床沿,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她也渐渐的放松下来。 而就在这时,安楚走了进来,他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只有腰带是红色的,证明他今天有喜事发生。 缓缓的不情愿的走进储湘宫去,为了卢永成,他也要看一看这个新纳的妃子。 听到门被打开了,一双深色的男士靴子出现在眼前,卢钰婉知道,那一刻还是来了,而她除了欣然接受,居然别无他法。 安楚一直看着床上的端坐着的人儿走过去,她曼妙的身段预示着她应该是一个容貌出众的美人儿,只不过可惜的是,就算再怎么貌美,也不是他心里的人,那么他就不会接受。 “你是一山的妹妹,朕不会亏待了你,但是朕不会碰你,想必你之前也听说过了吧,朕会给你最好的一切,但是除了朕自己,你想见家人就差人告诉朕,朕自会安排,其余的,你就不要勉强朕了。” 这应该是一个正常的新郎对新娘子说的话吗?应该不是吧?就算是他是皇上,也不应该说出这样一番听上去很热情其实很绝情的话啊! 但是,对于这样一对都不正常的新人来说,卢钰婉很乐意接受这样的忠告。因为她也不愿意将自己交付给一个不愿意的人。 只是,只是,为什么他的声音听上去这么的熟悉,好像一直藏在她心底,从未被抹去一般。 “臣妾明白,请皇上放心。”这是她必须要做出的回应,进宫之前,这些说话方面的礼仪她都学习过,也掌握的很通透。 听到这个温柔好听的女声,安楚顿时也觉得万分熟悉,好像昨天还听过,哦不,是刚刚还听过,准确的说,是进门之前他还回味过,思念过。 她和飞雪的声音好像啊!简直是如出一撤。 安楚不禁有些好奇,很想看看这个女人长什么样子,他对这样的声音好奇,因此也好奇拥有这个声音人的样貌。 上前一步,他很想要掀开她的盖头,但是刚刚才警告过人家,现在就要掀盖头,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卢钰婉看他还迟迟没走,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事情,但她有不敢过多言语,只能端坐着不动。其实她很累的了,赶了一天的路,还不能休息,只能一直像个富丽堂皇的红包一样被包裹着,一动不动。本以为皇上走了之后,她就自由了,可是没想到皇上却迟迟不肯离开,这真是要为难死她了。 “皇上……您……”实在忍不住,卢钰婉问出话来。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安楚实在忍不住便决定说什么也要掀开盖头看看她。 伸出手去,安楚慢慢的揭开了神秘的面纱,这一揭不要紧,险些让安楚摊到在地,因为眼前的女人不禁和飞雪的声音相似,就连容貌都是相似的可怕。 卢钰婉作为女人,不能抬头去看皇上,她一直低着头,看不到安楚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的惊讶。 只是好奇,刚刚不是还说不会碰自己嘛,怎么这会儿又来掀自己的盖头了。 “抬起头来,给朕看看。”安楚的声音是无比颤抖着的,这让卢钰婉以为他要么是被自己的美貌给惊住了,要么就是他见多了美人儿,觉得自己不够美,把他给吓到了。

返回
《无双娇妻》 第二十七章 再续前缘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