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娇妻》 第二十二章 星空下的交心

面对一个武功比自己高强,身份比自己高的女人,当然,他的真实身份很少有人知道,所以对外,他只是一个商人,卢钰晟这个武林盟主的身份地位自然要比他高出许多了。 所以,他可以说对卢钰晟既有一些崇拜,又有一些爱慕,有了昨晚的事情,他对她还有一些怜惜。 这么多的情感加在一起,似乎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心动吧!他是喜欢她的,很喜欢她。 而刚刚根据她脸红心跳,并且还没有发火的份上,就说明,她对自己,也不是没有感觉,应该是很有感觉才会如此。 这么说来,他还要多谢谢无痕的调侃呢! “你怎么不去采药?莫非今天很闲?”可是感谢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带有怨气的质问。 无痕知道他生气自己和卢钰晟的亲昵,他才不怕把雷厉风行的主子惹怒呢,他只管邪魅一笑说道:“哎呦喂,还真是够同步的呢!两个人没有商量好就能说出同样的话来,真是可喜可贺啊,莫非是主子准备定性了?” 于琛起初有些疑惑,但是没一会儿,他就明白了过来,一定是卢钰晟也这么问过他。 “是吗?我们的确没有商量过,所以说我们很有默契,对不对?”赌气一般的问着无痕,只是希望无痕能够远离卢钰晟,尽管知道无痕对谁都不上心,除了他的药材,但是于琛还是要提前为自己扫清一切障碍。 “是啊,你们是有默契,就是以后看星星的时候,但愿星星也和你们有默契啊。我要去采药了,先走一步啊!”无痕一眼就看穿了于琛的心思,两人认识多年,彼此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所以,既然于琛赌气,那么他就再让他赌赌气吧,看着他生气的样子,无痕也觉得很有趣呢! “喂,你……”看着无痕大大咧咧离去的背影,于琛顿时觉得自己被他将了一军,居然输给了那个臭小子,于琛可是一万个不甘心! 自那天以后,府上本就为数不多的下人都知道了主子于琛和卢钰晟妙姑娘之间那微妙的关系,并且一直奉之为话题。 搞得卢钰晟几天都不敢出门去,很怕下人们暧昧的目光,让她很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一转眼,在于琛的府上也快三个月了,之前一直想着离开,可是于琛总是以各种理由将她留下,例如外面暂时还很危险,虽然她武功高强,但害怕她寡不敌众,例如反正现在也没事可做,她倒不如留在这里安静一些日子,万一江湖上有什么动静,凭借着于琛的情报,卢钰晟也能快速知道,并且保护好武林众人,再例如,卢钰晟一直说对医术感兴趣,不如让她跟着无痕一起学医,满足她的好奇心。 这么一堆理由的轮番轰炸,卢钰晟自然是想走都走不了。而于琛为了留下卢钰晟,也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了,就连他最不想动用的无痕都用上了,他可是最害怕他们之间有什么的。 哎,不过为了长远起见,而且卢钰晟和无痕又很合得来,不如就先这么定下吧! 八月快要来临了,每年的八月都是放河灯的月份,而卢钰晟尤其爱放荷灯,因为那是母亲唯一留给她的记忆。 只是今年,她却出乎意料的在于琛这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府邸度过,可想而知,荷灯是放不上了。 傍晚时分,没什么胃口的卢钰晟简单的吃了一些食物就坐在了屋顶上,因为是月末,所以月亮微弱的光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星星却格外的给面子,它们都在冲着卢钰晟眨眼睛。 “在想什么?”无痕再次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卢钰晟的身后问道。 “看星星喽!想看月亮也没有啊!”卢钰晟拖着下巴呆坐着,任谁人都能看出她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想家了吗?”无痕挨着她坐下,就像很多个从前他们夜观星空的夜晚一样,他的一语中破也是一如既往。 “有一些吧。”卢钰晟没有否认,而是大方的承认了,并且语气中还有不可忽视的点点哀愁。 “那就回家喽!”无痕不知死活的说道,要是让于琛听到了,只怕他现在都被打飞到月亮上去了。 “可是……”卢钰晟有些不知从何说起,她心里明明就是清楚极了,于琛找了一堆的借口,目的就是为了让她留下来。 她不是不能揭穿他,可是慢慢的,潜意识中,她居然也希望自己可以留下来。 所以现在,当无痕问起她的时候,她是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糟糕,我要走了。”无痕忽然惊呼道,似乎是有敌人来了,又像是他们两个正在偷情,而就要被丈夫给抓住了似得。 “喂!”卢钰晟刚想叫住无痕,但是她也听见了不远处的脚步声,而这么轻盈却又沉重的脚步声,只要她听过一次就不会忘记。 于琛来了,所以无痕必须要走,否则又要被于琛那几乎能杀死人的目光给扫射上几天了。 无痕刚刚爬下去,身影消失不见,于琛的身影就出现了,他一个飞身就上了房顶。 卢钰晟只是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抬眼望天空。 “在想什么?” 居然是和无痕相同的问题,这让卢钰晟有些禁不住想笑出声来,不过一想到于琛一定会问她为什么笑,而答案又是最不能告诉他的,所以她还是硬生生的给忍住了。 “没什么,看星星。” “今天终于有星星了,不过可惜的是却没有月亮。”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非常默契的看星星,算是圆了曾经于琛非要看星星的梦。 又过了一会儿,卢钰晟忍不住自言自语似得喃喃的说道:“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放河灯。” 于琛一愣,他是一个大男人,从来不关心那些琐碎的细节,而且还是在他看来很女气的细节。 “你想去放吗?”没想到卢爷居然也对荷灯感兴趣啊!他以为他们应该是一样不注意细节的呢! “每年的八月份我都会和姐姐一起去放河灯的,那是母亲留给我唯一的记忆了。” 她语气中的哀伤于琛又怎么听不出来,心中有过不忍,想送她回蓝金山庄去,但是另一个他却也舍不得让她走。 无法两全其美的情况之下,他只能先承诺道:“等你生辰的时候,我再带你去放荷灯吧,现在真的是很危险,而且也还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你能忍忍吗?” 他问的温柔,他已经这么温柔的对待卢钰晟很久很久了,久的卢钰晟已经从不习惯到习惯了。 “这又不是穿衣吃饭,不是必须要的,当然能忍了,看你说的。”卢钰晟好笑的说道。 她的善解人意让于琛很是欣慰,随后两人便是,卢钰晟盯着星星看,于琛不时的看看她,再看看星星。 以后下人只要找不到他们,只要一抬头,就能够看到他们在任意的一间屋顶上。 与此同时,寇勇也不得不一再的给蓝金山庄送信,因为卢钰晟迟迟不能回家,家人十分惦记,而于琛又不准备放行,所以寇勇就不得不时常送信,说明卢钰晟的情况。 那一天,宝云顺利的将账本送到了海升的手上,转念间海升就查办了那个恶霸闫旺,当地的百姓都直呼他是青天大老爷。 而不会有人知道,其实他们真正的恩人是两个女孩子。 这都是卢钰晟的主意,她不想让人知道是她做的事情,只要百姓能够真正得到县官的呵护,是谁做的好事都无所谓了。 而宝云回到山庄之后,就无时无刻不再惦记着小姐,那天在山路上的情景,她虽然没看清楚,不过听到激烈的打斗声,她就能断定情况有多危机。 即便是小姐的身手她再清楚不过,可以说是以一当十,但是担心牵挂还是避免不了的。 自从回到山庄之后,大小姐卢钰婉也一直很担心妹妹的情况,就算是于琛那边一直有送信来说妹妹很好,但是她见不到妹妹本人,还是多少有些不放心。 所以,她便经常和宝云在一起讨论妹妹卢钰晟的事情。希望以此来简化都妹妹的思念之情吧。 “她居然假扮成新娘子去成亲,还真不怕人家不放过她呢!”卢钰婉听了妹妹和宝云的英勇事迹之后,简直是哭笑不得。 要是她的话,别说她不会武功,就是给了她一身绝世武功,估计她也断然不敢迈出那一步去。 “小姐一直都是乐善好施,也很直爽,所以不管有没有危险,她都能化险为夷。”宝云此时说的话,也是她内心的愿望,真的希望小姐能够尽快回家来,减轻她和大小姐的担心焦虑。 “嗯,她一直都是那么调皮,从小时候就是,如今长成大姑娘了,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越发的美丽了。” “大小姐,您更加端庄一些呢。” 卢钰婉笑着看了看宝云,不愧是和妹妹从小一起长大的丫头,就连说话的语气和甜心程度都很相似呢! 卢钰婉和卢钰晟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性格,除了长相颇为形似之外,她们几乎没有一处相似的地方。 卢钰婉更喜欢一个人独处,安安静静的,想看书便看看书,不然也是弹弹琴,跳跳舞,完全标准的大家闺秀生活方式。 这就是所谓的天性使然吧,虽然很内向,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这一辈子就待在自己的闺房之中不出门去一步。 而且,自从三年前,她就更加喜欢一个人独处了,因为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回忆和思念的开始,她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拿出她珍藏的玉箫,来一场彻底的睹物思人。 那还是三年前的事情,那一次卢钰晟离家的时间太久了,居然连续四个月都没回来,而且也没有给山庄来过一封信,父亲外出办事情不在,大哥刚刚就任大将军一职,也在忙着朝中适宜。 家中只有她还算是一个闲人,因此寻找卢钰晟的重任便落在了她的肩上。 她一个女孩子家,跋山涉水的离开山庄去漫无目的的找寻犹如脱缰的野马般的妹妹,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了。 那也是她第一次离开家外出。 有一天接近黄昏的时候,她正在一条并不是十分繁华的街上走着,忽然看见前面似乎是出了一些状况。

返回
《无双娇妻》 第二十二章 星空下的交心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无双娇妻