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二十五章 血浓于水

三天之后,卢钰晟终于平安到家,而寇勇也总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功成身退了。 刚刚一到家,卢钰晟和宝云说了几句许久话就去找姐姐卢钰婉了。 “姐姐。”还没等人出现,卢钰晟就大声呼唤着卢钰婉。 “晟儿,你回来了。”卢钰婉听见声音,急忙从里屋转出来。 姐妹两个拥抱了一会儿,卢钰晟就急忙问道:“你真的要嫁给皇上吗?” 卢钰婉就知道妹妹急匆匆的找自己是为了这件事情,她笑了笑说道:“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的,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啊!” “我知道,可是我希望你能开心。” 卢钰婉抬手轻轻抚摸着妹妹因为担心自己而拉着的小脸儿,笑道:“姐姐很好,女人总要嫁人的,如果买办法嫁给爱的人,但是嫁给一个对家族有帮助的人,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卢钰晟就是担心姐姐太过深明大义,会不顾一切的嫁过去,甚至是自己的想法都可以抛之脑后。 “姐姐,你能忘了那个人吗?”卢钰晟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她还是问了出来。 一丝愁云立即漫上了卢钰婉的秀眉,但她还是努力的笑了出来。 “就算忘不了,也不会在让他扰乱我今后的生活了,就像那只玉箫一样,把他深藏起来吧。” “那只玉箫,你不打算带着它走吗?” 卢钰婉摇摇头说道:“我不能带着它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端,我不能带走它。” 她深知,一入宫门深似海,绝对不能有半点差错,否则就算皇上不责怪,也会被言论给淹死的。 “那是你最后的一点儿念想了,可是如果再丢下,那么你和他就再也没了任何关系。”卢钰晟几乎是带着哭腔问出来的。虽然她不知道那会是怎样的撕心裂肺的疼痛,但是要从心里面割舍下一个人,那一定是锥心之痛。 卢钰婉转身,慢慢踱到窗子前面,哀叹一声说道:“原本也再也没了关系,三年都过去了,早就没了关系,是我还念念不忘,也许他早已经娶妻生子,根本不记得我了,那我又为何还要继续折磨自己,就当从前的固执都是一场梦吧。” “姐姐……”卢钰晟知道姐姐是故意心狠才这样说,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在割舍的时候太过煎熬。 卢钰婉不希望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想起大哥前些日子读过的信件,她隐忍下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伪装上一副笑脸,转过身问道:“听说,你和咱们京城的首富于琛相处的很好,是不是有什么情况了?” 卢钰晟还在为姐姐感伤着,却没想到姐姐反而打趣起自己来了。 “姐姐,你说什么呢?”卢钰晟有些害羞的低下头不肯承认。 卢钰婉一看,平时翻天覆地的妹妹居然还会像个小女儿一样的害羞起来,顿时就明白了,一定是真的有什么情况了。 “你瞧,我还没说什么呢,你脸儿都红了,快和姐姐说说,于琛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卢钰婉拉着妹妹去小榻上坐下,开始了畅谈。 寇勇的信上怎么敢写自己主子和卢钰晟其实早已经暗生情愫了,他最多只能汇报卢钰晟过的不错,不让蓝金山庄的人担心而已。 而这一切,卢钰婉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仔细想来,于琛的府邸有一个每天都看上去很无聊,到处“拈花惹草”,而事实上又忙的一团糟的人,自然就是神医无痕了。 而且他和卢钰晟又走的很近,很自然的,他会对外提起,卢永成也是听无痕说起卢钰晟和于琛之间的那点事情,所以才会对卢钰婉说,这么一来二去的,就都知道了。 卢钰晟知道是无痕嘴大舌长之后,决定下次见面一定要好好惩罚他。这次走之前,她都没来的及和他道别,本以为挺遗憾的,而且他们交情不错,也蛮不好意思的。 现在看来,就应该这么对待他,让他知道,惹了卢爷的后果是他承担不起的。 “于琛啊,他就是有些蛮横霸道,有些得理不饶人,小心眼儿,但是却又阴晴无常,有时候让人挺捉摸不透的。”卢钰晟大眼睛转来转去的在思考怎样回答姐姐的问题,说出口的都是于琛的不好,而于琛后来的温柔她却一个字也不敢提起,很怕姐姐听出什么,也怕自己开始想念他。 但是卢钰婉哪里肯就此放过她,笑着追问道:“他不可能就是这样子的人啊,大哥结交的多年好朋友一定不会是这样的人,他还有什么优点你没有说的,快一一说来。” 卢钰晟嚷嚷着辩解道:“哪有,该说的我都说了啊!他就是那样的人,我这可都是实话实说的。” 卢钰婉暧昧的笑了笑问道:“你是不是害怕我知道他有多么好而和你抢他啊?” “才不是呢!姐姐你想什么呢?”卢钰晟急忙解释道。 卢钰婉故意叹口气,神情哀伤的说道:“也是,你怎么会害怕我呢,我都是要出嫁的人了,这一辈子都注定要在皇宫度过了。” 卢钰晟知道姐姐心里不痛快,更加不想让她总是想起自己日后的境地,为了转移姐姐的注意力,她决定豁出去了。 “其实他有时候也很不错,从前我们一见面就是吵架,还会动手,但是这次却不一样,起初我以为是因为我救了他,他对我很感激,所以会对我很好很温柔,就和以前判若两人似得,但是后来……我也不清楚那是为什么了,他看着我的时候,我就会无缘无故的脸红,我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卢钰晟还在纳闷着她和于琛之间的事情,而卢钰婉却在心中偷笑着,看来妹妹还是很单纯,又或者说是很在意自己的感受,所以才会上了她的当。 没错,卢钰婉就是故意让自己看上去很忧伤,然后妹妹才能够心疼,才能够说出心里话。 “傻丫头,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脸红呢,你呀,是喜欢上他了,我看他也早就喜欢上你了。” “怎么会?不会的!我才不会喜欢他呢!”卢钰晟急忙矢口否认了,她堂堂卢爷武林盟主,才不能承认喜欢上了一个身手不如自己,而且还是一个狡猾的商人。 等等,如果说是不承认,那么是不是就代表其实她是真的喜欢上了,而她不愿意承认呢? 一时间,心中一片迷茫,从来没有被这样的事情困扰过,卢钰晟觉得很困惑。 卢钰婉知道她这是欲盖弥彰,鉴于自己的错过,她不希望妹妹会重蹈覆辙,所以她决定好好劝劝妹妹。 “你这么说,就是证明心里有他,那么就别让遗憾生成,有机会的时候,你们要好好相处,不要浪费了大好时光,姐姐当然不希望有什么意外,但是如果有一天你们错过了,可能你诉苦都无门了,不要像姐姐一样,终生都会活在遗憾当中。” 卢钰晟看着姐姐凄美的侧脸,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她知道,姐姐一直都很遗憾,遗憾没能告诉那个男子她的真实姓名,遗憾始终没有勇气去找寻真爱,遗憾等了三年,最终还是不得不嫁给别人。 她有太多的遗憾,所以才不希望自己遗憾,她能懂得姐姐的良苦用心。 “你比姐姐勇敢,前二十几年,姐姐都生活在这个圈子里面,以后的一辈子,姐姐都要活在深宫之中,但是你不同,你能出去,看看这大千世界,也能和爱的人恣意畅游,姐姐羡慕你,也祝福你,以后不管怎么样,你能随时给姐姐一个关于你的消息,让我知道我最亲爱的妹妹过的好不好,那样我就知足了,也不会觉得自己的生活太过枯燥乏味,好不好?” 卢钰婉说着说着,就落下了眼泪。虽然说蓝金山庄地位显赫,而卢永成也是皇帝身边的爱臣,但是毕竟宫门深似海,而且宫中有宫中的规矩,并不能是她想见亲人就见亲人的。 日后相处的时间一定会少之又少,所以卢钰婉才会万分不舍,尤其是自己的小妹妹,从小到大,因为年长,她将妹妹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照顾着,很难想象,日后见不到的岁月中,会不会每天都想念的抓狂。 “姐姐,你别说了,我心里好难受。”卢钰晟很直率的坦明心事,靠过去一把抱着姐姐,姐妹两个都流下了离别的热泪。 “你要听话,尽量少在外走动,毕竟外面不比家里,没人会在意你照顾你。于琛那边,你就按照自己的心意来,不要畏缩也不要有所顾虑,也许这一生,只有这么一次的奋不顾身了。” “恩恩,我知道了,姐姐,我好舍不得你。” 姐妹两个抱在一起,哭了很久,也聊了很久,似乎过去的时光里面,她们都没有聊过这么多话。 傍晚的时候,卢永成也过来看看两个最心爱的妹妹,虽然很亲密,但是他毕竟是男人,所以兄妹三人聊的话题有限。 “钰婉,你放心就是了,皇上不会亏待你的,也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卢永成和皇上是提前商量好的,让他妹妹嫁入皇宫,那无论对蓝金山庄还是对皇上来讲,都是一件好事。所以皇上自然是不会亏待了她的。 “我知道,大哥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少说话,谨慎行事。”卢钰婉一向都很懂事体贴,当即便明白大哥的意思。 卢钰晟却不愿意了,嚷嚷道:“皇宫有那么可怕吗?还少说话,谨慎行事,我怎么觉得姐姐不是去嫁人,而是去送死呢?” “钰晟,不得胡说!”卢永成扳起脸来,沉声说道。 卢钰晟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接着又说道:“宫里真的那么可怕吗?会比江湖还险恶?”

返回
《无双娇妻》 第二十五章 血浓于水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